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14 出頭


  第十二章刁民
  墨鏡男罵趙出息土鱉,這貨不僅不生氣,還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就差拿個牌子寫上‘我是土鱉我怕誰’幾個大字。望著窗外車水馬龍的主干道,趙出息內心和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外表卻是天壤之別,墨鏡男見過的世面自然不是初來城市幾個月的他能夠相提并論的,這從兩人出生那一刻就已經注定。外面的世界在趙出息眼前,就像一個性感嫵媚的美女,別人讓你去追她,你卻恨不得霸王硬上弓連前.戲都不做直接拿下,此刻的趙出息便是如此,他迫不及待的想了解這個世界,吃著碗里的,不僅瞧著鍋里的還瞧著別人碗里的。
  寶馬760li的司機開車很穩,不急不慢向著此行的目的地而去。趙出息剛開始坐立不安,到后來只顧著盯著窗外城市繁華的夜景,傻子二胖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打起呼嚕,車內很安靜,彼此不說話,氣氛詭異又和諧。當高樓大廈上五顏六色的霓虹燈穿過車流打在趙出息臉上的時候,墨鏡男有意無意的觀察著他,棱角分明的輪廓、復雜的眼神、五光十色的流光,彼此交織成一幅誰也看不懂的抽象畫。
  半個多小時后,高新區香格里拉大酒店門口,寶馬760li終于穩穩停下,墨鏡男率先下車,趙出息十分冷靜,搖醒酣睡的二胖緊隨其后。下車后趙出息的臉上再次帶上那種刻意的面具,傻子二胖東張西望也不知道瞅著什么,香格里拉大酒店門前的迎賓好奇的打量著這對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奇葩組合。
  “走吧”墨鏡男轉頭沉聲道。
  墨鏡男走在前面,趙出息和二胖跟在后面,步入富麗堂皇的酒店大堂,趙出息盡量讓自己表現平靜,巨型的水晶燈,奢華大氣的裝修,這是趙出息生平第一次來如此高檔的地方,里面漂亮的早已超出他的想象,心里嘀咕皇宮也不過如此吧。穿過大堂,他能感覺到周圍人群打量他的那種眼神,誰讓他們的穿著氣質不符合這種場合,趙出息毫不在乎,土鱉進城見世面,誰特么還沒第一次,有毛奇怪的。眼神有意無意在大堂休息區某個美女身上多停留了會,充滿侵略性卻又不露骨。
  墨鏡男帶著趙出息和二胖直奔香格里拉天香閣餐廳,等到了天香閣門口的時候,早已經有兩個身材魁梧的男人等候多時,兩個男人對著墨鏡男微微點頭,一個在前面帶路,一個跟在最后面。既來之則安之,趙出息已經沒了那種惶恐不安,隨意的打量著餐廳里的設施,任何地方都能讓他好奇,像劉姥姥進大觀園。
  走在最前面的男人終于在最里面的某個包廂停下,墨鏡男回頭望了眼趙出息和二胖,示意兩人停下,隨即敲門進去。站在趙出息這個位置并不能透過縫隙看到里面的情況,兩個男人分站在包廂門口兩旁,趙出息厚顏無恥的問道“兄弟,這里吃飯貴不貴?”
  兩個男人冰冷著臉,沒打算理會趙出息,趙出息吃了癟也不尷尬,對著一路上東張西望比他還土鱉的二胖說道“二胖,你說這里吃飯是不是隨便吃一頓都得好幾百塊錢?媽的,如果今天沒啥情況,我們就狠狠的吃一頓,好不容易來一次,下次來還不知道是哪個冤大頭請咱,不狠吃一頓都對不起自己”
  二胖樂呵呵的點頭回應,頗為默契。
  趙出息有意無意的話讓兩個男人目瞪口呆,不明白里面的男人為什么要單獨見這樣的貨色,說完趙出息還不忘抬頭對著兩個男人嘿嘿一笑。這時已經摘下墨鏡的墨鏡男終于出來輕聲道“斌哥請你們進去”
  包廂很大,桌子很大,這就是趙出息的第一印象,隨即才是那張異常大的桌子上坐著的男人以及他旁邊性感漂亮的長發女人。男人身材勻稱,理著如同他一樣的毛寸,穿著很休閑的V領毛衣,正用柔和的眼神打量著他。至于女人,標準的瓜子臉,略施淡妝,在趙出息眼里就是能娶回去當媳婦的女人。
  這就是傳說中的斌哥?
  趙出息小聲嘀咕,或多或少和他的想象有些出入,他以為斌哥是個五大三粗,脖子上掛著一串拇指粗的金項鏈,開口草泥馬閉口弄死你,一言不合就掀桌子抄家伙的黑社會大佬。
  “趙出息,二胖?”男人自然是斌哥,一個陰柔腹黑型的大佬,陰謀詭計是他的拿手好戲。
  從走進香格里拉大酒店,趙出息便一直嬉皮笑臉,此刻更甚,點頭哈腰道“斌哥好,我是趙出息,他是傻子二胖”
  趙出息的腰沒彎成九十度,也有一百三十五度,如此毫無骨氣的樣子讓斌哥微微皺眉,他不說話,只是死死的盯著趙出息看,剛開始趙出息還敢直視,幾秒后便開始有意閃躲,同時整個人看起來很怯懦,演的一手好戲。
  “別站著,坐吧”斌哥敲打著桌子,有些失望的說道。
  趙出息拉著二胖就近坐下,沒敢坐的離斌哥太近。斌哥雖然話不多,可有種強大的氣場,這讓趙出息很不適應,再想到他可以輕松的玩死玩殘自己,趙出息就更沒脾氣了,別說點頭哈腰,只要不找他事,讓他喊聲斌爺都行。
  墨鏡男坐在二胖的旁邊,其余幾個男人則站在四周。
  “我聽說過你們的一些事,他們說你在南門外的工地混的不錯”斌哥表情似笑非笑,頗為玩味的說道。
  混的不錯,混個屁的不錯,趙出息心里怒罵道。可還是乖乖的回話道“斌哥說笑了,我們都是在工地上混口飯吃,出門在外的不容易,都是干體力活掙錢養家的農民”
  這話說的有分有寸,更是有意將混的不錯這個話題推掉,可見趙出息還是有點小聰明的。
  “出息,你是哪人?”斌哥沒理會他的小聰明,轉而問道。
  趙出息心里一緊,實話肯定不能說,到時候抄他老家怎么辦,于是笑著回道“祁連大山”
  斌哥微微點頭,隨即對著二胖問道“二胖,你哪人?
  “嘿嘿嘿嘿嘿”二胖齜牙咧嘴的笑著,坐在斌哥旁邊的女人忍不住的輕笑搖頭,二胖緊接著將眼神移到了他的身上,肆無忌憚的盯著女人深V的胸口看,誰讓趙出息告訴他,看女人要看屁股和胸。趙出息嚇了一跳,這尼瑪可是斌哥的女人,狠狠的瞪了眼二胖,二胖這才委屈的收回眼神。
  二胖的表現全部落在斌哥的眼中,略顯遺憾,果真是個傻子。回頭看著趙出息繼續問道“聽說你來西安才半年,之前在哪打工?”
  趙出息嘿嘿笑道“沒去過別的地方,從山里直接來的西安”
  斌哥熟練的敲打著桌子,思索著什么,他問的簡單,趙出息回的簡單,可這簡單的背后都是些不簡單,趙出息真如表面這般?似乎和工地上的傳聞不一樣,這只能說他是有意在遮掩,謹慎到極點。有意思,斌哥不禁來了興趣,剛剛一進門趙出息帶給他的失望瞬間蕩然無存。
  斌哥瞥了眼墨鏡男,示意喊服務員點菜,服務員進來后,斌哥讓將菜單遞給趙出息和二胖,笑道“想吃什么就點,今天我們是朋友”
  趙出息有意推辭道“斌哥,還是您點吧,我們不會點”
  “想吃什么就點什么,有什么點不了的”斌哥很大度的說道。
  趙出息人畜無害的嘿嘿一笑,特么的,他等的就是這一刻,正如他所說的,來都來了,必須狠吃一頓,到時候跑路也有力氣。趙出息拿著菜單從天到后翻了整整一遍,里面東西實在太多,讓他眼花繚亂,他真不知道點什么,最終還是土法子,什么貴點什么。
  “錦繡刺身拼盤、花雕醉鵝肝、潮聯凍花蟹、即燒港式烤填鴨、自家醬袋子炒花枝、豉油膽爆帶蝦球”趙出息扎進菜單,頭也不抬點著最貴的,光這幾道菜早就破千了,服務員有些哭笑不得。重頭戲還在后面,看見一千八百八十八一位的鮑魚,趙出息嚇了一跳,這玩意尼瑪也太貴了,鳳凰村的人要是知道有這么貴的菜,不嚇死了。趙出息思索猶豫,不知道點還是不點,抬頭小聲問道“鮑鮑魚你們吃嗎?”
  坐在斌哥旁邊的女人聽著趙出息點的這些東西本就驚訝,誰知道這土包子還要吃鮑魚,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斌哥不悅冷哼一聲,女人這才收斂。回過頭,斌哥毫不在乎的笑道“想吃就點,不用管我們”
  一聽這話,趙出息更加肆無忌憚道“就你們這個什么蠔皇原只澳洲干鮑魚兩位”
  “先生,還有么?”服務員記下后禮貌的問道。
  “等等,我再看看”趙出息繼續翻菜單,緊接著說道“黑松露官燕燉雞湯、冬蟲夏草響螺燉竹絲雞,再加兩份海參燜米粉,行了差不多就先這些吧,不夠我們再點”
  不夠再點,虧這貨說得出來。
  趙出息沒注意的是,旁邊的墨鏡男臉色鐵青,要不是斌哥壓著,早就大打出手了,服務員接過菜單繼續問道“幾位要喝什么酒?”
  趙出息對酒不了解,傻笑道“斌哥,我對酒不了解,你點吧”
  “就飛天茅臺吧”斌哥輕笑道。
  “還有什么需要么?”服務員客氣道。
  別說墨鏡男,一幫人都怕趙出息再點別的,這么多菜,打死都吃不完,他們肯定不知道趙出息的小心思,出事那就頂飽吃,沒情況那就打包帶回工地明天接著吃。
  趙出息和二胖同時搖頭,服務員捂著嘴想笑不敢笑,斌哥沉聲道“照著上吧,有需要再喊你,出去吧”
  服務員離開后,整個包廂頓時安靜,一幫人的眼神都聚集在趙出息的身上,墨鏡男等人是在想趙出息怎么死,斌哥在想趙出息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如此肆無忌憚,難道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飯要一口一口的吃,菜要一道一道的上。
  兩道簡單的菜上來后,趙出息踹了腳滿嘴流口水的二胖,兩人端著酒杯站起來道“斌哥,我兩先敬您一杯,等以后掙錢了,我們回請您”
  斌哥淺笑著喝掉杯中酒,放下酒杯后,緩緩問道“出息,你們一個月能掙多錢?”
  “干的體力活,掙的血汗錢,三四千”趙出息不禁疑惑的回道,他感覺到這個斌哥要步入正題了,不然只有傻子才白請他們吃喝。
  “辛苦錢,三四千那不多,你和二胖有沒有考慮過換份工作,比如給我幫忙,我肯定不會虧待你們”果不其然,斌哥終于說到了此行的正題,他今天的目的就是想拉攏趙出息和二胖給他幫忙。
  此話一出,趙出息的心提了起來,機會還是陷阱?趙出息瞇著眼睛不禁思考,跟著斌哥干,以后見到的世面自然不是在工地上能比的,斌哥也不會虧待自己,掙的錢只多不少,有足夠的錢,鳳凰村孩子們的條件都能有所改善,這是很大的誘惑。可斌哥是干什么的?他是混黑的,這是出山前李青衣叮囑過他不能沾的一面,一旦走上這條道,你想獨善其身絕無可能,許多不得已的事情你必須做,等你回神的時候,你早已經走上不歸路,大人物都有大背景,像他這些小人物都是炮灰。
  趙出息尷尬的笑了笑,輕聲道“斌哥,我和二胖只會在工地上干重活,其他的啥也不會,跟著斌哥,那是給斌哥添亂丟人,就算了吧”
  是誰都能聽出趙出息拒絕了斌哥拋出來的橄欖枝,斌哥臉色瞬變,他沒想到趙出息會拒絕,這個城市里想要出人頭地的聰明人太多,可缺的就是這樣一個平臺,現在趙出息有這么一個機會,他卻拒絕。斌哥意外又欣賞,不是誰都能有這么份定力。
  “你的意思是拒絕?”斌哥很直接的問道。
  趙出息苦笑點頭。
  本就對趙出息窩火的墨鏡男冷笑道“別給臉不要臉”
  包廂里站著其余幾個男人躍躍欲試,趙出息笑容消失,淡定從容看著墨鏡男,毫不怯場。
  “出息,我知道你和二胖都很能打,特別是二胖,上次我的人被你打的不輕”斌哥示意眾人淡定,輕笑著問道,接下來是他和趙出息的討價還價,坐在斌哥旁邊的女人饒有興趣的看著整晚上都在演戲的男人接下來怎么真刀真槍的和西安城里有名的腹黑男過招。
  趙出息平淡的回道“斌哥,國際公館工地是我的飯碗,他們要找事,我不得不管,再說,難道斌哥的手下都是這種欺行霸市無惡不作的混混,我想斌哥是干大事的人,不至于”
  “出息,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么?”斌哥的氣勢一變,不屑道。墨鏡男猛的站了起來,站在旁邊的四個男人頓時圍了過來。
  氣氛突然劍拔弩張,趙出息內心卻十分冷靜,最壞的結果都想到了,還怕什么。至于不知什么時候已經開始偷吃起來的傻子二胖,這個時候也感覺到不對,轉頭望著墨鏡男,人畜無害的問道“你要干嘛?”
  “斌哥,您是大人物,我只是個民工,這樣不怕傳出去讓人笑話?”趙出息掙扎道,他實在不想看到兵戎相見的場面。
  斌哥毫不在乎的說道“出息,知道什么叫勝者王侯敗者寇么?現在就是。何況西安城里,誰會注意像你這樣的民工,你死了,誰的生活都不會變,明天的太陽會照常升起”
  這一刻的趙出息很是無助,剛剛底氣十足的話在斌哥的話面前是多么可笑。是啊,誰會注意他這樣的民工,就算今天死了,也沒人會替他悲哀,鳳凰村的人更不會知道。
  正因為如此,他才不能死。
  趙出息擲地有聲回道“斌哥,狗急了還跳墻,何況是人呢,再說這些人,不一定能留下我,就算死,我想也得有幾個墊背的,黃泉路上好一起走”
  “你確定?”斌哥趴在桌子上,盯著趙出息的眼神反問道。
  趙出息起身,毫不躲閃的回道“我確定”
  全場無人說話,沉默窒息,似乎只能聽見心跳聲和呼吸聲,場面一觸即發?傻子二胖只等趙出息的眼神動手,這些人對他來說,似乎還不夠塞牙縫
  啪啪啪……
  “哈哈哈哈哈”就在這個時候,斌哥突然直起身子猛的喝掉一杯酒,拍手大笑起來。
  趙出息一臉疑惑的看著斌哥。
  “趙出息,有意思有意思,今天這一萬塊錢花的值了”斌哥大笑著說道,同時墨鏡男以及圍在趙出息和二胖身邊的男人們瞬間散開,好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趙出息依舊不解。
  “出息,我堅信你會跟著我混”斌哥若有所思的說道。
  趙出息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皺眉道“為什么?”
  “因為你骨子里和我一樣,有野心,不甘于平庸,只是懂得隱藏”斌哥給出自己的解釋,直入趙出息的內心,拿起衣服聲音洪亮的說道“出息,我等著你有一天來找我,我還有事,就不陪你兩了,放心,帳我會結的”
  說完,斌哥未等趙出息和二胖回過神,摟著柳葉彎眉的女人已經走出包廂,墨鏡男等人緊跟著離開,空氣中只留下斌哥和趙出息擦肩而過時說的兩個字“刁民”
  趙出息后背全濕,腿一軟,重重的刀在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