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094 雨夜激戰

(第二章,老關累死累活的,最近真是打雞血了,身體還有點不好,你們的月票呢打賞呢)
  金剛怒目,菩薩低眉,今天這兩位金剛和菩薩可沒那份閑情,誰讓巴頓集團這幫人惹到了兩位大神,這世間皆有因果報應,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雨是越下越大,如果在夜晚,這可是天賜良機,絕對的殺人機會。
  二胖和周易遠道而來,更是對這里不熟悉,可他們有絕對的優勢,巴頓集團這批人在這里扎根很久,又占據絕對的優勢,雙方都不可能有援兵,所以可以說勢均力敵,那誰能活著見到明天早上的太陽?
  當夜晚降臨以后,巴頓集團除過守在外面的人員,其他人都躲在木屋里不愿出來,曾波正喝著悶酒,誰知道這次內地之行陷的如此之深,剛開始他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還以為那位趙出息的背景太大,以至于他們從離開昆明后就被追擊,怎么都逃不掉,直到逃到這邊境以后才算放松,前幾天他們用衛星電話才從巴頓集團那里知道,這次他們確實闖了大禍,誤殺了一位高官的兒子,現在巴頓集團在內地的業務全線崩潰,絕大多數渠道被毀,更是有不少骨干被抓,短時間內元氣大傷,很難再恢復。
  總部對他們的要求是,現在邊境封鎖太嚴,他們最好乖乖待在這個駐扎點,等到風聲過去后再想辦法離開,這幾天那邊似乎在組織一批雇傭兵來邊境接應他們,只要離境一切就好說了,不過時間還未知,所以曾波很是煩惱。
  曾波很煩躁,其他人也很煩躁,他們過慣了享受的生活,除非偶爾執行任務,真要長時間住在這深山老林里,自然不愿意了,伊芙也是如此,她已經有幾天沒洗澡了,何況這里也不方便,實在不行才會讓人從不遠處的溪邊弄點水過來,晚上再洗澡,她也知道有人在偷窺她洗澡,但這地方只能將就,也就這樣了。
  “他們什么時候過來,再不過來,我們就冒險出境,大不了殺出去”在這里過了十幾天的野蠻生活,曾波已經不耐煩了,很是惱火的說道。
  伊芙生怕曾波亂來,只能道“再忍忍,下周應該會有消息,畢竟邊境封鎖太嚴,冒然行動會至無謂的犧牲,我們現在缺少人手,還是小心為上”
  “你能忍,我可忍不了,早知道當初直接離境,是死是活總比在這破地方要好”曾波很是惱火的說道。
  伊芙不屑道“這點事都忍不了,你要想走,自己帶人走,我留在這里就是了”
  “伊芙,別以為你是老板的女兒,我就不敢把你怎么著,在這里我想怎樣怎么樣,信不信勞資忍不了了,把你給辦了”曾波盯著伊芙那傲人的身軀,忍不住說道。
  伊芙對著曾波拋了個媚眼,很是風情萬種的說道“給你一萬個膽,你都不敢,因為你太怕我老公了,就算是你跑到天涯海角,他也會追殺到底”
  “操”伊芙說的是實話,曾波還真不敢把他怎么著,只能直接離開跑到隔壁房間跟那幫手下打撲克牌,至少還能贏點錢,雖然這段時間只能記賬。
  巴頓集團駐扎點外面,二胖和周易已經悄然行動,由于是大雨夜,所以這幫人警惕性并不高,只有兩個手下在外面守夜,周易和二胖分頭行動,一前一后順利解決了這兩個守衛,顯然他們都是普通角色,沒有半點實力。
  幾分鐘后他們就成功的潛伏進了駐扎點,只是現在那幫人全都在木屋里,周易和二胖不敢輕舉妄動,生怕打草驚蛇到時候收拾起來麻煩。
  “接下來怎么做?”周易將主導權交給二胖,知道他有計劃。
  “等,等他們出來,出來一個收拾一個,不過師叔,剩下的人我們最好不殺,萬不得已再殺,留下活口有用”二胖沉聲說道,這些清河山莊的兇手,二胖得把他交給警方,這樣才能給出息爭取到機會。
  周易淡淡點頭道“好”
  蹲點守候需要的是耐心,二胖和周易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他兩一直就守在外面,就這樣過去了半小時。
  幾個木屋只有兩個亮著燈,都是最原始的煤油燈,一個是伊芙的房間,另一個則是那幫聚眾賭博的人馬,也不知道是誰的本事,這里居然有德州撲克,曾波最喜歡去賭場玩這種游戲,他樂于算計別人,其中幾個人都會,不會也都被教會了,反正這地方也別想有娛樂設施,更別想著出去,這段時間德州撲克就是大家最好的打發時間的游戲。
  玩了一個小時,曾波這種老司機倒是輸了不少,進去了十幾萬,那位狙擊手成了全場最大的贏家,這時候曾波抽了根煙,看眼時間然后對著其中兩人吩咐道“你兩出去換班去,讓德瓦和林子進來”
  “好的,老大”這兩個本就是看熱鬧的,跟著混油水,今天運氣好壓中了那位狙擊手,小賺了些,這會樂呵的換崗去了。
  守在門外的周易和二胖注意到這時候門開了,立刻警惕起來,發現出來了兩個男人,手里都拿著沖鋒槍,他們相視一眼然后等著那兩人出去。
  這兩個男人有說有笑的聊著天走了出去,并未注意到來自身后的危險,當他們距離木屋有些距離后,周易和二胖果斷出擊,二胖上去直接從后面捂住那男人的嘴,緊跟著一拳打在脖頸后面,這男人瞬間就暈了過去了,另一個男人注意到了旁邊的異樣,等他要喊的時候,周易已經殺了過來,一根銀針扎在了脖子上,立刻也失去了知覺。周易和二胖三下五除二的將兩人綁在一起,然后塞住嘴。兩人配合很默契,只是短短幾分鐘就又解決了兩個人,現在剩下的應該沒幾個人了,對他們威脅也減少了不少。
  緊接著兩人再次回到原地,繼續等待著獵物出現……
  木屋里繼續玩德州撲克的眾人絲毫沒有意識到,直到過了有十幾分鐘后,曾波忍不住說道“德瓦和林子怎么回事,到現在還沒回來”
  曾波其中一個手下不沾賭,起身皺眉說道“我出去看看”
  這個男人出來以后倒是警覺性很高,立刻四處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外面的雨很大,他肯定想不到有兩個男人隱藏在大雨當中,他只是繼續向著門口走去,邊走邊喊道“德瓦”
  沒人應答,他又繼續喊道“林子”
  還是沒人應答,他不禁加大了聲音再次喊道“桑科”
  這時候二胖和周易已經悄然再次出動,不過這個男人的警覺性顯然比前兩個要厲害,當周易和二胖快要到身邊時,他終于回過神轉身喊道“什么人?”
  周易和二胖沒給他時間去考慮,周易冒著大雨上來就是連環數腳踢向他,男人根本來不及躲避,直接被踢飛出去,當他想要爬起來的時候,二胖已經沖出來了,一匕首插在了男人的胸口,男人的實力要比二胖想象的高,慌亂躲過趁勢一腳踢中了二胖,二胖腳底一滑滾向旁邊,緊跟上來的周易沒有給男人機會,一腳踢在了男人頭上,這一直接將男人踢的橫摔在地上,二胖起身一拳打在男人臉上,他再也沒有抵抗力了。
  外面的動靜也終于引起了里面的注意力,曾波本就不放心,聽見那聲什么人后就喊道“不好,有情況”
  眾人立刻拿槍沖了出來。
  這時候正好趕上了二胖和周易剛剛解決完這個男人,里面的五個人直接向周易和二胖開槍,兩人連忙尋找掩體躲開,旁邊房間的伊芙這時候也出來了,她看向曾波喊道“怎么回事”
  “有敵人”曾波沒有廢話,直接了當的說道。
  伊芙立刻緊張起來,拿著槍警惕的看向遠方,在這個地方遇到敵人,只能是生死一搏了,畢竟他們不了解對方情況。
  曾波看向眾人立即吩咐道“從兩邊包抄過去”
  算伊芙的話,他們還有六個人,曾波和伊芙在中間火力壓制,其他人兵分兩路向著周易和二胖而來,周易和二胖稍微冒頭,那邊的火力就上來了。
  二胖看向周易,兩人相視兩眼知道得立刻分開,于是周易冒著大雨和槍火的交響曲,一躍沖向了另外一邊,他確定自己的速度可以超過那幫人的反應時間,終于有驚無險的躲在了不遠處兩顆大樹后面,總算是擋住了他們的視野,然后他這次思考接下來該怎么做。
  黑夜,大雨,想要遠距離殺掉敵人顯然很難,周易于是選擇就在這里等著他們,原始森林里才是最有趣的地方,只要他們敢進來,絕對有去無回,這是他的實力。
  二胖那邊,也面對著很大的壓力,他沒有辦法只能悄然挪到了最遠距離的木屋那里,等著這幫人靠近,他和周易想法一樣,近距離廝殺。
  過了幾分鐘后,二胖感覺到了腳步聲,他很是聰明的直接躺在泥坑里,夜這么黑雨這么大,肯定沒人會注意到,果不其然兩個男人緩緩走了過來,他們兩個同時跳出沖出拐角,奈何敵人并沒有在這里,其中一個更是踩在了二胖的胸前,當他意識到不對的時候已經晚了,二胖直接雙手卡主他的膝蓋,用足了力氣生生的給掰斷了,然后將男人擋在胸前躲過了旁邊那男人的子彈,子彈穿過了男人的胸膛,二胖把手里的男人推向對面的男人,隨后一腳直接踢在了那男人的手臂上,男人手中的槍已經跌落,他皺著眉頭彎腰鄉下,二胖直接抓住了他的肩膀,男人起身的時候手里卻多了把匕首,匕首劃過了二胖的胸膛,幸虧二胖的反應很神速,只是劃破了肌膚并無大礙,他握住男人的右手,另只手拉著男人的肩膀,盡力拉向自己,然后重重的一個貼山靠撞在男人的胸口,直接將他甩飛出去,男人重重的摔在地上,手里的匕首也已經不見了,二胖直接一記鞭腿從天而降,重重的砸在男人的身上,男人徹底沒有了戰斗力,緊接著二胖一拳打在男人額頭,男人終于昏了過去,至于生死誰也不知。
  那邊周易要比二胖艱難點,自己稍微露出空隙,這兩個男人就會開槍,絲毫不給他機會,周易沒有辦法只能往后退了幾米,然后手里準備了幾根銀針,當兩個男人身邊沒有障礙物的時候,周易終于選擇出手,將手里銀針全部甩向了他們,兩個男人根本沒意識怎么回事,畢竟這么黑的天,臉上都中了數根銀針,其中一個更是被廢了眼睛,大聲的叫喊了起來。
  周易輕踩旁邊的一棵樹沖向了兩個男人,此時他們只顧著盲目的開槍,周易不慌不忙的躲過,等到他們沒有子彈了才再次出擊,這會他們只是周易任意宰割的獵物,周易手中的匕首直接從左邊的男人大腿狠狠的劃了一道,緊接著插在了他的肩膀上,稍微用力一腳就把他踢飛出去,重重的撞在樹上,而旁邊的男人盲目的就要對周易動手,可惜他的實力遠不如周易,周易拉著他的胳膊,一記簡單實用的過肩摔將他扔了出去,緊接著毫不猶豫的沖了過去,雙手將他抓起,攔腰撞在膝蓋上,男人齜牙咧嘴的叫喊著,周易一肘打在他的臉上,他就失去了知覺。
  至此,整個巴頓集團的駐扎點就僅剩曾波和伊芙了,其他人都已經失去了戰斗力,周易和二胖重新向著木屋中心位置而去。
  曾波和伊芙面面相覷,他們已經意識到敵人的強大,顯然其他人可能都已經出事了,伊芙有些害怕了,她可不想死在這里,低聲道“怎么辦?”
  “不能留在這里,我們分頭逃走,你往東我往西,然后再想辦法擊殺他們,完成任務以后再回來集合”曾波只能如此吩咐道,留在這里只是別人的靶子,還有可能吸引到邊防的軍人,所以只能先想辦法逃。
  周易和二胖這時候已經出來了,正好看到兩人向著反方向逃脫,周易和二胖沒有猶豫,直接追了出去,周易的目標是曾波,二胖的目標伊芙,這一次他們插翅難飛……
  ...(www.booksrc.net就愛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