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132 離間計


  第一百二十七章周少爺
  老太太身體不容樂觀這個事實在她第一次住院時,醫生便給趙出息和二胖詳細說過,他們心里都有準備。老太太八十出頭的高齡,身體各個器官衰退的嚴重,這都是長年累月積累下來的病根子,不是一撮而就。二胖曾經給趙出息說過,奶奶當年帶著走遍大江南北五湖四海時,多次差點在路上便駕鶴西歸,不過最終都挺過難關。這期間,跋山涉水,舟車勞頓,還得克服各種挫折和自然災難,其中的辛苦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完。
  其實老太太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他們都看在眼里。這段時間,老太太的臉色愈發的發黃發白,每天愈發的嗜睡,飯量越來越小,行動越來越遲緩,這些小細節都很明顯。想想以前,老太太每天早上傍晚都會去和平門外環城公園和護城河邊上遛彎,聽聽秦腔唱唱京劇繡繡刺繡,和三無同齡老人聊聊天,身體很健朗,吃飯每頓能吃兩碗飯,遠不是現在能比。
  在拿到病危通知書的時候,二胖只是看了眼便遞給趙出息,隨即匆匆回病房。看似很灑脫,其實趙出息知道,當你唯一的親人即將徹底離你而去,而你又無能為力的時候,那是種何等的凄涼。
  趙出息拿著病危通知書,看著二胖的背影,一時唏噓感慨。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場面,當年老和尚死的時候,他何嘗不是這種心情。不過老和尚畢竟是死于安詳,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便是也該駕鶴西歸位列仙班了。可小平安死的時候,他是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孩子忍著病痛的折磨離開這個世界,那個眼神,是他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噩夢,對這個世界的不舍,對這個世界不公的抱怨,對很多事很多人對未能走出大山看看外面世界的遺憾。
  趙出息忘不了那個眼神,更忘不了那一刻的無助,當自己抱著小平安跪在那群醫生護士面前時,他們是那么的無動于衷,好像自己不過是條喪家之犬,他們笑的肆無忌憚,指指點點肆意譏諷,他們說沒錢你還看什么病,回家去等死吧。趙出息跪了整整一天一夜,小平安踉踉蹌蹌跑出來擦著他額頭的汗,用虛弱的聲音說道,出息,我們回家吧。
  可趙出息就是那么執拗的跪著,這是當時唯一能做的,他的錢已經花完了,老村長已經想盡辦法,可他的執拗依舊沒有打動那些尸位素餐的人。他們最終散去,只留下趙出息一人,趙出息心如死灰,他知道他們不會救小平安,當凌晨過后,他霍然起身不再留戀。
  趙出息還記得,小平安死的那天晚上,疼的咬牙切齒,汗水打濕床單和被子,那種疼,趙出息無法體會,可他的心疼。他無能為力,他只能看著小平安死。天亮時,這個鳳凰村最聰明的孩子,老和尚說比趙出息都聰明的孩子,最終死不瞑目。趙出息將自己的頭深埋在被子里,雙手近乎扭曲的捏緊被子,平生第一次近乎壓抑的放聲痛哭,那哭聲異常的悲涼。
  門外,站著聞訊急忙從鳳凰村趕來的李青衣。
  小平安頭七過后,趙出息便下定決心離開鳳凰村,離開祁連山。小平安臨死前說過,出息,你一定要走出大山,替我去看看李老師說的大城市,我估計是看不到了。
  所以,來到城市后,趙出息每當看見這個城市光鮮亮麗的一面時,總會在心里默默的說句,嘿,小平安,看看,這就是大城市。
  趙出息搖搖頭,不再去想這些陳年舊事。因為站在他旁邊的蘇蘇已經喊了他數次,趙出息回過神苦笑道“怎么了?”
  蘇蘇擔憂道“趙出息,你沒事吧”
  趙出息撓頭道,盡量用平緩的語氣道“沒事,沒事”
  蘇蘇知道趙出息這是給她寬心,咬著下唇說道“我知道你們心里肯定很難受,我也是。不過我相信奶奶一定會挺過去的,奶奶那么好的人,她肯定會沒事的”
  說著說著,蘇蘇眼睛已經微紅,她最不喜歡的便是生死別離。
  趙出息拍拍蘇蘇的肩膀道“我也是這么想的,奶奶還說過要給我和二胖抱孩子,肯定會沒事的”
  蘇蘇抬頭盯著趙出息,堅定的點頭。
  讓蘇蘇回病房陪老太太,趙出息再次走進主治醫生的辦公室。和醫生商量老太太的治療方案,二胖很明確的提出,動手術這些冒著巨大風險的方案不會同意,她不想讓奶奶臨死前還要受這么大的身體折磨,老太太也給他們說過,如果有一天自己到這種情況,就讓她安安靜靜悄無聲息的離開這個世界,不要瞎折騰。
  病房里,趙出息回來的時候,蘇蘇正在給老太太擦臉,老太太依舊在昏迷當中,病房早已搬到重癥監護室。這幾天,他們可謂是花錢如流水,趙出息曾幾次將自己還有十三萬積蓄的卡給二胖,都被二胖以各種理由推辭掉,理由無非是,他和奶奶這些年有積蓄,等錢實在不夠用了,到時候再找他要。二胖已經這么說,趙出息便不再多說什么。
  生活不會因為誰的生老病死而暫停,趙出息盡量抽出空來陪著老太太和二胖,可他工作的時候還得工作,唯一能做的只是,盡量不打擾二胖。
  當天晚上,離銀河國際娛樂會所不遠的馬路停車位上,周文山坐在自己那輛大眾帕薩特上抽悶煙,拿著電話嘴里嘮叨道“我的孫大姑奶奶,你說這種燈紅酒綠的地方是我這種軍人能來的地方么,這要是讓我家老爺子知道,非把我一層皮給扒了,這趙出息到底什么來頭,您一直不給我說,您這么上心,不會是您的小情人吧?”
  “滾一邊去,別給我貧,再給姐姐我啰嗦,讓你永遠待在陜西,別想回北京”站在北京國貿三期酒店套房窗前的某個女人笑罵道,女人只穿著內衣內褲,格外的誘人,這女人自然是李青衣的閨蜜加世交,孫倩。
  “行行行,反正這小子挺對我胃口,好久沒聯系。聽說現在混的不錯,我再幫你試探試探,看看有什么變化”周文山不敢和孫大小姐討價還價,除非自己想死。
  掛掉電話,周文山等了會,當趙出息的奧迪A6L停在銀河國際門前,趙出息出現在他的視野范圍中后,周文山這才撥通他的手機號,趙出息的一舉一動皆在他的眼底。只見趙出息掏出手機,微微發愣,可能是覺得他打來電話太過突然,思索片刻才接通電話。
  周文山沒等趙出息說話,先發制人道“兄弟,在哪,我周文山”
  “我知道是你小子”趙出息堆笑回應道,正如周文山看到的,趙出息沒想到他會聯系自己,所以才意外。
  “怎么,今晚有空么,一起喝酒,上次一別后這都好久沒見,也沒見你聯系我,好歹一起蹭吃蹭喝過”周文山笑呵呵的說道。
  趙出息低聲回道“這不是工作忙么”
  “行了,廢話不多說,你在哪,我過來接你”周文山試探性問道,趙出息現在混的怎么樣,他早就查清楚,知道趙出息現在是銀河國際的負責人,如果趙出息不便讓他過來找,想要掩飾,周文山還有二號方案。
  只見趙出息思索片刻便笑道“我在高新區銀河國際,正好有點事,你要沒事,過來一起喝酒”
  “是不是那個高新區銀河國際娛樂會所,乖乖,我聽人說過,檔次很高,我都沒去過,老貴了。話說,我去不打擾你吧”周文山這演戲的功夫不錯。
  趙出息搖頭道“沒事,盡管過來”
  “那行,一會見”周文山說完便掛掉電話,對趙出息的表現很滿意,至少趙出息并沒有因為現在混的不錯而瞧不上他,至于是不是要在自己面前顯擺,現在還不知道,不過以他對趙出息的了解,這男人很低調,不會這么的膚淺,到底什么情況,一會自然清楚。
  趙出息掛掉周文山電話后,皺眉思索片刻后,有些不放心的撥通另外一個號碼。
  打完電話,趙出息笑的很玩味,果然如他所想,是人要留三分心啊。搖頭苦笑,這才進銀河國際,剛進銀河國際還未上電梯,少婦樂昕便扭著屁股來接他,自然而然的摟著趙出息的胳膊,現在銀河國際上下都說樂昕是攀上枝頭當鳳凰了,私底下已經把新任的主子拿下,不然老韓也不可能讓他去公關部當副總,瞅瞅現在這小騷貨現在和趙出息的親密關系,明眼人都能瞧出。
  周文山在車上聽歌把握時間,避免讓趙出息起疑心,等時間差不多的時候,這才下車走向裝修奢華大氣的銀河國際娛樂會所,開車經過這里的人都會側目。
  周文山沒少去這種地方,在北京的時候,什么北湖九號京城俱樂部等等都去過,剛走進大廳。穿著黑絲套裝的少婦樂昕便快步走過來問他是不是周先生。
  周文山笑著點頭。樂昕便說道是趙先生讓我來接你,請跟我來,我帶你去趙先生的包廂。既然是趙出息的貴客,樂昕自然不敢怠慢,連忙帶著長相不錯的周文山去包廂,一路上沒少放電發騷勾引周文山,周文山定性不錯,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男人,不是見到任何女人都會慌不擇食。
  包廂里,韓三強和老韓作陪,趙出息已經在老韓的帶領下上上下下轉悠了兩圈,老韓帶著他還去幾個包廂見了幾個貴客,都是區里和局里部門能說得上話的領導。
  “趙哥,這沒什么事,你要是閑的慌,便回去陪老太太,有什么急事,我給你打電話”韓三強知道老太太重病的消息,期間還去醫院看過一次,雖說老太太不怎么待見,可畢竟是二胖和趙出息的奶奶。
  趙出息搖頭道“沒事,醫院那邊有二胖。一會有個朋友要過來”
  “老韓,過兩天六叔有個家宴,到時候你跟我一起去”趙出息瞅向老韓,低聲道。
  老韓受寵若驚,放平時,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不可能去這種場合,能上得了臺面的,都是幾個大佬,他現在是跟著趙出息水漲船高,連忙道“我能去?”
  “你現在是我的老大哥,你說能去么?”趙出息輕笑搖頭道,話雖這么說,實際情況是他不想打擾二胖,這才讓順水推舟讓老韓跟著去。
  老韓嘴上不說,可心里有些感激,兩人不約而同的笑起來。
  這時,包廂門被少婦樂昕推開,樂昕笑的很誘人,對著趙出息說道“趙哥,您的客人來了”
  趙出息已經瞅見樂昕旁邊的周文山,笑意盎然走過來說道“周少爺,您終于來了”
  周文山整張臉瞬間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