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139 紈绔子弟


  第一百四十四章愈演愈烈
  貴賓廳厚重的大門被服務員緩緩推開,不出意外,進來的是姍姍來遲的最后兩位主角,穿著polo衫的徐少卿和穿著黑色長裙的蘇西洛。兩人一時還沒注意到坐在里面的趙出息等人。
  程子欣望著郎才女貌的兩人,說不吃醋,那是假的,她一直覺得站在徐少卿旁邊的人要是她最好,可惜,她從來沒站在這個位置上。程子欣盯著蘇西洛道“你們要是不來,我還真不知道我專門給蘇女神準備的生日晚宴如何開始?”
  蘇西洛和程子欣不熟,她本就對徐少卿不怎么感冒,何況是跟徐少卿糾纏不清的女人。在這場斗爭中,她和程子欣的地位完全不同,她處于優勢,程子欣處于劣勢。蘇西洛對于程子欣的話完全漠視,要不是徐少卿拉著她要來,她肯定不會來。
  程子欣往邊上退后一步,給徐少卿和蘇西洛留開視野,這時,徐少卿和蘇西洛才注意到坐在里面圓桌上的男女們,當看見趙出息赫然在場的時候,蘇西洛眼神微變,徐少卿咬牙切齒。
  “程子欣,鬧夠了沒有?”徐少卿壓著火氣道。
  程子欣不以為然,徐少卿的怒火對誰都有用,可到她這,完全不用理會。程子欣笑著拉著蘇西洛的胳膊向著眾人靠近道“我知道蘇姐是四川人,一個人在外地過生日肯定孤獨寂寞,所以這才把大家聚在一起趁著這個機會熱鬧熱鬧,反正彼此都認識,不陌生。蘇姐覺得滿意么?”
  徐少卿生怕蘇西洛生氣,蘇西洛畢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還是有些氣度和城府的,就算有氣,也不會在這樣的場合發作,程子欣能讓徐少卿忌憚,顯然也是她不能得罪的人,只好客套道“都是朋友,聚聚也好,我得謝謝你。除過在成都,我過生日都比較冷清,在倫敦是,在西安也是,正如你說的,熱鬧點好”
  蘇西洛已經定調,徐少卿也只好隱忍不發,可他知道以程子欣的脾氣,今晚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坐在一旁淡定如常的趙出息這才回過神,原來今天是蘇西洛的生日,仔細一想,好像是今天。趙出息搖搖頭,就算自己知道又能如何?望向蘇西洛,蘇西洛除過發現他在后驚愕片刻,再也沒看過他。瞅著徐少卿和蘇西洛親密的樣子,趙出息感覺,他們的關系儼然突飛猛進。
  程子欣坐在蘇蘇的旁邊,蘇西洛和徐少卿則坐在程子欣的旁邊,徐少卿緊挨著程子欣,有意分開兩人,真怕到時候誰忍不住大打出手。雖說今天是蘇西洛過生日,可程子欣則是主人,主客皆已落座,程子欣緩緩起身端著紅酒道“除過蘇蘇和嚴開新換的女朋友,在座的各位都不陌生,應該說有些人還很熟悉很熟悉,比如王國嚴開徐少卿我們幾個是一起長大的發小。既然都是朋友,多聚聚不是什么壞事,可能你們很意外我為什么會今天把大家聚在一起?”
  被程子欣揭老底,嚴開的臉上有些掛不住,旁邊坐的是自己剛勾搭的上的妹紙,帶出來見見世面,這嘴上的肉還沒入口,便被程子欣狠狠的煽了一耳光,嚴開不禁心里咒罵兩句程子欣你大爺。不過他也就是心里罵兩句,真給他兩膽讓他放開膀子罵,他早就慫了。嚴開的女朋友沒好氣的瞪著嚴開,一臉怨婦樣,嚴開懶得理會,又不是結婚的主。玩玩而已,反正天底下不缺女人,他嚴大公子還愁找不到女朋友。
  “是有幾件事,想和大家說說。這第一件事么,今天是我們的蘇姐姐,某些人的女神的生日”程子欣語氣里不乏嘲諷的味道,目標直奔徐少卿,某些人而不是某個人,顯然這里面還代表著趙出息。
  徐少卿忙出來打圓場道“今天是她的生日,本來沒想驚動大家。沒想到子欣會知道,還弄出這排場”
  徐少卿說完不忘給嚴開和王國使眼色,嚴開嬉皮笑臉的端著酒杯道“原來是蘇姐的生日啊,真不知道,生日禮物先欠著,改天一定補回去。不管怎么樣,先祝蘇姐生日快樂,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徐少卿很顯然想用蘇西洛生日這事讓大家壓住程子欣的鋒芒,不至于她真胡鬧起來。
  蘇西洛起身輕笑道“謝謝”
  嚴開說完,王國和女朋友有條不紊的站起來接住話茬道“生日快樂”
  蘇西洛欣然接受。坐在一旁本打算蹭吃蹭喝的蘇蘇瞅見大家都在祝這個漂亮的美女姐姐生日快樂,在桌底下拉了拉趙出息的胳膊,示意趙出息她倆要不要也祝這美女姐姐生日快樂,想來這姐姐肯定是欣欣姐的朋友,不過聽欣欣姐說話的語氣,兩人可能有些別扭。
  趙出息哪敢這個時候出頭,程子欣這是要挑事的節奏,還特么拉上他當墊背的,以后絕對要和這女人保持距離,徐少卿到時發起火來,自己好不容易在西安混出頭的成就便會功虧一簣。
  蘇蘇拉了幾下,感覺趙出息沒什么反應,以為趙出息不好意思,嘟著嘴站起來道“姐姐好,我叫蘇蘇,姐姐可能不認識我。旁邊這位是我朋友趙出息,不知道今天是姐姐生日,沒帶禮物,下次請姐姐吃飯,我們兩也祝姐姐生日快樂,永遠十八歲”
  蘇蘇一開口,趙出息就知道糟了,丫頭啊,不帶這么坑人的。既然蘇蘇已經這么說了,趙出息再坐著肯定不行,只好拿著酒杯,臉不紅心不跳的對著蘇西洛說道“生日快樂”
  趙出息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放在哪,根本不敢和蘇西洛直視,至于一旁的徐少卿則虎視眈眈,他心里清楚,蘇西洛和趙出息藕斷絲連,瞅見趙出息這樣子,心里愈發的確定,若沒有什么,趙出息也不會如此模樣。
  蘇西洛遲疑片刻,趙出息的出現本就讓他意外,有驚喜,也有些擔憂。驚喜的是,能見到趙出息,擔憂的是,他離趙出息越近,趙出息便越危險。這也是蘇西洛做出逼著伊伊離開趙出息的事情后,為什么不再找趙出息的原因。她已經感覺到,正如徐林伊伊他們所說的,自己對趙出息的感情已經發生質變,而隔在他們眼前除過彼此的身份地位,還有徐少卿這個不可逾越的鴻溝。縱然如此,蘇西洛心里還是想問一句,趙出息真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趙出息不敢看蘇西洛,蘇西洛卻敢看他,很平靜的說道“謝謝你們”
  說完趙出息便連忙坐下,等著蘇蘇,蘇蘇還以為自己立了大功,這里面也就這傻丫頭到目前為止還不清楚場上的氣氛以及局勢。程子欣覺得這樣還不夠精彩,火上澆油道“趙出息,現在可以上蛋糕了吧,你給蘇姐姐準備的驚喜呢?”
  趙出息一臉疑惑,自己特么哪準備過驚喜?操你妹的程子欣,程大姑奶奶,求你別玩我了。徐少卿眼神陰晴不定的盯著趙出息,蘇西洛有些意外和欣慰,他沒忘記自己的生日。
  程子欣拍拍手,整個包廂大廳的燈全部熄滅,服務員推著程子欣訂制的三層大蛋糕緩緩駛向眾人,一切都按照程子欣計劃的來,服務員輕聲道“這是趙先生給蘇小姐訂的生日蛋糕”
  程子欣連忙拉著蘇西洛的胳膊道“蘇姐,許愿吹蠟燭吧”
  蘇西洛已經懶得去想這到底是程子欣訂的,還是趙出息訂的。徐少卿則不管這是程子欣還是趙出息的杰作,他對趙出息已經深惡痛絕。趙出息一臉無辜,罵了隔壁,勞資只是來打醬油的,卻被程子欣推到前面當炮灰了。
  “你認識蘇姐姐?哦,我想起來了,這個蘇姐姐,就是欣欣姐說的那個蘇西洛?”蘇蘇終于反應過來,小聲問道。趙出息郁悶,這丫頭平時不是聰明伶俐的么,怎么現在這么笨。
  趙出息無語道“你現在才知道,這次我被程子欣當槍使了。那個男的就是他青梅竹馬的徐少卿,你該明白今晚這是場鴻門宴了吧?”
  “好復雜”蘇蘇一臉糾結道,除過程子欣,也就她知道趙出息對這件事完全不知情。
  蘇西洛起身向前一步,徐少卿破罐子破摔,反正已經這樣,先過生日再說,趁勢道“西洛,許愿吧”
  蘇西洛閉眼,沒過一會,隨即睜眼吹掉所有蠟燭,程子欣帶頭鼓掌,燈光再次亮起,蘇西洛讓服務員切蛋糕,自己面向眾人道“謝謝大家”
  或許是已經感覺到身邊徐少卿的怒氣,蘇西洛沒有點名謝謝趙出息。眾人端起酒杯,一起祝蘇西洛生日快樂,之后程子欣又單獨敬了蘇西洛一杯。
  似乎僅此而已,程子欣沒再整什么幺蛾子,只是和蘇蘇吃飯聊天,完全不理會趙出息殺人般的眼神,坐在趙出息旁邊的嚴開冷笑道“趙出息,做的不錯啊”
  “你覺得這是我干的么,我有這膽子么,就算我有這膽子,我也舍不得這么多錢,長這么大,我說我沒吃過生日蛋糕是什么味道,你信么?”趙出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就差連哭帶鬧,不過說的都是些實話。
  趙出息是真忘了蘇西洛的生日,試問一個連自己生日都有意淡忘的人,又怎么有心去記別人的生日,何況在鳳凰村里,幾乎沒有人過生日。
  “諒你也不敢”嚴開不屑道。
  對面,徐少卿端著酒杯趁程子欣不注意,小聲對蘇西洛說道“今晚的事情別在意,子欣就是這么任性的丫頭,明晚我給你補過生日”
  “沒事,不用”蘇西洛徑直拒絕道,現在她心里很煩很亂。
  眾人都是低聲細語或者悶頭吃東西喝酒,場面一時陷入尷尬,程子欣連喝三杯紅酒后,再次起身道“大家是不是感覺很無聊?”
  眾人不約而同的看向程子欣,程子欣陰森森的笑道“既然大家感到無聊,那我就宣布第二條消息,可能在坐的除過當事人,也就我知道,你們想知道這個消息是什么么?”
  徐少卿已經知道程子欣想干嘛了,制止道“程子欣,夠了”
  程子欣大聲回應道“我說話,還不用你徐少卿指手畫腳,你沒這個資格”
  場面瞬時火爆,眾人面面相覷。
  程子欣緩緩開口道“這個消息就是,不出意外,蘇西洛姐姐和徐少卿大少爺將在八月底訂婚,初步計劃好像是明年二月完婚,不知道我得到的消息準不準確”
  “準確又怎么樣,不準確又能怎么樣,程子欣,我之所以對你一忍再忍,是把你當妹妹看待,你別得寸進尺,喜歡誰那是我的自由?”徐少卿雖說發火,可還是處于理智狀態。
  “喜歡誰那是你的自由,和誰結婚那也是你的自由,說的真好,那是不是我喜歡誰也是我的自由?可你結婚,為什么要通過你爸那里,讓我爸敲打我?徐少卿,我真謝謝你替我操心,你知不知道我爸一輩子要面子,知不知道,你爸給我爸說這些的時候,他多沒面子?”程子欣徹底發火道,這便是他今天整出這些幺蛾子最初的怒火。蘇西洛和徐少卿訂婚結婚的消息也是通過她爸爸那里知道的,老爺子長吁苦嘆的對她說,感情這事,沒必要強求,該放棄就要放棄。
  程子欣能感覺到爸爸對她已經徹底失望,更能感覺到徐少卿他爸給他說這些事的時候,他感到多么的屈辱,誰家的閨女愿意父親受這份委屈?
  徐少卿有些尷尬,這件事確實是他讓老爹辦的,可他沒想到程子欣會如此生氣,他的出發點也是為程子欣好,讓她遇到更合適的人。
  “這事,是我做的不對,我向你和程叔叔道歉”徐少卿很識趣的說道,總比程子欣徹底胡鬧強。
  “道歉,道歉這事就能完了?反正我今天是豁出去了,該說的都說了,以后我覺得也沒必要聯系了”程子欣大聲喊道。
  嚴開和王國連忙勸道“子欣,有必要鬧的這么僵?”
  “你兩別說話,到時候引火燒身別怪我翻臉不認人”程子欣指著嚴開和王國呵斥道。
  隨即,程子欣哈哈笑道“既然你要結婚,那就說說你結婚這事。我喜歡你,我承認,你喜歡蘇西洛,這也是事實。可我一直想問問,徐少卿,人家蘇西洛喜歡你么?”
  徐少卿沉聲道“這是我兩之間的事”
  “怎么是你兩之間的事,應該還得再加一個人”程子欣酒勁上頭,已經一發不可收拾,邊說邊指向趙出息道“是不是還得加個他,趙出息”
  “蘇西洛,你敢摸著自己的良心說,你難道一點都不喜歡趙出息?”程子欣擲地有聲的問道“趙出息,你敢說,你也一點都不喜歡蘇西洛?”
  程子欣走火入魔的樣子嚇的蘇蘇不敢說話,趙出息表情嚴肅,局勢顯然已經失控,自己現在說與不說已經無足輕重。
  “愛情和婚姻是兩回事”蘇西洛輕笑道,比徐少卿要淡定,比在場的每個人都淡定。
  “愛情?婚姻?我是不是得說,你承認自己喜歡趙出息?”程子欣冷笑道“那我再說說你的婚姻,你之所以選擇徐少卿而不是趙出息,因為你是個理智而又現實的人。趙出息,一個山區出來才一年的農民,要什么沒什么,唯一能給你的可能就是安全感,對你的事業沒有任何幫助。徐少卿,嗯,西安城赫赫有名的公子哥,家里背景不凡,你們蜀都集團在西安的工程項目關系人脈,哪個不是徐少卿給你編織起來的?如果把兩個人的位置對調,你覺得你會選擇誰,呵呵,這就是你所謂的愛情和婚姻吧,不過就是赤裸裸的現實而已”
  程子欣長篇大論矛頭直指蘇西洛,蘇西洛不反駁,淡然處之。徐少卿臉色愈發的難看,整個人無比的陰霍,趙出息知道糟了。
  “夠了”徐少卿忍無可忍,大怒道。
  “沒夠,我還說完”程子欣針鋒相對道。
  啪……
  沒有克制住的徐少卿二話不說,猛的一巴掌甩出,這一巴掌,瞬間讓全場鴉雀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