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165 相聚無言

第一百七十三章百感交集
  二胖從鳳凰村離開后,到祁連縣稍作休息補給加油吃飯,立刻馬不停蹄回西寧,男人已經讓人給他訂當晚的機票從西寧飛成都。出成都機場后,二胖打的直奔九眼橋,下車后很輕松拉住路人詢問便找到時光酒吧。應該說整整兩天兩夜,二胖連眼睛都沒眨。從北京到西寧到祁連縣再到鳳凰村,從鳳凰村回祁連縣到西寧再到成都,千里迢迢不過四個字,可知這一路是如何的艱難。
  只是,只是這一切在見到出息后,便什么都不算了……
  不過按目前這狀況,似乎有人要阻止兄弟二人相見,時光酒吧的客人大多都怕牽扯到自己,乖乖付賬走人,有底氣或有背景的則饒有興趣的留下看熱鬧,這種以后可以當談資的事情怎么能錯過。時光酒吧外面圍著一群人,安琪已經停止唱歌,冰著臉盯著走進時光酒吧的這群人。陳平庸才滿臉堆笑的給帶頭的光頭大漢遞煙,四十多歲的人在一群年輕人面前點頭哈腰多少有些窩囊,還好他平時對酒吧里的兄弟們都不錯,店里一共八個爺們全部站在他的背后,加上安琪樂隊的三個男人,算上趙出息,他們這邊也有浩浩蕩蕩十幾個人。
  陳平庸笑瞇瞇道“兄弟,剛才只是個誤會,你們兄弟的醫藥費,你看得多少,我出”
  帶頭的光頭大哥嬉皮笑臉的摟著陳平庸,拍打著陳平庸的肩膀陰陽怪氣道“哥,我好歹是在錦江區混的,給點醫藥費就把我打發,你說我以后出去怎么在成都混,怎么帶兄弟,底下的兄弟有幾個還服我,我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么?”
  “兄弟,那你說想怎么辦?”陳平庸皮笑肉不笑道,他不是怕惹事鬧事,只是這打起來又要損失不少東西,給臉要臉那好辦,給臉不要臉那就用別的辦法,活了近五十年,誰還沒認識幾個朋友兄弟。
  光頭大哥穿著花襯衫花短褲和拖鞋,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吊樣,沒忘多瞅兩眼氣質出眾的齊思,這樣的美女是男人都想搭訕,笑道“很簡單,把那個年輕人叫出來,怎么對我兄弟,就讓我怎么對他,這樣誰都不吃虧,我也不欺負你,怎么樣?”
  剛剛被揍已經清醒的兩個混混指著站在原地不動的趙出息道“大哥,就是那個狗東西,就是他打的我兩”
  光頭大哥瞅著趙出息,不像是有身手的人,照著自己的兄弟罵道“丟人現眼,兩個打一個都打不過,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畢竟是家丑不外揚,幫親不幫理,在人前,光頭老大沒在繼續追究,一揮手,地下的兄弟便蠢蠢欲動,顯然只要他一發話,這十幾個兄弟便上去能把趙出息打的住進醫院。
  聽剛被打的兩個男人一說,陳平庸等人這才看向身后,不知什么時候趙出息已經出來,正站在原地發呆,盯著站在人群背后近兩米高的壯漢發呆,陳平庸早已注意到這男人,以為是和這伙人一起來的,有些不悅瞪著曹平,曹平滿臉無奈,不是自己辦事不利,是趙出息非要出來。
  安琪下臺站在趙出息身邊,生氣道“你怎么跑出來了?”
  趙出息不說話,只是盯著二胖看。
  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齊思緊咬下唇,額頭微蹙,緩緩走到陳平庸的旁邊道“是你的朋友先騷擾我,我朋友看不下去才動手”
  光頭大哥肆無忌憚從上而下打量著齊思,灰色無袖女式襯衫黑色鉛筆裙,踩高跟盤頭發加素顏,這樣完全就是女神級別,難怪自己的兩個手下酒后忍不住搭訕,要是自己特么也會忍不住。美女出頭,光頭大哥淫蕩的笑道“美女,說實話,可能我兄弟有點沖動,畢竟在你這樣的美女面前,很少有男人能把持住,大家認識認識,交個朋友而已,你可以拒絕,但你這朋友打我兩個兄弟,這就不對了吧”
  這話說的頗有分寸,讓人找不出破綻,本是自己理虧,現在完全是趙出息這邊理虧。
  “那你想怎么辦?”齊思嗔怒道。
  光頭大哥底氣十足道“還是那話,你朋友怎么對我兄弟,就讓我兄弟怎么還回去。或者,還有個辦法?”
  陳平庸和齊思看著光頭大哥,光頭大哥笑瞇瞇道“或者美女你陪我喝酒,放心,僅僅是喝酒,我們交個朋友,這事就算過去,我老鄧是厚道人,怎么樣?”
  這個時候,趙出息不急不慢走到光頭大哥的面前,把齊思護在自己身后,不卑不亢沉聲道“要喝酒,我陪你喝,要打架,我陪你打,想怎么來,我都奉陪”
  “趙出息”齊思忍不住拉著趙出息的胳膊擔憂道,生怕事情鬧大。
  光頭大哥被趙出息徹底惹怒,冷哼道“兄弟,給臉不要臉是吧,這么多人看著,我老鄧丟不起這臉,今天不收拾收拾你,我看以后這成都我老鄧算是待不下去了”
  成都酒吧林立,派系眾多,都是有實力有本事的主子在后面支撐著,任何地方都一樣,都有地頭蛇的身影,前段時間剛剛入駐成都開業沒多久的本色娛樂集團旗下的全國連鎖酒吧本色酒吧,不就被一群人打砸掉,據說損失數百萬,最后不了了之,聽說是得罪本地大佬。光頭大哥老鄧便是屬于根深蒂固的地頭蛇勢力,所以他說這話有底氣,不怕在這鬧事,就算鬧大,也會有人出來保他,混黑的,最重要不過面子。
  本就心情不好的齊思被這瑣事弄的心煩意亂,如果這幫人真想不死不休,她只好打電話搬救兵,到時候不信,治不了這幫人……
  可是沒等她打電話,某個胖子便已推開圍在他前面的人群緩緩向前,胖子的力氣很大,完全就是橫沖直撞,被他推開的人本想罵罵咧咧兩句,可看到胖子的塊頭后,準備出口的話愣是噎了回去。
  “你要打我們家出息?”胖子站在光頭大哥老鄧面前,擲地有聲的說道,完全不理會他身邊的十幾個小弟。
  陳平庸安琪齊思等人面面相覷,現在這是什么情況,從哪冒出來個大胖子,陳平庸這才回過神,感情這不是老鄧的人,而是趙出息的朋友?
  “怎么有幫手?”老鄧不屑道,回頭瞅眼自己的兄弟,這么多人難道打不過這兩個人,只要他原因,還會有更多的人殺過來。
  老鄧的兄弟們罵罵咧咧,已經按耐不住,被趙出息揍的兩個,更是煽風點火。
  胖子玩味道“你們也要打我們家出息?我奶奶說出息是好人,你們為什么要欺負出息這老好人?”
  胖子說完后轉過頭對趙出息道“出息,不怕,二胖會保護你”
  胖子如同自言自語的話,惹的老鄧摸不著頭腦,其余人則哈哈大笑道原來是傻子,被趙出息揍的那哥們更是大聲喊傻子,又來個傻子。圍觀的人群也指指點點,這個背李寧雙肩包穿布鞋的胖子出來是逗大家玩的?
  就在這時,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剛剛還微躬著身子的趙出息如同獵豹一般突然動手,勢大力沉的一拳狠狠的打在那男人臉頰,男人直接被打的嘴角流血,誰都沒想到趙出息會動手,全場震驚,處于弱勢的趙出息居然還敢動手,這時候就連陳平庸齊思安琪他們都不理解了,
  “你們罵誰都行,別罵二胖”趙出息表情嚴肅道。
  老鄧感覺自己像是被人當猴耍,臉色難看至極,再也忍不住道“給我打”
  然后,然后,再次震驚全場的事情發生,只見背著李寧雙肩包的胖子,在老鄧話音剛落后,便如同趙出息一樣毫無征兆一把抓住老鄧的喉嚨,比趙出息的速度更快,屈腿發力,老鄧整個人便被他單臂掄起,然后雙手直接扔出酒吧外面,圍觀的人四哄而散,老鄧重重摔在地上,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這特么到底是多么變態的臂力,沒等大家回過神,只見胖子再次出手,抓住剛剛被趙出息打了一拳的男人,如同動作重放,男人和老鄧一樣,越過人群頭頂,重重摔在時光酒吧外面。
  人群爆發出一陣唏噓聲……
  整個過程不過十秒,連續兩個大活人被胖子抓起扔出去,這特么太變態了,老鄧手下徹底被嚇住,二胖沒給這幫人反應的時間,直接往前踏出一步,抓住最前面的男人,猛的一靠,站在一起的七八個男人全部踉踉蹌蹌往后倒退,腳底不穩,大多倒在地上,最前面的兩個直接睡在地上疼的呻吟。
  這實力,只能用兩個字形容,強悍,二胖的八極貼山靠,那可是能廢掉方鶴手下的實力。
  老鄧被識相的兩個手下扶起來,想到沒想便齜牙咧嘴的喊著自己兄弟撤退。他不是沒見過高手,成都這地方臥虎藏龍,一個打十個的猛人不再少數,顯然自己今天遇到高手了,想著好漢不吃眼前虧,老鄧只好走為上策。來時氣勢沖沖,走時無比狼狽,十幾個男人屁顛屁顛的離開時光酒吧,可謂是丟人丟到家。
  全場爆發出一陣陣的喝彩聲,比趙出息之前的歡呼聲更大,饒是見過世面的陳平庸已經被驚呆,何況是安琪和齊思這種小女人,捂著嘴根本不敢說話。可是胖子根本不理會這些,只是往前兩步走到趙出息的面前,放下雙肩包,從里面取出鳳凰村大嬸大媽們給趙出息準備的五雙千層底布鞋,像是交接一件神圣的事,遞到趙出息面前道“出息,這是老村長讓我帶給你的,老村長說,穿完了打電話說聲,村里人再做”
  趙出息在二胖掏出雙肩包里的東西后,便已經當場愣住,一時間百感交集,各種心酸說不出口,忍不住紅了眼睛,接住五雙千層底布鞋,趙出息豁然轉身,卻悄悄擦掉眼角的一滴淚,步伐沉重的走向后臺。
  望著趙出息的背影,齊思有種說不出的難受……
  (這兩天有點事,每天可以多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