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13 要出事了


  第十一章奇葩組合
  來到西安已經四個多月了,趙出息土鱉的氣質絲毫沒有改變,誰讓他每天蝸居在工地上,面對的是一群民工,沒時間出去見見世面。可對于車,趙出息多多少少現在有些了解,每天那些報紙上大幅版面都是賣車的廣告,加上工地上一幫民工閑來無事的時候總會聊車。買不起歸買不起,想想還是可以的,趙出息叫這‘生活再怎么艱難也不能扼殺我們意淫的權利。’于是趙出息慢慢的了解到,什么是豪車,比如奔馳寶馬奧迪賓利邁巴赫。什么是跑車,蘭博基尼法拉利保時捷。什么是越野,路虎霸道悍馬。
  每次聊完車,趙出息總會轉過頭對著聽得云里霧里的二胖說道,二胖你這體型和身材適合越野,等哥有錢了,就給你買輛悍馬,你天天開著出去兜風泡妞。二胖聽完總是笑得愈發的開心,趙出息說什么他都高興,雖然這些承諾顯的有些遙不可及。男人對車的寵幸是與生俱來的,所以每當蘇西洛大氣磅礴的奧迪A8L開進工地的時候,趙出息的眼睛就賊溜賊溜的,邊走邊嘀咕好車好車。
  奧迪A8L緩緩停在用活動板房搭建的辦公室樓下,趙出息走遠后刻意停下腳步,等到蘇西洛和秘書秦焉出來后,果不其然,趙出息看見蘇西洛的臉色略顯疲憊憂心忡忡,心中愈發擔憂。穿著高跟皮靴灰色呢子大衣的蘇西洛絲毫不能吸引趙出息,趙出息唉聲嘆氣的轉身往工地走,手里提著蘇西洛包拿著文件的秘書秦焉注意到了這個落魄的背景,下意識的停下腳步盯著,微微皺眉搖頭。
  回到施工現場后,二胖依舊在賣力的工作,天氣變冷,縱然干活能出一身汗,趙出息已經穿上毛衣,可不知冷暖的傻子二胖依舊穿著短袖,胳膊上的肌肉足以讓美術學院的學生去研究人體線條,趙出息心疼這貨深怕受寒的病讓他穿厚點,二胖樂呵呵的搖頭回道不冷,熱。那以后趙出息也就懶得理會了,不知道是真傻還是裝傻的二胖讓趙出息很是矛盾,有時候以為他是大智若愚什么都該懂,有時候又得替他操心一些小事怕他真傻,趙出息真怕自己有一天神經質了。
  忙了大半下午,眼看就要下工的時候,好幾天沒來工地的韓三強屁顛屁顛的拿著一盒芙蓉王過來孝敬趙出息,從來到工地到現在,趙出息除過一開始孝敬工頭老王兩盒煙,之后就再也沒買過煙。有煙的時候抽,沒煙的時候憋著忍著。
  韓三強帶著兩個狗腿子,都是本地人,一直跟著韓三強廝混在各個工地,見到趙出息后趾高氣昂的介紹道這就是一挑我們一群的趙哥,以后都使點眼色,要在外面見到趙哥,能幫得上忙就幫,不然別說是我韓三強的兄弟。兩個和韓三強差不多大的男人連忙點頭叫這趙哥,眼疾手快的一位剛等韓三強給趙出息遞過煙,就立刻拿出打火機點燃,另一位慢了半拍后悔不已,生活在底層的人們總有一套他們賴以生存的本領和套路,摸滾打爬察言觀色。
  趙出息抽著二十五塊錢一盒的芙蓉王,有滋有味,他抽過最貴的煙還是上次和施工方的項目經理聊天打屁的時候蹭的軟中華,聽說一盒五六十,趙出息知道不禁罵那項目經理狗大戶真有錢。
  “三強,這幾天怎么沒見你?”趙出息肆無忌憚的吐著煙霧,輕聲問道。
  蹲在地上的韓三強眼神有些閃爍的回道“家里出了些事”
  “處理完了?”趙出息盯著韓三強疑惑道。
  韓三強打哈哈的笑道“一點小事,早忙完了。”
  韓三強有話不想說,趙出息也不好意思追問,如果能開口,想來韓三強早就說了。
  為了避免趙出息在這個話題上深入,韓三強連忙說道“趙哥,還記得上次我給你說的事么?”
  趙出息眉頭微皺,看來等了這么久,那位大人物終于要見自己了,打趣道“記得,我怎么不記得,我等的花都謝了”
  韓三強悻悻一笑,抬頭道“他要見你了”
  “什么時候?”趙出息不啰嗦,直接問道。
  韓三強回道“今晚”
  趙出息點頭,表情有些僵硬。
  韓三強猶豫片刻,最終還是說道“趙哥,這事情我可能幫不了你,說實話,我也吃不準這趟會發生什么。咱兩是不打不相識,剛開始我沒想服你,想著委曲求全哪天再收拾你,后來時間長了,覺得你人確實不錯,也就不了了之,咱兩認識這么長時間,我不知道你把我韓三強當沒當兄弟,反正我把你當兄弟。是兄弟,我就不藏著捏著,今天晚上這趟你得留點心,到時候情況不對你就跑,我會帶人開車接應你”
  縱然韓三強如此說,趙出息還是七分信三分疑,人心那可是真隔著肚皮,走錯一步滿盤皆輸,等于他又得跑路,去下一座未知的城市,這對于好不容易站穩腳跟的趙出息來說,多少有些舍不得。
  “他叫什么?”趙出息冰冷道。
  “道上喊他斌哥,六叔心腹”韓三強捻滅煙頭道。
  趙出息想了想說道“他應該沒禁止我帶什么人吧?”
  “沒有,這也是我正想說的,晚上帶上二胖,真要打起來,咱大不了就大干一場”韓三強這話說的多少有些沒底氣,他不過是一個小混混,真要和斌哥斗,逃不過死路一條。
  趙出息也看出韓三強的窘迫,笑著拍著韓三強的肩膀道“三強心意我領著,這是我的事,你就別摻合了,這斌哥肯定不是善茬,不行我就玩完撤,反正這座城市又沒我什么我牽掛的,你不行,你生在這座城市,以后肯定是活在這座城市,跑不了”
  韓三強沉默,顯然默認趙出息的話,略顯尷尬,義氣有時候也得建立在現實的情況下。
  傍晚下工,趙出息沒有吃飯,拉著二胖回到十六層的狗窩里,迅速將鋪蓋卷好,同時將自己的衣服以及從老太太那里拿的兩本書全部放進編織袋,沒幾分鐘就收拾好,像他這種沒什么家當的農民,跑路都輕松。
  忙完這一切,趙出息這才對著一臉不解的二胖說道“二胖,晚上我們要去會會那個斌哥,到時候有可能出事”
  “不怕,不怕”二胖嬉皮笑臉手里拿著白饃邊吃邊說道。
  趙出息恨鐵不成鋼似的怒罵道“你個傻子,我是說萬一,真要出事了,你就藏在家里別出來,等我到時候去別的地方安頓好了,再把你和奶奶接過去,聽見沒,特么的,你能不吃嗎,勞資再說大事”
  “哦”二胖也不知道聽沒聽進去趙出息的話,低頭繼續啃自己的白饃,頭也不抬的回道。
  趙出息徹底落敗,真想照著這貨的屁股踢上一腳。
  晚上七點,天徹底黑了后,韓三強急匆匆的找到趙出息,深情緊張的說道“趙哥,他們來了”
  趙出息深呼吸一口氣,有種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兮的悲壯,這是他來到大城市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必須將事情的可能性想到最壞的一步,喊上坐在一旁昏昏欲睡的二胖,兩人緊跟著韓三強出了工地,走過工地活動板房辦公室的時候,蘇西洛的奧迪A8L還在,活動板房里燈火通明,顯然蘇西洛還沒有離開,趙出息沒時間去想她,搖頭繼續往前走。
  國際公館工地門前,一輛寶馬760li早已等候多時,超長超寬的寶馬7系可謂是暴發戶們的最愛,趙出息看到寶馬760li的時候微微一愣,沒想到第一次做上百萬的豪車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站在寶馬760li前,趙出息十分冷靜,并未露出土鱉沒見過世面的囧樣,一個穿著皮夾克帶著墨鏡的男人和韓三強低聲嘀咕幾句后,便轉頭看向趙出息和二胖,意思上車。
  趙出息對著男人微躬著身子微笑示意,看起來更像是點頭哈腰,戴著墨鏡,趙出息并未看見他不屑的眼神。看門的大爺本想和趙出息打招呼,一看這陣勢,嚇的也不敢說話,趙出息對著看門大爺嘿嘿一笑,全然不當回事,隨即便和二胖上了寶馬760li。
  寶馬760li走遠后,看門大爺搖頭晃腦道“這瓜娃得是有個有錢的爸?”
  工地辦公室的窗前,站在這里透氣的蘇西洛正好將工地門口發生的這一切看見,若有所思。
  在國內超級暢銷的寶馬7系縱然寬大舒適,可一米九出頭近二百斤重的二胖還是坐的不舒服,墨鏡男一言不發,氣氛壓抑,趙出息憋的更難受,于是打趣道“二胖,看來你這身材真只適合越野”
  這話算是緩解氣氛,二胖扭扭捏捏笑的傻不啦磯,墨鏡男不動聲色的從后視鏡上打量著二胖的身材,肌肉勻稱完美,顯然爆發力十足,整個人魁梧霸氣,在建筑工地干苦活顯然是屈才,實屬一顆好苗子。他打心底中意眼前這傻小子,沉聲道“普通越野對他來說像小孩子的玩具,只有像派拉蒙掠奪者以及騎士這類才適合他”
  派拉蒙掠奪者、騎士趙出息根本沒聽說過,不過聽起來很拉風很霸氣,趙出息弱弱的問道“這車貴不貴?”
  墨鏡男不屑的笑著,貴不貴已經不能形容這種車,比如帕拉蒙掠奪者號稱世界上最不可阻擋的車,淡定的說道“派拉蒙掠奪者高兩米七,重十噸,可以抵擋7磅的TNT爆炸威力,涉水深度達到車身一半,油箱續航五百公里。悍馬路虎在他面前就是玩物,這樣的車已經不是用貴來形容,如果你真想知道,那我告訴你,它可以買三四輛你坐的寶馬760”
  墨鏡男顯然高估了趙出息,因為趙出息根本不知道寶馬760li多錢,很無語的問道“寶馬760多錢?”
  墨鏡男差點噴出一口大姨媽,真不知道這樣的土鱉怎么會讓斌哥瞧上,沒好氣的說道“二百五六十萬吧”
  “我草,二百五六十萬,媽的,可以給鳳凰村蓋五六個希望小學”趙出息很不淡定的破口罵道,在他眼里,有這么多錢可以干很多事,可以給鳳凰村蓋學校,可以給鳳凰村那二十多個孩子買很多書和衣服,這或許就是所謂的貧富差距。
  男人表情不悅,突然轉過頭盯著趙出息,趙出息嚇了一跳,連忙說道“不是罵你,不是罵你”
  “土鱉”墨鏡男最終給趙出息兩個字的定義。
  二胖一臉好奇的看著趙出息,趙出息嘿嘿一笑,二胖緊跟著就笑。
  墨鏡男徹底無語,真是一對奇葩的組合,傻子加土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