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53 逃亡三


  第一百五十八章是生,是死?(下)
  七月中旬的夏天,晚上悶熱異常,旁邊工地正在如火如荼的施工,一片忙碌,工人們為能多掙點錢正加班加點的趕工期,誰也不知道這里正進行著一場生死時速。
  韓三強和趙出息像只被草原雄獅廝殺的羚羊,正拼命的逃脫這場實力懸殊的廝殺。兩人穿梭在工地大大小小的建筑材料堆上,七繞八繞上躥下跳,靈活的像山里的野兔。趙出息前二十多年在祁連山里,一直循環著攆畜牲和被畜牲攆這兩件事,所以才練就了他一身耐力和爆發力,至于這種亡命式的奔跑,還不至于讓他歇菜。他肯定不會傻不啦磯的和蔣譚祁漢馬超一幫人停下血拼,那是莽夫傻逼蛇精病干的事情,莽夫也是在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前提下做出決定,而他呢,一個蔣譚便已經讓他忌憚,再加上徐少卿旗下的兩大虎人祁漢馬超,其中任何一個都能玩死自己,何況是三人一起,只要自己敢玩,那后果絕對是蔣清軒或者哪位好心人給他收尸,哦,好像自己死也就算了,還得拉上韓三強墊背,趙出息沒這么畜牲,他和韓三強才二十五六,正是人生中最輝煌的時候,前面還不知道有多少精彩等著他們去闖蕩,再啰嗦點,媳婦沒娶孩子沒生,怎么可能這么容易的去死,所以,這世界誰死都行,他兩不能死。
  韓三強不后悔跟著趙出息趟這趟渾水,這世上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坐享其成,不但任何風險,跟著趙出息吃喝享樂,也得跟著趙出息同甘共苦,對于韓三強來說,這才是兄弟,有福共享有難同當同生共死絕不退縮。他這輩子還沒遇到什么貴人,趙出息是他覺得自己人生中遇到的第一個貴人,雖說趙出息不是什么大富大貴之人,可趙出息教給他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讓他從人生最迷茫的一段路走出來,不再那么的作孽。就連現在,他都慶幸趙出息讓他堅持跟著二胖跑步站樁練把式,要放在平時,這么高強度的奔跑,估計用不了多久他就絕對體力不支,雖說在死亡面前人的潛力是無限的,可人的身體也是有極限的,終歸掙脫不出那個絕對的枷鎖。
  北郊這兩年發展很快,到處都是在建的工地,記得以前北二環以外破破爛爛沒人愿意來,可隨著經濟開發區的建設,西咸新區的成立,市委市政府的搬遷,以及西安以后西和向北發展的規劃,北郊如今算是西安最繁華的地區,隱隱約約已經超越南郊,寸金寸土,房價一路狂奔,到處都是建筑工地。這個建筑工地只是其中一個,不過這個項目小區很大,里面高樓林立,足有二三十棟樓,所以給了他們足夠的空間。
  祁漢和馬超帶著周斌的四個心腹緊隨其后追攆,手里都拿著家伙。可隨著時間的推移,擁有優勢的趙出息和韓三強愈發的拉開距離,唯獨有蔣譚沒有跟著追攆,他瞅見趙出息和韓三強的速度知道自己并沒有優勢,這樣遲早會被他們逃走,不過他有自己的優勢,就是對周圍的環境十分的熟悉,今天白天一天他都在這里熟悉環境,所以他知道趙出息他們逃跑的方向。緩緩上車,不驕不躁的啟動本田雅閣向著工地的另一個方向而去,只有從那里才能到繁華的未央大道上,一旦上了未央大道,他們不可能追上趙出息和韓三強,人來人往,更不能堂而皇之的殺趙出息,他知道趙出息肯定會選擇那里,因為他們來的時候便是從那里過來的。
  趙出息和韓三強狂奔不停,祁漢馬超帶人緊隨其后,工地上車來車往人來人往,好事者若有其事的看熱鬧,唯有幾個眼尖才發現這群人手里的家伙,顯然不是普通鬧事的,而是要命的在,早早躲開,避免傷及無辜。
  狂奔足足十分鐘后,韓三強實在扛不住最終停下來,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趙出息隨即停下來,他不可能扔下韓三強,這不是他的作風,他把韓三強當兄弟,就會帶著他一起離開,何況是他拉著韓三強來的。
  “趙哥,我跑不動了,你先跑吧,我隨后跟上”韓三強氣喘吁吁的說道。
  趙出息罵道“說的這是什么狗屁話,我趙出息怎么可能扔下自己的兄弟,要死也得死在一起”
  “真特么窩囊,趙哥,等我們出去一定要收拾狗日的周斌和那個徐少卿,勞資賤命一條,大不了以后跑路,也絕對先要了他們的命。尤其是這狗娘養的周斌,連自己的兄弟都能出賣,他算什么老大”縱然呼吸不暢,韓三強還是忍不住怒罵道。
  趙出息比韓三強更恨周斌和徐少卿,他感覺自己現在就像是一個小丑,被人隨意玩弄于手掌當中,說殺就殺,說拋棄就拋棄,可笑自己之前對周斌還忠心耿耿,韓少軍那么拉攏,他也毫不動搖。還有這出爾反爾的徐少卿,官二代就特么牛逼,趙出息心里已經暗暗發誓,一定要找這兩個人報仇。
  看到自己現在這狼狽的樣子,趙出息有些自嘲,要是二胖在的話,他們說不定的還有一拼之力,大殺四方,誰能攔著他們離開,蔣譚?馬超?祁漢?
  可惜二胖不在……
  “三強,起來,再不起來他們攆上了,出了這個小區,跑到市委門口我們就安全了,那里有人接應我們”趙出息拉著韓三強起來喊道。
  韓三強有些疑惑道“誰來接應我們?”
  “就是剛剛打電話告訴我周斌要殺我的人”趙出息解釋道。
  韓三強一聽這話,連吸幾口氣,說實話他也不想死,掙扎著起來,跟著趙出息繼續往前狂奔,眼看著就要到小區的另一邊圍墻了,出了這個圍墻,他們就安全了,不遠處就是市委。
  再跑了幾分鐘后,他們終于跑到圍墻邊緣,圍墻也就兩米多高,對于他們來說,可以很輕松的翻過去。韓三強看到圍墻,樂呵道“特么的,終于到了,這群狗日看來是攆不上了”
  趙出息呼吸也有些凌亂,雙手撐腿彎腰道“別大意,趕緊翻過去,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追上來”
  “趙哥,看來天不亡我們啊”韓三強嬉皮笑臉道,說實話,今晚這經歷真特么刺激,不過最終還是有驚無險。
  趙出息恢復氣息道“別那么多廢話,翻過去再說”
  就在這時,從最近已經完工的大樓角落走出一個人影,這個人影不是別人,正是早已守株待兔多時的蔣譚,趙出息背對著墻,而韓三強則面對著圍墻,所以韓三強最先看到蔣譚,一臉驚愕的指著趙出息的背后,顫顫道“趙哥,趙哥……”
  趙出息緩緩轉過頭,臉色終于有些不自然,看來今晚是在劫難逃,要想活著離開這里,必須先經過蔣譚這道關,趙出息皺眉道“蔣哥,真要不死不休?”
  蔣譚緩緩向前數步,距離趙出息僅剩兩米道“各為其主各謀其事,沒有辦法,趙出息”
  前有狼后有虎,左右都是死,趙出息唯有干掉蔣譚,才能帶著韓三強離開,手中的生死刀在幽暗的燈光下透著絲絲的寒冷,趙出息手腕微轉,生死刀以一個很舒服的姿勢拿在他的手里。
  “看來只能是要么你死,要么我亡了?”趙出息雙腿分開微屈,已經準備好隨時動手。
  蔣譚冷笑道“那就看你趙出息有沒有這個實力”
  幾乎是在蔣譚這句話說完,兩人不約而同沖向對方,如同猛虎下山,都想在第一時間搶占先手壓制對方,趙出息比蔣譚的壓力要大的多,他知道自己沒有太多的時間,一旦后面的馬超和祁漢追上來,他們就算是徹底完了。所以手握生死刀的趙出息刀刀下死手,要的是蔣譚的命,至于蔣譚也不落下風,要說實力,他在趙出息之上,可趙出息這邊是兩個人,所以他的壓力也有些大,這是生死存亡的搏斗,誰都想活著,誰都不想做野鬼,所以蔣譚也不敢大意。
  跟著老和尚玩生死刀多年,趙出息耳濡目染,有生死刀在手,他的實力可以再上一個臺階,從一開始便直接壓制住蔣譚,這就是生死刀的優勢,生死刀在趙出息的手里翩翩起舞,終于找到自己的風采。手上功夫了得,腳下功夫也不落下,趙出息抬腿克制蔣譚給自己上路爭取更多的機會,近身搏斗兩人的套路有點像詠春,都想找到點位。趙出息急于求成有些心浮氣躁,所以經過剛開始的壓制后,沒過一會便露出疲態,蔣譚突然一把抓住趙出息握著匕首的手腕,往近一拉,抬起膝蓋就要撞向趙出息的腹部,趙出息已經失去優勢,在蔣譚膝蓋撞上自己的同時,生死刀從右手滑落,左右瞬間接住,從上而下拉出一道刺眼的弧線,直奔蔣譚的胸口,蔣譚露出怯色,不禁收回三成立,趙出息被他直接撞出幾步遠,而他自己也沒多好,胸口的衣服被生死刀拉開,露出一道不深不淺不礙事的血痕。
  “再來”蔣譚用手抹了把鮮血,舔著手指上的血不屑道。
  趙出息拿起生死刀再次毫不猶豫的沖過來,直接割向蔣譚的喉嚨,兩人再次扭打在一起,這個時候韓三強已經回過神,意識到在不解決蔣譚,后面的人馬上就要趕過來,想到這,韓三強抽出自己的砍刀,大喊道“蔣譚,我草你媽”
  拿著砍刀便跟著沖向蔣譚,以二敵一,雖說不光彩,可生死關頭,誰特么會想這事,蔣譚大吼一聲,一拳打在趙出息的胸口,趙出息倒退兩步,隨即接住跟上來的韓三強,韓三強的砍刀在黑夜中狂舞,毫無規則,蔣譚被步步緊逼,一不小心左腿被韓三強掛傷,蔣譚大怒,趁著韓三強腳底踩空一個踉蹌不穩,立即起身而今,一把抓住韓三強的手腕,豁然發力一扭,韓三強手中的看到便丟落,蔣譚左腳一抖,砍刀再次彈起,猛的一肘打在韓三強的胸口,隨即接住砍刀。
  趙出息大驚失色,喊道“小心”
  可惜為時已晚,接住砍刀的蔣譚趁勢一記亂刀,韓三強的肩膀直接被砍出一道讓人觸目驚心的傷口,鮮血狂涌而出,噴出距離最近趙出息一身,韓三強疼的大聲怒吼。
  趙出息被徹底激怒,徹底殺紅眼,如同赴死一般再次沖向蔣譚,蔣譚手中握有砍刀,不再處于下風,徹底占上風,處處壓制趙出息,沒過幾招,趙出息身上就被拉出數道傷口,雖說不致命,可讓趙出息疼痛不已。
  就在這個時候,馬超和祁漢已經趕到距離不遠處,眼看就要沖過來,趙出息已經聽到馬超和祁漢等人的聲音,似乎知道自己和韓三強就要完了。趙出息聽見,韓三強也聽見了,更看見了馬超祁漢的身影。
  鮮血順著韓三強的肩膀直流,本就亡命狂奔讓他體力不支雙腿發軟,不然也不可能被蔣譚輕易砍傷,在這危難關頭的時刻,韓三強腦子一熱,如果這樣下去,他和趙出息誰都跑不了,兩人都會死,想到他遇到趙出息這一年過,趙出息對他來的幫助,他心里十分感激,既然都要死,不如讓自己先死算了,反正自己已經是累贅。
  這是韓三強生命最后時刻的想法,他沒有像電視上說的腦子跟過電影一樣的去想前二十多年的自己,他只是在想,如果都要死,那自己想盡辦法也要讓趙出息離開,絕對不能都死在這里。
  韓三強不知哪來的動力,突然從地上一躍而起,猛的沖了上去,縱然是蔣譚也沒想到韓三強會沖過來,韓三強從后面一把抱住蔣譚的腰,大吼道“趙哥,走啊”
  趙出息微微發愣,幾乎是下意識便知道韓三強要干什么,可他怎么可能是這種讓兄弟給自己斷后的人,趙出息喊道“特么的,要死一起死,要走一起走”
  趙出息再次沖上來,被韓三強控制的蔣譚徹底落下風,手中的砍刀一刀一刀的坎向身后的韓三強,韓三強身上已經血肉模糊,趙出息一刀直接插向蔣譚的心臟處,蔣譚怎么可能被他如愿以償,丟掉砍刀直接用手抓住趙出息的生死刀。
  “趙哥,走啊”韓三強嘴里留著鮮血,垂死掙扎道,整個人的臉都已經變形,大腿小腿腹部背部肩部,到處都是傷口。
  趙出息依舊沒打算走,雙手抓住生死刀按向蔣譚的心臟,整個人徹底癲狂。后面的馬超祁漢人已經在大喊,眼看就要過來。韓三強見趙出息還沒走,再次暴怒,幾乎是用盡自己的戾氣喊道“我草泥馬趙出息,你走啊,你特么走啊”
  趙出息依舊不為所動,他不忍看向韓三強。
  “走”韓三強用腳垂死掙扎的踹向趙出息。
  趙出息雙眼通紅,布滿血絲,悄然已經濕潤。他知道自己再不走真沒機會了,韓三強用命給他換來的時間就這么一點一點的被浪費,馬超祁漢就要上來。
  想到這,趙出息一狠心,用盡力氣拉出生死刀,蔣譚的手被弄出半個關節的傷口,鮮血滴滿一地,趙出息不曾留戀,豁然轉身,直接沖向圍墻。
  后面則只剩下韓三強的怒吼“給我報仇”
  蔣譚想追攆,可韓三強的雙手如同鉗子一般,怎么掙扎都弄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