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63 上善若水


  第一百六十七章殺奔鳳凰村
  趙出息生活再次回歸平淡,這一年在西安發生的事遇到的人受到的教訓,足以讓他用很長時間去品味,帶著滿腔熱血走出鳳凰村來到大城市,本以為能出人頭地,回頭來還不過是兩袖清風一事無成。只是真的是什么都沒得到么,顯然不是,這些教訓,會讓他以后少走不少彎路。人生不就是如此,年輕的時候可以犯錯可以吃虧,只是你有年輕這個最大的資本,大不了一切推到從來,可是越往后呢?越往后,你越怕犯錯越怕吃虧,歲月不饒人,體力智力等等一切都是你的阻礙。
  普通的酒吧服務員工作和趙出息在西安最后站的高度來比,肯定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掙的錢也不可能同日而語,可他剛來西安的時候,不也是在南門國際公館的工地干苦力活,現在當酒吧服務員,不等于一輩子都要當酒吧服務員。
  不過,開始安分工作的趙出息似乎忘記了給徐林發消息告訴自己的近況,如果他不給徐林發消息告訴自己在哪,那二胖一時半會很難找到他,是忘了,還是不想,只有趙出息自己知道。
  重新回到北京的二胖這段時間一直安安靜靜待在林家的四合院里,諾大的四合院三進三出,卻只有二胖一個人。這棟位于景山附近的四合院的產權屬于老佛爺,老佛爺死后自然而然的過繼到了二胖的名下,如果按照北京城寸金寸土的房價去計算,何況是景山這塊有錢也難買到的四合院,估摸著林家這四合院至少值幾千萬,走大街上有幾個人會相信這個胖子坐擁幾千萬的豪宅,在北京,住的起這種四合院的,才算是真正的豪宅。如果知道北京胡同四合院歷史的都該明白,景山附近以及東城區史家胡同附近像樣的四合院,住的才是真正的非富即貴的人。
  二胖獨自住在林家四合院,沒什么事可做,每天拉拉二胡看看書打打拳站站樁,收拾收拾院子,弄點花花草草。在他回來這段日子里,每天早上地安門大街上都能看到一個跑步的男人,這個男人自然是二胖,二胖跑步的速度不算太快,可貴在堅持,如果你和他一起跑步,等到結束的時候,他可能拉開你十萬八千里。
  直到徐林從上海回來,二胖的生活才有些波瀾。那個男人給他留了輛路虎攬勝代步,二胖會開車,便自己開車去找徐林。徐林和他約的地方在東城區一家比較隱秘的私人會所,離他不是太遠,藏身于眾多胡同巷子深處,這是徐林朋友開的,一個有點手腕的女人。
  傍晚,天剛剛黑,徐林獨自坐在后院的涼亭里等著二胖,對面坐著他的朋友,也就是這家私人會所的主人。女人穿著普通的短袖和長裙,有種古典美,估摸著和徐林年齡差不多,正是女人最有味道的季節,一顰一笑都充滿韻味。
  “幾年不見,你瘦了不少”女人泡了一壺極品大紅袍,這大紅袍和女人很般配,余味悠長,品而不膩,長發微波,氣質優雅。
  徐林哈哈笑道“我怎么感覺我一點都沒變”
  女人莞爾一笑,給徐林倒上一杯大紅袍,已經忘記是幾年前,徐林最喜歡喝的便是她泡的大紅袍,這種極品巖茶可遇不可求,女人淺笑道“徐林,你已經不是五年前的你了,那些銳氣和棱角都已經消失不見,能再回北京,說明你已經放下以前的事”
  “年少輕狂,劍走偏鋒,總要付出些代價。放下放不下又能怎么樣,心要是沉下去,一切都不會放在眼里”徐林淡淡一笑道,過往云煙也在這談笑風生中煙消云散。
  女人盯著徐林如癡如醉,十年前她喜歡徐林,徐林那個時候還一無所有,只身一人在津京唐圈子闖蕩,可她就是喜歡徐林身上那股男人味,十年后的今天,她已經結婚生子,可依舊喜歡徐林,喜歡現在徐林身上這股返璞歸真。
  “不說我了,說說你吧,你和他怎么樣,剛回來就聽說他已經到副廳級了”徐林喝口大紅袍隨性道,這個女人原本可以做她妻子,如果不出意外,他們現在已經結婚生子,可事實卻是出了意外,他喜歡上了別人,和她最終分手。記得那個時候,她哭的死去活來,這也給他埋下隱患,當他倒下的時候,她們家可算是沒少落井下石,只是現在這些都已經過去,以前有些恨她們家,現在更多的是對她的愧疚。人就是這么賤,越往后,越對年輕時犯下的事心存愧疚。
  女人有些可笑的搖頭道“快四十的人才副廳,和他同輩混的最好是副部,差點的都是正廳,這還是他們家努力的結果,不然以他的資歷相當副廳,還得幾年”
  “他本就不適合從政走仕途,這都是被逼的結果,能這樣已經不錯”徐林淺笑道。
  女人不再議論,再怎么說他都是自己的丈夫,兒子的爸爸,生活總歸平淡是真,現在想想,年輕時做的那些事是如此的荒唐,只是那個年齡,要是不做那些事,也不會有現在的生活。
  “我知道,對了,這幾年你都去哪了,我托很多人打探你的消息都找不到”女人略顯關心道,她畫著淡妝,不輕不重,很符合她這種淡然的性格。
  徐林呵呵笑道“哪都去過,陜西甘肅青海寧夏西藏新疆,四川重慶云貴珠三角長三角,東北兩湖福建,大半中國都去過。哪里能活命,哪里有口飯吃,我就去哪里”
  雖說徐林的話風輕云淡,可女人知道他吃過很多苦,不自覺的握住他的手問道“苦么?”
  徐林微微縮回手,這已經不是當年的他,也不是當年的她,笑道“苦也不苦,都已經過去了”
  女人感覺自己有些失態,連忙收回手,淺笑道“你等的人還沒有來?”
  “應該快了”徐林笑著回道。
  “男的女的?”女人下意識問道,和當年一樣。
  徐林并沒有感覺到異樣,回道“男的”
  女人抬起手腕瞥了眼時間,手腕上的女士腕表還是當年他送的江詩丹頓,這是他在她生日那天送的,從戴上那天起,她就再沒摘下過。有些人,不管再過多少年,都會深愛,只是注定不可能在一起,這就是人生,這就是錯過,這就是無奈。
  “不早了,我得陪兒子去他爺爺那邊,就不陪你等了”女人笑著起身,拿過身邊的包回道。
  徐林盯著她笑著點頭。
  女人停頓幾秒,想說什么還是沒說,隨即很果斷的轉身離開。
  就在女人快要走過廊橋的時候,徐林突然喊道“文茜,還恨我么?”
  再見已是五年后的女人轉過頭,嫣然一笑,如同十年前第一次見面,緩緩搖頭。
  蔣文茜,一個曾經敢愛敢恨的女人,為徐林愿意拋棄一切的女人。可惜,可惜他們最終還是沒能在一起。人生若只如初見啊,多少美好都已成回憶。
  已是少婦的蔣文茜走后沒多久,二胖便姍姍來遲出現在會所里,報徐林的姓名,會所負責人便帶著二胖直接到后院找徐林,徐林瞅見二胖進來,笑著起身相迎,他現在很想知道這個身手變態,有個老佛爺的奶奶,能將幾輛豪車開進首都機場停機坪的男人到底是什么背景,還有那似曾相識的一對男女,可惜都帶著墨鏡,自己沒注意看。
  “出息有沒有消息?”剛剛坐下,二胖便忍不住的問道。
  徐林皺眉搖頭道“依舊沒有消息,當初他給我安頓好一切會給通知我,只是這么些天過去還沒見他的消息,真不知道到底發生什么事讓他得離開西安”
  二胖沒想到徐林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什么事,冷笑道“三強死了”
  徐林剛剛拿起的茶杯瞬間落在地上,嘭的一聲,摔的粉碎,茶水四濺,而徐林卻愣在原地,遲遲不說話。
  “死了?”徐林顫顫的問道。
  二胖唏噓道“出息被人出賣,有人要殺他,三強為保護出息,死了”
  “誰干的?”徐林微怒道,在西安待這么久,能和他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吹牛逼的也就趙出息韓三強幾個,現在卻聽到韓三強死了,趙出息被追殺,徐林怎能不震驚。
  “沒見到出息,我還不確定,不過除過那幾個人,我想不到出息和誰有這么大的仇”二胖沉聲回道。
  “徐少卿?”徐林冷哼道。
  二胖沒理會,他知道只要見到出息,出息肯定會說出來是誰,這是早晚的是。
  “我準備去趟祁連山?”二胖突然說道,多少讓徐林有些驚訝。
  徐林疑惑道“鳳凰村?”
  他們都知道鳳凰村是出息的老家,他總是說自己是鳳凰村飛出來的鳳凰,一定會牛逼的。
  “出息說鳳凰村有個支教的女人,我想去看看那個女人,幫出息看看鳳凰村這一年的變化,他比誰都想家,只是離開鳳凰村的時候說過,不富貴不還鄉”想到趙出息說這些話時候神氣的樣子,二胖就想笑,只是現在笑不出來。
  “用我幫什么忙?”徐林詢問道,他不可能跟著一起去。
  二胖搖頭道“不用,你只需要在出息聯系你后,第一時間通知我,我會給你留個能聯系到我的號”
  徐林點頭道“好,一旦出息聯系我,我會立刻告訴你,你什么時候走?”
  二胖思索片刻道“越快越好,今晚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