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134 鬧劇二


  第一百二十九章落葉歸根
  年輕時為滬上豪門千金大小姐,成年時嫁入帝都氏族為少奶奶,中年時世道迷茫吃盡人間疾苦看破人生百態,晚年時喪夫喪子家道中落無奈顛沛流離。老太太生于安樂,死于安詳,只是這一生起起伏伏,享受過榮華富貴也吃過苦遭過罪,認識過官至九五的貴人也結交過殺伐果斷的梟雄,見證過這個民族國家的心衰,也經歷過這個時代的變遷和繁榮。說沒遺憾,那有些不可能,誰還沒遺憾,只是沒太多遺憾,人活一輩子,雖說平平淡淡是一輩子,大起大落是一輩子,可要如老太太這一輩子,也不枉來人世一遭。
  因為老太太仙逝這件事,徐林便推遲回北京的時間,幫著趙出息和二胖料理后事。韓三強和徐林忙前忙后,趙出息和二胖都看在眼里,沒有葬禮,不設靈堂,老太太只想平平淡淡安安靜靜的離開,這些世俗規矩老太太從來都不屑一顧,她早已看透生死,活著或者死去,對她來說沒有太大區別,人到這個年紀,很多事都會置之身外。老太太唯一的要求便是,人死如燈滅,落葉要歸根,趙出息和二胖都謹記于心。
  老太太在西安三兆殯儀館火化,這天西安下著蒙蒙細雨,殯儀館壓抑的氣氛讓人喘不過氣來,來來往往于殯儀館的人都心事重重,好像每個人身上都背負著一個巨大的枷鎖。來給老太太送行的人不多也不少,除過二胖趙出息徐林以及韓三強,還有這段時間跟老太太親密無間像婆孫一樣的蘇蘇,這兩天蘇蘇哭的跟淚人一樣,老太太每天拉著她講自己年輕時的故事,宛若自己的孫女。程子欣則跟著蘇蘇一起過來,畢竟她和趙出息二胖都已經熟悉。周斌和吳上善不知從哪得到老太太離去的消息,他們知道老太太是二胖的奶奶,便來給老太太送行,也算是拉攏趙出息和二胖。蔣清軒蔣譚也跟著一起來,蔣清軒期間偷偷握著趙出息的手安慰趙出息,這個小動作卻被蔣譚看見。最后來送行的,則是和平里小區的街坊鄰居們,他們當中不少受過老太太的恩澤,算是派幾個代表來送老太太最后一程,門口小竹簽烤肉攤老板也跟著來了。
  不再傻笑的二胖嚴肅起來讓人有些不敢直視,整個人盛氣凌人,氣場蓋住在場所有人,比西安的天都要陰霍。趙出息站在二胖的旁邊,所有人一身素衣。
  悼念完老太太后,周斌吳上善等人走到趙出息和二胖身邊,沉聲道“節哀順變”
  二胖無動于衷,趙出息微微點頭還禮。除過蘇蘇徐林和韓三強,所有人先后離開,程子欣有事也要走,問蘇蘇要不要一起回去,蘇蘇徑直搖頭拒絕說,到時候跟著趙出息他們回去,程子欣便不堅持,自己獨自回去。
  當殯儀館工作人員將老太太推走的時候,趙出息能感覺到二胖身體微微的顫抖,他是老太太獨自撫養成人的,老太太是他唯一有血緣關系的親人,現在老太太要和他徹底說再見,二胖有多悲傷,趙出息深有體會。老太太火化,趙出息和徐林等人在外面等著,二胖獨自一人送奶奶最后一段路,拒絕了包括趙出息在內所有人的陪同,他只想安安靜靜陪奶奶說會話,讓她這段路不太孤獨,走完這段路,二胖知道爺爺會來接奶奶,他們終于可以團圓了。
  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的趙出息脫掉外套,想抽煙最終還是忍住,沉聲道“二胖說,明天下午送老太太回北京,徐哥,你要沒什么忌諱的,可以跟二胖一起回去,正好路上幫我照顧二胖和奶奶。到北京后,或許還得你幫忙,這份情,出息記著”
  在陰暗的殯儀館里,徐林臉上這道疤愈發的觸目驚心,站在一旁的蘇蘇有時候都不敢直視他,也不知道趙出息他們怎么會認識這樣的人,蘇蘇在潛意識中已經把徐林當做壞人,她對壞人最直接的判斷便是長相上的善惡。
  “說這些干什么,都是朋友,能幫得上的我肯定會幫,一會我便讓人訂去北京的機票,如果北京那邊還沒有安排好的話,我現在可以找朋友安排,不至于過去后耽誤時間,早點入土為安好”徐林平靜說道,他早已把趙出息當做朋友,趙出息做的大多事他都看在眼里,有血性有擔當重義氣的男人,這朋友,他徐林愿意交。
  趙出息本來打算跟著二胖一起送老太太落葉歸根,奈何二胖說前前后后耽誤的時間太長,自己一個人回去就行,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估計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回西安。二胖已經如此說,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趙出息便不再堅持。
  “以后再也吃不到老太太做的飯了”趙出息異常傷感的說道,短短幾個字,卻透出無限的悲涼,是啊,有些人走了,就真的走了,再也不會回來。老和尚是,小平安是,老太太是,十六號也是。死者安息,生者得繼續活下去,他們終歸會在冥冥中看著活的人,活的越好,他們便會越放心。
  只是趙出息這句話,再次弄哭感情世界很簡單的蘇蘇,蘇蘇嘟著嘴說道“我還沒吃過奶奶做的菜,奶奶還說出院后教我做菜……”
  趙出息下意識把蘇蘇抱進懷里,像個孩子一般安慰道“乖,奶奶不在還有我,以后我替奶奶教你做菜”
  可惜蘇蘇的哭聲越來越大,不能停止……
  不知過了多久,二胖抱著老太太的骨灰盒終于出來,不言不語,腳步沉緩,緩緩走到他們的面前道“該走了”
  一群人護著老太太的骨灰盒離開殯儀館,趙出息給二胖撐著傘,雨水打濕他大半衣服。坐上趙出息的奧迪A6L,韓三強開車,徐林坐在副駕駛上,蘇蘇和趙出息護在后面,一幫人隨即回和平里小區。這幾天,趙出息和二胖以及徐林韓三強都累的夠嗆,二胖已經三天三夜沒閉眼,每天晚上堅持給老太太守夜,趙出息的精力差二胖太遠,只能隔三岔五休息會,由韓三強頂替,同時還要和徐林處理一些瑣事,辦理各種程序。
  回到和平里小區,進他們住的老房子,徐林被里面藏著的古書以及二胖的二胡吸引,房間里干干凈凈,老太太每天都打掃,東西擺放整齊,昨天收拾老太太東西的時候,趙出息又仔仔細細打掃了遍。二胖把老太太的骨灰盒放在老太太的房間里,待了十多分鐘便走出來,幾個人都沒吃午飯,趙出息便讓韓三強陪著徐林待在屋子里,自己帶著蘇蘇去外面買菜,回來時順便買了兩瓶酒。
  趙出息做飯,蘇蘇邊學邊打下手,韓三強無所事事的看電視,徐林看書,二胖則拿起二胡拉著一首老太太平常最喜歡的曲子,有些閑云野鶴的味道。折騰近一個小時,趙出息終于做好飯。
  開飯后,趙出息將兩瓶西鳳拿出來,給幾人倒上酒,隨即端起酒杯開口道“這第一杯酒,敬奶奶,希望奶奶一路走好”
  眾人碰杯,蘇蘇小有酒量,跟著喝完。
  趙出息再次端起酒杯道“這第二杯酒,是我和二胖敬大家,這兩天大家忙前忙后幫了不少忙,我兩都記在心里”
  “這是我們該做的,趙哥”韓三強輕聲說道。
  趙出息回道“感謝的話就不說了,見外,喝掉這杯酒就是”
  眾人再次一飲而盡。
  趙出息第三次端起酒杯道“最后一杯,算是給徐哥和二胖踐行”
  “以后還會見面,到時候不醉不休”徐林說完,便仰頭喝掉杯中酒,其他人緊隨其后。
  吃完飯,差不多已經到傍晚,趙出息便讓韓三強去銀河國際,已經幾天沒去,他多少有些不放心,畢竟對老韓現在還不能完全信任。徐林則直接回住的酒店,他把所有事情都已經處理完,只剩下一箱行李,放在距離趙出息他們最近的阿房宮維景國際大酒店,明天中午過來,然后和二胖一起回北京。
  趙出息則送蘇蘇回交大,一路上蘇蘇的情緒還是不穩定,雖說和老太太認識沒多久日子,可蘇蘇就是這樣簡單的女孩,沒有復雜的心機,別人對她好,她便想一萬倍的對別人好。到交大后,趙出息把車停在外面,陪著蘇蘇直到她們宿舍樓底下,蘇蘇自言自語道“以后再也見不到奶奶了”
  趙出息不知道怎么安慰,便只好沉默不語。
  蘇蘇意識到,老太太離去,不僅她傷心,趙出息也傷心,相比于自己,趙出息他們和老太太感情更深,蘇蘇趕緊說道“趙出息,以后你遭殃了”
  趙出息疑惑道“怎么了?”
  蘇蘇哼道“你做的菜真好吃,以后我要去你那蹭飯吃”
  “隨時奉陪,吃到吐為止”趙出息不以為然道。
  蘇蘇瞪著眼睛道“真惡心,好了,我沒事了,你回去吧,再見”
  說完蘇蘇便小步跑進宿舍樓,只是不想讓趙出息再看見她的眼淚,趙出息自然自語道“傻丫頭”
  幽暗的路燈下,趙出息挪開傘,抬頭望天,讓淅淅瀝瀝的小雨淋在自己臉上,狠狠的嘆了口氣。
  第二天中午,徐林吃完午飯便趕到和平里小區,趙出息二胖韓三強已經在門口等著,他和韓三強送徐林和二胖去機場。到機場后,辦理登機牌,航空公司并沒有明文禁止飛機上帶骨灰盒,過安檢的時候出示死亡證明走正常程序便行,趙出息和韓三強將兩人送到安檢口才停下。
  “徐哥,到北京后給我打個電話,到時候二胖可能麻煩你”趙出息輕聲對徐林說道。
  徐林點頭道“放心吧”
  趙出息再走到二胖面前道“二胖,路上照顧好奶奶,有事便給我說,別忘了,你還有我這個兄弟”
  二胖默默點頭,韓三強分別給兩人告別,徐林和二胖這才走進安檢通道,趙出息和韓三強等到他們進去后才離開機場。
  等二十多分鐘后,開始登機,徐林訂的是頭等艙位置便準備最后時刻進去,畢竟帶著骨灰盒,生怕有人忌諱。登機后,頭等艙里除過他們只有三個客人,并未坐滿,空姐對于他們帶著骨灰盒并沒有反感,三個頭等艙的客人只有其中一個微微皺眉。
  徐林不想節外生枝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未等空姐開口,連忙起身道“老太太是北京人,落葉要歸根,如果大家忌諱,還望海涵。我叫徐林,這是我名片”
  徐林說的很規矩,隨即遞上名片。坐在徐林他們后排的兩個男人風度不錯,笑著道“沒事,能理解”
  至于那位微微皺眉的男人,最終還是淡淡點頭,算是回應。生怕引起誤會的空姐也算是長舒一口氣,對著徐林輕笑點頭。沒過會,飛機便起飛,二胖抱著骨灰盒一直看著窗外,這一看便是整整兩個小時。
  飛機已經降落,馬上要下機的時候,二胖這才轉過頭道“會有人來接我和奶奶,用不用一起?”
  徐林頗顯意外,趙出息叮囑過他照顧二胖,不過現在看來,似乎不用自己了,二胖的意思很明顯,只是見外的讓徐林頗感不適,不笑的二胖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徐林搖頭道“不用,也有人來接我。如果在北京有事,到時候隨時聯系我”
  二胖沉聲道“謝謝”
  首都機場這個點進出機場的航班很多,所以飛機只能停在停機坪,不能到達廊橋,兩輛擺渡車已經等候多時,除過機場的車輛。在擺渡車不遠處還有三輛車燈系黑絲帶的黑色豪車等著,一輛賓利,兩輛奔馳S600,當飛機停穩,艙門打開的時候,三輛車上下來數人,徑直走向飛機,走在最前面的是從賓利上下來的一對身穿素衣的男女,兩人都帶著黑色墨鏡,有所忌諱。
  因為帶著骨灰盒,二胖和徐林便是第一個下飛機的人,空姐有意讓他們走在前面。剛出艙門,徐林便一眼看見站在下面一群身穿素衣的男女,還有不遠處的三輛價值百萬的豪車,徐林眉頭緊皺,心里疑問,這是來接二胖和老太太的人?
  果不其然,二胖下來后便抱著骨灰盒直接走向這群人,帶頭的男女想要接過二胖手里的骨灰盒,奈何二胖沒有遞給他們,而是繞過他們直接走向不遠處的車。
  氣勢沉穩的中年男人搖搖頭,女人則拉了拉她的胳膊,一群人這才跟著二胖走向三輛車。
  徐林一臉震驚,能在首都機場里把三輛車開到停機坪,可見*不是一般的大。頭等艙另外幾位客人心有余悸,這陣容遠不是普通人,那位剛開始有些抵觸的人,后背都有些發涼。
  很快,北京圈子里便傳聞,林家老佛爺千古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