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150 是生是死四


  第一百五十五章大風,大浪,大難(下)
  為避免人多嘴雜,徐少卿和周斌兩邊人馬都是從特殊通道上去的,除過兩個心腹,幾乎沒人知道他們來的消息。徐少卿已經在自己專屬的套房等著周斌,倒上紅酒,拿出雪茄,頂級貴賓的待遇,要知道平常別人要是能進這個包廂,便說明和徐少卿的關系不淺,這代表著徐少卿這次多么看重和周斌的見面。
  在周斌還沒有來的時候,徐少卿皺眉問道“管樂,你說周斌會來么?”
  管樂呵呵笑道“主子,你覺得他有不來的理由么,這西安城里,有幾個人不覺得和主子攀上關系是莫大的榮幸,以后干很多事都能事半功倍”
  徐少卿窗戶望著高新區的車水馬龍繁花似錦道“這社會不管任何時候都是精英階級們在玩,屌絲會逆襲,可不一定能傳承下去。有時候我不得不想自己上輩子是做過什么善事,這輩子能投胎在這樣的富貴人家,想想,我要是生在普通人家,這里的一切可能都和我沒有關系,或許我過的便是另一種苦逼生活,奮斗一輩子都連現在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得不到”
  “這就是命,宿命”管樂沒法用科學以及哲學去解釋這個問題,只能用玄學來解釋。
  徐少卿哈哈大笑道“我并沒有得瑟自己的家世和背景,只是有時候好奇這些而已,或許說投胎不過是隨機概率而已,只是我運氣比較好”
  “管樂覺得這不是什么隨機概率,都是命,命中注定”管樂回道。
  徐少卿不在糾結這個話題,起身走向窗前,對面就是高新區最繁華的地方,公司大廈林立,還沒等徐少卿感慨幾句,祁漢便推門而入,沉聲道“主子,他們來了”
  “讓他們進來”徐少卿揮揮手道。
  沒過幾秒,馬超便帶著周斌一行人走進寬敞明亮大氣的套房,徐少卿背對著大門,在周斌張瓊蔣譚走進來的那一刻轉過身,臉上的表情瞬變,前一刻風平浪靜,后一刻滿臉笑容,還真是隨機應變。
  “周老大”徐少卿沒等周斌開口,率先說道,他習慣掌控主動權。
  周斌走在最前面,張瓊識趣慢他半拍,她是個聰明又懂得給男人面子的女人,至少出門能給男人爭面子不丟份,這正是周斌喜歡的一點,蔣譚則穩穩跟在后面。周斌進門后便在打量徐少卿的包廂,奢侈華麗大氣的歐式范,一種裝修風格便能看出一個人的性格,周斌對這個懂點,徐少卿則是那種貴族,和自己有著質的差別,兩人可能會坐在一個桌子喝酒吃飯,但絕對做不來推心致腹的朋友。
  “徐少,久聞大名,今天終于見到了”周斌臉上的笑容比徐少卿更盛,身子微躬幾度,能放低自己的姿態,但也會不卑不亢。
  徐少卿往前數步,拉著周斌的胳膊握手,兩只老狐貍做著心照不宣的客套,徐少卿客氣道“周老大坐坐坐,管樂,給周老大倒酒”
  管樂立刻識趣的忙前忙后,周斌故意道“徐少別叫我周老大,我承受不起,叫我周斌就行”
  徐少卿叫周老大本就是抬舉周斌,周斌這么一說,徐少卿便順水推舟道“叫周斌太生分,叫你老周行吧”
  “老周好,老周好”周斌樂呵道。
  徐少卿跟周斌打完招呼,這才看向張瓊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位就是張姐吧,張姐還是這么漂亮啊,記得上次見張姐的時候還是去年啊,聽說張姐馬上就要和老周結婚了,先恭喜二位了”
  張瓊寵辱不驚道“沒想到少卿還能記得我,我以為都把我忘了”
  “張姐這美女,我怎么敢忘記”徐少卿打趣道。
  祁漢馬超站在套房門口,管樂給周斌和張瓊倒完酒后便站在徐少卿旁邊,蔣譚自然是站在周斌這邊。徐少卿端起酒杯道“初次和老周見面,我先敬老周和張姐一個”
  徐少卿先干為敬,他在喝酒這事上從來不做假,很多朋友都是從酒桌上認識的。
  周斌和張瓊也跟著喝完,放下酒杯后,周斌終于開口道“徐少,您深夜這么急的見我,想必是有什么急事吧,有什么事,徐少盡管開口,我周斌盡力而為”
  周斌已經開口,正和徐少卿的意思,這樣他就不用打哈哈,直奔主題,心里不禁對周斌感興趣,這種人對他的胃口。
  徐少卿盯著周斌道“算不上什么急事,只是想給老周送一份大禮,就看老周想不想要”
  “既然是大禮,我周斌不是什么客氣的人,不過我也知道,天上不掉餡餅,就算掉,我也肯定搶不過狗,所以,肯定得付出代價”周斌呵呵笑道。
  “是不是餡餅,用不用搶,你先聽聽再做決定,覺得滿意我們再談,不滿意,就當今天我們交個朋友而已”徐少卿給周斌流出足夠的余地。
  周斌若有所思道“請徐少明示”
  徐少卿對著祁漢和馬超揮揮手示意兩人出去盯著點,又望向張瓊道“嫂子,我里面的房間有盒古巴珍藏的雪茄,你幫我拿出來給周哥嘗嘗”
  徐少卿的意思很明顯,周斌明白,便小聲道“去吧,我都沒抽過這種高檔貨”
  張瓊笑著起身,反正這些事情,周斌最終都會告訴自己,回避便回避。
  張瓊走后,除過周斌和徐少卿便只剩下管樂,管樂是徐少卿的心腹自然不會回避,徐少卿這個時候便開始計劃中的交易道“西安城里有三大勢力,莽夫路線的孫犢子,厚積薄發的馬爺,樹大招風的六叔,其中先前六叔的勢力最大,只是這兩年馬爺有大靠山,穩穩已經壓過六叔的風頭。而六叔旗下,又以李建業和老周你分庭抗禮,六叔年齡已大,用不了多久就會選個接班人,都說是在你和李建業之間”
  “這并不是什么秘密?”周斌附和道。
  徐少卿笑道“這自然不是什么秘密,我想說的是,如果我幫老周你除掉李建業,包括李建業這一派系的人,老周覺得怎么樣。如果老周愿意,我更可以幫老周逼六叔退位,讓老周你一舉坐到六叔那個位置。至于馬爺這邊,我可以利用我的關系鎮住馬爺,我和吳少的關系不錯,我想如果我和吳少面談的話,應該沒什么問題,以后馬爺和老周你各走各的獨木橋陽關道,至于你們能不能聯手干掉孫犢子,就要看后續事情的發展”
  徐少卿如同風輕云淡般的說出這番話,可周斌的內心早已波瀾起伏,這哪里是大禮,這明顯是個原子彈,很有可能將西安炸的雞飛狗跳人仰馬翻。除掉李建業方鶴,退逼六叔讓位,和馬爺聯盟,最后分庭抗禮,這任何一件事都會引起轟動。
  周斌強壓著內心的激動道“徐少不覺得這些事太過天方夜譚么?”
  徐少卿呵呵笑道“這有什么天方夜譚的,我感覺這些事似乎很簡單,只要你點頭,我們便能立刻行動,六叔要不是有人壓著,早就被抓進去了,至于手下這些嘍嘍,你覺得沒有背景支撐,有幾個能活下去,樹倒猢猻散么。相反,我便擁有你想要的一切,關系背景人脈”
  “徐少這話說的是沒錯,可我周斌實在想不通,有什么樣的理由讓徐少冒這么大的風險來幫我?”周斌眉頭緊皺道,一見面兩人便聊這么大風險的話題,縱然周斌見過太多的大風大浪,可還是心有余悸。
  徐少卿聳聳肩道“利益往往是伴隨著風險而來,我幫你得到自己想要的,你說我還能愁自己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利益,我徐少卿可不做什么虧本的買賣,誰都知道你們這圈子里的利益豐厚”
  “僅僅這些?”周斌不信道。
  徐少卿哈哈大笑道“老周果然是聰明人,我就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自然不僅僅是這些,要是只為錢,我徐少卿也不缺這點錢,錢么,夠花就行,那么多也用不到”
  “那徐少說說,我周斌還得干什么?”周斌好奇道。
  徐少卿身子往前傾了幾分,離周斌很近,眼神陰狠道“幫我殺一個人”
  周斌身子微微一震,隨即想也沒想的便問道“誰?”
  殺人對于周斌來說,雖不是什么家常便飯,可手里也沾著一只手數不清的人命,當初便是因此起家受到六叔的重視,徐少卿拋出的橄欖枝實在是太誘人了,周斌不得不考慮。
  “趙出息”徐少卿淡淡說出這三個字。
  周斌瞬間愣住,果然是和趙出息有關。
  “如果我沒猜錯,這才是徐少找我來的真正原因”周斌臉色平靜道,其實心里已經在權衡利弊了。
  徐紹勤起身,哈哈大笑道“既然猜到了,那我就不隱瞞了,我和趙出息之間已經是不死不休,所以我必須除掉他”
  周斌為難道“趙出息是我的心腹,讓我自己除掉自己的心腹,這……何況他并沒犯什么錯,六叔要是知道,我這邊也不好交代”
  徐少卿突然不悅道“老周,我都說過你是聰明人,你要是和我打哈哈,咱們這接下來估計聊的會不愉快。一邊是除掉李建業,逼退六叔做大佬,一邊只是殺掉趙出息,我不信你沒選擇。至于怎么除掉趙出息,你不會沒有辦法吧?”
  周斌心里隱約已經下定主意,沒辦法,誰讓徐少卿的承諾太誘人,想到趙出息已經和韓少軍接觸更是沒告訴自己這件事,周斌心一狠最終說道“好,我答應你”
  站在旁邊的管樂微微一笑,事情已經開始按照自己的步驟來。
  徐少卿笑著拍起手掌道“識時務者為俊杰,老周,我堅信我們會合作的很愉快,那接下來我們就商量商量怎么殺趙出息,我的人已經想好辦法,只要和你配合好,你提供目標,很容易便能解決掉趙出息”
  “什么時候動手?”周斌詢問道。
  “越快越好,相比你肯定知道趙出息身邊那個傻子的實力,在那個傻子沒有回來之前是除掉趙出息最好的時機,一旦錯過這個機會,估計會很麻煩”徐少卿提醒道。
  周斌猛的驚醒,看來徐少卿對趙出息已經懷恨已久,十分了解趙出息,不然也不會選擇這個時機動手,正如徐少卿所說的,傻子二胖的實力太過強悍,完全就是變態。他可是親眼見過,要是傻子二胖在,周斌還真不敢保證自己能干掉趙出息,可傻子二胖偏偏不在,這個機會實在是太難的,只要除掉趙出息,剩下的事情就好辦了。
  “你們聊的怎么樣,我找到少卿你說的那個雪茄了”張瓊聽見徐少卿的掌聲后,便拿著雪茄走出來。
  周斌冷笑道“張瓊,你先回家,我和徐少實在是相見恨晚,今晚打完秉燭夜談,好好聊聊”
  張瓊意外有驚喜道“有這么夸張?”
  徐少卿配合開玩笑道“難道張姐還怕我把你的心上人搶了”
  這個無傷大雅的玩笑惹的眾人哈哈大笑起來……
  凌晨一點,趙出息才和蔣清軒回到市區,蔣清軒是哭夠了也鬧夠了,兩人在最近的一個燒烤攤吃的宵夜,哭夠的蔣清軒是胃口大開,完全不顧自己的形象,和趙出息搶食吃。吃完宵夜后,蔣清軒不想回別墅,那個別墅雖說是周斌買在自己名下的,可蔣清軒覺得惡心,于是便讓趙出息在就近的一家星級酒店開了間套房。
  進房間后,趙出息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蔣清軒自顧自的去洗澡,里面的洗澡聲讓趙出息有些心猿意馬,廢話,是個男人這個時候都不淡定。趙出息心里一直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才壓制心中的欲火,等蔣清軒洗完澡出來后,趙出息便起身道“姐,這么晚了,你早點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蔣清軒立刻不高興道“出息,今晚能不能別走,陪我”
  這個陪我有些一語雙關,讓趙出息不禁多想。其實還真是他多想,蔣清軒心情不好,哪有那個意思,就算是想和趙出息滾大床也不是今天,蔣清軒猜到趙出息肯定想歪了,冷哼道“別亂想,只是純粹讓你陪我,我一個睡不著”
  趙出息尷尬的笑出聲,猶豫片刻,最終還是答應留下來,整晚其實沒多大的曖昧,蔣清軒躺倒床上沒過一會便乖乖睡著,估計是累的夠嗆,趙出息也是身心疲憊,便在沙發上將就著睡著。
  第二天蔣清軒比趙出息起的都早,叫醒趙出息,兩人便去樓下餐廳吃早餐,吃完早餐便就此分開,蔣清軒現在很煩,有很多事情要處理。趙出息則直接回和平里小區,將自己的衣服書以及二胡又放回原處,正打算收拾房間,周斌的電話便打來,讓他立刻趕到凱賓斯基酒店,有任務。周斌的語氣近乎是命令,趙出息不敢馬虎,連忙出門開車直奔凱賓斯基。
  等到凱賓斯基見到周斌,得知這個任務后,趙出息一臉驚訝,這個任務便是讓他……
  殺掉韓少軍。
  一場,大風,大浪,大難,終于拉開帷幕,趙出息在沒有二胖的情況下,是生,是死,無人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