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162 我叫齊思


  第一百六十六章扎根九眼橋
  其實以趙出息平時的酒量完全不可能撂翻九眼橋拼命三娘安琪,安琪可是從五糧液之鄉川南宜賓出來的女酒鬼,跟趙出息是多少有些差距的。只是發生這么多事,趙出息心里憋著股怨氣,想醉。可有人要和他慪氣,趙出息一個頂天立地的大老爺們,怎么能不生氣,就算是喝死喝進醫院,他也得繼續喝下去,到最后已經是憑著一股毅力在繼續堅持。
  這場鬧劇最終以趙出息的勝出而華麗麗的落幕,兩人被陳平庸安排人抬進離酒吧最近的香格里拉大酒店,這個自然是分開睡。專門安排人伺候,生怕出事,每次只要安琪出馬和人斗酒,時光酒吧的生意就會火一陣子,這次安琪罕見被人打敗,估計時光酒吧生意會更火。
  陪著趙出息安琪的都是酒吧的男女服務員,相比安琪那邊晚上折騰個不停,趙出息這邊到很安靜,除過在酒吧吐過后,回來便什么動靜都沒有,還好中途喝過兩次水,嚇的那男服務員生怕趙出息一命嗚呼。
  一覺醒來已經是中午一點多,估計這算得上趙出息離開鳳凰村后喝的最慘烈的一次,完全不省人事。照顧趙出息的酒吧服務員叫曹宇,普普通通的成都本地人,個子不高偏瘦,不過至少長的不錯,不然也不可能在時光酒吧工作。曹宇瞅見趙出息醒來,連忙給老板陳平庸打電話,這是老板吩咐過的。
  “我睡了多久?”頭痛欲裂的趙出息掙扎起來搖著頭問道。
  曹宇很有眼色的將水拿過來,嬉笑道“差不多快十二個小時了,趙哥,你可是一炮走紅九眼橋啊”
  “什么意思?”趙出息皺眉問道。
  曹宇呵呵笑道“你是九眼橋第一個喝翻安琪姐的人”
  “安琪是誰?”趙出息對于昨天晚上的事,大部分都已經不記得,喝那么多酒,能記得那才牛逼。
  曹宇有些好笑的問道“趙哥,你昨晚的事一點都不記得了?”
  趙出息表情糾結的點頭,現在他是渾身難受,頭疼的厲害。
  曹宇解釋道“安琪姐就是酒吧的駐場歌手,她特別能喝,九眼橋這條街幾乎沒人能喝的過他,很多追她的男人都被喝進醫院,你是第一個喝翻她的”
  趙出息一聽追她的男人都被喝進醫院,下意識說道“母老虎?”
  曹宇聽到這三個字楞個片刻,九眼橋酒吧街的人私下里都是這么說的,不過安琪這人除過喝酒彪悍,性格什么還算可以,并不是那么的難相處,只是有些冰冷文藝范,最重要的是唱歌好聽,大家都說她可以走音樂這條路,不過她說音樂只是興趣。
  曹宇讓趙出息先洗澡,估計用不了多久老板陳平庸就會過來,他則去隔壁房間看看安琪姐起來沒有。趙出息洗的速度很快,沒幾分鐘便洗完,整個人渾身舒服,走到窗前拉開窗簾,陽光瞬間灑滿整個房間,帶走一切陰霍,趙出息的心情比起昨晚,終于不再那么的低落。放眼望去,才發現自己住的地方很高,在上百米的高空上,能眺望大半個成都,比起西安來,成都要繁華不少,高樓大廈比西安更多,怪不得路上陳平庸說,成都是整個西部最繁華最發達的城市。
  望著依舊有些陌生的城市,趙出息覺得一切并沒有自己想的那么難,站穩腳跟,穩扎穩打,一切又會重新開始。當初剛到西安的時候,他也沒想到自己會走的那么的快,只是走的快,便摔的慘,這是教訓,赤裸裸的教訓。
  當趙出息換好衣服的時候,門鈴聲響起,趙出息開門便看見陳平庸那張不再年輕的臉,穿著polo衫的陳平庸搖頭笑道“感覺怎么樣?”
  趙出息皺眉道“洗完澡,舒服點”
  “沒想到你那么能喝,連安琪都不是對手,我以為昨晚又有一個男人要被安琪喝翻”陳平庸走進房間,錦江邊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可算是成都的地標性建筑,旁邊便是著名的成都蘭桂坊,香港蘭桂坊以外唯一一個正牌蘭桂坊酒吧區。香格里拉大酒店的房間可不便宜,最差的也都是上千。陳平庸在這些錢上從來不吝嗇,他玩了大半輩子,無妻無女,死了這些身外的東西又帶不走。
  “我是超常發揮,她倒是挺能喝的,很少見一個女人酒量這么好”趙出息沉聲說道。
  陳平庸雙手抱在胸前打量著趙出息,確定沒事這才說道“行了,帶你們出去吃飯,順便兩人正式認識下”
  陳平庸就近選擇,就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的自助餐廳,他和趙出息先到,安琪洗澡收拾最后才出來,挑了些吃的,三人坐在靠窗的位置,陳平庸這才指著趙出息和安琪介紹道“趙出息,我在火車上認識的朋友,剛來成都。安琪,酒吧駐唱樂隊的主唱,算我半個閨女”
  “陳叔,你們在火車上認識的?”安琪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陳平庸解釋道“是啊,彼此在火車上聊的不錯,他第一次來成都,昨天晚上想找地方喝酒,我便讓他過來”
  “叔,昨天我在你酒吧消費多錢,我把錢給你”趙出息不愿意欠誰的,何況是這種小事。
  陳平庸大方道“一點小錢,沒幾百塊,就當我請你喝酒,歡迎你來成都,后來的酒都是安琪存在酒吧的,不用掏錢”
  “還是給你吧,誰掙錢都不容易”趙出息堅持到,畢竟和陳平庸剛剛認識沒多久,欠人情不是什么好事,雖說他身上也就蔣清軒給的兩千多塊,該給的還得給。
  趙出息這么堅持,到讓陳平庸有些不適應,陳平庸臉色微變道“出息,不把我當朋友么?”
  安琪冷哼道“男人斤斤計較不顯的小氣么?回頭你請我和陳叔吃飯就可以了”
  兩人都這么說,趙出息只好作罷。
  “出息,說說吧,來成都什么打算,我知道你的生活可能發生一些變故,不過既然選擇來成都,總該有些計劃吧”陳平庸邊吃邊問道,他沒別的意思,只是很簡單的趙出息接下來的打算。
  趙出息的警惕性絲毫沒有放松,成都是蘇西洛的大本營,他不敢掉以輕心。突然的冷場讓眾人都有些不適,陳平庸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什么不適,安琪則是好奇的看著兩人,趙出息猶豫片刻,最終還是說道“先找份工作站穩腳跟,以后的事情再說”
  “打算找份什么工作,說不定我有朋友干這個”陳平庸隨口問道。
  趙出息笑道“什么工作都行,只有能混口飯吃”
  安琪突然想到什么,插嘴道“陳叔,我們酒吧不是還缺人么?”
  “咱們酒吧是缺人,只是這工作,怎么說呢?就是不知道出息愿不愿意”陳平庸尷尬道,畢竟當服務員不是什么好工作,又累又不好受,還可能遭人白眼。
  安琪回道“又不是一輩子干這份工作,先讓他將就著,他要是不愿意或者干的不舒服,到時候再找的別的工作,他這么能喝,以后也能分擔我的事情”
  陳平庸一臉黑線,感情這丫頭是在給自己找擋箭牌。
  趙出息沒發言,只是靜靜聽著。陳平庸轉過頭問道“出息,你覺得怎么樣?”
  趙出息思索,反正自己還得找工作,去哪找都一樣,何況酒吧這種工作自己還算了解,于是點頭道“只要能有口飯吃就行”
  陳平庸笑道“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管吃一月兩千五加提成,住的話,你先住我那,我一個人住,回頭要想自己住,我可以幫你找房子”
  說實話,趙出息和陳平庸才剛剛認識,陳平庸能如此交心,讓他多少有些感動,剛來成都舉目無親,能收留他給他口飯吃,這算是一份大恩。趙出息自嘲笑道“陳叔”
  想說謝謝,卻覺得有些矯情,怎么都說不出口。
  陳平庸搖頭道“出息,誰還能不經歷點挫折,我陳平庸看人一向不會出錯,你也對我胃口,能幫則幫,算交個朋友,說不定你以后發達了,我跟著也沾光”
  其實安琪有些不理解陳叔答應的很爽快,可能趙出息真的對他胃口吧。仔細觀察趙出息,除過為人比較沉穩低調,似乎并沒有太多的亮點。
  “不說了,吃飯吧,吃完我帶你去我家”陳平庸笑呵呵的對著兩人說道,三人相視一笑,便低頭吃東西。
  下午,安琪有事便先回家,陳平庸帶著趙出息來到自己住的地方,就在九眼橋附近一個小區,房子很大,是個復式,四室三廳兩衛。趙出息住在樓上的客臥,緊鄰陳平庸的房間。在家沒待多久,陳平庸便帶著趙出息去超市買一些生活用品以及兩件換洗的衣服內褲等等,一共花費近千元,陳平庸要付,趙出息堅持自己付。
  接下來的幾天,趙出息便開始在陳平庸的時光酒吧上班,普普通通的服務員,每天下午六點直到凌晨三點。趙出息沒什么脾氣,剛開始沉默寡言,很少去笑,偶爾面對陳平庸和安琪的時候才會笑。幾天下來,趙出息已經和時光酒吧上下打成一片,大家對他都挺照顧。每天享受著安琪的音樂,有時候安琪唱歌的時候會故意調戲他,讓他喝酒,他也不客氣,說喝多少就喝多少。安琪唱完歌的時候會找他拼兩杯,陳平庸也由著他們去,從來不管。
  趙出息的生活似乎從新開始步入正軌,只是這樣的生活,似乎離報仇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