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167 相依為命

趙出息和二胖一直聊到凌晨四點,早上八點準時起來,睡四個小時對兩人倆說不算什么事。二胖跟著趙出息順著錦江岸邊跑步,在小區門口吃豆花油條包子,順便給陳平庸帶回去,陳平庸差不多在趙出息回去的時候正好起床,加上中午的午睡,他會保持每天七個小時的睡眠。不過大多時候因為酒局都會喝的醉洶洶,回來便倒頭就睡,光是趙出息住在他家這一星期多,便有四次如此情況。不過陳平庸雖說經常因為酒局喝酒,可每次絕不會讓自己喝醉不省人事,這是一個成熟男人的底線。
  趙出息和二胖回陳平庸家后,意料中陳平庸已經起床,正在洗臉刷牙,趙出息把早餐放在桌上,陳平庸出來嘟囔道“一會安琪那丫頭過來,你和二胖什么時候出門,要不吃過午飯再出門”
  趙出息看向二胖,二胖沒表露任何意思,趙出息便回道“我兩隨意,那就吃完午飯再出門”
  趙出息待在陳平庸的房間里看書,他現在愈發渴望自己能有一個像陳平庸這樣的書房,或者比陳平庸這個書房更大,里面放無數本書,需要自己用梯子去取。趙出息的所作所為好像應驗一句話,當你的求知欲被激發后,你便愈發的想知道你不知道的一切東西。至于二胖和陳平庸,則在客廳里看電視,有些讓陳平庸無法理解的是,昨晚大放光彩的二胖居然喜歡看喜洋洋和灰太狼,看的是目不轉睛,津津有味,陳平庸無奈,一個快五十歲的大叔只好陪著二胖看喜洋洋和灰太狼。
  十點剛過,安琪便來到陳平庸家中,趙出息下樓用狐疑的眼神盯著安琪,安琪冷哼道“瞪著我看干嘛,想吃我還是不歡迎我?”
  “都有”趙出息頂嘴道,曹平他們說安琪冰冷,在趙出息看來,安琪其實是不愿意和陌生人接觸,如果和她熟絡以后,她就像個無理取鬧的孩子。
  安琪快步跑到陳平庸的身邊,摟著陳平庸的胳膊回道“我只是來看看我干爹,給我干爹打掃打掃房間,順便看看你有沒有被那群大漢寵幸”
  安琪其實經常來陳平庸這,給陳平庸打掃打掃房間洗洗衣服等等,陳平庸習慣一個人的生活,雖說有鐘點工,可安琪總是不放心。平時總愛打趣喊陳平庸干爹,陳平庸老訓斥她會把自己喊老,反正總來沒答應過。人多時,安琪便喊叔,人少時就嘟囔干爹。
  二胖則完全不理會安琪,動都沒動的繼續看自己的動畫片,安琪和趙出息陳平庸打趣完后,發現二胖看的是喜洋洋和灰太狼后,和陳平庸如出一轍的反應,哭笑不得,實在忍不住笑出聲,趙出息瞪了眼安琪,陳平庸則示意安琪噓聲,安琪對二胖挺好奇的,主動湊到二胖的身邊,嘟嘴道“看動畫片?”
  二胖沒理會她,安琪并不沮喪,繼續道“這個已經過時了,不好看,我給你找個好看的”
  二胖這次轉過頭,有些半信半疑的盯著安琪,安琪拿起遙控器,搜索出熊出沒,哼道“這個比喜洋洋要好看,你不信你看”
  二胖便目不轉睛繼續看,好像真如安琪所說的比喜洋洋好看,一如既往的目不轉睛。或者對二胖來說,看什么其實都一樣,只是打發無聊的時間。安琪則有些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已經和二胖拉近關系。
  快到午飯點的時候,陳平庸招呼大家出門去吃飯,安琪磨蹭道“外面能有什么吃的,我最近吃的都快厭食了,干爹,你給我做飯吃吧”
  陳平庸會做飯,只是他覺得做飯太麻煩,大多時候都是在外面吃,心情不錯,或者有能讓他愿意做飯的人出現后,他才會不耐其煩的下廚。不過安琪已經從他愿意做飯的人名單中劃出,誰讓這丫頭每次來都讓他做飯,總是有各種理由。陳平庸推辭道“做什么飯,太麻煩,每次都是我折騰你吃,不做”
  “干爹,你不疼我了”安琪故意學著撒嬌道,反正他在陳平庸面前無所顧忌。
  趙出息想想這段時間安琪和陳平庸沒少幫自己忙,便主動請纓道“我做吧”
  “你做?”安琪聽到這話有些不信的盯著趙出息問道。
  陳平庸笑道“出息會做飯?”
  “學過點”趙出息沉聲道。
  安琪半信半疑道“你確定你做的能吃?”
  “反正我覺得吃不死人”趙出息呵呵笑道。
  安琪懶得出門去吃飯,這個點外面熱的能當烤鴨,于是道“那就把這個任務交給你了”
  安琪是完全不信,死馬當活馬醫,陳平庸則是半信半疑,到時候不好吃出去吃就是,只有二胖一臉期待,沒有奶奶,只能跟著趙出息蹭飯。趙出息到陳平庸的廚房翻箱倒柜,還好什么菜都有,不用下樓去買,四個人折騰五六個菜差不多,陳平庸和安琪吃慣川菜,那就換換口味做點別的菜,安琪則跟在趙出息的后面給他打下手。趙出息切菜的功夫可能不專業,頂多是家庭主婦的級別,可重要的是怎么做,如何做,他可都是真傳老太太的看家本領。
  安琪生怕趙出息做的不能吃,到時候白折騰,打退堂鼓道“趙出息,實在不行,就算了”
  趙出息懶得搭理,自顧自的做,等到他第一個菜糖醋排骨出爐以后,安琪已經收回之前的質疑,完全把趙出息當大廚看待,絕對不屬于外面飯店的味道,等到接下里的麻婆豆腐、酸辣土豆片、拔絲蘋果、宮保雞丁、以及最后一個湯西湖牛肉羹出鍋后,連陳平庸都忍不住給趙出息豎大拇指,就差說你小子可以去酒店當大廚了,還用找工作。
  安琪等菜都上桌后便忍不住拍照片發微博炫耀,更是要拜趙出息為師,趙出息笑著敷衍過去,至于二胖眼睛都已經發綠,等陳平庸說開吃后,二胖便風卷殘云的開始掃蕩,完全沒了昨晚的高手風范,趙出息吃飯的速度也不慢,安琪瞅著這兩個吃貨這是要搶食的節奏,吃飯比較淑女的她也只好加入這場搶食大戰,廢話,不搶一會就只能舔盤子了,誰讓趙出息做的這么好吃,只有陳平庸不緊不慢。
  四個人五菜一湯吃的干干凈凈,洗盤子打掃殘局這樣的事情自然留給安琪,趙出息給陳平庸打過招呼后便帶著二胖出門。安琪聽見動靜這才出來,疑惑問道“干爹,趙出息和二胖干嘛去了?”
  “找工作,找房子”陳平庸坐沙發上翻著雜志隨口回道。
  安琪皺眉道“怎么,他不想在酒吧干了?”
  “在酒吧畢竟不是什么長久的事情,你覺得趙出息和二胖在酒吧不屈才么?說句實話,他兩這身手顯然不是普通人,能干的事情很多”陳平庸沉聲解釋道。
  “干爹,你說他兩是不是殺手或者特工什么的?”安琪天馬行空問道。
  陳平庸笑著搖頭罵道“真敢想,不過,應該差不多。趙出息在酒吧也有段時間,你看他為人處世的方式,羅立和張曉鷗沒少刁難他吧,除過曹平下面那幫人也不怎么待見他,畢竟和我走的太近,有些明面上跟他熟絡,其實還不是想接近我。這些趙出息從來不聞不問,他們說什么那就是什么,他們讓做什么便做什么。”
  “似乎是這么回事,他好像從來不管外人對他的看法”安琪回想起趙出息的點點滴滴,點頭道。
  陳平庸哈哈笑道“三等男人沒本事有脾氣,二等男人有本事有脾氣,一等男人有本事沒脾氣,你把自己的心放多高,想要追求多高,你就是多高。我陳平庸看人很少出錯,不信走著瞧”
  “趙出息真有這本事?”安琪總覺太過匪夷所思。
  陳平庸笑呵呵道“應該是他兩都有這本事”
  二胖和奶奶當年在成都的時候,便住在錦里附近,那個時候錦里遠沒現在這番繁華。至于二胖后來工作的地方則離錦里不遠,就在錦里東路和南河橋交叉處的拒霜園,那里有個兩層小茶樓,旁邊便是四川省政協,是位老爺子頤養千年的地方,老爺子是奶奶的朋友,和林家有著淵源,今年應該有七十有五的高齡。
  拒霜園離九眼橋這邊不遠,順著錦江而上,開車也就十分鐘,公交的話不到半小時,相比于對成都還不算了解的趙出息,二胖對成都可謂是熟門熟路,哪有好吃的蒼蠅館子他都知曉一二,嚴格意義上來說,他在成都只待了兩年時間,大多時間在川渝其他地方,奶奶則待了近四年時間。
  成都的出租車比西安貴很多,兩人沒敢奢侈的打車,只好坐公交,讓趙出息比較好奇的是,成都有種外表像木頭做的公交,有空可以去坐坐。半個小時后,兩人便已到拒霜園,盛夏季節,拒霜園的人不多,里面蔥蔥郁郁,花花草草樹木很多,茶樓便在園中深處。有二胖帶路,穿過林蔭小道,兩人很快便找到茶樓,茶樓名字很獨特,叫茶與酒。二胖解釋道,老爺子這茶樓可以喝茶也可以飲酒,隨性,沒太多限制,只是喝茶的人居多,大家便喜歡稱這里是座茶樓。
  沒有門迎,茶樓一共只有三個伙計,樓上一個,樓下兩個,樓下的是任何人都可以來喝茶飲酒,樓上的則只有老爺子的客人能上去。老爺子的家離這不遠,每天自己走著過來,早上十點營業晚上六點關門。只要老爺子沒什么事,大多時候都會待在樓上看書會友喝茶飲酒,這樣生活確實賽神仙。
  茶樓大多是木質結構,整體中國風,雕欄玉徹屏風竹簾青花瓷,古色古香的燈臺燈籠,畫屏古意,古燈影朦朧,花格門隔出一方茶語心靜,窗外是春花秋月,紅塵阡陌,窗內是放飛的思緒,雅致的茶魂。青竹與古花格搭配,隨處可見的木桌木椅及書畫掛件,設計這茶樓的人可謂是別有用心。
  大夏天中午,一樓空無一人,只有坐著自顧自飲茶的兩個年過半百近花甲的老人,兩個老人似乎都不認識趙出息和二胖,笑呵呵的起身問道“喝茶?”
  二胖搖頭回道“找誰?”
  這兩個老人他都不認識,記得以前這里是三四個年輕小伙子,現在怎么成老頭了,要不是穿著茶樓那白色大褂,他還以為是喝茶的客人。
  “找誰?”問話的老頭很和藹,笑瞇瞇的問道。
  二胖輕聲回道“胡爺爺”
  “你是?”老頭皺眉問道,因為眼前這年輕人找的是老爺子。
  二胖淡淡道“林家后人”
  老頭沒敢耽擱,笑道“我去問問老爺子”
  說完,老頭讓旁邊那位不怎么說話有些昏昏欲睡的老頭待著,自己在上樓去通知老爺子。
  樓上,正和某位剛跨入廳級干部序列男人說話的老爺子,在聽到老頭說林家后人找他后,激動的手中的茶灑滿腿上,坐在他對面隱約四十來歲的男人微微皺眉,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