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151 逃亡一


  第一百五十六章是生,是死?(上)
  凱賓斯基酒店周斌的套房里,除過蔣譚和周斌,只剩下趙出息一人,趙出息最近有些狼狽,澡沒洗胡子沒刮頭發凌亂,除過多了些滄桑感,剩下的便全是邋遢兩個字,老太太不在二胖不在,趙出息的生活已經凌亂。
  手里夾著煙,趙出息大口大口的抽著,邊抽邊聽周斌給他說任務,當聽到讓他去殺韓少軍的時候,煙頭下意識掉在地上,趙出息連忙踩滅,蔣譚的表情有些像是在看戲,周斌則一如往常。
  趙出息重復道“讓我去殺韓少軍?”
  周斌表情嚴肅瞇著眼睛點頭道“上次對我和吳哥的車禍就是韓少軍一手策劃執行的,我似乎沒有留下他的余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斬草除根。”
  趙出息有些茫然的點頭,如果事實真是如此,那周斌要殺韓少軍似乎便是情理之中,只是趙出息總覺得這件事有些唐突和意外,又有種莫名的詭異,可能是覺得自己和韓少軍接觸過,自然而然便感到很巧合,為什么自己接觸過韓少軍,去殺韓少軍的人便是自己,難道周斌知道這事,故意要試探自己是否忠心,要是真如此,趙出息感覺自己很危險,要是不殺掉韓少軍,很有可能讓周斌覺得自己心懷不軌。
  “好,我去殺”趙出息最終下定決心道,他是和韓少軍接觸過,可不管如何他都是周斌的人,于情于理都要完成這個任務,何況他本就沒想背叛周斌,在這個圈子里現在混的是順風順水,如果周斌真懷疑自己,那他就用殺韓少軍這件事讓他打消疑慮,省得日后釀成大禍。
  周斌走到趙出息的面前,拍著趙出息的肩膀笑道“放心,我知道二胖不在,你一個人去可能有危險,我會讓蔣譚陪著你,這次任務是六叔大計劃里的一環,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事成之后會有相應的獎勵,老規矩”
  周斌如此一解釋,趙出息心里便放心不少,感覺這次計劃并沒有什么異樣。說實話,二胖不在,他確實有點小小的擔心,現在周斌給他派個蔣譚,趙出息多少有了點底氣。
  周斌繼續說道“除過蔣譚,你可以再帶一個心腹。一切都不用你們操心,六叔那邊會傳來情報,到時候你們聽蔣譚的命令行動,直奔目標,一擊必中”
  “好,斌哥,我知道了”趙出息一臉嚴肅的回道。
  周斌揮揮手道“你可以回去做準備了,等蔣譚的電話”
  趙出息起身,對著周斌和蔣譚微微躬身,隨即離開凱賓斯基酒店……
  趙出息走后,蔣譚往周斌身邊走了兩步,有些感慨道“斌哥,真要殺趙出息?”
  “我們有選擇么,如果犧牲趙出息能換來更多的東西,他的犧牲那是值得的,走到我這個位置,有時候就得狠心點,蔣譚,你不像是心慈手軟的人,怎么這個時候會說這話”周斌盯著蔣譚沉聲道。
  蔣譚被周斌盯的有些不自然,低頭道“我只是覺得這么一個有潛力的年輕人死了,多少有些可惜。”
  “有潛力的年輕人很多,可我做到六叔那個位置,或者更進一步只有這一次機會”周斌冷笑道,好像自己現在已經坐在六叔的位置上。
  蔣譚不放心道“就算我們殺掉趙出息,又怎么保證徐少卿能幫我們,我們不怕他卸磨殺驢?”
  周斌呵呵笑道“放心吧,徐少卿不是那樣的人,如果真是,那我倒感興趣。其實我們這也是賭一次,不管如何,徐少卿都已經欠我一個大人情,以后絕對能用上”
  蔣譚對周斌的想法似懂非懂,沒坐到這個位置,就不理解上位者的心里。
  周斌最后不放心的叮囑道“不管能不能殺掉韓少軍,先殺掉趙出息為主。和徐少卿的人保持好聯系,一旦出現什么意外,不計代價的干掉趙出息,決不能留下隱患和威脅”
  說完周斌從抽屜里取出一把黑洞洞的槍,緩緩遞給蔣譚,蔣譚接過槍,淡淡點頭道“我明白”
  趙出息從凱賓斯基酒店回和平里小區的路上便給韓三強打電話,二胖不在,韓三強是他現在唯一的心腹,除過韓三強他誰都不信,畢竟今天晚上的行動關系到自己今后的地位,何況是殺人這樣的事。韓三強跟他已經一年了,兩人彼此頗有默契,再說韓三強如今的身手也不錯,跟他配合起來也能幫不少忙。
  趙出息到小區門口的時候,韓三強已經先到,正在小竹簽烤肉店門口和老板聊天打屁,瞅見趙出息的奧迪A6L停在小區門口,韓三強立刻屁顛屁顛的跑過來上車,奧迪A6L長驅直入,直到樓下才停穩。
  兩人一前一后上樓,韓三強沒等趙出息坐穩便著急的問道“趙哥,什么事這么著急,我這連午飯都沒吃就趕過來了”
  趙出息將窗簾拉上,轉身過來嚴肅道“從現在開始將手機關機,任何人的電話都不能接”
  韓三強很少見趙出息這么嚴肅的樣子,皺眉道“啥事啊,這么緊張”
  趙出息沉聲道“周哥有任務給我們”
  “什么任務?”韓三強好奇道。
  “殺人”趙出息回道。
  韓三強張開的嘴在聽到這句話后,愣是半會沒閉上,良久才顫顫的問道“殺……殺誰……啊?”
  已經殺過兩個人的趙出息冷哼道“韓少軍”
  韓三強罵過人打過人砍過人,可從來沒殺過人,一時被嚇的有些失神,現在要去殺西安城里面一個大佬,自然戰戰兢兢。趙出息沒給他施壓,等他平靜的差不多后才回道“你以為混這個圈子很容易么,我要不是殺掉黑熊,也不會坐到現在這個位置,這就是我們有時候存在的理由”
  韓三強不說話,只是聽著趙出息說。
  趙出息將那把老和尚留下來的生死刀拿出來,用讓韓三強目瞪口呆的手法玩著匕首,他在屋子里有空沒空的時候便會比劃兩下,有時候更會和二胖切磋切磋,還好沒有生疏。
  “怕不怕,要是怕的話,可以選擇不去”趙出息輕笑道。
  韓三強本就是那種二百五,心一狠道“草特么的,不就是殺個人么,怕什么怕,有什么怕的,富貴險中求,要是不冒險,哪能坐享其成。”
  “這話你聽誰說的?”趙出息半開玩笑道,也算是讓韓三強放松。
  韓三強嘿嘿笑道“不是跟趙哥你學的么?”
  趙出息看了看時間,輕聲道“現在什么都別想,睡覺,不管能不能睡著,都要強迫自己睡,養好精神,今天晚上行動”
  這一覺一睡便是晚上八點多。
  凱賓斯基酒店外面的歐亞大道上,兩輛本田雅閣已經準備好,周斌親自來送行,一輛由蔣譚自己開著,另外那輛上面則坐著蔣譚親自選的四個高手,都是散打格斗高手,身手不錯,他們以防萬一到時候用的,其中便包括一直跟在周斌身邊那心腹
  周斌和蔣譚再次叮囑幾句后這才說道“出發”
  與此同時高新二路,坐在一輛沃爾沃S80上的祁漢和馬超也接到了管樂的電話,掛掉電話后,祁漢緩緩啟動沃爾沃S80駛向北郊。至于徐少卿和管樂,則坐在高新區的私人會所里等他們的好消息,徐少卿并不擔心會出現什么意外,除非趙出息真有三頭六臂才能逃的出自己自己布下的天羅地網。
  趙出息和韓三強起床后,在小區門口吃完晚飯便一直在等蔣譚的電話,兩人都帶著家伙,綁在自己的袖子里,趙出息自然是生死刀,這把刀陪伴他走過很多危險時刻,多次幫他闖出困境。
  “趙哥,蔣哥怎么還不來電話?”在城墻底下抽煙的韓三強擔憂道。
  趙出息低聲道“不著急,慢慢等就是了”
  趙出息的話還沒說完,手機便開始震動,為了行動隱秘,趙出息早早便把手機調成震動,韓三強的手機則直接關機,兩人用一部手機聯系,趙出息接通電話,韓三強只見趙出息點頭嗯嗯,并未聽到別的字眼,掛掉電話后,趙出息便對韓三強說道“打車,去北郊”
  交大北門門口,程子欣的保時捷911剛剛停下,她來接蘇蘇吃飯。蘇蘇已經考完試,明天中午便坐飛機回重慶過暑假,過完暑假才回來。程子欣有心給趙出息打電話,卻不知道趙出息會不會來,畢竟那天玩晚上的事情鬧的有些過分,事后她反思過自己,覺得自己確實太過自私,再說今晚的主角是蘇蘇,說不定蘇蘇已經給趙出息打過電話。
  沒等幾分鐘,打扮的漂漂亮亮不再清純范,而是走潮女路線的蘇蘇便穿著短袖熱褲露出大白腿跑出北門,遠遠便看見程子欣的保時捷911,直奔目標而來,今晚她們的計劃是先吃飯再泡吧最后不醉不歸,明天早上睡醒就立刻滾蛋回重慶,開始苦逼的暑假。
  “欣欣姐,你來多久了?”一上車,蘇蘇便拉著程子欣的胳膊撒嬌道。
  程子欣淡淡笑道“沒多久,剛來一會”
  “那就好,我還以為你很早就來了,走吧,出發”考完試十分輕松的蘇蘇揮舞著胳膊喊道。
  程子欣意外道“就我們兩個?”
  “就我們兩個啊,你難道還有朋友?”蘇蘇一臉疑惑道。
  程子欣遲疑道“不給趙出息打電話么?”
  蘇蘇怎么不知道程子欣的意思,可趙出息接連幾天都沒理她,這讓她很不高興,何況自己今天考完試明天就要走了,他至少打電話問問自己考的怎么樣,明天什么時候。,可是,他連一個電話都沒有,蘇蘇很不高興道“我不想理他,他好幾天都沒理我,都不打電話問我考試怎么樣”
  “傻妞,你以為都和你一樣,每天乖乖上學,除過上學什么事都沒有?他現在是大忙人,一大堆的事情,說不定這幾天都忙瘋了”程子欣幫著趙出息解釋道,其實也是自己想見到趙出息。
  蘇蘇只是自己生悶氣,不是真不想見趙出息,程子欣一解釋,蘇蘇心便軟下來道“那我給他打電話問問?”
  “打吧,別孩子氣,我們女人也要大氣點,要讓他內疚”程子欣寬心道。
  聽到這話,蘇蘇便給默默點頭,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機撥通趙出息的電話。正在出租車上向北郊行駛的趙出息感覺到手機震動,掏出手機,發現是蘇蘇,想到這妞是不是考完試了,好像明天回去,便接通電話笑道“我猜某個丫頭肯定是在生我的氣?”
  “趙出息,我不開心,你為什么這幾天都不理我,明知道我生氣還不理我”蘇蘇撅著嘴嘟囔道。
  趙出息趕緊解釋道“蘇蘇乖,我這兩天實在是太忙了,忙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了,不然肯定去找你”
  “好吧,看來欣欣姐說的對,你真的很忙,那你現在有時間么,我明天中午就要離開西安回重慶,今晚你陪我不醉不歸吧”蘇蘇哼哼道。
  趙出息有些尷尬,遲疑片刻才唯唯諾諾的撒謊道“估計今晚沒時間,我現在正在去鄰市的路上”
  聽到趙出息不在西安,蘇蘇立刻便倍感失落,嘆氣道“那你是不是明天也不能送我了?”
  趙出息故意很猶豫,蘇蘇一直在等趙出息回話,過了幾秒趙出息才回道“放心,不管如何,我明天都一定會去送你,答應你的事一定辦到”
  “真的?”蘇蘇一聽這話,立刻又激動起來,沒有心機的傻丫頭,總是容易被騙。
  趙出息笑道“真的,不說了我還有事”
  “好吧,那我只能和欣欣姐去玩了”蘇蘇幽怨道,隨即掛掉電話,并沒有什么不開心,只要趙出息答應明天去送她,她就心滿意足。想想欣欣姐的話是對的,趙出息又不是自己,估計事情比較多。
  掛掉電話后,程子欣忍不住問道蘇蘇“怎么樣,他不來么?”
  蘇蘇聳聳肩嘟嘴道“他說他在去鄰市的路上,有事不能來,只能我們自己去玩了”
  “去鄰市干什么?”程子欣好奇道。
  蘇蘇搖頭回道“不知道,他沒說”
  “哦,好吧,那我們走吧”程子欣嘆氣道,瞬間感到很失落。
  北郊鳳城二路,趙出息掛掉蘇蘇的電話后沒用多久便已經趕到這里,這是蔣譚告訴他匯合的地方,果不其然,剛到地標性建筑世紀金花賽高店,一輛本田雅閣就開到他和韓三強的面前,蔣譚放下車窗道“上車”
  趙出息和韓三強相視一眼便立刻上車,趙出息沉聲問道“現在去哪?”
  蔣譚很直白的說道“等韓少軍,然后跟蹤他,最后做掉他”
  “韓少軍在哪?”趙出息自然要摸清楚情況,現在他什么都不知道,一切消息都是從蔣譚這里得知,多少有些擔心。
  蔣譚眼神冰冷道“韓少軍在北郊有個情婦,每周這個時候他都會在情婦那里過夜,并只帶兩個心腹守在門口,這是殺他最好的機會。現在他正帶著情婦在世紀金花里面買東西,馬上出來,我們一路跟過去,前面那輛奔馳就是他的車”
  趙出息瞅著斜對面那輛奔馳,果然里面坐著一個司機,想來這便是韓少軍的車。
  于是,趙出息韓三強以及蔣譚便在車里等韓少軍出來,足足等了半個小時韓少軍才和自己的情婦有說有笑的走出世紀金花上車。與此同時,和本田雅閣成犄角的兩個地方兩輛車數個人正盯著本田雅閣,這還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節奏。
  趙出息沉聲道“出來了”
  蔣譚默不作聲,目不轉睛的盯著韓少軍,直到韓少軍上車,奔馳緩緩離開,他這才啟動本田雅閣不遠不近的跟在后面,跟蹤是他的拿手好戲,絕不可能被發現,他很自信。本田雅閣啟動后,另外兩輛車便同時出發,保持足夠的距離跟在本田雅閣的后面。
  奔馳S350一直順著未央大陸一路北行二十多分鐘后,才緩緩進入某個高檔小區,本田雅閣只好停下來。這個小區的入住率似乎不高,因為亮著的燈不多,蔣譚解釋道,這里大多數人都是陜北神木榆林人投資買的房。
  韓少軍情婦的那棟樓臨街,所以蔣譚告訴趙出息他們可以直接開到街道邊上監視,到時候直接翻越圍欄進去,似乎已經提前熟悉過地形,蔣譚熟門熟路將車開到臨街的路邊,正好看見里面韓少軍和情婦上樓。
  接下來他們的任務便很簡單,就是等,等到十一點左右便可以動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周斌和張瓊在凱賓斯基酒店里面等,徐少卿和管樂在高新區的會所里面等。
  十點五十。
  凱賓斯基酒店樓下,蔣清軒的保時捷911再次出現,將車停到停車場,蔣清軒直接上樓找周斌,她的眼線告訴他周斌今晚在凱賓斯基,她一定要見見那個女人,最好是捉奸在床。而此時,周斌和張瓊正躺在套房里面的床上談情說愛,等著蔣譚這邊的消息,張瓊則剛剛讓人送來夜宵,她等的已經肚子餓了。
  十一點五十七。
  蔣清軒出現在周斌套房的門口,昨天晚上的兩個心腹已經跟著蔣譚去執行任務,今天晚上這兩個手下根本不知道周斌和蔣清軒以及張瓊之間的復雜關系。可再傻再愣的人也知道,周斌此刻和張瓊在里面,而大嫂蔣清軒要進去,他們自然而然要攔住,這時正好送夜宵的服務員出來,蔣清軒瞪著兩個手下道“放心,我只是找周斌說點事,你們要敢攔我,我會讓你們付出慘痛的代價”
  畢竟蔣清軒是大嫂,兩個手下不知道張瓊的身份,以為蔣清軒才是正牌,張瓊是新歡。得罪蔣清軒那以后估計少不了被穿小鞋,就在他們猶豫不決的時候,蔣清軒已經直接進去。
  十一點整。
  北郊某高檔小區路邊,蔣譚瞥了眼時間道“動手”
  三人先后下車,打量周圍的環境,準備伺機翻越圍欄進小區。
  凱賓斯基酒店里,蔣清軒緩緩走到套房門口,套房的門微微遮掩著。
  套房里,周斌嘴角輕笑道“時間到了”
  就在蔣清軒準備推開門的時候,張瓊有些擔心,便多嘴問道“會不會出現什么意外,趙出息大難不死逃走?”
  蔣清軒正準備推開門的手愣是停在半空中,另一只手則捂住準備大罵這對狗男女的嘴,空氣在這一瞬間靜止,蔣清軒強迫自己冷靜,因為事關趙出息的生死,她想要知道具體情況。
  “放心吧,不會出現什么意外,蔣譚親自動手,加上徐少卿那邊的人,趙出息有活著的理由么?”周斌不以為然的說道。
  張瓊淡淡道“希望一切順利”
  蔣清軒被兩人的談話徹底震驚,她已經沒有心思去想周斌為什么要殺趙出息?徐少卿又是誰?她現在只想把這個消息告訴尚不知生死的趙出息,說不定能救趙出息一命。
  蔣清軒內心波瀾起伏無法平靜,臉色蒼白心跳加速,躡手躡腳的往后退,生怕被這對狗男女發現,整個人渾身幾乎是在顫抖,每走一步都需要很大的底氣。當走到門口的時候,徐少卿的兩個手下一臉疑惑的盯著蔣清軒,蔣清軒這樣子有些嚇人。
  “嫂子,你沒事吧?”一個手下小聲問道。
  蔣清軒幾乎是下意識的搖頭道“沒事,沒事”
  她內心告訴自己,快點走快點走,不然趙出息可能沒命,可雙腿卻不聽自己的使喚,好不容易走到走廊拐角處,蔣清軒雙手幾乎是顫抖著掏出手機撥通趙出息的號碼。
  北郊韓少軍情婦的小區里,趙出息幾人剛剛翻過圍欄,正悄無聲息的走向那棟樓下,這個時候,一陣刺耳的手機震動嗡嗡聲響起,趙出息已經感覺到自己的手機在震動,臉色微變,不知道誰會在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
  蔣譚也聽到了趙出息手機的震動聲,有些不悅。趙出息本不想接,可手機一直在震動,只好對著蔣譚尷尬笑著,掏出手機看是誰,因為他怕是二胖打過來。
  看到蔣清軒幾個字,趙出息有些哭笑不得,這姐姐怎么會在這個時候騷擾自己,無語道“是蔣姐”
  蔣譚好奇蔣清軒怎么這個時候給趙出息打電話,更好奇找趙出息什么事,他對蔣清軒有種特殊的感情,這種感情不為人知。懷著這種私心,蔣譚最終示意趙出息接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