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1098 塵歸塵土歸土

嗯,第二章,這章寫的很艱難
  藏區這地方,到處都是無人區,比如黃土和芙蓉這個臨時歇腳的地方,方圓兩公里再也沒有其他人家,只有那兩公里以外的縣城還算稍微熱鬧點,不過相比于內陸的繁華,這個小縣城更像是個寧靜的小鎮,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巍峨的大山,還有那純潔的雪頂。
  深夜守在這半山腰下,陳中藏和司徒南都冷的不行,這種冷是直接可以要命的那種,畢竟這里是海拔幾千米的高原地區,司徒南和陳中藏拿命在堅持著,直到周易和二胖趕到,他們的狀態也不是很好,雙方在這里碰頭打過招呼后,二胖沉聲問道“他們在哪?”
  陳中藏指著不遠處山腳下那塊亮燈的房子道“就在那里,進去以后到現在還沒有出來?”
  千里追擊,這一路大家都很辛苦,司徒南的手下大半都廢了,還犧牲了兩個心腹,他們要面對惡劣的環境,還得面對來自于芙蓉和黃土那邊的危險,以他們的身體根本扛不住這種高密度的追擊,最后只能由司徒南和陳中藏親自出馬守在這里。
  二胖接過陳中藏給他的望遠鏡,細細的打量了幾分鐘問道“除過他們兩,這里還有多少人?”
  “不知道,不過就那么大的地方,應該沒有多少人,我們四個人過去,足矣”司徒南沉聲說道,既然芙蓉和黃土選擇了這里,那就讓這里成為他們最后的歸宿吧,也算是為這次的千里追擊畫上一個句號。
  陳中藏這時候問道“小林爺,你打算怎么處理他們?”
  “殺”二胖還未說話,司徒南就直接回答道,這個地方無聲無息殺兩個人,那太容易了,不會驚動任何人,從此他們就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了。
  二胖轉頭若有所思的看向司徒南,對于司徒南他了解的比較少,不過這個男人確實夠狠,隨后他又看向陳中藏,似乎在用眼神詢問,陳中藏眼神里滿是認真,不動聲色的點點頭,畢竟李青衣說過可以完全信任司徒南。
  二胖這才緩緩說道“他們沒理由繼續活在這世上”
  “那里面其他人怎么辦?”陳中藏繼續問道,他得知道小林爺的底線。
  二胖這次沒有給司徒南機會,沉聲道“萬不得已,再殺”
  當斷立斷,絕不優柔寡斷,陳中藏從小林爺的身上看到了林爺的影子,老林家的種,似乎都是這種心狠的角色,從來不會被外界因素干擾自己的決定。
  四人商量過后,最終決定動手
  這破落不堪的房子里,芙蓉和黃土都沒有睡意,他們喝了好幾杯熱乎乎的青稞酒暖身,又吃了些手抓羊肉和藏香豬,從前天晚上到現在,他們終于可以稍微休息會了,這一路上早已經累的疲憊不堪。
  此時,略有醉意的黃土有些感慨,前幾年自己還是成都那剛剛得勢的新袍爺,以后肯定會被人喊聲黃爺,今天卻落魄到如此地步,這人生還真特么的大起大落,可是這一切都是他自己選的,跟別人沒有關系,如果不想死,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走下去。
  “姐,你把我送出境,你怎么辦?”黃土對于芙蓉很尊重,就沖芙蓉能親自護送他出境,他就認定了這個姐,殊不知這只不過是簡姨的安排而已。
  芙蓉手里端著青稞酒,低聲道“把你送出去,我就回成都,等簡姨出來”
  “回成都?你回去,那幫人能放過你?”黃土立刻不同意道,自己闖了那么大的禍,芙蓉又送自己離境,顯然那幫人會把芙蓉當成同謀,不管是警方還是趙出息那邊,顯然都不會放過芙蓉,芙蓉真要回去,那就太危險了。
  芙蓉臉上的皮膚被凍很干燥,她冷笑道“不回去干什么,游離在這藏區?放心吧,他們不會把我怎么樣,簡姨那邊會保我的”
  “我不放心,姐,要不我們一起出境吧,等到找到落腳處,我們早晚還能重頭再來”黃土誠心勸道,他不敢讓芙蓉冒險。
  芙蓉呵呵一笑,黃土真是太天真了,出去容易進來難,出去了,這輩子可能就回不來了,她搖搖頭道“你好好活著,我的路我會繼續走下去,不早了,我們睡吧,天不亮就得繼續趕路,爭取明天晚上前到達出境點”
  黃土見自己勸不住芙蓉,知道她舍不得的是簡姨,讓她拋下簡姨出鏡,顯然是不可能的,既然這樣,他也沒有辦法了。
  將杯中的青稞酒一飲而盡,芙蓉和黃土就準備回房間睡會,這地方的環境也只能如此將就的,這樣的日子還得再過幾天。
  就當他倆剛剛回到房間的時候,整個屋子的所有燈突然滅了,芙蓉和黃土立刻提高了警惕,黃土很是陰狠的說道“應該是他們追來了,怎么辦?”
  “先等等”芙蓉并未著急,真要追來了,他們只能殺出去。
  這個補給點的那對父子這時候拿著獵槍出來了,他們也很小心,但并不覺得有人會發現這里,也許是那些不法分子,所以兩人抹黑準備出去看看情況。
  幾分鐘后,當他們出去的時候,周易和司徒南早已守在了門口,至于二胖和陳中藏則守著別的地方,兩個男人剛出來就被周易和司徒南制服了,他們的身后遠不如周易和司徒南,根本就是羊入虎口,司徒南和周易三下五除二就將兩人收拾,不過顯然并沒有打算殺了他們,只是將他們打暈過去,但是外面的打斗聲音還是驚動了芙蓉和黃土。
  “是他們”黃土確定無疑道。
  芙蓉看眼黃土道“留在這里只是死路一條,沖出去”
  黃土點點頭,然后兩人小心翼翼的向著門口方向挪動,這時候周易和司徒南也已經進來了,這個補給點也就這么大,四人自然就照面了,黃土和芙蓉手里都有槍,他們毫不猶豫的向著司徒南和周易開槍,槍聲在這深夜里有些刺耳,外面的二胖和陳中藏不禁皺起眉頭,這樣很容易將別人引來,縱然這里沒有外人,但難保會有人路過。
  陳中藏這時候立即通知守著遠處的手下,讓他們盯緊點,如果有情況立即向他匯報
  補給點有前門還有后門,二胖和陳中藏選擇從后門進去,整個屋子烏漆墨黑的,只有不遠處的炭盆里那星星火光,周易和司徒南只能想辦法找掩體躲避,避免被擊中。
  周易這時候從后面抄起一個板凳扔向了芙蓉和黃土的方向,司徒南也照做,緊跟著將身邊能扔的全部扔了出去,周易等到他們的槍聲過后,立即一個魚躍沖向了距離最近的芙蓉,芙蓉抬槍就要射向周易,可惜周易沒給他機會,手中的銀針已經甩了出去,隨后終于在電光火石間靠近了芙蓉,一腳踢向芙蓉的手腕,奈何芙蓉已經覺察到,立刻向后躲過,但是這時候再也沒有開槍的機會,只能選擇近身格斗。
  黃土知道這會想要開槍難上加難,可能會誤傷芙蓉,所以他只能沖過去給芙蓉幫忙,兩人同時攻向了周易,周易眉頭緊皺的應付著,司徒南見此機會也毫不猶豫的殺了過來,只是短短數秒內,整個屋子就徹底亂成一團,雙方四個人打了起來。
  這時候二胖和陳中藏也已經進來了,至此芙蓉和黃土再也沒有機會了,因為周易、二胖、陳中藏以及司徒南已經徹底占了上風,如果單獨面對其中任何兩個人,他們本就沒有絕對的勝負,何況是面對四個人,這四個可是絕對的高手,更別說還有周易和二胖。
  此時,芙蓉和黃土的結局顯然已定,什么時候死,只是時間問題了,想從這四個人的手中逃出去,那是難于登天。
  二胖死死的盯著戰局,就在黃土慌忙躲過司徒南掃向他肩膀的鞭腿時,二胖果斷出手,一把抓住了黃土的胳膊,緊跟著猛地一拳打在黃土的側腰上,這讓黃土齜牙咧嘴的疼,他忍著劇痛毫不猶豫的抬膝撞向二胖的腹部,二胖并沒有躲避,而是直接承受他的膝撞,緊跟著將黃土掀開,這時候的司徒南緊跟著上來,一腳踢中了黃土的胸膛,黃土轟的一聲撞在墻上,最終忍著劇痛躺在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在這高原上進行如此劇烈的運動,任何人都很難抗住。
  那邊芙蓉和周易的交手還在繼續當中,芙蓉被稱為川內前三的高手,面對周易縱然沒有勝算,那也不會讓周易占到便宜,兩人你來我往的連續過招,周易雖然占了上風,但也吃了點小虧。
  就在這時候,陳中藏不知從哪弄來的柴火,扔進了那碳盆子里,猛的燃燒起來,瞬間就點燃了整個房間,芙蓉這時候也被周易一拳擊中腹部向后退了兩步。
  此時,雙方終于見面了,也下意識停了下來
  見到眼前的四個人后,黃土心如死灰般寂滅,他知道自己徹底完了,想逃出去活命根本沒機會,想殺了他們那更是癡人說夢,回過神后他發瘋般的想要拿到剛剛掉在地上,距離自己只有一米遠的那把槍,卻被司徒南一腳將槍踢飛了。
  “兩位好久不見了”這火光足以照亮整個房子,二胖看著已經淪為階下囚的黃土和芙蓉,意味深長的說道。
  司徒南和陳中藏撿起了地上的槍,直直的指著芙蓉和黃土,周易把外面那兩個男人弄了進來,然后綁在了房間里面,生怕他們醒來看到這一切,不然到時候只能是殺了他們。
  “你真是無處不在,從北京追到云南,又從云南追到昆明”如果不是站在對立面,芙蓉真心很佩服眼前這個男人,他為了趙出息還真是不計代價。
  二胖冷笑道“你們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會追下去,然后殺了你們”
  “是我要殺趙出息的,和芙蓉姐沒關系,你不就是想殺我么,來啊”黃土眼見結局已經無法改變,怒吼道。
  二胖現在對他充滿了怒火,哪會客氣,直接從陳中藏手里拿過槍,毫不猶豫對著黃土就是連開兩槍,子彈直接打進了黃土的肩膀,鮮血崩裂而出,瞬間染紅了黃土的衣服,黃土撕心裂肺的喊著,整個人都在顫抖。
  “殺你只是時間問題,你沒資格也沒資本和我討價還價”二胖收起槍,不屑道,陳中藏只想說,這一槍實在太特么帥了。
  將槍還給陳中藏,二胖繼續說道“你們千不該萬不該,就是不該算計出息,他太相信你們了,而你們卻從背后捅他一刀,不管你們出于什么目的,當你們選擇對他動手的時候,就注定了遲早有今天,幸虧出息沒有死,出息要是死了,你們就算是死一萬次,也不能熄滅我的怒火”
  “勝者王侯敗者寇,我什么也不想說,你們動手吧”芙蓉很坦然,沒有任何心理波動,該死的結局再怎么掙扎都改變不了,不如就這樣接受吧,也許會死的有尊嚴。
  對付芙蓉和黃土,二胖只會怎么簡單怎么來,但他還有一個問題,他不緊不慢的問道“有件事我想知道,只是想來你肯定不會說,但我還是想問問,你們針對出息所做的這一切,簡影知道么?”
  芙蓉自然不會把這一切引向簡姨身上,黃土已經是將死之人,也不會讓他們如愿以償,他只是惡狠狠的盯著二胖。
  “唉”二胖長嘆口氣,似乎已經沒了心情,就讓這一切就在這里徹底結束吧,于是他對陳中藏和司徒南揮揮手,然后轉過了身。
  黃土掙扎著想要做最后的反抗,可是陳中藏沒有給他機會,子彈直接穿破了他的額頭,他直接向后倒下,再也沒了動靜,只是那眼睛還死死的盯著二胖,顯然死不瞑目。
  至于那邊的芙蓉,這時候卻突然笑道“能不能讓我自己來,這算是我最后的請求”
  二胖也聽到了這句話,最終揮揮手答應了,司徒南將手中的槍遞給了芙蓉,那邊的陳中藏時刻警惕著,只要芙蓉敢有任何動作,他絕對能保證自己第一時間擊斃她。
  不過,芙蓉并沒有打算再反抗,當選擇護送黃土離境時,她早就想到可能會客死異鄉,但她必須將黃土從成都帶走,至于能不能活著離開,那就聽天由命了,現在她能做的都做到了,只是再也見不到簡姨了。
  沉默幾秒后,芙蓉最終將槍口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緩緩閉上了眼睛,緊接著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一聲槍響過后,芙蓉應聲而倒。
  黃土死了,芙蓉也死了,這兩位叱咤川渝多年的大佬最終走到了今天這一步,一切終歸是塵歸塵,土歸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