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30 落葉歸根


  第一百二十五章良苦用心
  黃老苦口婆心給趙出息說這么多,并不是真和趙出息推心致腹,雖說趙出息平步青云,可一個初出茅廬沒多久的后期之秀怎么可能值得他這地位穩固兩頭吃香的老狐貍把酒言歡?正如他所說的,他這只不過是投資,投資趙出息,為兒子黃涵以后找退路買保險。再者,他怎么會知道趙出息以后會青云直上一帆風順?他肯定不知道,他這只不過是廣撒網,把未知設定為假設狀態,按照假設狀態布局,誰知道他還有沒有別的假設狀態,趙出息有可能只是他其中一條路,如果趙出息真能走到那一步,他高興,如果趙出息走不到那一步,他也不擔心。
  這點,趙出息心里也清楚,他沒信過誰,自然也包括老黃。人貴有自知之明,他清楚自己還不至于讓黃老如此的看重。黃老知道兒子黃涵能力有限,自己現在穩坐釣魚臺,可自己百年之后就不一定了,所以他得未雨綢繆早作打算。
  這頓飯的氣氛很輕松,兩撥人彼此明白心中所想,黃老和兒子配合的相得益彰,趙出息也投桃報李你情我愿。差不多九點的時候,趙出息便告辭離開,黃老和兒子黃涵親自把趙出息送出樓,這待遇算是高規格,也算是把趙出息當個人物。
  趙出息從經開區離開后上二環,打算去高新區銀河國際娛樂會所。路上接到昨天被自己調戲的欲仙欲死的御姐蔣清軒的電話,趙出息不忌諱二胖在場,他和二胖之間沒有什么秘密可言,何況這些二胖都看在眼里,想到蔣清軒昨天欲拒還休的樣子,趙出息內心便有些蕩漾,畢竟是二十好幾的年輕小伙子,欲火正旺,誰還沒沖動的時候,趙出息能忍這么久,已經算是極限。具體來算的話,御姐蔣清軒算得上第一個幫自己解決生理問題的女人,讓趙出息初次經歷男女世界,雖說不是真正的零距離接觸,也別有一番滋味。
  趙出息瞅了眼開車的二胖,隨即接通電話,小聲道“怎么,姐姐又想我了?”
  “壞人,昨天害的我好慘”蔣清軒像個小女人一樣撒嬌道,那動人的聲音有些誘人。
  趙出息壞笑道“姐姐難道不喜歡么,我可記得某人昨天很享受的樣子,要不要我給你學學”
  蔣清軒冷哼道“你敢,最后還不是你舒服了,姐姐我什么都沒得到”
  “姐姐想得到什么?”趙出息忍不住又開始調戲道。
  蔣清軒沒好氣的說道“你說呢,你占了姐姐的便宜,不讓姐姐占你的便宜”
  趙出息淫蕩的笑道“我知道了,姐姐又開始春心蕩漾了”
  “你才春心蕩漾呢”蔣清軒笑罵道,經過昨天的事情,兩人的關系算是又進一步,雖說趙出息最后沒要蔣清軒,可蔣清軒覺得這是遲早的事情。她對周斌現在更多的是親情,趙出息的出現以及趙出息那天救她的所作所為到讓她這幾年波瀾不驚的心有些波動,像是在大學戀愛時候的感覺,從沒有一個男人會給自己這樣的感覺,而趙出息是第一個。
  趙出息小心翼翼的問道“姐姐現在在哪,斌哥不在吧”
  “怎么,你又要來欺負姐姐么,放心吧,他晚上十天半月都不會和我在一起”蔣清軒有些幽怨道,周斌在外面有女人,有幾個女人她都清楚,誰讓周斌的手邊有個自己最大的臥底。
  趙出息松口氣道“今天沒時間,等改天有空我再欺負姐姐,到時候絕對讓姐姐滿意”
  “壞人”蔣清軒再次罵道,其實他心里是希望趙出息來找她。
  陜西省會議中心,今晚有場由省政府和市政府主辦的晚宴,受邀的都是省市的優秀企業家和納稅大戶,據說常務副省長以及市長幾位副市長都會出席,可見這晚宴相對來說比較隆重。這段時間在西安市場發展的如火如荼的蜀都集團自然是受邀對象,蘇西洛穿著華麗露背晚禮服,成為場上不多的焦點,誰讓徐大公子就站在她的旁邊,外帶著和徐大公子熟絡的一幫頭頭腦腦死黨等都圍著她轉,最重要的是那位常務副省長就是人家徐公子的舅舅,明眼人可都瞧在眼中。
  站在邊緣處的徐林瞅著這場面若有所思,不禁搖頭嘆氣。他是跟著自己的大老板來的,作為榆林商會的副會長,徐林的大老板顯然資歷夠參加這樣的晚宴,徐林的去意已決,大老板最近頗為頭疼,他能僥幸躲過榆林民間的借貸危機和房地產危機,把公司重心放在西安蘭州等省會城市,完全是由徐林操作的,每想到這,這個肥的流油操一口陜北普通話的煤老板便心有余悸,當初在北京要不是親自三姑茅老,現在自己是什么下場真不知道。然二這個幕后功臣此刻卻要離他而去,他不心疼才怪了。
  “兄弟,真確定要走?”徐林的大老板叫錢來福,梳著大背頭,身材有些臃腫。可腦子不笨,不然也不會在短時間將資產翻番,現如今資產在榆林地區能排進前十。
  徐林端著酒杯,輕笑道“老錢,我本就不屬于這里,走是遲早的事。怎么,還嫌我給你賺的錢不夠多,人要知足,我當年就是不知足,才落得如此下場,欠一大屁股的債。現如今這債都還完了,也該走了。到處走走停停看看,以后會抽時間來看你這個老朋友”
  “唉,說實話,真有些舍不得,不過我也清楚,我這廟太小,你老徐以前比我風光,東山再起只是時間問題,以后需要我的時候,盡管開口,一個億兩個億短時間你說拿不出來,可一千萬兩千萬幾千萬只是你一句話的事情”錢來福為人雖說有些摳門,可多少知道知恩圖報,當初和徐林約定好的那些東西,全都兌現諾言,畢竟徐林給的掙的可不是一千兩千。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徐林滿意道,他不是沒想過東山再起,只是知道時機還不成熟,現在不像當年,市場機制不成熟,只要有關系和膽量,掙錢是遲早的事。
  錢來福掏出一張中銀的卡,笑呵呵道“五百萬,我說話算數,比起你給我掙的,只能說是九牛一毛,都說我老錢摳門,可今天我不摳門,該給兄弟的還是要給”
  “謝了”徐林沒有推辭,這是他應得的。
  當蘇西洛那邊人群散開后,徐林笑著對錢來福說去見個朋友,算是告辭。錢來福由著他去,徐林緩緩走到蘇西洛的面前,平靜道“蘇大美女任何時候都是場上的焦點”
  “我怎么從徐總這里聽到的滿是諷刺”蘇西洛半開玩笑道,徐林是錢來福旗下集團公司的總經理,這個蘇西洛趙出息都知道。兩人這段時間一直打交道,不陌生,很熟悉。
  “這個不敢,要被別人聽見,我怕今晚走不出這里”徐林呵呵搖頭道。
  蘇西洛若有所思道“聽錢董說徐總要離開西安?”
  “我和你一樣,不是西安人,自然得離開”徐林不意外蘇西洛知道自己要離開在這個消息。
  蘇西洛皺眉道“似乎我還不知道徐總是哪的人?”
  “天津人”徐林用天津話有模有樣的說道。
  “難怪要離開,京津唐的圈子,可比西安要大”蘇西洛話里有話的說道。
  徐林沒接話,錢來福難免會說出一些關于自己的事。
  “他知道么?”蘇西洛猶豫道。
  徐林沉聲道“知道,打算走的時候和出息他們好好喝頓酒,以后再見就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哦”蘇西洛苦笑點頭。
  徐林思索片刻道“蘇小姐別怪出息,是對是錯,總要吃虧才知道,別人說再多都無用。出息走這條路,是有他自己的無奈,或許并不只是單一的原因”
  蘇西洛臉色不悅道“難道要等把命丟了,坐牢了才知道對錯,那個時候,不覺得一切都晚了么。他不是三歲小孩,怎么這么沖動任性,他難道不知道,他要是走錯一步,鳳凰村怎么辦?”
  徐林皺眉,顯然蘇西洛比自己知道的要多。
  “我能不能問個問題,蘇小姐可以選擇不不回答”徐林突然問道。
  蘇西洛嘆氣道“問吧”
  “蘇小姐是否喜歡上出息?”徐林的問題很直接。
  蘇西洛臉色微變,沉默數秒,最終還是沒開口。
  徐林輕笑道“看來我已經知道答案了”
  蘇西洛沒否認,喜不喜歡是一回事,可能不能在一起是另一回事,她已經不是朦朧不懂的少女,知道自己的婚姻注定不會兒戲。
  “既然如此,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有天出息落難,還是希望蘇小姐能幫他渡過難關,他在西安真正的朋友沒幾個,不過,蘇小姐肯定是其中之一”徐林有意緩和兩人的關系,畢竟如他所說,趙出息能用的上的關系沒有多少,他現在這條路危機重重,真出事了,能幫他解決的問題的只有蘇西洛,誰讓蘇西洛的背后站著徐少卿這個大少爺。
  徐林可謂是良苦用心。
  蘇西洛冷笑道“再說吧”
  徐林點頭淺笑,抬高酒杯示意,輕抿一口酒,隨即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