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168 喝茶論酒老爺子一

第一百七十六章喝茶論酒老爺子(下)
  竹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茶與酒隱藏在拒霜園深處錦江岸邊,算得上在鬧市中的一塊凈土,寧靜祥和,不易被人打擾,能來茶與酒的大多都是熟客,通常他們的年齡都在三十歲以上,很少有年輕人來。茶樓這三個和別的茶館不一樣的伙計,都是年近花甲的老人,和胡老爺子算是多年摯友,老了閑來無事,便來這里打發時間,樂得清閑和悠哉。
  坐在老爺子對面四十來歲戴眼鏡有些斯文的中年人很少見老爺子如此失態的模樣,老爺子幾十年來做事頗為沉穩,分寸拿捏奇準,穩步前進又急流勇退,影響力卻絲毫不減弱,什么時候干什么事,老爺子比很多人都清楚,所以,只有老爺子現在活的悠哉悠哉。至于他,四十六歲正廳級對干部日益年輕化的今天來說算不上什么新聞,按照這樣的套路下去,運氣好可能跨入部級序列,運氣不好那也許會在廳級干到退休,人生總是有各種可能,不過事在人為么。
  中年人頭發烏黑西裝革履,七十好幾的老爺子卻頭發眉毛花白滿臉皺紋,不過氣色看起來不錯,頭發雖說花白卻異常濃密,并沒有像大多數老人那樣已經寸草不生,舉手投足間看似談笑風生,卻能讓中年人戰戰兢兢,說老爺子有不怒自威的氣勢,有些自欺欺人,老爺子走大家上,路人頂多說這老爺子腿腳不錯,可要說老爺子沒氣場,顯然又不可能,能讓中年人在他面前收斂隱忍,不是誰都可以。或許,中年人是從心理對老爺子的一種敬畏,畢竟老爺子曾經身居高位。
  林家后人四個字對老爺子沖擊力很大,他當年能在最后關頭穩住陣腳安全著陸,完全歸功于林家那老太太,只是后來老太太離開成都后,就此一別已經數年,當年欠下的人情至今未還,如今林家后人來訪,老爺子如何能淡定,對坐在身邊曾經自己的秘書老秦喊道“老秦,快去請”
  老秦如今也已快六十歲,前兩年退下,退下后沒去政協養老,而是直接來老領導這里發揮余熱,底下那兩個老頭,老張和老劉也差不多,老張是老爺子當年的司機,老劉則是老爺子當年聊的比較投機的一位朋友。上樓的這位便是老爺子當年的司機老張。
  老秦畢竟是當年老爺子身邊的心腹,大概已經猜到是誰,疾步下樓去請。等到老秦帶著老張下樓后,中年人并沒問老爺子是誰來訪,能走到廳級序列,如果連眼神分寸都不知,遲早會退下來,什么該問什么不該問,心里都要有譜,老爺子要說肯定會說,何況一會自己便會見到。
  “應該算是我的老朋友,當年我剛退下時,他便在這店里幫我忙前忙后,一個少年老成的年輕人,算得上底蘊十足”老爺子笑呵呵的解釋道,已經恢復常態,剛才只是有些意外這孩子突然到訪。
  中年人點點頭,給老爺子的茶杯添滿茶,茶與酒還有個規矩,喝茶喝酒都是自己去挑選,茶好不好酒好不好,還得看對不對自己的口味,并不是貴的東西便是好的,選好后老頭們便給你們送過去,最重要的是,喝酒還好,喝茶還得自己泡茶,有點像自助式,如果泡茶的人功底不錯,店里這些人估計還會蹭喝兩口,所以說,能來茶與酒的都是內行人,畢竟茶與酒的茶、水、酒,可都是精挑細選的,老爺子的女兒派人專門負責這件事。
  “那我應該見過吧”中年男人添滿茶后淺笑道。
  老爺子笑瞇瞇的搖頭道“你沒見過,雨嘉見過”
  雨嘉是老爺子的女兒,老爺子只有獨女一個,目前是成都一家綜合性企業的董事長,和中年男人的交集比較多,從另一方面來說,中年男人對老爺子女兒的感情很復雜。中年男人有些好奇到底是誰,難道自己真沒見過?
  就在中年男人思索這個胡雨嘉見過的林家后人是誰的時候,憨厚可愛雖說年少老成可還帶著稚嫩的二胖以及處處小心翼翼的趙出息,在老秦的引領下上樓。老爺子拍打著膝蓋,中年男人知道自己該離開了,他已經看見二胖和趙出息,二胖彪悍的身體讓他比較吃驚,至于趙出息則沒太多亮點,他見過太多優秀的年輕人。
  “胡老,那我先走了”中年男人緩緩起身道。
  老爺子不動聲色的笑道“學仕,本本分分做好自己該做的都行,這個時候,很多人都看著”
  學仕,學而優則仕?
  叫學仕的中年男人在聽到老爺子這句話后,心里終于踏實下來,輕輕推了推眼鏡,笑著點頭離開。離開時,有意打量趙出息和二胖,二胖完全不理會,趙出息則微微笑著對他點頭打招呼,中年男人微愣,呵呵一笑,便徑直離開,老秦很自覺的送他下樓。
  如果仔細觀察茶與酒的二樓后,便會發現相比于一樓,這里則有些復雜,沒有所謂的單獨包廂,只有用雕刻精致的木質柵欄墻將二樓隔開五個區域,四個區域只放一套茶桌茶座,墻上掛古畫,茶桌放香爐,門口青花瓷,頭頂仿古燈籠,墻角有書架,大多皆國學。最中間背靠錦江的那個區域則被珠簾遮住,里面鋪著竹席,中間紫檀桌上放一架古箏。整個二樓最中央的位置放著一尊銅質九鼎,算是茶樓的風水眼,老爺子則坐在最邊上茶間里,緊隨著中年男人出來。
  老爺子在看到二胖后,有些觸景生情,二胖上前扶著老爺子道“胡爺爺好”
  老爺子摸著二胖的胳膊,幾年沒見,這小家伙如今已經這么高這么壯,變化巨大,忍不住搖頭道“都長這么大了”
  二胖面色平靜,不喜不悲不動情,依舊沉穩淡定。
  “怎么突然來成都,也不提前給爺爺打個招呼?”二胖扶著老爺子進茶間,老爺子埋怨道,趙出息則跟在后面,繼續打量整個二樓,以及穿著黑色褂子和布鞋的老爺子。
  二胖回道“來的有些急,不過剛忙完,就來看胡爺爺”
  “來辦事還是玩?”老爺子完全把二胖當孫子對待,老伴在他剛過花甲之年的時候便因病去世,膝下無子只有獨女,女兒也只給他生了個外孫女,老爺子雖說不重男輕女,可心里還是喜歡男孩多點。當年二胖在茶樓的時候,老爺子便非常溺愛。
  “以后就待在成都了”二胖停頓片刻回道。
  老爺子一臉疑惑的看著二胖問道“那你奶奶她?”
  二胖表情微變,可還是回道“奶奶,奶奶上個月走了”
  這句話如同晴天霹靂,讓老爺子瞬間失魂落魄,消息太過突然,他似乎心里沒有準備,怎么都沒想到會是如此噩耗。良久,老爺子才釋然,回頭想想,老太太已經八十好幾的高齡,人老了,隨時都有可能駕鶴西歸,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唉,想當年,你奶奶泡的一手好茶,以后再也喝不到你奶奶泡的茶了”老爺子傷感道,到他這年齡,能活著的老伙計老伙伴如今卻是不多了。
  二胖沉聲道“沒有奶奶,爺爺可以喝三無的茶”
  老爺子點點頭,畢竟人死不能復生,三無或許比他更傷心,老太太和這孩子相依為命多年,是老太太將他一手撫養大,他和老太太的感情,是外人無法理解的。老爺子縱然傷心,也不想在孩子面前流露出半點。
  轉過頭,老爺子這才看向趙出息問道“他是?”
  二胖早已想到如何介紹趙出息,表情堅定道“奶奶說,以后讓我跟著出息”
  “胡爺爺,我叫趙出息”趙出息笑著回話道。
  老爺子自言自語道“出息?這名字不錯,有點回歸自然的味道”
  三無那句老太太說過的話,顯然是在告訴他,趙出息的身份。能讓老太太認可的年輕人,不多。比如剛剛走出去的柳學仕,老太太當年一語中的的評價是,老不出川,意思很明顯,柳學仕的仕途走不出四川這個范圍,已經算是定性。這個年輕人又有什么優點,能讓老太太把三無這孩子托付,寧可不托付給林家那位晚輩?
  老爺子沒想太多,有些事情還得自己慢慢看,揮手道“那你們有什么打算?”
  “還沒什么計劃,想在胡爺爺這繼續蹭酒蹭茶喝”二胖主動開口道,他這是在給趙出息求一條路。
  老爺子滿臉笑容,卻不說話,瞅著二胖看了幾眼,已經明白他的意思,呵呵點頭道“想回來就回來,正好陪著爺爺”
  二胖松一口氣,老爺子儼然已經答應他和趙出息留在這里,只要留在這里,趙出息便可以比別人的起點高出一個等級,這才是二胖之所以要來這里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