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164 山里山外

第一百七十二章相聚無言
  幾乎是和李成軍一樣,二胖在鳳凰村根本沒停留,連夜離開。該看的看了,該知道的李青衣都已經告訴他,留在鳳凰村也沒什么意思,觸景更傷情。
  李青衣呢?她繼續著自己已經堅持快三年的生活,誰也不知道她會在什么時候離開鳳凰村,可誰都確定她不可能一輩子待在鳳凰村這破地方,雖說叫鳳凰,卻比落敗的烏雞都不如,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飛出一只鳳凰。
  山里有山里的好處,山外有山外的繁華,正如李青衣所說,山里的人望山外,未必山外就比山里舒服,山外的人向往山里,未必能忍受山里這種寂寞。圍城不過如此,城里望城外,城外看城里。
  二胖連夜原路離開祁連山回西寧的這天晚上,趙出息忙碌到晚上三點多,對于喜歡享受夜生活的成都人來說,周五晚上就是盡情放縱的狂歡節,何況是夏天,整個九眼橋人滿為患,來來往往的男女們從安順廊橋穿梭在九眼橋和蘭桂坊之間,享受著不一樣的精彩,饒有興趣的屌絲們只點一瓶啤酒,便能坐著乘涼偷瞄一晚上美女,各種白花花的大腿在街道上刺激著男人們的腎上腺素,偶然看到對眼的或者趁著酒勁膽子大的,都會上去搭訕。美女們大多都不會生氣,有男人追那是對自己的肯定,不過也不會開放到和你一照面便是"yiyeqing"的節奏,若對眼可能嬉笑兩句留個聯系方式,若不對眼則肯定婉拒你。泡妞是要有分寸和套路的,對付什么樣的女人用什么樣的套路,對癥下藥,藥到病除,不是說一不要臉二不要臉三不要臉就能拿下的。
  趙出息來時光酒吧已經一周時間,這段時間他沒少見男人們的各種泡妞招數,讓他眼花繚亂,砸錢的裝逼的賣文藝的講故事扮深沉搞浪漫,都有自己的套路,也有死皮賴臉往上蹭的,不過人家往上蹭那用的是三寸不爛之舌,反正趙出息學到不少,連安琪都調侃趙出息會在時光酒吧跟著學壞。
  一整晚忙碌,時光酒吧三點準時關門,不管還有沒有客人,不管九眼橋的人流量大不大,這已經是不成文的規矩,熟悉的客人都知道,所以三點剛過,時光酒吧就已經空空如也,趙出息和曹平他們速度麻利的收拾完殘局,終于可以徹底休息。趙出息一個蹲坐在時光酒吧門前的木臺階上抽煙,他現在已經慢慢適應成都的生活,吃川菜喝苦蕎茶擺龍門陣抽嬌子,唯一還有些不適應的是成都的天氣,空氣太過潮濕,身上總是黏黏的很不舒服,可能北方人來南方一開始都這樣吧。
  “給我一根”趙出息邊抽邊瞅著來來往往于門前的路人,有些醉眼朦朧有些不省人事有些沒醉裝醉,正抽的高興,從外面溜達回來的安琪坐在趙出息的旁邊,搶過趙出息手中的嬌子說道。
  因為陳平庸晚上說過忙完后一起去吃火鍋,所以安琪便沒提前回家,反正她是夜貓子,習慣夜生活,跟著張曉鷗何力蘭建他們出去串吧,瞅著時間差不多便趕過來,其實喝的已經有些微醉。
  “女人抽煙不好”趙出息沉聲說道,但沒阻止,他對女人抽煙談不上厭惡,卻也不喜歡。不知為何,看到安琪抽煙的樣子,他便想起那個讓人心疼的背影。
  趙出息有些唏噓感慨,自嘲一笑,狠狠的吐著煙霧,安琪能感覺到趙出息情緒的細微變化,疑惑道“怎么了?”
  “看見你抽煙,想起一個人”趙出息苦笑道。
  安琪嬉笑道“是不是女的?”
  “女的”趙出息點頭道。
  有些醉意的安琪便打趣道“女朋友?”
  趙出息徑直搖頭道“不是女朋友,只是朋友,我沒有女朋友”
  “趙出息,你說什么我可能都信,可這話我肯定不信,滾蛋吧”安琪不屑道,轉過頭繼續抽煙。九眼橋的客人們對安琪都不陌生,這個興奮起來能吼羅琦的回來,安靜時能哼唱陳綺貞魚的女人在九眼橋有著太多的故事,現在加上趙出息這個喝酒能撂翻安琪的爺們,兩個人坐在時光酒吧門前抽煙,自然引起很多人的側目。
  不過他兩倒是不管這些眼神,繼續聊天,趙出息沒好氣道“我又沒讓你信”
  趙出息已經習慣安琪的套路,用她的話來說就是女精神病患者,動若脫兔靜若處子,心情好時能和你談笑風生,心情不好時能罵的你找不著北,不過倒沒罵過他,可能是自己初來乍到,聽曹平他們說除過老板陳平庸,其他人都遭過罪,最慘的是樂隊的鼓手蘭建小胖子。
  “是不是故意在我面前說這話,想勾引我?趙出息你太嫩了,姐姐我見的男人比你見的女人都多”安琪冷哼道,這比喻真夠奇葩的。趙出息側過頭,故意從上而下的打量著安琪,就差說,你大爺,勞資前二十年在鳳凰村一共就見過那幾個大媽大嬸。
  趙出息沒好氣的白了兩眼安琪,安琪突然詭異笑道“趙出息,你是不是以后都待在成都不走了?”
  “如果不出意外,會在這里扎根”趙出息思考幾秒后回道。
  安琪脫口而出道“既然是這樣,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你的終生大事就交給我了,我幫你把關,先從我身邊開始幫你挑選,你要有看上的,就給我說,我給你出招追她”
  趙出息沒說話,只是當做玩笑話聽。
  兩人一根煙沒抽完,便瞅見樂隊的鼓手,戴著鴨舌帽的小胖子蘭建回來,安琪起身跑過去喊道“賤人,你怎么回來了?”
  蘭建憨憨一笑道“我的手串不知道丟哪了,我回來找找,你們有沒有看到?”
  “手串?”安琪皺眉道。
  蘭建呵呵道“你們繼續聊,我進去找找看”
  安琪跟著蘭建道“我幫你找找吧”
  兩人進去后,趙出息望著蘭建的背影若有所思,小胖子回來找手串可能是假,看安琪是否安全到時光酒吧才是真吧,這世上總不缺傻傻的卻心地善良的孩子,又有幾個人能傻的過傻子二胖。
  想到這,趙出息掏出那個沒舍得扔的諾基亞,翻到徐林的手機號,猶豫片刻,最終還是發出短信:我在成都九眼橋時光酒吧。
  深夜,北京某家正規的洗浴中心,徐林和朋友來洗澡按摩,在接到趙出息這條短信后,徐林整個人長舒一口氣,趙出息終歸算是聯系他了。徐林沒敢耽誤,立刻撥通二胖的手機號。此刻二胖剛剛走完山路,才開著路虎攬勝往祁連縣趕,還好已經走出大山,要是在山里,說不定手機沒信號接不到徐林的電話,當徐林說出出息已經聯系他,二胖不由自主憨憨的笑起來,自從奶奶去世后,他就不怎么笑了。
  “成都,九眼橋,時光酒吧”二胖喃喃自語,如果不出意外,他最早會在后天凌晨前趕到成都。
  洗浴中心里,徐林淺笑搖頭,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后福,趙出息這福氣顯然不止如此,有二胖幫他一把,趙出息再怎么平庸,遲早都會出人頭地。到那時候西安對他來說,不過是巴掌大的天空,何況趙出息本就不平庸。唯一有些可惜的是三強死了,讓人不免遺憾,趙出息能狼狽滾出西安,遲早有一天會再次踏上關中大地,想到這,徐林在心中默默做出一個決定。
  成都,陳平庸住的小區在錦江邊,趙出息的房間開窗便能看見錦江,到晚上,錦江兩邊繁華似錦,夜景很美。于是,趙出息每天早上起來,便會順著錦江跑一個來回,出小區上望江路過九眼橋轉濱江東路一路往西,到復興橋后轉頭順著臨江東路跑回小區,比他在西安和平門外跑的距離要遠不少。這是他讓陳平庸最佩服的一點,不管晚上回來多晚,趙出息每天早上八點準時醒來跑步,然后回來給他帶上早點,剩余的時間則待在他的書房看書,一待便能待整整一天,直到傍晚跟他一起去酒吧。趙出息的生活規律的讓人覺得恐怖,陳平庸看在眼里,覺得這男人要是沒有故事,顯然不可能,沒有強大的自控力,不可能支撐這樣的習慣。
  陳平庸的家讓趙出息最驚喜的則是他的書房,整個書房到處都是書,比老太太的書要多數倍,趙出息就像是發現寶藏一般沉浸在里面,饑不擇食寒不擇衣似的看書。
  晚上,趙出息和陳平庸來到酒吧后便開始忙碌,雖說和老板走的比較近,可在酒吧里,他從來都很低調,低調到讓人能遺忘他,從一開始忙到最后打烊,中間幾乎不休息。可惜除過曹平,酒吧其余服務員對他都不怎么感冒,正因為他和老板走得近,又和安琪關系好,所以都有些羨慕嫉妒恨,私下里沒少說他壞話,更是在陳平庸不在的情況下對他指手畫腳。至于羅立張曉鷗則覺得,他只不過是個服務員,自然瞧不起他。趙出息對于這些外人的看法,從不理會,站的高度不一樣,心態就不一樣。
  周六,時光酒吧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每到周六就是安琪的搖滾專場,國內外搖滾悍將的歌,她幾乎都能翻唱,畢竟是專業人士。十點剛過的時候,時光酒吧出現一個讓趙出息意外的人,這個人便是前幾天來過的齊思,只是這次她是自己一個人來,沒有那兩個閨蜜。
  齊思對著趙出息淺笑,隨即坐到那個老位置。和上次不同的是,齊思這次頭發是盤起來的,和趙出息在機場見的時候差不多,不過似乎心情不好,眉頭微皺,眼神藏著事。趙出息對齊思并沒有過分的關心,沒等他去招呼齊思,便有眼疾手快的小伙伴殺過去,畢竟齊思是美女,絕對的氣質美女,走哪都是耀眼的明星。
  酒吧客人比較多,趙出息沒太怎么關心齊思。忙著招呼別人。過了會,陳平庸才抽空過去和齊思打招呼。就在趙出息去后臺準備出酒的時候,卻瞅見齊思旁邊一桌兩個酒精上頭的男人不自量力的過去搭訕,齊思心情不好,懶得搭理他們,他們卻糾纏不清,讓齊思很厭煩,陳平庸過去說話好像也不管用,兩個男人依舊死皮賴臉。
  趙出息瞇著眼睛走過去,接住男人遞給齊思的酒,微怒道“她心情不好,這杯我替她喝”
  沒等兩個男人同意,趙出息便仰頭喝掉杯中酒。
  “我們讓你喝了?你特么夠資格么?”其中一個胳膊上有紋身的男人罵罵咧咧道。
  趙出息沉聲道“酒我已經喝了,那你們想怎么辦?”
  齊思下意識拉住趙出息的胳膊,怕趙出息惹事,陳平庸有些好笑,趙出息這是打算給齊思當護花使者?兩個人難道真有什么故事?
  “草泥馬,一個破服務員這么屌,勞資讓你屌”兩個男人脾氣很暴躁,加上酒精上頭,被趙出息當著這么多人打臉,二話不說便動手,突然一拳直奔趙出息的臉上而來。
  趙出息早有準備,說不過那就只能動手,雖說他不想鬧事,可這兩個牲口擺明是想調戲齊思。經歷這么多次的歷練,趙出息的身手比以前更加的敏捷,實戰經驗豐富。閃電般的抓住男人的手腕,用力往自己身前一拉,抬腿便是一記膝撞,直接撞的男人彎腰跪在地上齜牙咧嘴。剩下那個男人又瘦又矮,喝的站都站不穩,剛要動手,便被趙出息一腳踹出去。
  “滾”趙出息打完收工,罵道。
  兩個男人眼神陰狠的盯著趙出息,沒敢繼續逗留,屁顛屁顛的離開,可這似乎不是結束,只是開始。趙出息這身手瞬間驚艷全場,臺上的安琪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瞬間整個時光酒吧爆發出熱烈的掌聲,趙出息卻像沒事人一樣準備離開。身為當事人的齊思有些懵,一點小麻煩卻讓趙出息大打出手,有些欣喜也有些擔憂,可還是忍不住說道“趙出息,謝謝”
  齊思沒想到趙出息會挺身而出,這兩個男人顯然是喝醉了,硬是要讓她陪著喝酒,她有些生氣,他們卻得寸進尺。
  “沒事”趙出息低聲道,隨即回后面繼續出酒。
  臺上的安琪生怕不熱鬧,大喊道“趙出息,牛逼,干杯”
  酒吧的客人們跟著安琪大喊著牛逼,一起干杯。
  只是這狂歡沒持續多久,就被接下來的風波打住,剛剛被趙出息狠揍的兩個男人帶著近十個彪形大漢踏入時光酒吧,罵罵咧咧,陳平庸不禁皺眉,看來今晚這事情不簡單,得自己善后。連忙給曹平使眼色,曹平立刻明白,馬上跑到后面告訴趙出息出事了,讓趙出息躲在外面別出來。可趙出息怎么可能是那種慫貨,二話不說推開曹平便往出走。
  此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就在趙出息出來的時候,一個近兩米高的憨厚大胖子背著一李寧雙肩包緩緩踏入時光酒吧,這個胖子太過震撼,所以大家都忍不住看向他,胖子卻盯著趙出息,趙出息瞅見胖子,瞬間愣在原地。
  時隔一月,兄弟再見,一時無言,只剩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