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121 柴米油鹽才是日子


  第一百一十六章三陪?
  伊伊的選擇對于趙出息來說,沒有對也沒有錯,趙出息更知道她在做出這個選擇的時候有多么的心痛,五十萬對于蘇西洛程子欣以及眼前這個并不紈绔的吳浩來說,算不上什么大錢,或許只不過是銀行卡里的零頭。可對此刻的伊伊和他來說,這便是天文數字。五十萬不知猴年馬月還完,也不知道能不能還起。爸爸以后的情況也是未知數,媽媽年事已高,自己還得上學,這五十萬是懸在伊伊家頭上最大的壓力,只會讓她們本來就苦到不能說的生活更苦更累,所以,伊伊最終選擇向錢低頭。
  趙出息更清楚,伊伊不自私也不拜金,只是向現實妥協了,有吳浩這個保險,她便可以安穩大學畢業,爸媽的生活不再那么苦,可以把錢還給他,讓他不再為五十萬拼命。
  伊伊是個好女孩,趙出息堅信,所以他不恨伊伊,只是恨自己沒錢而已……
  二胖波瀾不驚的站在趙出息的背后,沒趙出息年齡大卻比趙出息經歷多的他,沒少見這種場面,只是大多數女人一開始便是世俗的,伊伊的不同在于,她的選擇更加的無奈和心痛,她喜歡趙出息,二胖知道,不然也不會一步三回頭,只是這個喜歡在天平上最終被別的東西打敗,所以注定成為犧牲品。
  趙出息抬頭望著今天有些灰蒙蒙的天,深深的嘆著氣,此刻的天就像他現在的心情一樣烏云密布,眼看著瓢潑大雨就要降臨。他只是更加堅定自己在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的決心,愈發的后悔沒有早點走上這條路,如果以犧牲他來換取更多人的人生,比如小平安的人生、鳳凰村那些孩子的人生、十六號的人生、伊伊的人生,他將義無反顧勇往直前,縱然經歷千般磨難也絕不退縮。
  二胖拍拍趙出息的肩膀,安慰道“伊伊不過是你人生路上的一個過客,以后你或許可能遇到更多諸如這般的人和事”
  “我沒事”趙出息搖頭自嘲一笑,隨即走向奧迪A6L。
  就像丁哥和三十八號離開山水情,就像十六號自殺,這件事終歸會成為趙出息的記憶,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一些人一些事的填充而慢慢被遺忘在角落中,只是他們在某個瞬間教會了趙出息一些道理,讓趙出息更加的成熟。男人的成長,便是伴隨著一個又一個傷疤的形成,直到有一天傷痕累累,沒有人再能傷到你。
  西安香格里拉大酒店趙出息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個號稱西安最頂級的酒店,趙出息第一次來的時候便蹭吃蹭喝狠狠宰了頓斌哥,不過斌哥并沒生氣,由著他們亂來,不得不說,成大器的男人們心胸都比較廣,斤斤計較的男人注定平庸一輩子。
  趙出息和二胖到香格里拉大酒店夏宮中餐廳包廂門口的時候,包廂門口左右兩邊分別站著兩個人,并非只有周斌的人,戒備有些森嚴。等到趙出息進去后才發現,包廂里面已經熙熙攘攘,周斌和吳上善并肩而坐,周斌的旁邊則坐著蔣清軒,蔣譚不用想都在周斌的背后。至于吳上善的旁邊則坐著位容貌氣質不屬于蔣清軒,氣勢力壓吳上善和周斌的中年女人,趙出息剛進來,注意力下意識便被她吸引過去,可見女人的氣場有多強大。
  女人盤著頭發,化淡妝卻涂大紅色的口紅,妖艷至極,似乎保養的不錯,皮膚緊繃并沒太多皺紋。至于女人的背后,則站著位眼神如炬的短發女人,在他進來后便死死的盯著他,之后便把注意力全部留在嬉皮笑臉的二胖身上,女人穿黑色緊身背心和迷彩褲,胳膊上的肌肉比男人都要強悍,整個人冰冷至極,好像全世界都跟她有仇似的,一動不動如同木樁般站在坐在吳上善旁邊女人的背后。
  “周哥吳哥,我來晚了,路上有些事耽誤了”趙出息走到餐桌前,笑著解釋道。
  周斌哈哈大笑揮手道“兄弟之間那么客氣干什么,不晚不晚,等著你呢,趕緊坐吧”
  趙出息點頭,隨即跟吳上善寒暄打招呼,和御姐蔣清軒眼神觸碰到一起的時候,卻被她沒好氣的白了兩眼,風情萬種,讓趙出息有些心癢癢。趙出息很自然的坐在蔣清軒的旁邊,二胖不上位,趙出息已經習慣。吳上善和周斌現在能和他稱兄道弟,把他當個人物看,無非是樓觀臺那天,二胖的驚艷全場,能對上虛空和尚而不落下風,二胖的實力無人能琢磨,周斌和吳上善不得不趙出息當個人物。
  趙出息剛剛坐下,未等周斌介紹坐在吳上善旁邊的兩個女人,蔣清軒便有些幽怨道“這么長時間不聯系姐姐,是不是勾搭上別人了?”
  趙出息生怕斌哥聽懂啊,趕緊小聲回話道“這段時間不是忙銀河國際的事,還得多謝姐你去樓觀臺前提醒我。再者,誰能看上我這窮小子,也就姐你瞧得起我”
  “嘴還是這么貧,誰知道你把哪個美女都騙上床了”蔣清軒可不會這么輕易放過趙出息,冷哼道。
  兩人竊竊私語,被站在周斌背后的蔣譚看的一清二楚,蔣譚的眼神有些嫉妒,卻掩飾的極好。這時,忙著和旁邊那位女人搭話的周斌終于喊道“出息”
  趙出息起身,周斌指著吳上善身邊那位風韻猶存的中年女人道“這位是六叔的貴賓,從天府之國成都而來”
  “簡影,叫我簡姨就行”女人沒等周斌介紹完,便主動介紹道,聲音很溫潤,如暖玉。不過卻讓周斌有些尷尬。周斌只是呵呵的笑著。
  “簡姨”叫簡姨而不叫簡姐,趙出息估摸著這個簡姨要比自己大一輪。六叔的貴賓,能讓吳上善和周斌同時作陪,顯然這個簡姨的身份不簡單,天府之國,難道是成都那邊的大佬,可她不過是個女人而已,趙出息不禁思索。不動聲色瞥了眼簡姨身后的女人,這女人可不是什么善茬,能讓這種角色當保鏢,這簡姨到底什么來頭。
  “這個年輕人叫趙出息,六叔很器重的新人,他后面那位是二胖”周斌回頭把趙出息和二胖介紹給簡姨,很簡單,并不啰嗦,差不多就是彼此知道名字。
  “出息,二胖?有意思的名字”簡影淡淡笑道。
  在趙出息沒有來的時候,周斌便已經點好菜上好酒,最高規格的待遇,兩人前一晚上已經在六叔的家中見過簡影,當時在六叔面前能談得上話的李建業方鶴齊老黃老皆出席,事后六叔把招待簡影的任務交給周斌,今晚則是周斌和吳上善以私人名義宴請簡影,其實簡影真正的背景和身份,他兩也不清楚,只是畢竟是六叔的貴客,不敢怠慢。
  “來端起酒杯,我們歡迎簡姨來西安,招待不周之處,還望見諒”吳上善和周斌相視一眼,端起酒杯道,趙出息和蔣清軒跟著起身,眾人小抿算是歡迎簡影。
  酒過三巡,周斌輕聲問道“簡姨是第一次來西安?”
  簡影放下筷子,輕聲道“一直說要來趟千年古都,每次卻事與愿違,六叔去過成都數次,我確是初次來西安,一座有城墻有兵馬俑的城市,說實話,很吸引我,這次便打算小住幾日,好好逛逛這些景點”
  “簡姨打算待幾天?”吳上善緊隨其后問道,吳上善的年齡和簡影差不多,叫簡姨異常的別扭,可六叔稱呼簡影也是簡姨,所以他和周斌只能如此稱呼。
  “計劃四天,城墻、大雁塔、秦始皇陵和兵馬俑、法門寺、碑林、黃帝陵,這些都打算去看看,好不容易來一次,下次再來,便不知道是什么時候”簡影詳細說道。
  周斌有意客套道“既然要待四天,那我給簡姨安排個熟悉的人,畢竟人熟好辦事”
  “這個倒不用”簡影委婉拒絕道。
  周斌卻堅持道“哎,這件事就聽我的吧,六叔讓我負責招待簡姨,我怕我忙不過來,安排個人也放心,不然回頭少不了被六叔怪罪,以后再去成都,說不定我還得麻煩簡姨”
  “這件事我看不如就交給出息吧”吳上善不失時宜的說道。
  一直低頭吃的不亦樂乎的趙出息聽到這句話后,有些茫然的抬起頭,口中還塞滿各類肉食,讓一旁的蔣清軒有些哭笑不得,這土包子是幾天沒吃飯了。
  周斌已經習慣趙出息的風格,第一次見面也是在這,狠狠的坑了他一頓,吳上善雖說和趙出息吃過幾次飯,建過趙出息在飯桌上的雷厲風行,可今天這種場面,趙出息依舊如此,讓吳上善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至于今晚的主角,在成都黑白兩道游刃有余的簡姨瞅著嘴里塞滿食物的趙出息,一臉好笑,剛剛見到趙出息的時候,覺得趙出息很沉穩,此刻這畫面徹底讓他的形象崩塌。
  趙出息想說話,可嘴里的食物太多,愣是開不了口,吐出來那估計周斌和吳上善連揍他的心都有了,趙出息只好使勁的嚼著,然后大口大口的咽下去,足足廢了一分鐘才完事,一幫人就這樣看著趙出息吃,趙出息臉不紅心不跳穩坐釣魚臺,等到清理完嘴里的食物,趙出息卻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讓我去當三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