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55 天府之國


  第一百六十章逃亡(中)
  蔣清軒的法拉利FF順著未央大道一路往南,她是個細心的女人,早已提前計劃好一切。法拉利的速度算不上風馳電掣,只是保持在理性范圍之內。趙出息上車之后便一言不發,整個人落魄無助如孤魂野鬼,冰冷麻木陰霍,好像整個世界拋棄了他一般。雙眼瞪的渾圓卻無任何神采,一片茫然的盯著前方,雙拳緊握發力,指甲差不多陷進肉里,牙齒緊咬下唇,身體偶爾忍不住的顫抖。
  蔣清軒生怕趙出息受致命的傷,她已經給南郊一家醫院打過招呼,如果趙出息有意外,肯定會在第一時間送過去,安全性絕對可靠。可瞅著趙出息如此模樣,蔣清軒愣是嚇的不敢說話,直到上二環后實在忍不住才唯唯諾諾的問道“趙……出息,你沒……事吧?”
  “韓三強死了”過了數秒,趙出息才顫顫的說道,聲音低沉,有氣無力。
  蔣清軒小心翼翼的問道“韓……韓……三強,是誰?”
  “兄弟”趙出息眼神充滿殺氣的回道,徑直兩字簡潔明了,卻讓人倍感壓力。
  蔣清軒咬了咬牙,深深的嘆了口氣,她能想象到趙出息剛剛是經歷了多么危險的生死時刻,能讓趙出息當兄弟的人不多,這個韓三強顯然和趙出息的關系不一般,難怪趙出息此刻如此的失神,自己的兄弟死了,怎么能不悲傷?
  “對不起,我沒能提早通知你”蔣清軒有些自責的說道。
  趙出息突然呵呵的傻笑,笑的有些讓人害怕,這聲音不禁讓人毛骨悚然,笑著笑著,趙出息卻紅了眼睛,可眼淚怎么都流不出來,他在克制,他強迫自己不能流淚,天塌下來也得他扛著。
  “我要報仇”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無比的堅定。
  “對不起”蔣清軒繼續說道,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說對不起,或許這樣趙出息心里就會好受點。
  趙出息搖搖頭自嘲道“不怪你,怪我”
  深呼吸幾口,趙出息強迫自己冷靜,強迫自己恢復常態,強迫自己不去想太多的事情,就算是報仇,也得逃出去安全后再計劃。想到這,趙出息沉聲問道“蔣姐,我們去哪?”
  叫蔣姐而不是姐,表明趙出息已經在拉開和蔣清軒的距離,他現在對誰都不敢輕易相信,蘇西洛不是信誓旦旦的給他說徐少卿不再追究這件事么?可到頭來呢,徐少卿聯合周斌要將他趕盡殺絕,韓三強為此付出生命的代價。
  這聲蔣姐讓蔣清軒微愣,片刻回過神后苦笑道“南郊華城國際,我在那個小區有套房子,放心,那里很安全,沒人知道那里,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去那里靜心幾天”
  “安全?”趙出息重復這兩個字道。
  蔣清軒理解趙出息的擔憂,回道“出息,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你覺得這個時候你還有幾個人可以相信,誰出賣你,我蔣清軒都不會出賣你”
  趙出息咬牙點頭道“好,去那里”
  走二環繞長安南路,半個小時后趙出息和蔣清軒便已經到長安南路華城國際小區,沒出現什么意外,趙出息和蔣清軒安全進入小區。等到房間里后,蔣清軒不放心的便立刻檢查趙出息的身體,義正言辭的讓趙出息把衣服脫掉,趙出息遲疑片刻便毫不猶豫的照做,這個時候對他來說沒有什么不好意思,他根本沒功夫去想這些。
  趙出息上半身赤裸后,蔣清軒整個人驚呆,久久不能說出一句話,他驚訝的不是趙出息身上新添的這些傷口,這幾道傷口都無足輕重,只要抹點藥用紗布包好便沒什么事,他吃驚的是趙出息身上的舊傷,后背前胸大大小小十多條傷疤,觸目驚心。
  “怎么這么多疤痕?”蔣清軒忍不住問道。
  趙出息很平淡的回道“山里出來的男人,有幾個不是這樣?”
  這個解釋算是讓蔣清軒能夠接受,可心里還是有些后怕,搖搖頭道“傷口沒什么大事,你進去洗個澡一會我給你抹上藥包扎好,別被感染就行”
  趙出息照做,進浴室洗澡。蔣清軒則在外面翻箱倒柜,她很久都沒來這里住,東西扔哪都不知道,生怕沒有要用的東西,還好酒精紗布這些東西有,剩下的則是一些常規的藥,用不上。
  趙出息洗澡,冷水澡,冰冷的涼水順著頭部直流而下,刺激著傷口更刺激著他的神經,他在思考,現在該怎么辦,三強死了,二胖不在,自己該如何給三強報仇,報完仇后西安肯定不能待,那下一站去哪?一旦報仇,便有可能是逃亡之路,逃到哪,回鳳凰村,趙出息徑直搖頭,就算是去天涯海角,他也不可能回鳳凰村,他不想看到李青衣失望的眼神。
  報仇,該怎么報仇,自己要面對的敵人是在是強大,何況自己現在所建立的一切根基都是周斌給的,周斌直接將他拋棄,這完全就是釜底抽薪,他連一個信任的兄弟都沒有。
  既然無人信任,那就一人將這天捅個窟窿,不過在這之前,他要找個人,蘇西洛。
  洗完澡出來,趙出息只穿著內褲裹著浴巾。蔣清軒淡定的坐在沙發上等著趙出息,看見趙出息出來,蔣清軒輕聲道“趴在這,我給你抹藥消毒”
  趙出息這個時候才覺得有些尷尬,可還是扔掉浴巾,乖乖趴在沙發上,蔣清軒對于趙出息的裸體視若無睹,這就是少婦女人和少女的區別,少女對于男女之事可能會遮遮掩掩覺得害羞,經歷過人事的少婦則早已習慣沒什么忌諱,不過縱然如此,蔣清軒對于趙出息的身材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兩眼,沒有什么肥肉,全是精煉的肌肉。
  大概半小時,蔣清軒便已經給趙出息消完毒抹好藥用紗布包扎好,蔣清軒從主臥拿出一套衣服扔給趙出息道“穿上吧,除非你想穿著那套沾滿血的衣服出去被警察抓住”
  趙出息有些疑惑,這男人的衣服是誰的?
  蔣清軒好像覺察出趙出息的疑惑,沉聲解釋道“本來是給周斌準備的,不過他從來沒來過這里,沒人穿過,放心吧”
  趙出息點點頭,然后很麻利的穿好衣服。
  蔣清軒皺眉問道“餓了沒,我給你煮點方便面,好像只剩下方便面,實在不行,我出去給你買,離這里不遠有個夜市,每晚差不多要營業到三點左右”
  蔣清軒知道趙出息經過高強度的運動和神經緊繃,體力消耗過度,這才問道。
  趙出息徑直回道“我不餓”
  想了想繼續說道“蔣姐,你身上有多少現金,借我點”
  “你要錢干什么?”蔣清軒緊張問道。
  趙出息回道“我要出去”
  “這么晚你出去干什么?”蔣清軒皺眉道。
  趙出息沉聲道“去辦一些事,你放心,沒有絕對的把握,我是不會做什么傻事,更不會傻到現在就去報仇”
  蔣清軒頗為認真嚴肅的盯著趙出息看,確定趙出息不是在騙她,便把包里兩千多塊錢的現金全部給了趙出息,趙出息拿到錢便準備馬上離開,蔣清軒將他送到門口道“出息,小心”
  趙出息回過頭,和蔣清軒對視幾秒后,最終決然離開。
  趙出息離開華城國際小區后在門口直接打了個出租車,然后直奔龍湖曲江盛景別墅,他還不知道,此時此刻整個西安的混混們都在為了一百萬的懸賞找他,而周斌的江湖追殺令也已經發出。
  出租車沒到龍湖曲江盛景的時候趙出息便已經下車,他料想到徐少卿知道自己沒死,肯定會讓人監視蘇西洛。趙出息猜的沒錯,正如他所想,徐少卿早已讓管樂安排人負責監視蘇西洛,不過還好趙出息和張茅盾他們的關系不錯,這幫人想盡辦法都進不去別墅里,張茅盾已經感覺到一絲詭異的氣氛,便讓保安們打起十二分心,所有人今晚都不能懈怠,持續高強度巡邏。
  趙出息在隔壁街下車,穿過馬路翻越圍欄進龍湖曲江盛景,可是沒走多遠就被一幫保安給瞅見,幾個人瞬間便把他圍住,不過領頭的人是跟張茅盾走的比較近的保安,認識趙出息,更沒少混趙出息的煙,連忙問道“趙哥,怎么是你,你從哪進來的?”
  保安叫王大錘,這是張茅盾給起的綽號,趙出息瞅見是自己人,多少有些放心道“王大錘,今晚巡邏怎么這么緊”
  因為趙出息已經故意繞過兩批保安,所以才這么問,王大錘回道“張哥說今晚不太平,剛在門口有人問關于蘇小姐的事情,還有人打算跑進小區里,都被我們攔住了,外面現在還停著一輛車,一晚上都沒走”
  趙出息一聽,慶幸自己從街邊翻過來,連忙說道“告訴張茅盾我來過,我找蘇小姐有些事,那些人是徐少卿的人,讓張茅盾盯緊點”
  “趙哥,那你忙你的,我這就給張哥去說,放心,這群狗日的別想打蘇小姐的主意”王大錘一聽是徐少卿的人,便破口罵道,隨即帶著自己的人像小區門口而去。
  王大錘離開后,趙出息悄然靠近蘇西洛的別墅,瞅了眼二樓陽臺,還好二樓陽臺開著,便很干凈利索的攀上陽臺,從陽臺潛入別墅二樓,趙出息的腳步很輕,他不想驚擾樓下的保姆阿姨,更不想驚動蘇西洛,緩緩走到蘇西洛的房門口,伸手拉動門把手,蘇西洛的房門并沒有反鎖。
  其實在趙出息攀上二樓的時候,蘇西洛便已經醒了,她本來這幾天就是晚睡,前段時間又一直失眠,神經不好睡眠便淺。感覺到有動靜,便立刻下床拿著一把剪刀走到房門口,以為是有賊進來。趙出息拉動門把手,蘇西洛整個人的心都已經提起來,大氣不敢喘,生怕被發現。當趙出息推門而入的時候,蘇西洛拿著剪刀就要刺向趙出息,不過她哪有趙出息的經驗,又顯的有些緊張和著急,沒等趙出息進來便刺出去,這下被趙出息一把抓住手腕,趙出息用力一扭便奪下蘇西洛的剪刀,蘇西洛不知道是誰,正要大吼大叫,趙出息連忙捂住她的嘴道“是我”
  蘇西洛這才看清來訪者的臉,片刻失神,隨即驚訝道“趙出息,怎么是你?”
  趙出息對蘇西洛手上沒客氣,一把將蘇西洛推到床上,動作有些粗魯,蘇西洛踉踉蹌蹌倒在床上,哀怨道“你能不能輕點,弄疼我了”
  趙出息冷笑道“疼?”
  蘇西洛明顯感覺趙出息今晚那里不對,顯的有些讓人恐懼,低聲問道“趙出息,你大晚上偷偷摸摸來找我什么事?”
  “我兄弟死了”趙出息冰冷道。
  蘇西洛明顯一愣,過了半會才說道“誰死了?”
  “三強死了,我差一點,是你給我說的,徐少卿不再追究所有事。可現在呢?徐少卿聯合周斌要將我斬草除根,三強為保護我離開,被他們殺了,蘇西洛這就是你給我的承諾?”趙出息一字一句的說道,說到最后,整個人幾乎是壓在蘇西洛的身上,目不轉睛的和蘇西洛對視。
  蘇西洛驚愕道“你說,徐少卿要殺你?”
  “如果我沒猜錯,現在整個西安城都在找我,我不信你不知道”趙出息冷言冷語道。
  蘇西洛反駁道“趙出息,我真不知道徐少卿要殺你。徐少卿這個偽君子,她答應過我不在對付你,出爾反爾,不行,我要去找他”
  “找他?出賣我,我相信只要你出了這個別墅,徐少卿的人就知道我曾來過,用不了多久就會抓到我,蘇西洛,你想讓我死么?”趙出息冷哼道。
  蘇西洛有些激動的拉著趙出息的胳膊道“出息,你要相信我,我不可能幫徐少卿殺你”
  “你讓我怎么信你,三強死了,是你害死三強的”趙出息質問道。
  蘇西洛知道自己無法解釋,大腦飛速思考整件事,徐少卿既然已經下定決心要殺趙出息,就一定會想盡辦法殺趙出息,趙出息要想活命,只能離開西安。
  蘇西洛語重心長的說道“出息,不行,你必須盡快離開西安?”
  “離開西安,我知道我會離開西安,可不是這個時候,我離開西安,三強的仇誰報?”趙出息不屑道。
  蘇西洛氣憤道“趙出息,你能不能不要這么傻,報仇,你覺得就你現在這狼狽的樣子怎么報仇,他們又不是傻子,知道你肯定會去找他們,你覺得以你一己之力能殺得了他們?”
  “殺不了也要殺”趙出息固執道。
  蘇西洛氣的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他沒想到趙出息這么的沖動,怒道“殺不了也要殺?就算你殺了他,你這輩子就是逃犯,你能逃到哪。你逃走了,鳳凰村的孩子們誰照顧,你以為我會幫你照顧他們,你做夢吧,我不會照顧,我會任由他們自生自滅,一輩子是農民,世世代代都是農民,誰也別想走出這大山。清醒點,殺他們不一定要親自動手,要用點腦子,等你強大起來,有足夠的實力以后,你有一萬種辦法可以殺他,你可以拿錢請殺手,你可以讓他們自相殘殺。非要搭上你的前途和性命么?”
  趙出息沉默,不說話,內心進行著激烈的思想斗爭,殺還不殺?
  “難道,忌諱這么多,難道我就不報仇了?”趙出息惱怒道。
  蘇西洛回道“報,怎么能不報仇,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說的不是時間,而是君子報仇是要有報仇的實力,有實力,你可以當天仇當天報,沒實力,那你就得忍,別說十年,二十年你也得忍著”
  “徐家仰仗的是什么,是他們家的背景和權力,他們家當官的多,可有幾個當官的沒貪過,要說別人沒貪過,沒權錢交易過,我信,可要說他們徐家沒有,我不信。等你有足夠的實力,你完全可以從這方面入手摧垮他們徐家,到時候他不是任你宰割,這才是真正的報仇”蘇西洛不耐其煩的給趙出息解釋道。
  趙出息咬牙聽著。
  “我要說的就是這些,你是要去報仇,還是離開,你自己想清楚。報仇,你可能殺不了他,搭上自己的命。就算殺了,也有可能后半輩子在監獄里渡過,或者直接背叛死刑。離開西安,你還有機會報仇”蘇西洛徹底攤派道。
  時間一分一秒渡過,趙出息一言不發。經過徐少卿這么一說,他心里已經在權衡利弊,選擇報仇,完全是存在僥幸,僥幸能殺了徐少卿和周斌,僥幸能逃走,可要是不僥幸呢?
  過了足足十分鐘,趙出息最終說道“好,我選擇離開西安”
  蘇西洛聽到趙出息終于被自己說動,長舒一口氣,連忙說道“我現在就讓人給你訂明天最早一班飛成都的機票,估計他們想不到你這么快離開西安,你只要去成都,我會讓人保護你,等風頭過去,我再去找你”
  趙出息默默點頭,算是接受蘇西洛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