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49 是生是死三


  第一百五十四章大風,大浪,大難(中)
  徐少卿名聲在外,在西安城里可謂是大名鼎鼎,黑白商皆給其面子。爺爺是蘭州軍區的老領導,曾經的省軍區一把手,后來退下來后便一直在省軍區大院里面養老,一個叔叔現在已經貴為鄰省政法委書記,再上一層樓幾乎是鐵板釘釘的事情,除非中途出現什么重大違紀事件。小叔叔則繼承父輩的遺愿堅持從軍,一直在基層部隊穩扎穩打,如今不到五十歲卻已是大校軍銜,更是在主戰部隊任職,而不是后勤部隊。
  至于自己的父親,剛開始時被父輩強迫參軍,畢竟是家中長子,肯定要遵從父輩的意思,不到十八歲便參軍,先后碾轉蘭州軍區和成都軍區,最后升到中校參謀實在不想在部隊待,便轉業回地方,那個時候徐少卿的小叔叔已經跟著參軍,相比于徐少卿父親的強迫,徐少卿的小叔叔則是對軍人天生的喜愛,正因為如此,徐少卿父親轉業回地方才得到父輩的批準。回地方后,一開始先是在省委工作,正處級待遇,沒過兩年,那個時候正趕上改革開放的浪潮,徐少卿的父親看到經濟的前景,加上對體制內的厭惡,便毅然辭掉體制內的工作下海,當時可謂震驚整個省委,就連時任省委正副書記都找他父親談話,徐少卿的爺爺更是氣的要把他逐出家門,兩人冷戰數年,直到徐少卿的父親下海后生意越做越大,加上徐少卿母親娘家人這邊的疏通,兩千年后父子關系才開始緩和。
  至于徐少卿外公家的背景,雖比不上自己家,可也不小,外公官至省委專職副書記,一個小姨一個舅舅,小姨是陜國投的三把手,舅舅的權利更大,是省府常務副省長,據說要調任中央部委任職,是曾經主陜如今入主人大那位的心腹。
  有這樣強大的家庭背景,徐少卿自然是混的游刃有余,任何人都不敢小瞧他的背景。所以,周斌在一聽到徐少卿要見他,不禁激動起來,他對這個名字可不陌生。
  “怎么看你憂心忡忡的樣子”即將和周斌結婚的女人詢問道,女人叫張瓊,自己做生意,家里也是官宦背景,父輩已經退休,沒多大的余威,當年不過是廳級干部,可她的哥哥現在是省公安廳的領導,這正是周斌看重的,所以才會選擇她。
  周斌將心中的疑惑說出來道“我只是在想他為什么要見我,似乎我和他之間沒有什么利益瓜葛”
  張瓊不高興的說道“你想那么多干什么,他要見你,自然是有事,不管能不能攀上關系,混個熟臉都行。不管如何,見了才知道,難道你能猜到他找你干什么?”
  周斌默默點頭道“能猜到點,似乎除過這件事,他再沒有找我的其他理由”
  “什么事?”張瓊好奇道,他和徐少卿算是認識,可不怎么熟悉,雖說比徐少卿年齡大,可人家家大業大不鳥她。所以她一心覺得,要是和徐少卿搞好關系,不僅周斌的事業有進步,就連她家那邊也能跟著水漲船高。
  周斌輕笑道“和一個人有關系,就是剛剛坐在那里的年輕人,趙出息,我給你說過。趙出息曾經得罪過徐少卿,更是被徐少卿打壓過,他和徐少卿的女人走得比較近,我想你應該知道這個女人叫什么”
  “蘇西洛?”張瓊自然知道,很多人都知道這件事,有蘇西洛的地方便有徐少卿,這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周斌回道“沒錯,正是蘇西洛,趙出息先前便是在蜀都集團的工地打工,后來被蘇西洛選中當他的司機兼私人助理,你覺得徐少卿會允許蘇西洛身邊有這么接近她的男人存在么?”
  “可是趙出息現在已經不在徐少卿身邊,徐少卿找你有什么事?”張瓊不解的問道。
  周斌呵呵笑道“不知道,肯定是因為趙出息才要見我,至于為什么,見了就知道”
  要知道現在已經是凌晨十二點,徐少卿要見周斌,周斌不好奇才怪,可徐少卿要見,周邊便必須得見,這個人他得罪不起……
  在周斌和張瓊在里屋談話的同時,蔣清軒風塵仆仆的趕到了凱賓斯基酒店,她知道周斌長住在這里的房間,沒給誰打招呼,便直接找到房間,卻被周斌站在外面的兩個心腹攔住,蔣清軒大怒道“你們給我讓開,我要看看周斌他要瞞我到什么時候,所有人都知道了,就我不知道,我蔣清軒會纏著你么,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嫂子,你別這樣,我們也很為難”一個心腹有些尷尬的說道。
  蔣清軒不依不饒道“周斌,你給我出來”
  大晚上的,樓道里沒個人,大家都已經睡覺,蔣清軒大吵大鬧很容易被人聽見,站在里面的蔣譚聽到她的聲音立刻跑出來,對著蔣清軒說道“姐,別在這吵”
  蔣清軒委屈道“蔣譚,你眼里還有我這個姐么,這么大的事,你為什么不給我說,我和他周斌這么多年過來,是什么樣子我心里清楚,他要結婚,他給我說聲就行,難道我會纏著他?”
  “姐,這事已經這樣,好聚好散吧”蔣譚善意的說道,可心里卻又自己的想法。
  蔣清軒紅著眼睛咬牙切齒道“你肯定是第一個知道的,你為什么不給我說?”
  “姐,我給你說了,怕你傷心,何況這事,也不是我能說的”蔣譚垂頭喪氣道。
  “好,你不說,我讓他親口告訴我”蔣清軒一把推開蔣譚道。
  蔣譚的力氣哪是她能推開,蔣譚緊拉著蔣清軒的胳膊道“姐,他不在這里”
  “你都在,他能不在”蔣清軒不信道。
  蔣譚只好善意的欺騙道“他和那個女人出去了”
  “你別騙我?你要騙我,以后就別認我這個姐”蔣清軒半信半疑道。
  蔣譚知道這個時機讓兩個女人見面顯然不合適,毫不猶豫點頭道“蔣譚什么時候騙過姐?”
  蔣清軒盯著蔣譚的眼睛看了半會才回道“那個女人叫什么?”
  “張瓊,省公安廳副廳長的妹妹”蔣譚這次說的是實話。
  “我明白了”蔣清軒自嘲的笑著,然后捂著嘴轉身離開,蔣譚看著蔣清軒離去的背影,有些心疼,對周斌不禁有些恨意,他是真把蔣清軒當自己的姐姐對待,蔣清軒對他也不薄,現在落得如此結局,唉。
  蔣清軒的情緒很激動,不想讓別人看到她失態的樣子,一路捂著嘴不哭,雖說她和周斌的關系已經到盡頭,兩人也沒有太多的感情,只是彼此堅持下來的友情,如今在一起的時間更是能數的清,可要是說沒感情不傷心,蔣清軒知道那是自欺欺人。她失望恨的是周斌瞞著她,好聚好散都比瞞著強。
  趙出息一直沒有離開凱賓斯基,因為他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蔣清軒的法拉利停在停車場,兩人是在電梯里錯過,一個上去一個下來。可趙出息并未在周斌的房間里見到蔣清軒,相反見到的是另外一個女人,立刻便覺得挺有意思,蔣清軒肯定會出來,便有意在這里等會,沒曾想到還未過十分鐘,蔣清軒便捂著嘴紅著眼睛從里面出來。
  蔣清軒根本沒注意到趙出息,趙出息輕聲喊了聲姐,奈何蔣清軒并沒有聽見,直接上車開著法拉利轟鳴著離開,趙出息生怕出什么事,連忙跟在后面。法拉利一路飛馳,趙出息開著奧迪A6L艱難的跟在后面,還好晚上車不多,趙出息并沒有跟丟。
  法拉利直到浐河大橋的時候才停下,蔣清軒將法拉利停在路邊,抓著浐灞大橋的欄桿放聲哭泣,她只是懷念曾經的日子,兩個人一起吃苦那段日子,吃再多的苦都是甜的,可當周斌慢慢出頭,掙的錢多了,權利大了,可也開始變了,兩人的分歧越來越多,最終分道揚鑣,再也回不到過去,難道這人生真是漸行漸遠么?
  “心疼么?”趙出息悄然來到蔣清軒的身邊,將紙巾遞給她。
  蔣清軒沒想到會有人出現,轉過頭才發現是趙出息,瞬間更加的委屈,一把抱住趙出息,淚流滿面嗚嗚的哭泣。
  “好了,沒事了,一切都會過去的”趙出息抱著蔣清軒,拍著她的后背安慰道。
  曾經深愛,然后厭煩,隨即冷淡,最后再見。想到這一幕幕,蔣清軒便很難受,可就是不知道,為什么都不愛了,還是難受。
  不知過了多久,蔣清軒的哭泣聲終于變小,然后坐在橋邊上抱著腿,不再御姐,像個無助的女孩道“你知道了么?”
  “知道什么?”趙出息什么都不知道,自然要問了。
  “他要結婚了”蔣清軒斷斷續續的啜泣道。
  “誰?”
  “還能有誰周斌”
  趙出息皺眉道“和那個女人?”
  “你見過?”蔣清軒問道。
  趙出息回道“剛剛見過,就在凱賓斯基的房間里”
  蔣清軒嗚嗚的再次哭泣“蔣譚也騙我,你們都騙我”
  趙出息一愣,然后解釋道“可能蔣哥是不想讓你們見面,畢竟見著尷尬,唉”
  “有什么尷尬的,我只是看看他選了個什么樣的女人?”蔣清軒不屑道。
  “沒你漂亮,沒你有氣質”趙出息很認真的說道。
  “真的?”蔣清軒不信道。
  趙出息回道“肯定是真的,誰騙你,我都不會騙你”
  “那就好……”蔣清軒自我安慰道,要是比她漂亮比他還有氣質,蔣清軒更難受。
  就在趙出息安慰蔣清軒的時候,周斌帶著張瓊和蔣譚已經來到徐少卿指定的見面地點,這個地點自然是徐少卿在高新區的大本營,自己的私人會所,只有這里才足夠隱秘,畢竟兩人談的不是什么好買賣,多一個人聽見,就多一個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