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146 大風大浪大難三


  第一百五十一章放手,放棄
  從小在大院長大的徐少卿,見慣了上位者之間的勾心斗角爾虞我詐,有些人艱難的上去,有些人狼狽的被整下去,有些人搬進大院有些人搬出大院。爺爺和父親叔叔們給他灌輸的思想便是,男人不能優柔寡斷不能兒女情長,必須意志堅定心狠手辣,何況是在如今這個物欲橫流人心不古的浮躁年代,眾人皆為利益和權力而忙碌,大多數人在這些東西面前都已無底線迷失心智。你心存善心,不代表別人心慈手軟,到時候吃虧的便是你,你要付出的代價或許是你承受不了的。
  在這種環境長大的徐少卿,自然潛移默化受到影響。他本在蘇西洛這件事情上就讓父親叔叔他們不滿意,他們覺得為了一個女人癡情,不是上位者男人該干的事情,徐少卿不止一次在他們面前保證過自己會有分寸,父親更是在清明節那天和他攤牌,如果年底不能和蘇西洛訂婚,那么他的婚姻將不再受自己控制,可能會成為家族聯姻的犧牲品,畢竟徐少卿已經快二十七歲了。還好事情最終還是在他的控制范圍內,向著本該去的方向而去,可誰知道會在這個時候發生這些事。
  徐少卿不會讓自己在父輩面前失望,這是他在大西安混的如魚得水的資本,一旦失去父輩的庇護,他做很多事都將事倍功半。所以,徐少卿不管蘇西洛會有任何反應,也會毫不猶豫的鏟除趙出息。
  管樂得到徐少卿的默認,便知道自己該怎么做,如果不出意外,他將在今天晚上拿到趙出息最新最全面的資料,加上之前趙出息的資料,趙出息在來到西安一年內的大小事件他都能查到,只要拿到這些東西,他對付趙出息綽綽有余。
  “好像趙出息身邊那個當初重傷馬超祁漢的傻子最近不在西安,派去跟蹤的人在和平里小區打聽過,傻子的奶奶去世,傻子送他奶奶的骨灰回家鄉下葬”管樂將早上最新得到的情報告訴徐少卿。
  徐少卿呵呵笑道“看來老天爺也要趙出息死,這次我真不想到他有什么活下去的理由,實在不行,我們自己動手也行”
  “我們最好的動手時機便是在傻子回來前,如果有這個傻子插手,到時候可能會有不必要的麻煩”管樂提醒道。
  徐少卿揮手道“那你還快去想辦法”
  管樂淡淡點頭,隨即微躬身子笑著離開……
  徐少卿置趙出息于死地之心已經堅定不移。深處紡織城某家商務酒店的趙出息還不知道,處于弱勢的他無比被動,趙出息告訴自己不能心浮氣躁,靜心看書都比胡思亂想強,整整一天,趙出息都乖乖待在酒店里,吃飯則是由酒店直接送上來。中途接到程子欣的電話,程子欣對于昨天做過的事向他道歉,畢竟昨晚程子欣可是狠狠的坑了趙出息一頓,間接性的讓徐少卿暴怒。趙出息已經沒空搭理程子欣,敷衍了事幾句,程子欣見趙出息心情不佳,便說改天請他吃飯謝罪,趙出息只是說再說,便掛掉電話。
  晚上八點后,蘇西洛才給趙出息打來電話,趙出息回過去,蘇西洛問他現在在哪,趙出息說在紡織城。蘇西洛便輕聲回道徐少卿已經答應她放過他。趙出息有些意外,沒想到事情會如此簡單,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似乎不是徐少卿的作風,雖說心有疑問,可趙出息還是沒開口問蘇西洛,她知道在這件事上,唯有蘇西洛作出犧牲和讓步,才能換來徐少卿的息怒,期間的辛酸不為人知,自己清楚便行。
  其實不僅趙出息意外,就連蘇西洛都敢到意外,她自己都沒想到會如此輕而易舉的說服徐少卿,在去找徐少卿時,蘇西洛已經做好各種打算,底線一退再退,可這些計劃都沒用到。所以蘇西洛在第一時間得到徐少卿的保證后,并沒有著急的去找趙出息或者告訴趙出息這個消息,而是等了整整半天,仔細觀察徐少卿的動靜,一旦徐少卿出爾反爾,她再作打算。可是半天時間過去,直到晚上,徐少卿這邊什么動靜都沒有,風平浪靜,蘇西洛這才放心,仔細一想,覺得或許是自己答應和徐少卿這個本就做出的選擇,讓徐少卿真的放心趙出息。
  蘇西洛要見趙出息,趙出息便讓他來自己酒店對面的肯德基,這里人流量大,算是保險。同時未免被跟蹤,讓蘇西洛最好打車,中途換車過來。蘇西洛將趙出息的叮囑銘記于心,這才過來。
  半個多小時候,蘇西洛見到趙出息,趙出息帶著一頂韓三強特意買的鴨舌帽,點了份套餐正在低頭吃,蘇西洛一眼便看見,徑直坐到趙出息對面笑道“我能坐到這么?”
  趙出息透過帽檐已經看見對面做的是為衣著亮麗身材不錯的美女,微微抬頭輕笑回道“可以”
  蘇西洛將包包放在一旁,摘下墨鏡道“你還有心思坐在這里吃東西,一點都不擔心不害怕?”
  趙出息搖搖頭道“這有什么要害怕的,最差的結果就是離開西安,打不過總能跑的過”
  “你真舍得離開,你在西安好不容易站穩腳跟,去別的地方又是從頭再來,想要在得到今天這些,還不知道得幾年”蘇西洛低聲問道。
  趙出息苦笑道“說舍得那是騙人,可有時候該舍得還得舍得,這些都是身外之物,命才是最重要的,只要命在,這一切還能得到”
  聽到趙出息這話,蘇西洛面色平靜的問道“那你當初為何為救一個跟你沒多大關系的女人,卻選擇走上一條隨時有可能沒命的不歸路?”
  趙出息一愣,低頭喝了口可樂道“這是兩個概念,幫伊伊跟昨天晚上去救你差不多的道理,有些事情是自己該做的,就算是明知不可為可還是要為之,要是不做,怕自己遺憾怕良心不安”
  蘇西洛對于趙出息把兩件事放在一起多少有些不高興,可仔細想想似乎確實如此,趙出息昨晚來救自己的時候其實內心也是做過權衡利弊,明知道要得罪徐少卿,可他還是來了,不管怎么樣,蘇西洛都很感動。這或許正是她看重趙出息的原因。
  可以蘇西洛的性格,她不會將這些話說出來,反而故意刁難趙出息道“我和她一樣么?”
  趙出息知道蘇西洛什么意思,猶豫片刻,還是說道“一樣”
  蘇西洛滿是失望。
  蘇西洛理智,其實換個角度去看趙出息,他也很理智,或許說比蘇西洛更理智,救蘇西洛是一回事,知道兩人不適合也是一回事,理智的不將兩件事扯在一起。
  蘇西洛自嘲一笑,不再糾結這個話題,輕聲道“說正事吧,徐少卿已經答應不再找你的事,你也不用這么躲躲藏藏,可以忙自己的事。不管怎么樣,我都感謝你昨晚能及時趕到”
  “我們是朋友,何況你對我有恩”趙出息低聲回道。
  “朋友?”蘇西洛尷尬一笑,自言自語道。
  趙出息裝作若無其事道“我想知道徐少卿為什么放過我?”
  “難道我的份量不夠么,作為她的未婚妻,如果這個要求不能滿足我,我憑什么答應嫁給他。這是我們之間的小矛盾,何況昨晚的事情起因本就因為我惹怒他,他又喝了酒,才會發生那樣的事”蘇西洛眼神堅定道,說的話自己都覺得太假。
  可是太假的話,趙出息卻已經當真,他這時才想起昨晚在萬達希爾頓的時候程子欣便說過,徐少卿和蘇西洛馬上就要訂婚,不久就要結婚,或許這真是他們夫妻之間的小矛盾。拋去別的原因,徐少卿和蘇西洛本就是是彼此適合的一對。
  “嗯,謝謝”趙出息苦笑道。
  蘇西洛有些敷衍的笑道“不用,起因都是我,折騰你了。我們訂婚的時候,希望你能來”
  “有空,我一定會去”趙出息點頭道。
  蘇西洛起身道“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我送你”趙出息起身道。
  蘇西洛戴上墨鏡冰冷道“不用”
  在走出肯德基的這段路上,蘇西洛覺得自己的心很疼很疼,很難受很難受,她無法掩飾自己喜歡趙出息,面對婚姻可她又無法選擇趙出息,她猜不到趙出息是否喜歡她,既然是在錯的時間錯的地點遇到錯的人,一切都是錯的,那就讓這些隨風而散吧,她還是那個蘇西洛,他已經不是那個趙出息,或許用不了多久,彼此都會忘掉對方。那就讓這段沒有開始過的感情永遠埋在心底吧,或許徐少卿是對的選擇,至少他深愛自己。
  而站在原地趙出息,望著蘇西洛的背影,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最終只能狠狠的嘆口氣……
  既然蘇西洛說徐少卿已經答應他不再追究昨晚的事,想來徐少卿要和蘇西洛結婚了,也不再會覺得自己是他和蘇西洛之間的威脅,那么他和徐少卿之間的矛盾等于徹底結束,想到這,趙出息自嘲一笑,覺得自己也沒必要在這里躲躲藏藏,給韓三強的朋友打過招呼后,趙出息便收拾好自己的東西,開車直奔銀河國際娛樂,今晚他想好好喝幾杯。
  徐少卿沒有打算放過趙出息,他只是在等一個最好的時機解決掉趙出息,一勞永逸。晚上十點多的時候,一整天都在搜集趙出息資料的管樂終于找到一個借刀殺人的方法,可謂完美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