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66 百感交集

第一百七十四章相依為命
  趙出息的背影落寞憂傷,大多數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驚世駭俗的二胖身上,鮮有人去注意趙出息,除過齊思和安琪兩個心思比較細膩的女人。趙出息在走向*途中那個不易被人察覺動作,卻被她們看見,看著像是在擦汗,實際卻是擦眼角的淚。齊思很難理解,為什么在十多個壯漢面前,這個男人可以巍然不動,卻在拿到五雙普通的布鞋后動容失態,以至于紅眼落淚。她不懂,安琪也不懂。這個男人到底又有什么不為人知的故事。齊思心里很難受,比在公司受委屈,比經歷今晚這些瑣事都要難受,心中莫名的東西被觸動。
  不再傻笑的二胖若有所思,重新拉上李寧雙肩包,里面剩下的東西則是他給出息帶的北京小吃,都是他讓男人派人從北京拿到西寧的,奶奶死后,他現在唯一的親人便是出息,連那個跟他同姓的男人都算不上。他知道這段時間出息受了很多委屈,光是三強的死,就足以讓他一輩子內疚。二胖也知道,出息不會給別人說這些事情,只會憋在心里自己難受,估計這段時間,出息笑的時候都是苦的。不過,沒關系,他回來了,以后只要他在出息身邊,便誰都不能欺負出息,二胖堅信。
  趙出息到底因什么觸動,是因為思念鳳凰村的父老鄉親,還是思念那些孩子和李青衣,還是感動大媽大嬸們收拾的穿著最踏實的千層底布鞋,還是因為他知道二胖已經去過鳳凰村,或許,都有吧。
  這場鬧劇后,大家以為吃過虧的光頭老鄧還會帶著援兵殺來,就連陳平庸都擔心真出事,罕見的提前讓時光酒吧打烊,更是不放心讓安琪齊思等人先走,齊思對趙出息念念不忘,生怕后面再出事,陳平庸沉聲道沒事,他已經給朋友打電話,如果不出意外,應該不會再來,齊思這才和安琪不放心的離開。整個酒吧就只剩下陳平庸趙出息和二胖,意料當中的事情并沒有上演,不知是陳平庸的朋友起作用,還是別的原因。陳平庸帶著趙出息以及二胖坐在離時光酒吧不遠處的橋邊,時刻盯著時光酒吧,時光酒吧是陳平庸的心血,他不希望被毀,趙出息更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讓時光酒吧出事。
  趙出息和陳平庸坐錦江邊上的石墩上喝啤酒,二胖則背靠著石墩不言不語,陳平庸偶爾會打量打量他,發現趙出息已經夠低調沉穩,這男人比趙出息更加的低調沉穩,好像能將整個人隱藏在黑夜和空氣中,要不是刻意去注意,幾乎忘記他的存在。
  “出息,不給我介紹介紹?”陳平庸見趙出息沒有介紹剛剛驚艷九眼橋的胖子的意思,主動問道,他對這個胖子十分感興趣。
  趙出息瞅眼不笑的二胖,多少有些不適應,本以為全段時間二胖不笑是因為奶奶去世太過悲傷,現在看來并非如此,不笑的二胖讓趙出息自己都覺得有些陰森森的恐怖,趙出息嘆口氣,心想自己想多了,回道“他叫二胖”
  “朋友?”陳平庸隨口道。
  趙出息堅定不移的說道“兄弟”
  朋友和兄弟兩個字在趙出息眼里,那是相差十萬八千里的距離,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兄弟肯定是朋友,但朋友不一定能成為兄弟,目前為止,他承認是兄弟的只有小蔣蔣開山,二胖以及已死的韓三強,還有半個兄弟徐林。
  陳平庸一愣,趙出息如此刻意強調二胖是他兄弟而不是朋友,顯然他和這個胖子的關系不一般,陳平庸繼續問道“二胖來成都是旅游還是,如果是旅游,明后兩天給你放假,工資照拿,帶著二胖好好逛逛成都,你來成都不也沒逛過,正好一起逛逛,了解了解這個城市。我看你經常看成都地圖,估計對路況什么都熟悉,有什么不熟悉的到時候問我”
  陳平庸說的這話是人之常情,算是關心趙出息,趙出息沉聲道“陳叔,二胖來成都找我,以后可能也會在成都發展”
  聽到這話,陳平庸有些意外,笑道“這是好事啊,以后你就不是一個人了,有個人照應也好”
  “陳叔,謝謝你這段時間對我的幫助,出息不會說那些客套話,有空請你喝酒,不過可能麻煩你件事”趙出息已經從之前的情緒中恢復過來,淺笑道。
  陳平庸搖頭道“這話說的,什么麻煩不麻煩,也別謝我。我不是給你說過,我這人看人很準,都是這么些年積累下來的經驗,你小子肯定能混出頭,要是不能出頭,陳叔我沉尸錦江,等你以后出息了,記得陳叔就行。說吧,讓陳叔干什么?”
  趙出息悻悻一笑,這社會在人上還把人當人的,不多,大多都是勢利眼,或者偽君子,不過陳平庸不是,他說的這些話都是實話,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趙出息都看在眼里。
  “二胖今天剛到,晚上沒地方去,我想讓他跟我住一起,如果陳叔覺得不方便,也沒事,我帶他去住酒店,明天我兩就出去找房子”趙出息輕聲道,二胖懶得管這些,一切都交給出息,反正出息去哪他去哪。
  陳平庸拉著臉,很不高興道“趙出息,你在我面前說這些話什么意思,住酒店,虧你也能說得出口,我陳平庸活四十多年,是這種人?”
  這不怪趙出息,畢竟和陳平庸還不是太熟悉,有些話得說,連忙道“陳叔,算我的錯,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行了,這次就饒過你,以后別再我面前說這些話。我那房子那么大,還能沒二胖住的,以后你兩都住我那,你要不舒服,給我交房租就行”陳平庸冷哼道。
  趙出息堅持道“陳叔,二胖住一晚可以,但我兩不能一直住你那,說實話,也不方便,太打擾你,我兩的休息都有些奇葩,和你的作休時間有沖突”
  “真要找房子?”陳平庸是成熟的男人,趙出息一來不想欠他太多,二來估計是彼此都不方便。
  趙出息堅定點頭。
  陳平庸只好道“既然你這么堅持,那就按你說的來”
  幾個人一直待到兩點,陳平庸的朋友打來電話,說這事已經搞定,對方任何要求都沒有,說這是個誤會。陳平庸有些疑惑,難道自己的朋友真如別人說的背景很大。陳平庸沒多想,反正這事已經過去,便帶著趙出息和二胖去最近的六婆串串香吃宵夜,吃完宵夜幾個人便回家休息。陳平庸本意要讓二胖單獨住一間,不過趙出息和二胖都意思住一起,兩人晚上有話說,陳平庸這才回過神,于是也沒再管他們。
  陳平庸的床很大,是那種一米八的床,所以能睡下趙出息和二胖,不用再像和平里小區那樣,一個打地鋪一個睡床。不過兩人都沒睡,二胖坐在床邊上,趙出息站在窗前,開著窗戶在抽煙,外面是繁華的錦江岸邊,最耀眼的地標性建筑是香格里拉酒店的雙塔,還有燈火通明的九眼橋和安順廊橋。
  “村里什么都好么?”趙出息緩緩開口問道。
  二胖沉聲道“一切都好,只是祁連山進入雨季,最近一直在下雨”
  “李青衣好么?”趙出息猶豫道。
  “她比我想象的要漂亮,挺好”
  “那就好”趙出息苦笑道“老村長他們沒問我為什么不回去?”
  二胖回道“問了,我說你工作忙,忙完工作有空就回去”
  “嗯”趙出息淡淡點頭,便不再問關于鳳凰村的一切,只要有李青衣在,趙出息便堅信一切安好。只是不知道李青衣在知道自己現在這窩囊樣后會如何感想,好幾個月沒給李青衣打電話,趙出息一直猶豫要不要告訴她。二胖也沒想給趙出息說李青衣知道他所有的事,包括他現在已經離開西安這件事。
  至于二胖去鳳凰村這事,趙出息只字未提,他和二胖不用這么矯情,有些事心里清楚比嘴上說出來更好。鳳凰村的事說完了,該說些西安的事了。
  趙出息鼻子有些酸,捻滅煙頭,表情扭曲不忍道“三強……”
  二胖點頭道“我已經知道了”
  “是我對不起三強”正如二胖所想,趙出息一直陷在深深的愧疚當中。
  二胖沉聲道“不管你的事,我只想知道都有誰?”
  “西安這次給我狠狠上了堂課,周斌、徐少卿、蘇西洛等等,這些人送給我趙出息的,遲早有一天我趙出息會加倍奉還”趙出息眼神如炬的發誓道,這是他離開西安那一刻就告訴自己的話,有些事,終歸是要還回去的。
  有徐少卿,意料之中,有周斌,不算意外,可有蘇西洛,二胖很不理解。可他沒多問,既然趙出息說有他,那自然是有他。這個女人會害出息,果真是最毒婦人心,難怪出息會這么狼狽。
  趙出息已經這么說,二胖自然會跟他一起,冷哼道“出息,沒有什么過不去,我們一切重頭再來”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趙出息一定會殺回去”趙出息堅定道,二胖重重點頭。
  難怪古人會留下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種話,只有當你遇到深仇大恨的話時,才會明白這話真正的含義……
  深呼吸幾口氣,趙出息讓自己冷靜下來,思索道“不過我們現在要做的先是在成都站穩腳跟,明天我們出去找找房子,順便再找份不錯的工作,這些才是重要的”
  二胖若有所思道“工作我可以去試試,以前我和奶奶住在成都的時候,就在這附近有個茶樓,是奶奶的老朋友開的,現在算起來,這老人應該有七十多歲了,我以前就在那茶樓工作,明天可以看看茶樓還在沒在。房子的話,就在這附近找,如果陳平庸愿意,我們可以白天在茶樓工作,晚上在他酒吧幫忙,少拿點錢就行”
  二胖如此安排,趙出息眼前一亮,這才想起二胖和奶奶以前在成都待過,可能會留下些關系,說道“那就按你說的做,我明天問問陳叔”
  “對了,奶奶?”說完這些,趙出息才問道最深沉的話題。
  二胖微微低頭,有些憂傷道“奶奶去找爺爺了”
  趙出息有些感慨,知道二胖想奶奶了,他何嘗不想呢,拍著二胖的肩膀,趙出息知道,以后就剩下他兩,相依為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