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148 是生是死二


  第一百五十三章大風,大浪,大難(上)
  老韓的樣子看起來很著急,趙出息有些疑惑,哭笑不得的問道“老韓,怎么回事?”
  老韓氣喘吁吁的問道“周哥打來電話問你在沒在山水情,我說不在,他說你要是在的話讓你立刻趕過去找他,你的手機一直關機,我打不通,正打算找三強問問你在哪?”
  趙出息自言自語道“打不通?”
  隨即拿出手機看,手機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沒電自動關機,一點電都沒有,至于那個韓三強給他辦的手機則仍在車里,難怪斌哥打電話找不到他。趙出息借過老韓的手機,立刻給周斌回了個電話,解釋了情況,兩人聊了幾句,然后才掛電話。
  掛掉電話后,趙出息拍著老韓的肩膀道“不著急,我們先去喝兩杯,好久沒喝酒,有點饞,一會我和三強一起過去”
  有韓三強在,老韓就不擔心趙出息酒駕,便和趙出息勾肩搭背的往樓上走。還未進電梯,聞訊而來的樂昕便帶著身上那股熟悉的迪奧香水味道鉆進趙出息的懷里,絲毫不忌諱老韓韓三強在場,完全把自己當做趙出息的女人,幾天不見甚是想念。
  趙出息的鼻子那可比狗都靈,在大山里生活,要輕而易舉的辨別出各種牲口植物的氣味,有時候就靠這個活命,.用想都知道是樂昕,伸手自然而然的摟著樂昕的蠻腰,有著少婦特有的柔軟,這才轉過頭道“妖精,又來勾引大爺,不怕大爺把你吃了么?”
  樂昕扭動著身子,找著自認為舒服的體位,嬌嗔道“大爺什么時候收人家啊,人家每天晚上都想著大爺,就怕大爺不吃人家”
  韓三強和老韓看在眼里視若無睹,樂昕這股子騷勁是越來越強了,少婦和少女的區別便是如此,少婦渾身都散發著迷人的味道,隨意一個動作都充滿韻味,足以讓沒見過女人的男人們跪倒在自己面前,難怪那么多小年輕們都喜歡少婦,不就喜歡的是這種女人的味道么?
  “樂昕,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這么的騷呢?”老韓笑著打趣道,這種玩笑在這種場子里很隨意。
  樂昕跟著趙出息水漲船高,從一個普通的客戶經理一躍成為公關部二把手,實際上比公關部老大都有威望,誰讓人家的背后站著是銀河國際娛樂會所的主子。人逢喜事精神爽,所以樂昕現在在銀河國際那可是紅人,都想攀上關系,跟老韓也走的特別近。
  “韓哥,你怎么能這么說我呢,是不是后悔沒早發現我?”樂昕騷滴滴的回應道,這邊則緊摟著趙出息的胳膊。
  老韓無奈搖頭道“是啊,是后悔沒早發現你,不然早就把你這妖精收了”
  “討厭”樂昕嬌哼道。
  韓三強直接攤手道“樂姐,我可真受不鳥你了,你比思怡強大多了”
  老韓和韓三強相視一眼,不約而同的笑起來。
  趙出息捏了捏樂昕那圓潤的屁股,小聲在她耳邊問道“你說你每天晚上都想著大爺,想著大爺干什么呢?”
  樂昕那眼神里都能滴出水來,轉過頭,幾乎是咬著趙出息的耳垂道“你猜”
  電梯到樓層后,韓三強和老韓走在前面,趙出息和樂昕走在后面,趙出息玩味笑道“猜不出來,我要讓你親口告訴我”
  樂昕喘著氣,用近乎呻吟的聲音小聲說道“人家想著大爺在,在自慰,大爺什么時候來吃人家?”
  樂昕這句話,差點讓趙出息鼻血捧出來,少婦姐姐的功力太強大了,這比蔣清軒都要厲害,簡直是騷到骨子里,趙出息早已防線失守,可嘴硬道“給大爺等著,遲早收拾你”
  “一直在等著”樂昕看著趙出息無奈的樣子,捂嘴笑道。
  她又不是什么貞潔烈婦,何況早已經不是在性愛面前遮遮掩掩的少女,長時間沒有男人安慰,自然會發春。現在好不容易逮住趙出息這個績優股,不一舉拿下那就太虧自己了。之所以如此沒遮沒掩的投懷送抱勾引趙出息,只是因為想鞏固自己在銀河國際的地位,沒和趙出息上過床,樂昕都不覺得自己真是趙出息的女人,有些底氣不足。女人是越活越現實,哪個還沒點心機,趙出息可以從樂昕這學不少真理。
  進包廂,趙出息讓老韓拿酒,他已經給周斌說忙完這里的事便馬上趕過去,周斌默認……
  在凱賓斯基酒店套房的周斌對于今天晚上一直聯系不到趙出息有些惱怒,一直壓著心里那股無名的火,誰讓他對趙出息和韓少軍接觸沒有告訴自己而心懷芥蒂,周斌表面看著大方,其實心里也有些小氣,何況是在這種事關忠心的事情上。
  掛掉趙出息的電話,周斌抽著煙陷入深思,覺得是不是自己對于趙出息太過看重,讓他有恃無恐。平時不怎么說話的蔣譚這個時候開口道“周哥,聯系到趙出息了?”
  周斌皺眉道“在銀河國際,老韓才見到”
  “這么久不接電話,是不是有什么事?”蔣譚冷笑道。
  周斌被蔣譚這句話說的心里的猜忌更重,冷哼道“什么意思?”
  蔣譚就等這句話,平靜道“是不是和馬爺那邊?”
  蔣譚的話還沒有說完,周斌就厲聲呵斥道“蔣譚,放肆,以后這些話別信口開河”
  蔣譚悻悻一笑,默默低頭,他對周斌足夠了解,知道只要自己點到為止就行,剩下的事,周斌會自己想,不用再說什么。
  一個多小時后,周斌計劃中的會議開始,老左等幾位心腹先后趕到,趙出息是最后一個來的,周斌只是瞥了眼趙出息再沒其他意思。等所有人都就坐后,周斌這才緩緩開口道“這次把大家聚集到一起,只有一件事,那便是我們的反擊,上周我和吳哥在三環差點被撞死的事情我想大家都應該知道吧”
  眾人不約而同的點頭,他們一直都很好奇周斌和吳上善為何到現在都沒有反擊,加上六叔在去銅川的時候被襲擊,兩件事鬧的都挺大,幾乎是人盡皆知,所有人都在看六叔這邊如何應付,六叔這邊卻出奇的安靜。
  “你們是不是想知道我為什么現在才會回應?”周斌輕笑道。
  老左很默契的回道“周哥是想查清楚,到底是馬爺的人動的手,還是我們自己人窩里斗”
  趙出息默默不說話,感覺有道凌厲的眼神在盯著自己,不動聲色的打量后才發現,這道眼神來自于蔣譚,趙出息有些意外,可并未表現在臉上……
  “還是老左聰明,我跟吳哥和方鶴李建業之間的不和眾所周知,大家心里也都清楚,所以這么詭異的事情,我自然我查個水落石出,現在事情已經出來。放心,不是自己人搞的鬼,正是馬爺那邊搞的鬼。所以這才把大家招來,目的很簡單,來而不往非禮也,只是怎么還這個大禮,還希望大家多想想辦法,準備準備”周斌陰陽怪氣的說道。
  坐在老左旁邊那位,趙出息沒來之前,實力僅次于蔣譚的黑衣壯漢緩緩開口道“那就殺,殺到他們服軟為止”
  “別人要殺我,我肯定不會心慈手軟,只是要殺誰,先殺誰,怎么殺,誰去殺,得有個計劃,這次來就想讓大家想想,這件事該怎么辦?”周斌沉聲道。
  “我看,不如直接殺馬爺”黑衣壯漢沖動道,大有勞資想殺誰殺誰的沖動。
  老左譏笑道“真以為馬爺這么簡單就被殺了,要是這樣,六叔會比你早行動”
  蔣譚突然開口道“殺韓少軍”
  趙出息下意識一緊,因為蔣譚再說這句話的時候是看向自己,而斌哥的眼神也有些古怪。
  就在周斌準備開口的時候,套房的門被推開,從里面走出個只穿著睡衣的女人,女人長的不算太漂亮,還算有氣質,只是氣場很強大,讓人感到很有氣勢。這個女人便是那個要和周斌準備結婚的女人,一個強勢的寡婦,周斌即將到來的強大外援。
  女人沒理會在坐的各位,連個眼神都沒舍得給,盡顯高傲,俯身在周斌面前,胸前那對玉兔是若有若現,周斌不喜歡被女人打擾,不悅道“有事嗎?”
  女人小聲道“周斌,看來我選擇你沒錯,你的機會來了”
  “什么意思?”周斌疑惑道。
  女人示意讓他們離開進去說,周斌立刻心領神會,沒見過女人這么嚴肅的時候,起身道“今天的事情就說到這,你們回去準備準備,接下來我們和馬爺這邊是硬碰硬的仗,都注意點。不過我最近聽說馬爺那邊一直在拉攏我們的人,我希望你們別給我丟人,不然到時候我可不客氣”
  眾人相繼表示忠心,趙出息也說了幾句,可心里莫名的緊張,感覺這話是有意對自己的說的,要是沒有蔣譚對自己的特別照顧,趙出息并不會這么覺得。
  一幫人離開后,周斌示意蔣譚守在外面,誰也不讓進來,便摟著女人走進套房里,剛進套房周斌便先和女人來了個纏綿的法式濕吻,激情過后,周斌這才問道“現在可以說是誰要見我,這么神秘”
  “周斌,這是你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果他幫你,我想你幾乎可以輕而易舉的搞定李建業和方鶴,六叔絕對會選你做繼承人”寡婦異常激動道。
  周斌愈發的好奇道“他有這么大的背景?”
  女人呵呵輕笑道“他的背景雖說比不上吳少,可在這西安城里算是數一數二,你說呢?”
  “到底是誰,別賣關子”周斌一把摟住女人的頭,霸道道。
  女人就喜歡周斌這股爺們勁,能征服自己,沉聲道“徐少卿”
  周斌聽到這個名字后,便恍然大悟,掩飾不住的興奮,可他心里卻在想,徐少卿為什么要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