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129 塵歸塵土歸土


  第一百二十四章黃老的指點
  將錢還給程子欣后,趙出息瞬間有種無債一身輕的感覺。到目前為止,他身上還有十三萬的存款,這全都是他幫周斌做事得到的回報,兩情相愿。從走出鳳凰村的那天起,他便謹記李青衣的話,來到大城市,是人都得留三分心,當你走的越遠的時候,越要如此的小心翼翼。一半人對你好與不好,是因為你對他們有無價值。另一半人對你好與不好,也是因為你對他們有無價值。只是這兩種價值不是一種東西,可誰讓他們叫同一個名字,有時候可能會悄然發生變化,而你卻不知道。
  特別是走上這條布滿靳棘的路后,趙出息愈發的警惕,目前除過二胖,他尚未完全信任任何一個人,韓三強徐林只能算半個,何況是周斌和吳上善這種喜怒無常手段多端的腹黑者。
  吃完火鍋,時間還有些早,程子欣便提議去大唐通易坊那邊找家有駐唱歌手的清吧喝點酒,好不容易有時間出來消遣,明天又得接著繼續工作。趙出息無所謂,銀河國際娛樂會所那邊,趙恩明已經被辭退,六叔對于他的反抗完全無視,顯然已經默認趙出息的決定。老韓順利成為銀河國際娛樂的一把手,接下來該怎么做,老韓估計比趙出息要老道,至少要把趙恩明一系的人清理干凈,順者留逆者走,接下來便是其余幾系的人馬,老韓在銀河國際待了這么些年,不會不清楚誰是誰的人,大多時候估計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現在是趙出息給他投誠的機會,錯過這個機會,那老韓只能和趙恩明一樣,卷鋪蓋離開。有韓三強盯著,趙出息隨時能收到進展情況,所以去不去并無所謂。
  “話說,你和徐少卿現在關系怎么樣?”剛坐下,趙出息便直來直往的問道,想當初程子欣喜歡徐少卿,可是什么事都干的出來,還要和自己合作,現在自己不再跟著蘇西洛,也不知道她倆什么情況。
  程子欣似乎不想提這個話題,頭也沒抬的反駁道“我看你是想問關于蘇西洛怎么樣吧?”
  趙出息有些尷尬,這妞不一句話嗆死人能死啊,只好說道“行行,那您給我說說蘇西洛和徐少卿怎么樣,這總行吧”
  “趙出息,你這是找死么”程子欣冷哼道,這是她的死穴,誰讓深愛著的人不愛她,卻愛著別人,而這個被愛的這個人還不以為然,這真夠諷刺的。
  “我這只不過是順著你的套路來而已,至于么?”趙出息依舊不知死活的給程子欣傷口撒鹽道。
  程子欣強壓著怒火,告訴自己平靜平靜,越氣急敗壞,越讓眼前這家伙幸災樂禍。坐一旁的蘇蘇瞅瞅趙出息,又瞅瞅程子欣,感情兩人之間的關系還挺復雜的,中間還夾著什么蘇西洛什么徐少卿。
  隔天,趙出息陪著周斌吳上善忙前忙后,先后和幾位西安商界大佬洽談合作,任何行業都有金字塔階層,站在頂尖的那些人遠不是墊底的那些人所能仰望的,趙出息以為混黑社會無非是看場子收保護費,要么就是賣淫販毒賭場之類的,其實除過這些,愈發漂白的他們現在更多注重的是商業化的資本運行,錢生錢才是王道。
  當天傍晚,趙出息終于如約來到黃老位于城北經開區的家,這次趙出息自然要帶上二胖,他可吃不準黃老是站在誰那邊的,要是這是場鴻門宴,最終吃虧的人可是他。
  黃老先前主動拋出橄欖枝,趙出息倒想知道,他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老狐貍一直不倒,總有自己的經驗。
  趙出息前兩天問過周斌關于自己殺了黑熊,為什么沒有遭到來自于馬爺那邊的報復,周斌解釋道,黑熊不過是個小嘍嘍,事后六叔讓他順水推舟把天佑盛典讓出去,算是換來短暫的和平,這個面子不是給老馬的,而是給那位背景深厚的吳大少的。何況黑熊動蔣清軒在先,本就站不住理,吃了虧丟了命,那是自己本事不如人活該,老馬要是為此喋喋不休的話,肯定是和六叔徹底撕開臉皮。
  這是場家宴,除過黃老以及他的大兒子黃涵再無他人,沒有大張旗鼓,一切都是悄然進行,估計沒有人會知道趙出息和黃老接觸,趙出息也不想讓別人知道,包括周斌吳上善,生怕被他們猜忌。晚上很豐盛,是黃老家的老保姆做的,有魚有肉有湯,不比飯店的待遇差,主賓在餐廳就坐,黃老特意拿出自己珍藏的茅臺準備小酌兩杯,黃涵一改當初對趙出息的不待見,稱兄道弟像是多年摯友一般。
  “本來前幾天便想來黃老這蹭飯,臨時被六叔安排了個任務,只好推遲了幾天”趙出息不想讓黃家父子覺得自己懈怠他們,笑著解釋道。
  黃老笑呵呵的搖頭道“六哥的任務重要,我聽說了,是讓你陪著成都來的簡姨,這個簡姨可不是普通人,你和她打好關系,對你多少會有些幫助,退一萬步來說,以后在西安待不下去了,可以去成都找她,以你的能力,想來簡姨會給你碗飯吃”
  趙出息若有所思道“難道黃老知道簡姨的背景?”
  “多少知道點,畢竟我是跟著六哥一起出生入死的,四川道上有個人見人愛人見人恨的女王,黑白商界關系網無比復雜,很多川渝上得了臺面的人都得賣她的面前,不少過江龍都栽過她的手里,你說這簡姨的背景怎么樣?”這是六叔多年前結的緣分,幫過這簡姨一點小忙,后來這簡姨知恩圖報,算是給六叔解決過一個大麻煩,知道這件事的,只有他和虛空和尚,老黃今天把這事講出來,無非是借花獻佛,讓趙出息知道自己的誠意。
  趙出息一臉震驚,卻又異常疑惑,震驚的是這簡姨的背景比自己想象還要牛逼,疑惑的是,周斌吳上善等人都不知道,黃老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黃老知道,那老齊他們知道不,黃老知道,為什么不把這美差給攬下,為什么又要告訴他?
  “你是不是想問,我怎么知道?”黃老果真是上了年紀的狐貍,沉聲道。
  趙出息點點頭,不否認。
  “這事只有我和虛空和尚知道,簡姨欠六哥一個人情,之后還了六哥一個大人情,兩人這才有交情,前年陪六哥去峨眉山的時候,簡姨全程作陪,據說期間遇到過簡姨一個副省級的客人”黃老娓娓道來。
  趙出息微微皺眉道“黃老為什么要把這些告訴我?”
  “這算得上對你的投資,你的潛力不比周斌吳上善他們小,李建業方鶴這邊我已經放棄,現在將寶壓在周斌吳上善這邊,你的變數大點,以你的實力和性格,地位不會在他們之下”黃老笑道。
  “黃老如此確定?”趙出息疑惑道。
  坐在一旁的黃涵這個時候說道“以前我不理解父親為什么一直不肯下定決心站隊,現在算是明白,因為他沒看清楚六伯的最終選擇,六伯年紀已大,這個圈子最終要由年輕人來領導。李建業是嫡系,吳上善周斌有能力,所以六伯一直在猶豫,父親才會保持中立不動搖。而你的出現打破了這個僵局,你的選擇便是我們的選擇,最重要的是,你以后是六伯牽制周斌吳上善的棋子”
  “所以,別和李建業方鶴老齊那邊鬧的太僵,很有可能有一天他們能為你所用,到時候便能和周斌吳上善分庭抗禮。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除非你不想站的更高,不過,這也由不了你,等那個時候,你不想坐那個位置,都會有人逼著你坐,你覺得到時候周斌吳上善會允許威脅他們的人存在么”黃老接住大兒子黃涵的話繼續說道。
  趙出息聽的有些天方夜譚,這些事情感覺離他很遙遠。
  “未雨綢繆未必不是什么壞事,上位者之所以能成為上位者,因為他們走一步看十步,而不是走一步看兩步看三步。你既然現在已經走到這個位置,就要想好自己以后的每一步怎么走,有目標才不會迷失方向,沒目標隨波逐流,船隨時會翻,這船上可不止你一個,還有你的盟友和朋友,太多和你利益相關的人”黃老不給趙出息說話的機會,一連串的大道理聽的趙出息滿臉迷茫。
  “很多話出息雖說尚未聽懂,可黃老今天這番話,確實讓出息學到不少”趙出息由衷的說道。
  黃老笑瞇瞇的回道“我這只不過是給兒子鋪路,這么些年過來,誰還沒兩個仇家,現在不怕。不代表以后死了不怕,所以我在給兒孫上保險,保的他們平平安安”
  “出息,以后有什么事,黃哥能幫上,盡管開口,我的話就是我父親的話”黃涵直接開口道。
  趙出息有些受寵若驚。
  “再多說一句,防著點周斌和吳上善,他們兩比你想象的要有心機,我比你了解他們,這些年被他兩陰過的人不在少數。”黃老隨口說道,說完便低頭吃菜。
  趙出息點頭,除過二胖,他從來都沒信過誰。記得李青衣說過,連她都不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