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16 貼身保鏢


  第十三章要出事了
  趙出息怎么都沒想到最終的結果會是如此,他猜中了前半程,卻沒猜到后半程。局面在最后時刻強勢改變方向,他就這樣肆意被斌哥狠狠的玩了一把,玩的是心驚膽跳,玩的是后背全濕。此刻的趙出息雙腿發軟,無力的躺在椅子上,大腦發懵一片空白,諾大的包廂里只剩下他和又開始吃起來的傻子二胖。看著二胖,趙出息不禁羨慕佩服,羨慕的是如果真傻什么也不知道多好,佩服的是要是裝傻這境界真心流弊。趙出息肯定沒想到的是,從走進香格里拉大酒店直到進包廂,傻子二胖之所以一直東張西望,只是在熟悉香格里拉大酒店的環境,真要出事了好帶著他在最短的時間內殺出去。
  服務員的敲門聲打破了寧靜,他兩剛點的數千大洋的菜一道道的上來,二胖饞的兩眼直冒精光,趙出息對著服務員微笑點頭,隨即才說道“二胖,別著急,慢慢吃,這頓飯可是拿命換來的,吃,頂包的吃,吃不完我們都打包回去,明天接著吃,還有那瓶上千塊錢的飛天茅臺酒,媽的,我都沒喝過他們說的茅臺酒,今天一定要解解饞,回去好給他們炫耀”
  服務員目瞪口呆的看著趙出息對著二胖嘀咕,趙出息解釋道“我們都是村里人,沒見過世面,別嚇著你”
  “沒沒事,菜上的差不多了,有什么需要您再說”服務員略顯尷尬的說道。
  等到女服務員離開包廂后,趙出息和二胖徹底放縱,風卷殘云般的開始掃蕩滿滿一桌的美食,下次還不知道誰特么會當冤大頭,只是這種提心吊膽換來的大餐,趙出息真心不想有下一次。于是,趙出息什么也不想,只顧著大吃大喝,什么鮑魚海參,什么鵝肝官燕,趙出息和傻子二胖吃的不亦樂乎。
  意料之中這么一桌東西他們沒吃完,毫不猶豫的打包離開,那瓶飛天茅臺已經被他兩全部解決,可惜毫無醉意。臨走時不忘將桌上斌哥留下的兩盒煙帶走,那可是軟中華啊,平時絕對抽不到。出了香格里拉大酒店大門,趙出息瞬間糾結了,他媽的能不能玩啊,管接不管送,勞資怎么回工地啊。
  厚顏無恥的在保安鄙夷的眼神中遞上煙,笑瞇瞇地問道怎么去國貿春天廣場,說國際公館工地肯定沒人知道。保安接過煙很樂意的為他們喊來一輛出租車,趙出息實在是心疼他的錢,心想超過二十塊錢他就去擠公交,詢問后得知還好也就十六七塊錢,這才放心和二胖坐上車,離開這和他格格不入的地方,今天有太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坐寶馬,第一次去五星級酒店高檔餐廳吃大餐,第一次吃飯花近萬塊錢,第一次奢侈的坐出租車,趙出息知道這只是他來到大城市的開始,以后還有很多第一次等著被他打破,直到有一天這些東西只不過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平淡無奇。
  回到國際公館工地,蘇西洛的奧迪A8L已經不在。打包的東西被分成兩份,趙出息讓二胖將一份提回南門里,剩下的一份帶給韓三強他們吃,二胖屁顛屁顛的離開,趙出息提著東西進工地。工地用活動板房搭成的狗屋宿舍里,一幫人在炸金花打發時間,韓三強沒玩,坐在旁邊心事重重的抽著煙,他不知道趙出息此去會發生什么事,在斌哥的勢力面前,他就算是想幫趙出息也幫不了。其實趙出息出不出事都無關他事,何況趙出息之前還揍過他,可他就是心里憋屈難受。
  當趙出息走進宿舍的時候,韓三強夾著煙一時愣在原地,驚訝的看著趙出息。
  趙出息聞著宿舍里發霉發臭的味道,沒好氣的罵道“你大爺的,看見勞資不高興,真希望勞資缺胳膊斷腿回來你才興奮?”
  韓三強扔掉煙頭,趕緊搖頭激動道“沒,沒。趙哥,沒事吧?”
  趙出息挺了挺肚子樂呵道“好吃好喝的享受了頓,你覺得這像是有事的人么,有事早特么跑路了,還會站在你面前?”
  “沒事好,沒事好”韓三強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
  冬天晚上民工宿舍一大堆人都在,畢竟這時也就只有趙出息和二胖這樣的傻逼才會睡在外面,趙出息打包回來的這些吃的肯定不夠分,后悔當時沒多點些,只得讓韓三強喊了幾個跟他們關系好的,還有張開山他們幾個四川人。順便讓韓三強幾個出去買了些啤酒回來,一幫人在他十六層的狗屋里分享著其中有些人或許一輩子都可能吃不到的大餐,趙出息邊吃邊給們說什么多錢什么多錢,整頓飯花了近一萬大洋,剛開始除過韓三強,其余人都不信。后來韓三強笑著說道香格里拉大酒店算得上西安最好的酒店,而請趙哥吃飯那個人我知道,他不差這點錢。這時一幫人才相信這點破東西就得那么多錢。
  “出息,他為啥子要請去吃飯?”張開山用川普陰陽怪氣的問道,算上趙出息和韓三強,一共也就八個人。
  趙出息多余的自然不會說,只得說道“他是我的遠方親戚,知道我來西安了,礙于面子請我吃頓飯”、
  這個解釋還算合理,一幫人再沒問什么,只顧著解決這價格不菲的大餐,吃完飯,其余人都回去了,只剩下趙出息和韓三強。韓三強有很多話想問,趙出息也等著他問,今天發生的事,讓他兩的關系又進了一步,趙出息慢慢把韓三強當成真正的朋友,不過距離兄弟還差一截。
  “趙哥,二胖怎么沒跟著回來?”其余人習慣了二胖有時候晚上消失不見,可韓三強知道今天晚上二胖跟著一起去見的斌哥,這個時候自然要問個清楚。
  趙出息輕笑道“放心吧,二胖沒事,跟往常一樣溜了,誰知道這貨去干嘛了”
  工地上除過趙出息,沒人知道二胖還有個年過八旬卻腿腳麻利耳不聾眼不花的奶奶,趙出息不知道老太太來沒來過工地,至少他來這個工地后沒見過老太太來。對于趙出息來說,能和老太太二胖有交集算是緣分,他明白老太太和二胖肯定有著大故事,卻從來不刻意的去了解,該知道的時候自然會知道。
  “趙哥,斌哥找你到底為啥事?”韓三強頗為疑惑的問道,他真怕趙出息回不來。
  趙出息美滋滋的抽著中華回道“他想讓我跟著他混”
  “你答應了?”韓三強好奇道。
  趙出息搖頭道“沒有,你我都知道他混的是哪一行,沾上了,有可能永遠都洗不凈”
  韓三強不否認,小打小鬧可以,要真玩大的,或許有可能把自己一輩子搭進去,只是韓三強不覺得斌哥就此放過趙出息,繼續問道“你沒答應,他沒生氣?”
  “怎么沒有,差點命就丟在那了,最后其實我也不知道他為何放過我”趙出息自嘲的笑道。
  “管他的,能活著就行,總歸是過了一關”韓三強拿過兩瓶啤酒,大笑著和趙出息喝著。
  喝完最后一瓶啤酒,韓三強也走了,今晚上二胖肯定不會回來,空蕩蕩的房間里只有趙出息,冬天來臨前,趙出息便找帆布把還沒裝玻璃的窗戶遮住,不然也不會一直支撐到現在。趙出息走出房間,來到外面的客廳,坐在陽臺前望著對面的國貿春天廣場發呆,刺骨的寒風吹在他的臉上讓他異常的清醒,他不后悔今晚放棄那個機會,更知道只要自己點頭,用不了多長時間或許就能嶄露頭角。只是他明白一旦點頭,他的人生或許就朝著另一個方向而去,想到這,趙出息不禁自嘲,他都不知道自己現在是朝哪個方向。
  唯一讓趙出息惱怒的便是自己的生殺大權被別人掌控,斌哥談笑之間就能玩死他,他最恨的便是這種感覺,趙出息清楚,只有當自己擁有足夠的實力,別人才不會輕視你的存在。
  接下里的幾天,氣溫突然驟降,西北風愈發猖狂,天氣預報說過幾天會下大雪,工地上很多活都不得不停下來,工人們每天除過吃飯睡覺就是打牌消遣時間,大家都等著發工資撤退回家過年,來年開春再繼續為生活拼命。十六層晚上冷的要命,趙出息和二胖不得不撤離,不過沒有搬回宿舍,而是搬到和平里,老太太住一間屋子,趙出息和二胖擠在另一間屋子里,這對趙出息最大的好處就是,每天有更多的時間看書,還能享受老太太的美食。
  又過了兩天,終于到了每個月發工資的時候,這天中午趙出息在和平里吃完飯,便帶著二胖去領工資,期間他已經給李青衣打電話說過工地上的事情,想說那天晚上關于斌哥的事,最終還是忍住。
  可是等到了工地,還沒找工頭老王,趙出息便已經從韓三強那里得知,今天發不了工資,還得緩幾天,至于幾天還不知道,兩個月不發工資,工人們都等著回家過年,整個工地工人們的情緒非常激動,趙出息意識到,可能要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