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117 三陪


  第一百一十三章蘇西洛的選擇
  老韓不說資歷,光是年齡便比趙出息長兩輪,趙出息如此做法,讓老韓臉面無從,憋著一肚子的怨氣離開包廂。能走到今天這個位置,老韓不像趙出息那樣一帆風順平步青云,而是如履薄冰步步為營小心謹慎做人做事才能有如今這地位。正所謂三十而立,大多數人三十歲以后才開始事業有成,老韓便是這普普通通中的一個。趙出息有趙出息的考慮,他考慮的是銀河國際以后是自己立足于這個圈子的根本,做的好與不好,所有人都看著,能不能再上一層樓,這步是關鍵,以后他仰靠周斌的機會會越來越少,獨擋一面的概率更大,最重要的是,趙出息不是那種甘愿為人棋子的小嘍嘍,他是個和周斌一樣有野心的男人。
  至于老韓,老韓有自己的選擇,他的選擇便是如何在這場紛爭的夾縫中生存下去,而不是成為炮灰,畢竟他上有老下有小,走錯一步都將是對一個四十不惑男人毀滅性的打擊,這不怪他,這只是他求生的本能,做一個最聰明的選擇。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有時候,人之所以為己,只是因為現實無奈而已,誰不愿忠肝義膽流傳千古?
  趙出息已經如此說,老左便不再多說什么,畢竟以后這里是趙出息的地盤,要按趙出息的套路來,或許趙出息有自己的想法,正如趙出息所說,如果是給斌哥鎮守銀河國際,趙出息完全不用得罪這幫既得利益者,可現在不一樣,趙出息是六叔指定的人,是好是壞,已經和斌哥沒有太大的關系,更多的是趙出息自己。
  蔣譚瞇著眼睛瞅著這個似乎并沒有太多經驗的年輕人的手腕,果真是個不簡單的人物,能出頭不僅僅靠的是二胖的身手,還有他這顆并不笨的腦子。
  蘇蘇想要來見識男人們的世界,趙出息自然要讓她如愿以償,等到幾個風情各異的小姐到場后,蘇蘇便果斷拋棄趙出息,和最近的姐妹聊起天,好像很想知道她們的世界是個什么樣子,黑白還是五顏六彩多姿多色?有蘇蘇在,趙出息自然不可能摟著位姐姐上下其手,保不準這妞回頭便給程子欣告狀,以后便要被她們打入冷宮,女人們最瞧不起的便是這種女人,趙出息已經有經驗,所以一本正經的和老左聊天,韓三強才沒那么多的顧忌,有便宜不占白不占,上下其手逗的那位和她年輕差不多的美女笑的花枝招展,胸前的兩團面團此起彼伏,看的韓三強春心大動,蔣譚依舊是冷冰冰的樣子,偶爾和趙出息他們插幾句嘴,小姐敬酒照喝不誤,并沒太多的話。期間李澤全帶著瘦子過來敬酒,同時給趙出息送來兩萬大洋的精神損失費,趙出息樂得笑納,沒想到今晚還有這狗屎運,心里偷著樂起來。
  蘇蘇和趙出息身邊的姐姐聊的差不多后便有些無趣,她雖說有些酒量,但卻不怎么喝酒,上次偷偷告訴趙出息,第一次喝醉的時候是在高中畢業那天晚上,和幾個死黨閨蜜喝到兩點多,電話關機,最后的結果便是家里雞飛狗跳,全城搜索,最終在一個火鍋店找到她。
  蘇蘇無趣,便搖著趙出息的胳膊示意要回去,趙出息覺得今天該忙的都忙完,也沒心思去西大街那邊廝混,畢竟奶奶還在醫院里,二胖還陪著她,于是趙出息便和蔣譚老左告辭,韓三強有些依依不舍,和自己身邊的妹紙互留手機號,被趙出息一個眼神制止,立刻識趣明白自己現在的身份。
  趙出息知道自己晚上要開車,所以沒喝酒,一直喝的都是純凈水,剛剛李澤全敬酒的時候依舊是如此。聞訊而來的老韓跟著老左蔣譚送趙出息出去,直到趙出息的奧迪A6L離開視野范圍內后,他們才回過神。
  老韓有些不服氣,又有些兢兢戰戰摸不準趙出息的套路,思索道“左哥,今天這事?”
  老左這種在任何人面前都有所保留的人,自然不可能和老韓推心致腹,除非在周斌和吳上善以及六叔面前,老左才會有所收斂,難怪周斌說老左城府太深。
  “老韓啊,這事你做的是沒錯,可誰讓你碰上了趙出息,以后銀河國際是趙出息的地盤,該怎么做人,你自己掂量掂量,除非你能在別的地方混口飯吃”老左有意敲打道,如果能讓老韓堅定陣營,倒是個不錯的結果。
  老韓皺眉道“左哥,說句心里話,趙出息有什么資歷掌管銀河國際,就憑他殺了黑熊?我很想不通”
  “想不通才對,要是想通了,那估計坐這個位置的便是你,而不是趙出息,你覺得你厲害,還是六叔厲害?”老左好笑道,不過也能想通老韓心里的想法,被一個后起之秀打壓,心里沒點怨氣,那也說不過去。
  “左哥,什么意思?”老韓疑惑道。
  老左解釋道“六叔的決定,你覺得能有錯么,趙出息是什么樣的人,你還沒有了解,你怎能知道他有沒有這個實力。老韓,聰明點,有時候是得早做選擇,除非你覺得你能玩得多趙出息”
  老韓不說話,陷入深思中。蔣譚苦笑搖頭,還是簡單點好……
  趙出息開車送蘇蘇回交大,路上,趙出息把李澤全陪的兩萬塊精神損失費掏出一半給蘇蘇道“給,這是你那一份,我們五五平分,一人一萬”
  蘇蘇瞅著一打錢,撅嘴搖頭道“不要”
  “姐,你不會是想獨吞吧,好歹我們給我點龍套錢,這年頭生活不容易啊”趙出息故意開玩笑道。
  蘇蘇捂著嘴嬌笑,瞪著趙出息道“你以為我像你么,這錢本來就是你的,他們是害怕你,才賠的精神損失費,要是普通人的話,誰知道今天晚上會發生什么事。”
  “真不要?”趙出息狐疑道。
  蘇蘇淺笑道“我要錢沒用,來西安上大學,爺爺給過我一張卡,媽媽給過一張卡,爸爸偷偷給過一張卡,我姐姐讓欣欣姐也給我了張卡,除過爺爺的卡,爸爸媽媽姐姐每月都定期往卡上打錢,逢年過節還有活動資金,我都不知道他們給了我多少錢,用都用不完”
  趙出息咂舌,心里嘀咕,麻痹,這就是世道,這就是現實,窮人家的孩子為錢發慌的時候,有錢人家的孩子是花不完的錢,一萬大洋對于趙出息和鳳凰村的人來說,可是個不小的數目,蘇蘇連眼睛都不眨的便拒絕,要換成趙出息,趙出息估計二話不說先把錢揣懷里,生怕對方拒絕。
  蘇蘇堅持不要,趙出息便樂得收回來,隨意說改天請她和程子欣吃火鍋,蘇蘇連忙說,不用改天,明天晚上就行,好久沒有吃火鍋了。趙出息笑著答應。
  看著蘇蘇進交大校門后,趙出息再次掏出錢,將一萬五給韓三強道“這一萬是還你的,五千是今晚給你的”
  韓三強搖頭道“趙哥,我不急,你先拿著用”
  趙出息隨后拿過喝酒時老左給的提包道“這里面還有十萬,是和二胖去樓觀臺得到的獎勵,所以你拿著就是。我現在還欠別人五十萬,先還程子欣的二十萬,現在接管銀河國際,估計年底就能還完他們的錢”
  聽到趙出息這么說,韓三強便勉強接過錢,愈發的感覺,自己這前半輩子近三十年來最正確的選擇便是跟著趙出息,最好的運氣,便是遇見趙出息,以后跟著趙出息,出頭不是難事。
  本來韓三強想跟著趙出息一起去醫院,趙出息罵著讓他先回家看老爹,等到明天白天再來醫院,老太太現在并沒有什么生命危險,只是他和二胖怕出事便讓到醫院休養,韓三強想想,便聽從趙出息的吩咐。
  回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趙出息躡手躡腳的走進病房,老太太早已經睡著,二胖坐在窗前發呆,不時瞅瞅昏睡的奶奶,生怕奶奶長眠不醒,相依為命二十年,期間的艱辛,只有他一個人知道。
  “奶奶睡了?”趙出息小聲問道。
  二胖點點頭回道“十點睡的,銀河國際那邊怎么樣?”
  夜幕中的二胖,冷靜成熟的有些恐怖,完全不是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該有的氣勢,更像四十歲的人。
  “有點小沖突,但沒什么大事,急不來,循循漸進再說”趙出息回道。
  二胖沉思道“明晚,我陪你去”
  晚上,趙出息和二胖便在病房里將就,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二胖是那種可以坐在椅子上睡一晚上的變態,趙出息不行,只能在旁邊的病床上休息,趙出息一直睡不著,想著很多事,直到兩點的時候,才慢慢入眠。
  這個夜晚睡不著的人很多,龍湖曲江盛景別墅里的蘇西洛也睡不著,張茅盾晚上帶著兄弟們已經巡邏三遍,蘇西洛的別墅二樓依舊燈火通明,依稀能看到二樓陽臺上穿著睡衣楚楚動人的蘇西洛,幾個保安抱著看美女的心態看的入神,被張茅盾接連幾腳踹醒,罵道“再看,挖掉你們眼睛”
  “張哥,趙哥怎么這么長時間都沒來過?”一個保安鼓起勇氣問道。
  張茅盾皺眉道“估計和蘇大美女產生矛盾了,那天走的時候告訴我,讓我看好蘇大美女,一有什么風吹草動立刻告訴他,能看得出,趙哥挺喜歡蘇大美女,其實,我看得出來,蘇大美女也放不下趙哥,你們沒看這段時間的蘇大美女天天郁郁寡歡的,臥槽,就是這個詞,形容的太貼切了”
  “也是啊,這段時間就沒見蘇大美女笑過,趙哥在的時候,那可是經常笑”一保安附和道。
  張茅盾搖頭晃腦道“唉,愛情啊,真特么的狗屎啊,你們晚上上點心,要是有事就給我說,我先睡會去”
  陽臺上,已經連續好幾晚上失眠的蘇西洛再次失眠,她是那種性格不叫倔的女人,既然失眠,那就徹底別睡,開始喝起咖啡,只是喝再多的咖啡也不能阻止她想那個人,為了一個沒太多關系的人搭上自己的前途和命運,蘇西洛很想不通。
  “為什么?趙出息,真值得么?”縱然和趙出息已經攤牌,可蘇西洛還是無法理解。
  她不知道自己糾結什么?糾結趙出息,還是糾結那個女人?
  清晨,八點剛過,吃完早餐等耿師傅到后,蘇西洛罕見沒有去上班,直接給耿師傅放假,自己開著奧迪A8L離開龍湖曲江盛景,直奔黃雁村省人民醫院。
  既然如此糾結,那她自然有自己的選擇,這選擇沒有對錯,就算是趙出息恨她,也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