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124 還錢


  第一百二十章柴米油鹽才是日子
  被跟蹤這種電影里的故事情節是趙出息第一次經歷,他在來香格里拉大酒店找簡姨時便在路邊瞅見這兩本田雅閣,記得當時車上有人往馬路邊上丟了根煙頭,他心里還咒罵丫真沒素質,生孩子肯定沒屁眼,他們離開香格里拉酒店時,本田雅閣正好離開,只是已經走了這么長的路,再次瞅見這輛本田雅閣,趙出息不得不多想。
  “被跟蹤?”坐在后排的簡姨聽到這話不為所動,芙蓉則身子前傾從后視鏡上觀察后面的的車。
  趙出息生怕自己大驚小怪,或許是六叔安排保護簡姨的人,便笑道“這只是我的猜測而已”
  “主子,是不是那邊?”芙蓉低聲詢問道。
  趙出息看不清楚簡姨的表情,畢竟她帶著大墨鏡,只是聽見簡姨用很隨意的口氣說道“不用大驚小怪,繼續走便是”
  芙蓉點點頭,隨即吩咐趙出息道“開好你的車,什么也別管,什么也別問”
  趙出息心里脫口大罵,好心當作驢肝肺,關老子什么事,只要到時候別牽扯到老子就行……
  距離他們最近的南院門葫蘆頭店在勞動南路,出高新區北口過二環便到。葫蘆頭歷史悠久,最早為唐代京城美食,至今仍是西安城內有名的美食,四人坐一桌,這一桌奇葩的客人們頓時成為飯店里的焦點,其實最大的焦點自然是簡姨,趙出息和二胖老規矩一人四個饃,簡影和保鏢芙蓉則普通兩個饃,趙出息不知和簡姨芙蓉怎么搭話,便自顧自的看電視,直到葫蘆頭上來后,簡姨問道“知道這為什么叫葫蘆頭煮饃么?”
  趙出息自然知道,好歹沒少吃這玩意,回道“早在唐代,京城長安有一種美食叫煎白腸,是用豬腸肚做的,食者寥寥無幾。藥王孫思邈的醫學造詣很高,有許多醫學專著,并對飲食醫療很有研究,其中的《千金食治》就是他的食療專著。一天,他在京都長安一家專賣豬雜碎的小店里偶吃“煎白腸”,端起碗剛吃幾口,便覺得有一股騷腥味直沖鼻端,嘴里油膩膩的,很不是滋味,問及店主,才知是制作無方。孫思邈向店主說道‘腸屬金,金生水,故有降火、治消渴之功。肚屬土,居中,為補中益氣、養身之本。物雖好,但調制不當,也是枉然矣’。于是他從隨身攜帶的藥葫蘆里取出西大香、上元桂、漢陰椒等芳香健胃且能解腥去膩之藥物,連同藥葫蘆一起贈給店主。店主將這些香料藥物放入鍋中,果然香氣四溢,其味大增。這家小店從此生意興隆,門庭若市。店家不忘醫圣指點之恩,將藥葫蘆懸掛門首,遂將所賣“煎白腸”改名為“葫蘆頭””
  “原來如此”簡姨輕笑道,更感覺有趣的是趙出息一本正經的樣子,像是在背臺詞。
  吃完葫蘆頭泡饃,一幫人便直接奔向臨潼秦始皇陵國家遺址公園,那輛本田雅閣依舊緊緊的跟在后面,簡姨沉默不語,趙出息便懶得去管,到時候真要發生什么事,他自己果斷跑路便是。開車去臨潼走高速需要一個多小時,趙出息安安穩穩的開車,二胖閉幕眼神,芙蓉的警惕性十分高,似乎對趙出息不放心,對后面那輛雅閣更不放心,至于簡姨什么心思,趙出息不知道,大墨鏡擋住她整張臉。
  按照導航到兵馬俑后,趙出息停車隨即詢問收費的大爺,便帶著走路不急不緩的簡姨和隨時應付突發狀況的芙蓉去售票口,二胖則跟在最后面,等到售票口后,趙出息卻止步不前,笑嘻嘻的就差說今天天氣不錯。
  “怎么不走了?”芙蓉冷哼道。
  趙出息指指售票窗口道“要買門票”
  “要買門票,你還不去買?”芙蓉呵斥道。
  趙出息故意露出為難的樣子道“出門太著急,沒帶那么多錢,剛吃葫蘆頭泡饃把僅有的一百塊錢給花了”
  “沒錢?”芙蓉瞇著眼睛狐疑的盯著趙出息道。
  簡姨淺笑搖頭,從沒見過混的這么慘的混混,好歹是開奧迪A6L上臺面的主子,更沒見過敢在自己面前耍心機的男人,她怎能猜不出趙出息是舍不得掏那四張門票錢。廢話,斌哥臨走時又沒給自己發經費,趙出息自己不可能掏這錢,四張門票得六百塊錢,趙出息來西安這么久,還從來沒奢侈的一次性花這么多錢,他自然舍不得掏,這才偷奸耍滑。
  芙蓉冷笑道“我看你是不想掏吧”
  趙出息臉不紅心不跳的嬉笑道“是真沒錢,有錢我早就掏了,男子漢大丈夫,怎能如此小氣吝嗇?”
  芙蓉已經頻臨爆發,她本就瞧不上趙出息,要不是主子壓著,估摸著昨天就把趙出息慘虐一頓。一旁的二胖沒心沒肺的笑著瞅著趙出息偷奸耍滑,趙出息的性格他怎么能不知道,花自己的錢,比干什么都心疼。
  “芙蓉,你去買門票”最終還是簡姨開口道。
  芙蓉狠狠瞪著趙出息,主子的話不敢反駁,只好跑過去買票,四張票六百塊,買完票后,趙出息便帶著幾個人往南隨著人群尋找入口,一路上有不少導游拉客,詢問他們要不要導游,趙出息最煩這種狀況,揮揮手說不要不要,主要是大多數長的不怎么樣。
  進入口后,簡姨隨口問道“趙出息,找個導游吧”
  趙出息想都沒想便說道“簡姨,這些都是黑導游,專門坑外地人,我們走走停停看著多好,有一外人在旁邊嘰嘰喳喳你說多煩,再者,這些文物旁邊都有注釋,我們自己瞧就行”
  “簡姨說找你便去找,再啰嗦,我閹了你”芙蓉忍不住開口道。
  趙出息一臉不屑,就差說,姐姐你來啊來啊,閹掉我啊,誰不閹誰是孫子……
  “既然你這么說,那就不找”很意外的是,簡姨居然聽從趙出息的安排,讓芙蓉大跌眼鏡。
  走到廣場后,正前方是兵馬俑一號坑,右邊是兵馬俑博物館,簡姨再次問道“去哪?”
  趙出息沒來過,知道個屁,礙于面子,隨口指道“簡姨,我們先去博物館,從博物館出來按照一號坑二號坑三號坑的順序走完,你覺得怎么樣?”
  “聽你的”簡姨淺笑道。
  四個人隨即朝著右邊方向,向著博物館而去,不得不說秦始皇陵的建筑大氣磅礴,特別是這博物館,很有歷史厚重感,仿秦的建筑讓人夢回大秦。這會已經是中午,太陽高掛熱的要命,剛進博物館,便有兩個女導游再次湊上來,嬌笑道“帥哥,要導游么?”
  兩個女的,一個高挑漂亮,一個矮胖普通,趙出息瞅見這美女,眼前一亮,沒等簡姨發話,便湊上去道“美女,你說長成我這樣,能叫帥哥么?”
  高挑長發穿裙子大眼睛的美女笑道“我看你挺帥的”
  “顧客是上帝這話真沒錯,話說,美女,你們這什么價位?”
  這話問的頗有歧義,還好美女導游并沒有聽出別的意思,輕聲說道“一次八十,會詳細介紹博物館以及一號二號三號坑”
  “八十啊,有點貴”趙出息一聽八十,小聲嘀咕道。
  美女搖頭道“不貴,這里都是這個價,你覺得我不值八十么?”
  趙出息思索片刻道“不值”
  隨即扭頭便撤,這句話差點讓美女導游吐血而亡,尷尬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怎么了?”已經走在最前面的簡姨問道。
  趙出息嘿嘿笑著搖頭道“沒事沒事”
  然后帶著簡姨跟在一個團隊的后面,準備廝混在里面,這樣正好不用找導游,奈何簡姨不喜歡人多,他們只好單獨行動,趙出息打算先逛完二層再逛一層,只是在右轉走進展廳簡姨問道趙出息一件文物的歷史背景時,趙出息一問三不知,這下簡姨有些生氣了,趙出息意識到自己犯錯,連忙屁顛屁顛的殺回去,心里默念,那位美女導游別被人搶走,同樣的價錢自然是美女導游更值得,光是看美女都不值這個價錢,這自然除過簡姨這個不能提的話題。
  還好美女導游還在,趙出息二話不說便拉著美女導游過來,八十的價錢,連討價還價都沒有,反正到最后,這錢還得簡姨出,他剛只是覺得讓簡姨花這么多錢買門票,再掏八十請導游有些吃虧。
  有導游,這下逛起來便輕松不少,不得不說這美女導游可不是蓋的,講解的很詳細,比那些團隊的導游都要專業,趙出息一問才知道,人家剛剛從陜師大歷史系畢業,而且家便是兵馬俑旁邊的秦俑村,難怪對這里如此熟悉。
  博物館里,帶給趙出息以及簡姨他們最震撼的自然是銅車馬,這個可是上海世博會時中國館的鎮館之寶,首批被禁止出境的國家一級文物,氣勢磅礴,彰顯出古代人的智慧。而等到一號坑的時候,趙出息已經被眼前宏大的場面震撼的說不出話,步兵、戰車、秦俑、鎧甲、排列整齊的方陣,趙出息平生第一次見到如此場面,不禁有些后悔來的有些晚。
  趙出息回頭再瞅瞅簡姨,不知什么時候,簡姨已經摘下大墨鏡,趙出息覺得,不戴墨鏡時候的簡姨,更加的明艷動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魅力,簡姨似乎發現趙出息在偷看她,突然轉過頭,嚇的趙出息連忙躲避,小聲道“這女人太嚇人了”
  從兵馬俑出來,他們便繼續去離這不遠的秦始皇陵,尚未走進,遠遠便看見高達幾十米的陵冢,上面植滿樹木,蒼松翠柏,一片翠綠,越走進越發現他的壯觀,趙出息嘖嘖稱奇道“這得有多高啊”
  “高五十一米,周長一千七百米”簡姨跟著趙出息緩緩往上走,輕聲道。
  趙出息好奇道“姨,你怎么知道?”
  簡姨輕笑道“書上說的”
  “這秦始皇真奢侈,難怪會叫始皇帝”趙出息搖頭苦嘆道,人一輩子能到這個高度,不說流傳千古,也不說遺臭萬年,能被人世世代代記住,這已經是不朽。
  簡姨喃喃自語道“《史記》記載,穿三泉,下銅而致槨,宮觀百官,奇器異怪徙藏滿之。以水銀為百川江河大海,機相灌輸。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魚膏為燭,度不滅者久之。秦始皇陵算得上世界上最大的地下皇陵,現在出土的這有些只不過是冰山一角,我們不知道的奇跡還在土堆下面“
  “這么牛逼,那秦始皇陵沒被盜過么,我聽他們說,關中龍脈上的皇陵,大多數都被盜墓賊光顧著,他們順著那條龍脈,從西往東,一個不留”趙出息詢問道。
  簡姨回道“官方記載說沒被盜過,不過野史眾說紛紜,至于真相,無可考證,或許哪天掀開這堆黃土,才能找到原因”
  “簡姨,你真厲害,什么都知道”趙出息拍馬屁道。
  換來不過是被簡姨狠瞪一眼,不怒自威,趙出息只好沉默……
  從臨潼回西安已經是下午五點多,正好到飯點,趙出息按照計劃帶著簡姨來到鼓樓廣場后面的回民街,順便問道簡姨要不要登鐘鼓樓,簡姨笑著搖頭道“站在下面看,已經足夠”
  逛回民街,趙出息再次讓簡姨和芙蓉吃驚,瞧見什么他都想吃,更是厚著臉皮和商販們討價還價,商販們有些脾氣不好的直接對他說愛買不買不賣走人,有些商販耐不住他的糾纏,只好按照他的價格點頭,一路過去,趙出息和二胖吃的肚子渾圓,這掏錢的人自然是芙蓉,簡姨和芙蓉吃的不多,有些東西忌口,她們不喜歡吃。趙出息和二胖沒這么多忌諱,看上什么吃什么。
  最后吃的差不多了,幾人便來到賈三灌湯包解決晚飯,畢竟是西安有名的招牌店,里面早已經人滿為患,趙出息讓人目瞪口呆的點了八籠。簡姨和芙蓉一人只吃一籠,這代表著他和二胖一人吃三籠,要知道他們前前后后在大街上已經吃了那么多的東西。
  可是不管怎么吃,簡姨都發現趙出息微皺的眉頭卻不曾舒展,而眼神里隱藏的憂傷卻不被人知,簡姨自然不知道,趙出息第一次來這里的時候,是個叫十六號的小姐帶他來的,請他吃請他喝,他只是想把當初吃過的東西替她再吃一遍。她說掙夠錢就回老家,開個飾品店,找個本分老實的男人,相夫教子,平平淡淡過日子。
  只是,這些故事,終究再和她沒有什么關系……
  從走出回民街,趙出息便垂頭喪氣悶悶不樂,本來最具壓軸的城墻,卻變的很無趣。趙出息上城墻后,索性找個地方坐著發呆,二胖跟著他發呆,不遠處便是南門工地,見證著他來到西安這一年的軌跡,這個城市依舊燈火輝煌,只是趙出息再也不是剛來西安連路都不認識的土包子,他愈發的想祁連山,卻忍著沒給李青衣打電話,生怕自己說漏嘴,讓李青衣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
  趙出息不作陪,簡姨和芙蓉便順著城墻向西而行,走的很緩慢,芙蓉冷哼道“主子,從來沒見過哪個男人會敢在你面前耍心眼”
  “這不是已經有了么?”簡姨輕笑道。
  芙蓉沒好氣道“這趙出息真夠不要臉的,早上吃飯的時候我看見她兜里揣了好幾百,居然敢對我說出門著急只拿了一百塊。我就沒見過這么厚臉皮的男人,跟個女人似的,買東西還要討價還價,啰啰嗦嗦,猶豫不定”
  “對于一些人來說,錢真的是錢,對你來說,錢可能不過是個符號。芙蓉,你脫離生活太久,早已不知道,柴米油鹽才是日子”簡姨望著南門外的高樓大廈道。
  這生活,光鮮亮麗的只是少數,多數依舊不過是平淡無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