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12 刁民


  第九章大人物?
  (開始新書榜了,紅票收藏走起來,我們步步爆菊)
  《楞嚴經》全名《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屬大乘佛教經典,趙出息之所以對《楞嚴經》還算熟悉,是因為山頂破廟里那老和尚頗喜歡這本經典,經常說‘自從一讀楞嚴后,不看人間糟粕書’。趙出息雖然從未將《楞嚴經》由始至終的翻看一遍,可老和尚隔三岔五的嘀咕,以至于他或多或少了解一些這本佛經里的教義,比如四種清凈教誨‘其心不殺、其心不盜、其心不淫、其心不妄語’三種漸次‘除其助因、刳其正性、違其現業’等等。
  因此偶然在這里窺見《楞嚴經》后,一剎那間他便驚悟到其中那句‘大悲無淚、大悟無言、大笑無聲’,三無?這不正是傻子二胖名字的出處么,轉而一想,傻子二胖正應了這三種境界,何為三無,傻子二胖用他自己來闡釋,以身修佛,此乃大境界。趙出息不知道老和尚要是知道后,會不會驚嘆此子天賦異稟,前途不可限量等等。
  趙出息深深的好奇,到底是誰給傻子二胖取的名字,老太太?
  至于他的激動和震驚,全部落進刺著蜀繡的老太太的眼里。趙出息驚訝,老太太卻也意外。他的神色告訴老太太,他猜出了三無名字的出處。一個普普通通在工地上干重活的民工熟知《楞嚴經》,太過天方夜譚,要不是老太太親眼所見,斷然難以置信。老太太從沒懷疑趙出息的身份,因為趙出息的身上那種淳樸無法掩飾,他就像一層包裹著沙粒的金子,只等著有緣人剝去浮華,嶄露鋒芒。
  良久,趙出息若有所思的轉過頭,對著已經恢復如初的老太太說道“奶奶,我以后可以拿這里的書看么?”
  老太太有意無意的說道“隨便拿吧,反正這里的書三無這孩子幾年前都看完了,我這老太太對它們又不感興趣,放在這里還占地方,都琢磨著什么時候賣廢紙算了”
  趙出息再次驚愕,這里的書傻子二胖都讀過?這滿滿一書架,好說歹說也有七八百本書,何況里面除過史書大多都是旁門左道生澀難懂的書,比如剛剛他翻過的《堪輿漫興》,講的全是風水龍脈之類,傻子二胖懂么?
  趙出息搖搖頭,今天這趟讓他對傻子二胖有了全新的了解,讓他更加堅信二胖不是真傻子,他只不過是不想走出自己的世界,至于為什么,趙出息肯定不知道。
  傻子二胖一曲頗有鐵馬金戈沙場裹尸氣勢的二胡拉畢后,趙出息感覺時間不早了,便從書架挑了兩本感興趣的書,一本《葬經》一本《東周列國志》,隨即起身給老太太告辭,老太太笑著說以后常來,同時把愣頭愣腦的二胖趕出去,讓他也跟著回工地去,二胖孩子氣的嘟著嘴,趙出息有些哭笑不得,對他而言,二胖就是一本尚未打開的書,等著他去翻閱里面的故事。
  日子回歸平淡,生活本多的就是平淡如水,少的是波瀾起伏。真要處處經歷大風大雨大起大落,再牛.逼的虎人都能被玩死玩殘。四季變換很快,冬夏長春秋短,所以夏天撤退的時候沒忘拐著秋天一起私奔,就這樣趙出息在國際公館的工地上又忙碌了兩個月,每天的生活規律到令人發指,早上去城墻底下溜達聽戲,晚上靜靜看書看報,其余時間吃苦耐勞,偶爾偷偷懶,讓韓三強等人幫著自己干活,同時享受著工地上幾百號人孝敬,新來的都知道整個工地最牛.逼的是趙哥,一戰成名卻被吹噓的愈發離譜,到最后傻子二胖成了配角,趙出息卻成了主角,頗像個冷笑話。趙出息自己樂于享受,威望頗高,偶爾處理個工地糾紛,不偏不倚,慢慢的這工地大小事情包工頭說了不算,咱趙哥說了算。讓你在這干,你就能干,讓你卷鋪蓋走人你就得趕緊麻溜閃人。期間有社會上的混混來工地尋滋挑事,趙出息帶著韓三強等鐵桿心腹毫不畏懼的應戰,結果可想而知,七八個混混被揍的鼻青臉腫,這還是傻子二胖在一旁看戲的情況下,緊接著的后果就是趙出息在工地上更加的牛.逼,監理項目經理工頭都樂于和趙出息稱兄道弟,這祁連山里出來的小農民初入城市算是站穩了腳跟。
  唯一有起伏的日子,便是每月發工資的時候。拿到工資趙出息便去郵政儲蓄銀行將錢打進李青衣的卡里,緊接著用韓三強的手機打個電話。和李青衣從來沒有寒暄客套,每次都直奔主題,趙出息問鳳凰村里和學校里的情況,李青衣一一如實回答,好幾次趙出息想問一句你還好嗎,可依舊每次開不了口。其實李青衣過的并不好,期間她高燒一場,差點沒命,要不是老村長的土方子,她估摸著就得把命留在鳳凰村里。老村長心疼她,勸她回城市里,李青衣只是一笑而過,病好之后,繼續自己的支教日子。
  這日子苦么?苦,苦到極點,可她知道,她要是不堅持,剛剛闖入大城市的某個刁民怎么辦?
  秋去冬來,趙出息離開祁連山的時候帶的都是夏天的衣服,天氣慢慢變冷,趙出息不得不在韓三強的帶領下去康復路批發市場置辦兩身過冬的衣服,韓三強說這里號稱西北最大的批發市場,多是貧下中農的根據地,這個說法讓趙出息笑了半天。康復路上,人潮涌動,各種小販顧客游人穿梭其中,韓三強對這里熟門熟路,帶著趙出息穿街走巷,哪里賣什么他都摸的一清二楚,趙出息郁悶問道你丫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韓三強抽著煙擺了個滄桑的發型回道,我以前混這里,后來淡出江湖了。趙出息真想煽這貨一巴掌,我混你大爺的,混著混著把你還混到工地去了。
  和韓三強真正認識已經有三個月,在趙出息眼里,韓三強本性不壞,除過地痞流浪性格,就是有些好吃懶做喜歡打麻將,隔三差五再光顧一下小發廊,給他一萬的工資他都能揮霍完。可韓三強有一點讓趙出息暗暗欽佩,就是他再怎么揮霍,都只揮霍自己的錢,有錢打麻將那就去玩,沒錢絕不借錢欠債,可見再不起眼的人都有著自己的小堅持。
  韓三強帶路直奔目的地,他說那里便宜性價比高。對于穿,趙出息從來沒有要求,只要衣能蔽體便行,李青衣說真正強大的男人從來不在乎這些外表,只有沒有底氣的男人才會刻意修飾自己,趙出息暗暗記下。
  到了目的地后,趙出息很快便挑選完自己要買的衣服,接下來趙出息又讓韓三強見識到了什么叫砍價什么叫摳門,本來這已經是自己人拿的便宜貨,可趙出息愣是兩身從頭到腳的家當從六百砍到三百,這讓店老板差點吐血,要不是最終韓三強發話,估摸著老板打死都不給。
  這次康復路之行,也是趙出息來到西安后第一次離開工地。回去的路上,兩人擠著公交車,整個公交車上人滿為患,趙出息和韓三強上車后在前面,沒過一會就被擠到了后面,由于趙出息穿的比較破爛,很多人都有意無意避開他,趙出息也不生氣。其實他在想,這車里的人有區別么?不都是為了生活而奔波嗎,誰也不確定誰最終是什么成就,所以別拿狗眼看人,看著看著自己可能真成狗了。
  韓三強眼神有些閃爍,似乎有話要說,可又猶豫不決。眼尖的趙出息最終問道“三強,有話想說就說,不過提前說好,借錢我肯定沒有”
  韓三強嘿嘿一笑,知道趙出息是在和自己開玩笑,撓了撓頭小聲說道“趙哥,有個人想見你”
  趙出息若有所思的看著趙出息,如果是普通人,韓三強肯定不會這么的婆婆媽媽,這不是他的性格,顯然這個人不是普通人。趙出息呵呵的問道“誰想見我,管吃管喝管一條龍服務不?”
  “都管”趙出息本意是調節氣氛,誰知道韓三強二話不說就點頭了,趙出息瞬間便煞.筆了。于是趙出息也不打哈哈了,皺眉問道“三強,說吧,他是什么背景身份?”
  韓三強有些尷尬,因為他不確定趙出息會不會見,要是不見,這等于打那個人的臉,結果對他和趙出息都不樂觀,韓三強苦笑道“道上混的一小爺,他聽別人說了你在工地上的一些事情,還有上次我們打的那幫混混就是他的人。”
  趙出息挪了挪屁股,后面有個妹紙的屁股太翹了,摩擦的讓趙出息有些心猿意馬,妹紙想躲又躲不開,趙出息轉過頭露出大白牙笑瞇瞇道“將就會,誰都不吃虧”
  妹紙哪見過這種流氓,瞬間紅了臉。
  趙出息借此只不過轉移自己的心思,他意識到麻煩來了,樹大招風,誰讓自己現在在工地太搶眼,或許有人看不慣自己,要殺殺自己的威風。趙出息沉聲問道“背景大嗎?”
  韓三強沒想隱瞞什么,實話實說道“背景很大,他是六叔身邊的紅人”
  “六叔又是誰?”趙出息真想罵娘,怎么牽扯的人越來越多。
  韓三強不知怎么解釋,最終說道“西安城里混的,能和六叔一個級別的,超不多三個”
  這個解釋還算明了,趙出息瞬間秒懂,心里或多或少沒底氣,問道“必須去?”
  韓三強點頭。
  “好,告訴他,我去”趙出息一咬牙,媽的,頂多是鴻門宴,去就去,帶上傻子二胖,到時候他要敢對自己動手,那就別怪自己不客氣。
  被一個在自己眼里的大人物惦記上,趙出息的心情多少有些郁悶,自己來到這大城市掙點小錢容易么,好不容易站穩腳跟,有吃有喝工資還行,誰特么招誰惹誰了?
  就這樣,接下來的幾天,趙出息戰戰兢兢的等著那位大人物的召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