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118 簡姨


  第一百一十四章犧牲
  黃雁村省人民醫院,不知為何,醫院附近總讓人有種陰森森的感覺,不知是心理原因還是另有其因。夏天的早上,八點剛過早已經艷陽高照,蘇西洛重新買了輛瑪莎拉蒂總裁作為自己的座駕,這輛有著某些回憶的奧迪A8L則準備作為公司的商務座駕,她對瑪莎拉蒂情有獨鐘,在成都的跑車便是瑪莎拉蒂GT,不過要等月底才能交車。
  離省人民醫院兩百米遠的名典咖啡廳,沒去公司便不化妝留素顏的蘇西洛表情嚴肅的盯著坐在對面普普通通卻眼神堅毅的伊伊,從氣勢上來看,儼然蘇西洛穩占上風,在任何場合,她都是一個注定耀眼的人物,容不得別人輕視。和任何人相處,她都會占據主動權,不讓自己陷入被動的無奈,主導局勢的走向。
  “這就是我今天來找你的原因,我想我已經說的夠清楚,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可以繼續問我”蘇西洛沉聲說完這句話后,氣氛便陷入沉默當中,她不時看看手腕上的腕表,一個在國內并不知名的品牌,格拉蘇蒂。她喜歡格拉蘇蒂就像她喜歡瑪莎拉蒂和賓利一樣。經歷資本逐步積累的國人在生活享受上也在與時俱進,從最開始的勞力士到后來的江詩丹頓百達翡麗,到最近的寶璣積家,國人對瑞士制造的手表情有獨鐘,很少有人知道德國品牌格拉蘇蒂,他們的造表技術絕對超越很多瑞士牌子,1930年已經發明了飛行式陀飛輪,西方世界要到90年才在巴塞爾展出“世界上第一只飛行式陀飛輪”,所謂飛行式陀飛輪,便是用極其復雜的微細裝置,用來抵銷地球引力對機械表運行時引致的誤差,在精密儀器方面,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比得過嚴謹的德國人。
  蘇西洛本身便是個對自己要求極高的女人,在去德國旅行的時候接觸到這個品牌,從此便深愛,以至于她身邊很多朋友都買這個品牌,就連徐少卿自己也有塊格拉蘇蒂。不過這些,眼前的伊伊肯定不知道,她現在的腦子很亂很亂,她沒想到為給自己爸爸借錢看病,為不讓自己去山水情賣身,趙出息居然付出這么多,這些她都沒想到,她本以為趙出息借這么多錢有自己的辦法,卻沒想到趙出息走上了一條不歸路,至于趙出息很多事,她今天才知道。
  伊伊陷入深深的自責,她本就欠趙出息太多,而現在欠的更多,伊伊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難道就讓趙出息如此下去?
  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過,蘇西洛有著足夠的耐心等待一個滿意的答復,她相信事情的最終結果會向著自己想要的方向而去,為什么?因為如果伊伊不是這樣的人,趙出息便不可能想盡一切辦法去幫她。拋去所有外在的原因,伊伊是個不錯的女孩。
  “趙出息真的走上了這條路?”伊伊有些顫抖的問道。
  蘇西洛冷哼道“你覺得我有這個時間和你開玩笑,伊伊,你可能不清楚這是條什么路,這條路很有可能戛然而止,趙出息付出的可能是生命的代價,如果趙出息死了,鳳凰村那些孩子怎么辦,趙出息走出大山的原因不就是希望能改變那些孩子的命運?”
  伊伊緊咬著下唇,她猶記得去年冬天那個下雪的晚上,趙出息和她說的那些話,依舊記得最后她問趙出息走出大山最根本的原因,趙出息說為了那個孩子為了那群孩子,直到現在,她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她怎么都沒想到,趙出息每個月的工資都要打回鳳凰村,打給那個叫李青衣的支教老師,他用自己的身體支撐著整個鳳凰村的希望,而他走出大山,便是想要改變那些孩子的命運。伊伊能夠想象,趙出息給她借這么多錢身上背負的壓力,如果他不走這條路,鳳凰村的孩子們怎么辦?
  “他給我說過鳳凰村,給我說過他在鳳凰村的生活,說過關于那個支教老師和鳳凰村的孩子,可他為什么不給我說這些,如果是這樣,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要他的錢,那些孩子,是他繼續奮斗下去的動力”伊伊咬牙切齒的說道,她愈發的后悔要趙出息的錢,正如蘇西洛所說的,她根本不知道趙出息過的是什么樣的生活,他好不容易才走出大山,難道就要狼狽的再滾回去?
  “如果他告訴你這些,你還會要他的錢?”蘇西洛冷哼道,心里卻有些不是滋味,趙出息告訴伊伊的這些,而她卻不知道,這對她來說,有些諷刺。
  “我知道我該怎么做了”伊伊紅著眼睛緊握雙手說道,如果真要讓一個人承受一切壓力,她希望這個人是自己。趙出息不欠她什么,沒必要替她承受這些,如果要犧牲一些東西,此刻,她義無反顧,不會再猶豫。
  “你真知道你該怎么做?”蘇西洛有些嘲笑道,伊伊對她來說,不就是個無能的弱者,需要趙出息出息援助,不得不說的是,蘇西洛和徐少卿一樣,是個精英主義者。
  伊伊不說話,心中卻早有決定。
  蘇西洛將自己的名片遞給伊伊道“如果有什么能幫上忙的,可以給我打電話,不管怎么說,你都是趙出息的朋友”
  或許是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絕,或許是怕趙出息知道后恨上自己,蘇西洛才會如此做,不過她知道,伊伊不可能找自己,也不可能告訴趙出息這些事,短暫的相處,她已經知道伊伊是個什么樣的女孩,不然也不會讓趙出息心疼。
  蘇西洛起身,該說的都已經說過,已經沒必要在待在這里,伊伊怎么做,她會時刻關注著,她只是希望趙出息沒有伊伊這個壓力,能再次回到蜀都集團,應該說,是回到他的身邊。
  “你喜歡趙出息?”伊伊突然抬頭盯著蘇西洛,鼓足勇氣說道,如果不是喜歡趙出息,她不知道有什么理由可以讓蘇西洛做這些事,難道真的只是看好趙出息,栽培趙出息么?這個世界唯一不缺的便是人,同時也不缺人才。
  蘇西洛臉色微變,有些惱怒道“你說什么?”
  “你喜歡趙出息”伊伊毫不避諱的重復道。
  這句話像是揭穿蘇西洛隱藏心底的秘密,蘇西洛眼神復雜,表情更復雜。喜歡趙出息,喜歡一個從大山出來的刁民?蘇西洛都不知道自己內心最深處的想法。
  “喜不喜歡,又能怎么樣,和這一切有關么?”蘇西洛戴上太陽鏡,冷笑道。
  伊伊看著蘇西洛,她是那么的光彩照人,和自己顯然是兩個世界的人,如果趙出息和她在一起,趙出息便不會再受那么多的苦和累,這何嘗不是一種好的結果?
  “你更適合他”伊伊固執的繼續說道。
  蘇西洛不想聽伊伊說這些話,她只是知道,要不是沒有伊伊,趙出息現在依舊在她的身邊,而不會走上跳刀口舔血的路,不會冒著這些生命危險。
  望著蘇西洛遠去的背影,伊伊自嘲道“喜不喜歡又能怎么樣?”
  伊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動不動,不知過了多久,掏出手機手機撥通一個給自己打過無數電話發過無數短信,她卻沒回過一次手機號,等到電話撥通后,伊伊堅定的說道“你不是喜歡我么?你不是想讓我當你女朋友么?好,我答應你,我在黃雁村省人民醫院,你來找我,如果你能答應我的條件,明天開始,我就是你的女人”
  說這番話的時候,伊伊的心卻在滴血,總要犧牲一切東西,如果說,這些東西能換來更多的東西,那便犧牲了又如何?
  傍晚,吃過晚飯后,趙出息正打算和二胖韓三強去銀河國際娛樂會所,今天才是他和那些地頭蛇們斗智斗勇的開始,以后的銀河國際娛樂,必須得他說了算,至于如何對付,趙出息已經有位良師益友,這個良師益友便是老男人徐林,他已經和徐林約好在銀河國際門口碰頭。
  整整一天趙出息都待在醫院里,晚飯還是韓三強從外面買的外賣,老太太病情有些惡化,所以他們寸步不離,趙出息本不想讓二胖跟著去,奈何二胖一如既往的固執,他做出的決定,很難改變,所以趙出息只好順從,叮囑和他關系比較好的護士姐姐一有情況便馬上打電話,他們好趕回來。
  可誰知剛剛上路,便接到伊伊的電話,伊伊說想見他,趙出息有好幾天沒見伊伊,以為發生什么事,急忙追問,伊伊笑著說沒事,就是好幾天沒見,想見他。
  趙出息想想,晚點去銀河國際娛樂會所沒什么事,便答應下來,掛掉電話后便吩咐韓三強去黃雁村省人民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