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1093 金剛菩薩

(第一章,完本倒計時了,月票呢)
  趙出息出事就像是蝴蝶效應,不經意的煽動,改變了不知多少事,或許連他自己都沒想到,吳家為了對付他自然會使用權利,李家、孫家、林家要幫趙出息,自然也得動用人脈,可是在如今這個社會當中,真要亂了規則,誰都不可能平安無事。
  深夜,在云南邊境的山區里,兩個男人正穿梭在大山里,這里的山里危機重重,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出事,不過二胖和周易都不是簡單角色,這些自然會小心。
  按照老青所說的方位,區區十里山路對他們來說自然不算什么,一個小時以后他們就到了目的地,果然發現隱藏在這山腳一個橫切面的地方有燈光,對面好像是條河,過了河在往過走就是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那里充滿了未知的恐懼,過了原始森林再往那邊就是邊境,最近邊境地區的主要通道都被封鎖著,何況這原始森林里基本都是雷區,想穿梭過去越境,可以說難上加難。
  “應該就是那里”二胖指著山腳下那塊亮燈的地方,輕聲說道。
  周易終于露出絲微笑道“距離越近,可能會有暗哨,我們最好小心點”
  “嗯”二胖全神貫注的說道,這位宋哈可是沒少干壞事,只要能掙錢的買賣基本都參與,他這幫手下也都是亡命之徒,二胖不介意為民除害,殺了他們也沒有什么壞處。
  于是接下來周易和二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他們兩相距五米悄然向著山腳那地方前進,正如周易所說的,這路上確實遇到了三個暗哨,不過都被他們輕而易舉的除掉了,半小時后他們終于抵達那片木屋,兩人并沒有冒險直接沖進去,而是先繞著這片木屋觀察了里面的環境以及守衛,發現晚上并沒有幾個人巡夜,大概只有五個人,這對他們來說并不是難事,也許這幫人安逸慣了,早已放松了警惕。
  二胖和周易相視兩眼,確定周易從東面進去,二胖從西面進去,除掉所有巡夜的守衛,盡量問出宋哈住在哪個木屋里,然后直奔目的地而去。
  數分鐘后,二胖除掉了第二個守衛,終于問出了宋哈住在哪里,第一個守衛在發現他后準備大喊,被二胖直接甩出匕首插在額頭暴斃而亡,第二個守衛顯然有些怕死,在二胖的威脅下終于指著最中間的木屋說那是宋哈的房間,緊跟著被二胖直接抹了脖子。
  當確定來云南后,二胖和周易就知道會遇到什么,所以他們不介意大殺四方,一個是怒目的金剛,一個是低眉的菩薩,可是要擋了他們的道,神佛也得自求多福。
  宋哈算是當地一位奇人,年少時父親是這邊境一個小鎮的派出所所長,奈何和毒販勾搭最終被判了死刑,于是宋哈從此走上了離經叛道之路,被父親的朋友帶去了金三角,在那里摸打滾爬到二十多歲,被派回來在內地建立他們的販毒通道,不過誰知道沒多久他們的勢力就被蠶食了,宋哈無奈只能自力更生,為了掙錢和各路勢力交好,幫助他們越境走私販毒等等,不過宋哈為人很仗義,又有能力和本事,于是在這里混的很開,巴頓集團可是他的老客戶,雙方打了十多年的交到,別看宋哈只是這小鎮的小角色,那可是去過巴頓集團總部的主,他在這里的幾條通道沒少為巴頓集團掙錢,只是最近這邊境戒嚴,他們的通道全部被封死,沒有辦法他只能隱匿在深山里,生怕被警方找到。
  深夜,宋哈早早就睡了,他沒有老婆也沒有孩子,知道自己干的什么事,所以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出事也不用操心,更沒有威脅,只不過他這么有錢,自然包養了無數女人,閑了有空的時候寵幸寵幸,但是任何女人都不會被帶到這里。
  宋哈的警惕性很高,睡覺時枕頭底下絕對放著槍,干著刀口舔血的買賣,就有隨時被人做掉的覺悟,何況這么多年他見慣太多人大起大落,但他并不羨慕,只想著在自己這一畝三分地過著逍遙日子就行了。
  今晚依舊沒事,宋哈和手下們喝了會酒,早早的就睡覺了,當他沉睡的時候,或許是天生的警覺,他猛然間感覺房間有人,立刻驚醒下意識就要從枕頭下面拿槍,可是這時候已經有一把槍頂在他的后腦勺,宋哈驚出一身冷汗,但是見過不少大場面的他并未慌亂,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自己房間,顯然不是普通角色,宋哈先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說道“朋友,有什么事可以好好商量,沒必要動刀動槍”
  拿槍頂著宋哈的是周易,站在床前的是二胖,黑暗中二胖真像寺廟門口鎮守的天王,他臉色平靜的問道“你是宋哈?”
  宋哈沒敢否認,能找到他的,顯然是早有準備的,他現在根本不知道外面什么情況,哪敢亂來,直接承認道“我就是宋哈,不知道兩位朋友找我什么事,或者我們有什么仇?”
  “我們無仇無怨,也不想為難你,你做的這些事和我沒半點關系,我只是找你問件事,你如實告訴我,要是有半點謊言,后果你知道”二胖底氣十足的說道,連夜穿梭在這多雨的大山里,此刻他和周易早已像個野人,身上到處都是泥水臟污等等。
  宋哈個子不高有些偏瘦,身上肌肉倒是勻稱,他梳著三七分,眉毛有個貴人痣,也確實他這一路遇到不少貴人,不然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朋友,有什么事,你盡管問,只要我知道,絕對告訴你”宋哈聽到無仇無怨,心里總算松口氣,隨后沉聲說道。
  二胖沒有啰嗦,直接問道“我知道巴頓集團集團從昆明逃過來的那幫人就藏在這里,你告訴我他們在那里?”
  宋哈微微皺眉,緊接著說道“朋友,不是我不愿意幫你,是我真不知道,我確實和巴頓集團有合作,但他們在那里我確實不知道,更沒見過他們,如果我知道,我肯定告訴你”
  二胖臉色微怒道“看來你并不想告訴我啊”
  周易聽到這話沒有遲疑,直接打開保險,宋哈有些慫了,在這種鬼地方真把他殺了,誰也不會知道,他連忙求饒道“朋友,我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肯定告訴你,我特么又不是巴頓集團的兒子,憑什么保護他們?”
  “可是你并不打算告訴我,所以我只能殺了你,反正今晚已經殺了這么多人,不介意多你一個,我可以給你十分鐘時間,你好好考慮考慮”二胖不知道宋哈說的是真是假,這種老狐貍可不好對付,所以他只能繼續追問,不然這趟可能白跑了,云南方面給的消息說可能就在這片山區,不過他們的搜索是大范圍的,而且有些地方也不敢貿然進來,二胖仔細了解過這片山區,覺得這里最有可能,所以才直接找到這里。
  宋哈此刻已經急出汗,他能聞到這兩個人身上的血腥味,也確定他們自己如果不知道,他們肯定毫不猶豫殺了自己,他想了幾分鐘后,終于覺得這最有可能,至少能給自己活命的機會,他連忙道“朋友,我真不知道,但是最近有點蹊蹺,你可以聽聽,但我不確定是不是他們”
  二胖臉色微變,沉聲道“說”
  “我知道巴頓集團在對面那片原始森林有一個駐扎點,那里平時沒什么人,只有來兩三個人守著,平時他們的供應由我們提供,前段時間突然讓我們供應了不少物品,這和往常不同,我覺得不對就為什么,那個跟我聯系的頭頭說他們從邊境過來了幾個人,可能最近有大買賣,但是這段時間邊境的情況我清楚,所以如果你說這幫人逃到這里,那個駐扎點最有可能,原始森林沒人敢進去,只要邊境被封鎖著,他們就不敢冒險越境”宋哈將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訴眼前這兩個男人。
  二胖一聽,覺得可能性很大,于是開口道“你知道在哪?帶我們過去”
  “朋友,我真不知道,他們平時都是直接過來,然后直接回去,具體在哪我真不知道,而且那里很多地方都是雷區”宋哈嘆口氣無奈道。
  二胖冷笑道“既然你不知道,看來你已經沒有活著的價值了,那我可以殺了你了”
  “朋友,別,別別別,我雖然不知道具體在哪,但我知道大概位置,我可以試試”宋哈都快哭了,這特么怎么都是死,但是試一試,還有可能活著。
  二胖聽后不屑道“走,連夜出發”
  這會已經凌晨兩三點了,二胖對那片原始森林也查過,知道不敢冒險夜晚趕路,但是他們不能留在這里,必須先離開,等到天亮再說。
  宋哈沒敢拒絕,只能被這兩個男人帶著離開,出去之后他發現守夜的手下都不在了,就知道這幫人真下了狠手。
  離開宋哈的基地后,二胖和周易帶著他走進了原始森林,不過并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在外面邊緣位置停留,等到天亮再趕路,二胖將宋哈綁在樹上,嘴里塞著襪子,然后和周易師叔閉目養神攢足精神,宋哈就在樹上睡了一覺,他真怕自己被毒蛇給寵幸了。
  天微微亮,二胖叫醒了宋哈,宋哈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這才看清楚眼前這兩個男人,只見他們一個五大三粗足有近兩米高的魁梧身體,一個看起來少言寡語卻有種說不出的味道,宋哈再次確定這兩位絕不是普通角色。
  繼續趕路,宋哈和二胖以及周易都小心翼翼,并沒敢深入,畢竟這原始森林里未知危險太多,宋哈鼻子比較絕,他能聞出這地方的各種不同氣味,所以避免了不少危險,但是雷區確是最害怕的,他們不能碰雷,一旦爆炸先不說生死,最重要的是會打草驚蛇。
  從早上到晚上,也不知道是走錯路還是怎么著,他們并沒有找到任何蛛絲馬跡,這讓宋哈有些失望,他現在已經疲憊不堪了,中途只是遇到點小危險,經過雷區的時候他們更是小心萬分。
  晚上,他們不敢再趕路,只能睡在原地,也沒敢點火,二胖和周易打足了精神,宋哈則早已經放棄了,管他娘的睡吧。
  隔天早上繼續趕路,他們改變了方向繼續搜索,宋哈已經走不動了,只能任由二胖直接扛著,他幾次都說不如直接殺了他吧,他實在累的不行了。
  二胖和周易也已經不抱希望了,如果這次再找不到這幫人,那他們只能放棄了,可能真的不再或者已經離境了。
  就在這天傍晚,天空開始下起瓢潑大雨,宋哈已經快要崩潰了,這時他們終于發現了異常,這片地方的木頭剛剛被砍過,上面的刀口都是新的,宋哈大喜,顯然他們找到了,幾個人同時打起精神,繼續向前大概五百米后,終于發現了巴頓集團的基地,二胖讓周易師叔控制住宋哈,自己悄然潛伏過去,自己一直在那里蹲守了一個小時,終于看到被通緝的其中一人。
  此時二胖的心情無法用語言形容,過了幾天非人的生活,從北京長途奔襲到云南邊境,老天爺終于給了他們回報,二胖此時充滿了戾氣,欠的終歸是要還的,只是時間問題,你們躲了這么久,也該還債了。
  一直躲在這里觀察,二胖真夠沉得住氣的,足足待了兩個小時,大概觀察了這里到底有多少人,他們好選擇時機動手,或者還有條路,那就是現在通知軍方,讓他們增援,但這太冒險,保不準這幫人就會魚死網破,二胖最重要的是弄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所以這幫人還不能死。
  當二胖回來的時候,周易和宋哈都松了口氣,這么長時間過去了,他們還以為二胖出事了,宋哈急忙問道“是不是他們?”
  二胖沒理會他,向著周易師叔點點頭,周易立刻明白怎么回事,眼神充滿驚喜,顯然他們這趟沒有白來,緊跟著他問道“幾個人?”
  “十個左右,不超過十二個”二胖低聲回道。
  周易繼續問道“我們什么時候動手?”
  “天黑”二胖沉聲說道,雖然今天不是月黑風高夜,但是夜晚向來都是殺人最好的時刻,他們只有兩個人,自然不能直面進攻,而且他們的優勢是近身攻擊。
  周易這時候看向宋哈道“他怎么辦?”
  “大哥,我都把你們帶到這里了,你們可要信守諾言啊”宋哈生怕他們殺了自己,連忙求饒道。
  二胖思索良久,直接道“饒你一命,能不能活著離開就看你自己,用不了多久,軍方就會到這里,到時候你的生死聽天由命”
  宋哈一天這話,二話不說轉身就跑,逃走或許還能活著,留下只能死了……
  等到宋哈離開以后,周易和二胖就靜靜等著天黑,兩個小時后天終于黑了,就像很多事情總會如約而至,絕對不會出意外,二胖和周易檢查好自己的裝備,終于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