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145 大風大浪大難二


  第一百五十章陰奉陽違
  徐少卿不意外蘇西洛會來找他,這是意料之中的事,除非蘇西洛真敢拋下蜀都集團數億的工程選擇趙出息,要真是如此,徐少卿才覺得自己這些年真不了解蘇西洛。他只是沒想到蘇西洛會來的這么快,本以為會過兩天,等自己開始對付趙出息的時候,蘇西洛才會來。
  徐少卿點燃一根雪茄,端著紅酒輕抿一口,不僅不對昨晚自己酒后的沖動感到后悔,相反有些得意和慶幸。因為他感覺這幾年來,他和蘇西洛的關系,終于自己不再處于弱勢地位,第一次掌控了主動。想想以前,蘇西洛對他總是不理不問,完全不當回事,自己在蘇西洛面前好像有些委曲求全低聲下氣的樣子,做的再好,蘇西洛也都不會夸他一句,好像自己做的這些都是份內應該之事,好歹自己也算得上省一線紈绔,何時被女人如此輕視過。而現在呢,徹底撕開臉皮后,蘇西洛似乎才意識到自己的重要性,還真是擁有的不曾去珍惜,失去時才知道可貴,她蘇西洛也有幾天。
  “讓她進來”徐少卿彈了彈煙灰,玩味的笑道。
  身體早已恢復的馬超立刻走出徐少卿專屬的包廂,這個大包廂是個套房,徐少卿有時候不想回家,便會在這里休息。管樂沒打算回避,再說他對蘇西洛不熟悉,安穩不動站在徐少卿的旁邊。
  沒過多久,馬超便帶著穿著黑色香奈兒短袖和黑色寬松七分褲踩著黑色高跟鞋戴著黑色墨鏡挎著黑色普拉達包的蘇西洛進來,蘇西洛走到徐少卿的面前,緩緩摘下墨鏡,眼神有些冰冷的盯著徐少卿。徐少卿鼻青臉腫,臉上的傷還沒有下去,有些狼狽不堪。昨晚的事情她自然還沒有忘記,對徐少卿不加掩飾的厭惡,可為了趙出息和蜀都集團,她就算再厭惡徐少卿,也得來見他。
  徐少卿抽著雪茄,吐著煙霧,有些高傲的直視蘇西洛,不再像以前那樣的謙虛。蘇西洛就像是她的一塊肉,再怎么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如果得不到她的心,徐少卿不在乎只得到她的人。
  “西洛,我說過你會來找我,沒想到你會來的這么快,讓我猜猜你主要的目的,為趙出息求情?”徐少卿呵呵輕笑道,語氣盡顯戲謔。
  蘇西洛語氣有些冰冷道“徐少卿,你終歸是撕下你那偽君子的面具了,是不是很有成就感,現在是不是覺得很得意?”
  “西洛,你怎么能這么說的,你知道我喜歡你,我喜歡了你整整四年多,難道我的心意你還看不透么,昨晚的事,我是得向你道歉,酒勁上頭,子欣在萬達希爾頓氣我,回到你的別墅,你又氣我,我這才腦子一熱做出那些事,對不起,還希望你能原諒我”徐少卿起身,侃侃而談道,有意緩和兩人之間的關系,這是徐少卿的拿手戲,怎么說是一套,怎么做那是另一套,他有自己的分寸,不會輕易改變。
  蘇西洛已經知道徐少卿的本來面目,所以徐少卿再說什么,她都不會相信,她不是十七八歲的傻女生,隨意可以被男人忽悠過去。蘇西洛冷哼道“道歉?對不起?你覺得這些還有用么?”
  徐少卿將椅子挪到蘇西洛的身后,不忘在背后深呼吸兩口,有些放肆的嗅著蘇西洛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露出很癡迷很享受的表情,徐少卿笑道“有沒有用我都要道歉,是我做的不對,不對就是不對,該道歉還得道歉,至于西洛你會不會原諒,我也沒奢望。我只想問你,昨天晚上你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么,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疼么,深愛的女人不喜歡自己卻喜歡別的男人,這對任何一個男人都是毀滅性的的打擊,何況是我徐少卿?”
  “是真是假已經無關重要”蘇西洛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直接敷衍過去。
  徐少卿并沒有追著不放,而是給蘇西洛倒了杯紅酒道“西洛,說吧,你想讓我怎么樣?”
  “我想讓你怎么樣,你應該知道,徐少卿,如果你要是有氣度的男人,就放過趙出息,你是紈绔子弟,有錢有權有背景,可趙出息有什么,你要對付他,輕而易舉,這樣的對手對你來說有挑戰性么?”蘇西洛很直白的說道。
  徐少卿瞇著眼睛回道“雖說沒挑戰性,可這樣的對手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我的底線,對我已經構成威脅,既然是威脅,我就要徹底鏟除,永絕后患,我覺得這是有必要的,誰讓你昨晚將一切都告訴我。何況,你瞅瞅,我這一身傷,都是拜他所賜,我說過,昨晚他要是弄不死我,我徐少卿就不會放過他,難道你想讓所有人都看我徐少卿的笑話么”
  “徐少卿,那你想怎么樣?”蘇西洛冷笑道。
  徐少卿不加掩飾的說道“斬草除根,永絕后患”
  蘇西洛的臉色變的愈發的難看,徐少卿揮揮手示意馬超出去,只留下管樂,管樂是他真正的心腹,可以將所有事情托付那種,對于管樂的忠心,徐少卿從來不懷疑。
  “徐少卿”蘇西洛咬牙切齒道“你要真敢動趙出息,我覺對會和你不死不休,就算拼的蜀都集團在西安的兩個項目不要,我也會想盡辦法對付你”
  徐少卿并沒有害怕蘇西洛的威脅,輕聲道“西洛,你為了趙出息真想和我從此成仇人么?”
  “是你逼我的”蘇西洛回道。
  “趙出息真有這么重要,你認識他不到一年,我們認識幾年了”徐少卿憤怒道。
  “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與你無關”蘇西洛冰冷道。
  徐少卿自嘲的呵呵傻笑,起身聳聳肩苦笑道“行行行,和我無關,呵呵,和我無關,那好,你說,你想怎么樣?”
  蘇西洛在來之前已經做好打算,要讓徐少卿放棄趙出息,唯有犧牲自己,何況自己本和徐少卿的關系已經到這步,她依舊是那么的冷靜理智,縱然如此,也沒打算真和徐少卿翻臉,除非徐少卿真對趙出息動手,所以,她還是選擇了徐少卿。
  蘇西洛遲疑片刻才說道“我和你結婚的事情不會變,你放過趙出息,以后,我和趙出息不再有瓜葛”
  徐少卿雙手叉腰故作思考狀,眼神陰晴不定,良久才說道“此話當真,我怎么能信你”
  “徐少卿,你認識我蘇西洛四年多,我承諾過的事情,有沒做到的?”蘇西洛皺眉道。
  徐少卿喜笑顏開道“好,就這么定了”
  徐少卿真正高興的是,蘇西洛還是那個他了解的蘇西洛,理智冷靜,做出最適合自己的選擇,不會小清新隨性情緒化,這是她的優點,也是她的缺點。
  說完該說的,得到滿意的答復,蘇西洛起身重新戴上墨鏡,連招呼都沒打,直接離開,徐少卿望著蘇西洛婀娜多姿的身影,若有所思。等到確定蘇西洛離開后,徐少卿這才自言自語道“理智的女人啊,這才適合我徐少卿”
  目睹整個過程的管樂這時小聲問道“主子,你真打算放過趙出息?”
  “管樂,你見過我徐少卿吃虧么?”徐少卿冷笑道,笑的讓人害怕。
  “那怎么做?”管樂詢問道,在蘇西洛的事情上,管樂可不敢自作主張。
  徐少卿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道“該怎么做就怎么做,你不是說想找個借刀殺人的機會么,我覺得這機會倒是挺好找的,就看這把刀聽不聽話,要是這刀不聽話,我們再找別的刀,我想在這個時機下,應該不缺刀吧”
  “那蘇小姐這邊,到時候我們如何交代?”管樂繼續詢問道。
  徐少卿哈哈笑道“管樂,你覺得一個死人對蘇西洛有什么用處,她太理智了,我太了解她了。可能會跟我冷戰,跟我鬧一段時間,可能心里跟我有個死結,可她不會真和我怎么樣,這就是蘇西洛,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相比這些,除掉趙出息這個威脅,我會毫不猶豫做出選擇”
  管樂淡淡一笑,已經理解徐少卿的想法和做法,這才是他看重的徐少卿,殺伐果斷,絕不猶豫,寧可他負別人,絕不會讓人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