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154 等我回來


  第一百五十九章逃亡(上)
  韓三強以前總是給人吹噓自己能活到九十歲,兒孫滿堂安享晚年,卻沒想到自己連九十歲的三分之一都沒活到。他還想過自己未來媳婦是什么樣子,想過自己未來要生的那對兒女是什么樣子,在遇見趙出息后,他知道自己再不努力奮斗,將來兒子和女兒會和如今的自己一樣忍饑挨餓吃苦遭人白眼。所以,他開始嘗試改變,開始戒煙戒酒戒賭戒色,開始看書看報,開始跑步站樁鍛煉,開始與人為善,開始隔三岔五回家看看那個不管如何都是自己父親的男人。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轉變,有份不錯又體面還有地位的工作,才找了個漂亮又拿得出手的女朋友,眼看離出人頭地沒多長日子,一切卻都在今晚戛然而止,這一切來的太突然,誰都沒想到禍從天降。
  要問韓三強后不后悔認識趙出息,韓三強肯定會說后悔,后悔沒早認識。要不是趙出息讓他不再那么作孽,估計他現在還在南門國際公館工地上做吃等死游手好閑,哪對自己的人生別人的人生以后幾十年的日子有規劃。在死亡面前,韓三強沒時間沒工夫去想值不值得的問題,他只是想一定要讓趙出息逃出去,趙出息是他的恩人,就算自己死,也絕不能讓他死。
  所以,此刻的韓三強垂死掙扎,任由蔣譚再怎么對他,他都不曾松開自己那雙手,直到趙出息消失在視野之內,直到祁漢馬超等人趕過來,直到自己的呼吸開始急促,瞳孔開始發散,疼痛完全麻木。
  馬超和祁漢趕過來后,祁漢暴怒到“媽的,人呢?”
  馬超一腳將抱緊蔣譚的韓三強踹開,躺在地上的韓三強頻死抽蓄,蔣譚扯開自己的衣服將手包住,同時說道“翻墻跑了”
  馬超祁漢相視一眼,不約而同的說道“追”
  說完便立刻翻墻追了過去,蔣譚的四個心腹不知所措,到底追還是不追?
  “蔣哥,我們?”為首的男人疑惑道。
  蔣譚揮揮手道“追不上了,已經跑遠了,那里人來人往,就算追上,我們也不敢動手,何況,我們根本跑不過他”
  “那怎么辦?”男人擔心道,畢竟這是斌哥吩咐的任務,到時候回去,斌哥止不住怎么發火。
  蔣譚冰冷道“斌哥那邊,我會解釋,不用你們操心”
  說完蔣譚便揚起手道“把刀給我”
  一心腹一臉奇怪的將刀遞給蔣譚,蔣譚拿著砍刀緩緩走到韓三強的面前,與其這么掙扎,不如給他個痛快一了百了,蔣譚由衷的說道“是條漢子”
  說話的同時,砍刀已經刺穿韓三強的心臟,韓三強掙扎了兩下,就徹底和這個世界說再見了,眼睛瞪的很大,有些死不瞑目,蔣譚給他閉上眼睛,深深的嘆了口氣。
  之前還稱兄道弟的兄弟,如今卻拔刀相對,陰陽相隔,這人生還真是這么的狗血,不變的只是永恒的利益。
  翻墻而過的趙出息徹底走火入魔,身上的衣服已經被鮮血染紅一片,有他的有蔣譚的有韓三強的,腦海里滿是韓三強臨死前的怒吼。眼睛通紅濕潤,卻不知是汗水還是淚水。趙出息告訴自己,一定要活著逃出去,只有自己活著,才能給韓三強報仇,不然韓三強就白死了。
  還好這是晚上,路上就算是有行人也沒太多人會注意趙出息,何況此時已經快十二點,這個點也沒多少人,趙出息剛跑出來的時候,還能聽見后面祁漢馬超的追趕聲,越往后跑,優勢愈發的擴大,祁漢和馬超遠遠被拋在后面,連跑兩條街,趙出息終于跑到鳳城八路行政中心區域,他不知道蔣清軒有沒有來接他,按照時間,蔣清軒應該已經到了,其實他在想能不能信任蔣清軒,縱然蔣清軒給他打電話說周斌要殺他,可蔣清軒再怎么說都是周斌的女人。
  想到這,趙出息有些猶豫,可還是憑著判斷和感覺決定相信蔣清軒。終于,趙出息發現停在路邊的蔣清軒的紅色法拉利,趙出息像是發現希望一般,進行著最后的沖刺。
  坐在法拉利里的蔣清軒已經等了足足二十分鐘,越等心里越發慌,生怕趙出息已遭不測,當看見趙出息的時候,她比趙出息發現法拉利還有激動,連忙下車拉開車門對著趙出息揮手道“出息,快點,快”
  當趙出息站在蔣清軒的面前時,蔣清軒第一次見到趙出息這么的狼狽,這個男人以前不都是做事做人有分寸,好像隨時能掌控局面。而現在的他呢?頭發凌亂滿頭大汗全身是血,以及依舊流著血的傷口,蔣清軒愣在原地,目瞪口呆,嚇的不知道該說什么該做什么。
  “快走”趙出息沒工夫給蔣清軒解釋這些,推了把蔣清軒,示意她趕緊離開。
  蔣清軒這才回過神,連忙上車,啟動法拉利,百公里加速3.7秒的法拉利FF一腳油門便已消失不見,只留下車身的殘影。當馬超和祁漢氣喘吁吁追過來的時候,趙出息早已經沒了人影,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
  “怎么辦?”祁漢大口喘著氣問道。
  馬超怒道“還能怎么辦?這個蔣譚中看不中用,媽的,早知道我們自己動手”
  “給徐少報告?”祁漢詢問道。
  馬超思索片刻道“只能這樣,我們哪敢隱瞞,早點報告徐少,徐少好早作打算”
  當凌晨剛過的時候,一直在高新區自己私人會所的套房里等消息的徐少卿終于等到了一個意料之外讓他很不滿意的消息,趙出息跑了,沒死。這讓本以為此事絕對十拿九穩的徐少卿大發雷霆之怒,就差給祁漢和馬超說見不到趙出息的尸體那就見你們的尸體,還好一旁的管樂不停的給他滅火,這才讓他息怒。
  不僅沒將這個威脅鏟除,反而讓這個威脅成為一個隨時可能會引燃的炸彈,徐少卿不頭疼都不行。他要置趙出息于死地,以趙出息的脾氣,又怎么可能不報仇,趙出息不是那種窩囊的男人,何況自己的兄弟還死了一個,從現在開始,徐少卿就得隨時擔心趙出息反撲,所以立刻便將馬超和祁漢調回到自己身邊,一旦趙出息出現,他就要趙出息的命。
  “沒死,沒想到周斌的人這么沒用,都特么是一群廢物”徐少卿雙手撐著下巴思索著接下來的對策,忍不住罵道。
  管樂平靜道“周斌想的太多了,他想魚與熊掌兼得。不僅想完成主子你的任務好攀上你這層關系,還不想讓自己的名聲毀了,當初就該直接去殺趙出息,只要人死了,沒人會關心是怎么死的”
  “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你不也同意周斌這個計劃”徐少卿不悅道“會不會是周斌故意放走趙出息?”
  “雖說還沒見到祁漢和馬超,不過我想周斌不可能這么做,他是那種一旦決定就會心狠手辣下死手的人”管樂詳細分析道。
  徐少卿冷哼道“不是最好,他要是這種人,那我絕對不會輕饒他”
  “趙出息跑了,主子,我們得加大力度了,就算是殺不了他,也得把他逼走,決不能讓他留在西安給我們造成威脅”管樂開始支招道。
  徐少卿冷笑道“我還是想盡可能的殺了他,一勞永逸”
  “能殺了最好,不過我想他不會這么笨現在就出頭,要是足夠聰明的話,離開是最好的選擇”管樂笑道。
  徐少卿想了想道“實在不行,我們動用點隱形資源,比如公安系統”
  管樂連忙打住道“主子,千萬別,動用這些系統會讓人抓住把柄,小心為上,最好別讓太多人知道,這并不是什么好事,何況已經死了一個”
  “那你說怎么辦?”徐少卿十分惱火,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不過管樂的話還是有道理的。
  管樂回道“我們不是有周斌的資源么,可以讓周斌的人找,我想周斌應該已經想好了理由,有時候這些灰色地帶比公安系統能更快的找到我們想要找的人”
  徐少卿點頭道“那你盡快和周斌聯系,盡可能找到趙出息”
  “什么?趙出息沒死,跑了,蔣譚,告訴我,到底哪里出了問題,為什么趙出息沒死”凱賓斯基酒店里,手上纏著繃帶的蔣譚站在張瓊和周斌的面前將事情的最終結果告訴了他們,周斌比徐少卿更暴怒。
  “我不知道趙出息怎么發現的破綻,可事情的結果便是如此,韓三強拼命保護趙出息離開,趙出息現在不知所蹤”于是,蔣譚將事情的全部經過給周斌復述了遍,包括韓三強臨死前的堅決,唯一沒有說的便是蔣清軒的電話。
  趙出息沒死這讓周斌瞬間覺得事情變的棘手,周斌已經懶得去責罵蔣譚,背著手在房間里來來回回的走動,思考著接下來怎么應對這個意外的結果,張瓊也頗為生氣,本以為蔣譚辦事十分可靠,可這結果確實讓人無法接受。
  良久,周斌皺眉走到蔣譚面前道“給我查,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給我查出來是誰泄露的消息,我絕對不會讓他好過,不信沒人泄露消息,趙出息會知道我們要殺他。同時給道上發追殺令,趙出息背叛我投靠韓少軍,準備和韓少軍里應外合殺我,事情敗露現在已經逃跑。懸賞五十萬,誰殺了趙出息給便給五十萬,同時銀河國際的位置便由他坐。誰找到趙出息給十萬,外加升一級的待遇”
  “好,我這就去安排”蔣譚立刻點頭道。
  于是,整個晚上,西安城里所有人都已經忙碌起來,都在尋找趙出息,面對道上的追殺令以及周斌開出的巨額懸賞,很多身在底層的混混們都想一夜成名,一舉坐到高位。徐少卿在得知這個消息后,便立即給周斌打電話追加懸賞到一百萬,找到線索給二十萬。這下更加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經,不約而同的開始上街找趙出息的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