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1099 知道不知道

(快到最后時刻了,希望能善始善終,也謝謝你們的支持)
  還是那句話,死了,就是死了,一切就這么結束了……
  黃土給趙出息挖了這么大一個坑,讓趙出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也最終把自己埋在了這個坑里,當這一切結束后,二胖給李青衣發了一個短信,簡簡單單三個字,結束了。李青衣看見這幾個字的時候,一直緊繃的心也終于徹底放下了,她知道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了。
  處理尸體,處理現場,這對于陳中藏和司徒南來說再簡單不過了,他們帶走了黃土和芙蓉的尸體,然后在偏僻之處進行了火葬,最終埋在了雪山腳下。
  當天晚上,二胖、周易以及司徒南、陳中藏趕回了拉薩,準備第二天早上就回成都,司徒南的那幫手下則原路返回,該叮囑的他都叮囑了。
  一切似乎像是什么都沒發生,畢竟也沒幾個人知道,就讓這些隨風而散……
  清晨,在拉薩某家酒店里,二胖醒來的時候周易已經在等著他,他們訂的今天早上的飛機,不過周易這時候卻開口道“三無,你和他們回去吧,我就不跟你們走了”
  周易破訓幫了趙出息這一次,他該做的都已經做了,但他的路還長著,還得繼續走下去,二胖聽到這話,已經猜到了周易的打算,詢問道“小師叔,你要走了?”
  “大千世界,總得走走,這藏區風景如此之美,我多少有些舍不得”周易面帶笑意風輕云淡的說道,他一直都想進藏區看看,這里有太多的未知和神秘需要自己探索,還有不少有趣的人物,在他們面前,自己還很渺小。
  二胖知道,小師叔這次是真的要走了,他低聲道“小師叔,什么時候還能見到你?”
  “緣分到了,自然相見”周易沒給明確的時間,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也許十年也許二十年,也許永遠都見不到了,也許過兩天再見。
  二胖自嘲的笑了笑,老祖宗他們這些人,注定不是俗人,就像自己師父,這么多年也就見了兩三次面,沒有再說什么,也沒有挽留,二胖將小師叔送出酒店,直到他徹底消失再也看不見了。
  當回到成都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司徒南直接回了龍泉驛,二胖和陳中藏則向著六號別墅而去,他們已經告訴李青衣今天回來,不過并沒讓她來接,所以李青衣今天沒有去西蜀集團,早早的就在六號別墅等著。
  齊思不在六號別墅,一直待在青城山安麓酒店,至此李青衣成了六號別墅真正的女主人,這會已經給陳中藏和二胖準備好午飯,見到他們的時候,李青衣由衷的說了句,謝謝。
  二胖和陳中藏沒有客氣,他們也知道李青衣這句謝謝,不是替趙出息說的,而是為她自己說的,二胖和周易等人這次真的付出了太多,也幫了很大的忙。
  “我一會去見出息,你要去么?”午飯的時候,李青衣輕聲問道。
  二胖思索片刻搖搖頭道“這次我就不去了,一會我要回北京,等到下次吧”
  二胖不想在那樣的地方見自己的兄弟,這似乎像是在嘲笑自己的無能,連兄弟都救不了,他想等趙出息出來的時候再見面,現在李家已經出面了,直面對抗吳家,他也得回北京城,為出息的事情繼續奔波,他想見見陳家那位老爺子。
  “那行,等下次吧”李青衣不知道二胖為什么拒絕,但他既然這么說,那就這樣辦吧。
  吃過午飯后,陳中藏送二胖去機場,對于陳中藏二胖再不像先前那樣冰冷,而是逐漸已經認可了這個男人,他拍著陳中藏的肩膀道“成都的事,你多操點心”
  “小林爺放心,我會盡力而為”陳中藏眼神堅定的說道,對于他的前途,似乎已經注定了,陳中藏知道自己以后就要扎根在成都了,畢竟這個圈子現在還有很多事需要他主持大局,何況二胖還給了他一個任務,就是怎么說服陳濤,那種墻頭草,很容易對付,現在不殺他是因為有利用價值,以后遲早會讓他再也蹦跶不起來。
  從機場回來后,陳中藏就約了陳濤在錦江俱樂部外面見面,已經歇業的錦江俱樂部再也沒有往日的熱鬧,冷清的讓人還以為這里是什么文物古跡。
  這兩天陳濤可謂是飽受折磨,一直待在成都哪也沒去,派出不少在尋找芙蓉和黃土的下落,同時時刻和警方保持聯系,奈何至今都沒有他們的消息,他沒想到清河山莊那么大的事,居然是黃土一手策劃的,這真是讓人大跌眼鏡,黃土這次顯然死定了。
  接到陳中藏電話時,陳濤有些意外,陳中藏提出要見面,陳濤剛開始有些猶豫,當陳中藏說代表趙爺的時候,陳濤立刻答應了。
  陳濤沒有帶任何人,只有他自己單獨過來,在望江樓公園河邊見到了陳中藏,他臉色有些憔悴,眼睛布滿紅血絲,輕聲道“中藏,你這么急急忙忙的找我來,有什么事啊”
  “現在圈子亂成一團,我找陳哥,自然是共商圈子大事了”陳中藏不緊不慢的說道。
  陳濤皺眉道“是啊,芙蓉和黃土跑路了,不知道你那邊有沒有消息?”
  “誰的消息?”陳中藏明知故問道。
  陳濤無奈道“你說還有誰的消息,自然是他們兩的消息”
  “不用找了,他們都已經死了”陳中藏冷哼道“陳哥,找你來沒什么事,趙爺想問問,清河山莊的事情有沒有你的份”
  “中藏,你可別亂說話啊,清河山莊的事,我完全不知道啊”陳濤一聽這么大的帽子扣在自己頭上,立刻趕緊搖頭道,他知道這事的嚴重性。
  “趙爺說,想來你也沒有那個膽子,可是你卻和芙蓉黃土聯手針對趙爺,這事該怎么算,他們怎么死的,你不用多問,你想想你自己的處境”陳中藏盯著陳濤威脅道。
  陳濤就怕這時候秋后算賬,他不想把自己卷進去,慌亂道“中藏啊,我真是被他們蒙蔽了,我都是為了圈子好啊,出息肯定能理解我的”
  “那我替趙爺問句,現在他們死了,你該聽誰的?”陳中藏冷哼道。
  陳濤立刻回過神道“我自然聽出息的啊,出息讓我做什么我做什么”
  “既然這樣,陳哥,警方針對趙爺的那些事,你知道該推到誰身上了吧”陳中藏不輕不重的說道,這也是他找陳濤最重要的事。
  陳濤恍然大悟,這是趙出息給他最后的機會,他連忙道“我明白,明白”
  陳中藏這時候拍著陳濤的肩膀笑呵呵的說道“陳哥,趙爺不在的這段時間,剩下的事情得你我協力啊,不能讓外人渾水摸魚”
  “一定,一定”陳濤連忙答應道,只要不讓他陷入清河山莊的事情,讓他做什么都行,何況現在芙蓉和黃土都死了,他哪敢再和趙出息作對。
  下午,李青衣終于在看守所里見到了趙出息,明天就是國慶了,在這節日里趙出息卻如此辛酸,這讓李青衣很是心疼。
  “你瘦了”李青衣見到趙出息后,忍不住開口道。
  趙出息故意打趣道“有么?里面伙食還行”
  “你再堅持段時間,應該就要有結論了”李青衣這時候若有所思的說道,至于李家的事情,他自然不會給趙出息說,生怕趙出息為自己擔心。
  趙出息搖搖頭道“你們照顧好自己,我在里面沒事,就當好好靜靜心”
  “有些事還得給你說聲”李青衣壓低了聲音道。
  趙出息從李青衣的眼神就能看出這些事應該不簡單,于是低聲道“你說,我聽著”
  于是,李青衣將二胖和周易師叔遠赴云南邊境尋找巴頓集團那幫人,歷經千辛萬苦最終將他們抓捕,此時已經移交給警方,也同時知道了清河山莊的內幕,你身邊確實有叛徒,這個叛徒就是黃土。
  “果然是他”聽到叛徒是黃土后趙出息咬牙道,意料當中,所以并不意外。
  接著李青衣告訴他警方立刻通緝芙蓉和黃土,不過芙蓉和黃土當晚就逃出成都,卻被陳中藏和司徒南跟蹤著,二胖和周易師叔從云南回來后直接前往拉薩,最終他們在朗縣追到芙蓉和黃土,結果自然不用多說。
  李青衣的聲音很低,這屋子也沒其他人,只能保證趙出息聽見,當李青衣說二胖他們殺了芙蓉和黃土時,趙出息再次震驚,沒想到短短幾天里發生了這么多事。
  “二胖和我的意思,讓你把所有事情可以推到他們身上,死無對證對你有利”李青衣沉聲說道。
  趙出息微微點頭,卻沒有說什么,而是陷入了沉思當中,他開始將所有事情串連起來去想,黃土為什么有那么大的膽子敢殺自己,芙蓉和陳濤為什么又愿意支持他,這背后難道沒有更深層次的意思,或者說有她的影子?
  不知過了多久,趙出息緩緩抬頭看向李青衣道“青衣,你替我去見次簡姨”
  李青衣這時候也嚴肅起來,她知道趙出息什么意思,二胖和趙出息都猜到了這背后的可能,她怎么可能猜不到?
  從趙出息這里出來后,李青衣直接前往郫縣去見簡姨,到的時候已經是傍晚,這么晚普通人肯定見不到,可李青衣自然有辦法。
  這次簡姨沒有在往常那個屋子里見李青衣,而是讓李青衣陪著她散步,李青衣從來沒有見過簡姨,這也是兩個女人第一次見面。
  “早就聽說過你,卻沒想到現在才見到,你們李家這些年倒是挺穩,以前在北京的時候,倒是見過你們家的大人”簡姨率先開口道,外面的事情她還不知道,李青衣也沒給她說。
  李青衣淡淡笑道“我聽出息經常說起簡姨,也從很多人那里打聽過簡姨,簡姨才是女中傳奇啊”
  “我們就不用互相吹捧了,出息讓你來見我,肯定是有事吧”現在的簡姨對任何人都是心平如水,一會是她的看書時間,她并不想打破自己的生活規律,所以直接道。
  李青衣緩緩說道“我和出息結婚了,現在他的事基本都由我負責”
  “你兩結婚了?”簡姨聽到這個消息,不免有些震驚,不過緊接著就淡定了,出息出了這么大的事,李青衣看來是想幫他,李家確實有這個實力,至于其他事,她也不想知道。
  李青衣打量著簡姨,見她真是稍微愣了幾秒就恢復如常,緊接著說道“出息的事,應該知道,可你肯定不知道清河山莊的兇手已經被找到,幕后推手也暴露了”
  “哦,是誰?”簡姨就像是聽到一個最簡單的消息,隨口問道。
  李青衣沒有賣關子,回道“對于他們,你比我熟悉,芙蓉和黃土”
  簡姨的臉色有些微變,隨后嘆了口氣,她已經猜到些事了……
  “你不想問問他們現在怎么樣了?”李青衣意味深長的問道。
  簡姨皺眉道“你自然會說”
  “他們死了”李青衣一字一句的說道,同時注意著簡姨的神情,只見簡姨聽到這個消息后,有那么一剎那的震動,卻又立刻恢復如初,這個女人確實很不簡單。
  “因果報應,各有天命”簡姨呵呵一笑道,整個人的氣場已經不如剛才了,顯然芙蓉和黃土的死,還是讓簡姨有些觸動,畢竟他們都是自己最熟悉的手下。
  李青衣這時候才說到此行來見簡姨的目的,她很是直接道“出息就想問您一句話,他們做的這些,您知道么?”
  “知道不知道,又能怎么樣?”簡姨轉身看向李青衣,突然爆發出讓李青衣都有些緊張的氣勢道。
  李青衣下意識給愣住,這種反差讓她有些沒想到……
  “我該看書了,你回去吧”簡姨感覺到自己的失態,再次嘆了口氣,揮揮手說道,然后頭也不回的向著監獄深處而去。
  李青衣站在原地,看著簡姨那落寞的背影,不禁在想,她到底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