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1093 知道不知道

(第一篇番外,以后所有的番外都只會在微信公眾號發布,希望大家關注,搜索:關中老人或者gl
  en)
  距離趙出息出獄已經過去兩年多了,他很快就重新回歸了最熟悉的生活,只不過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去操心,在獄中的兩年生活,趙出息算是真正的沉淀下來,放下了所有的枷鎖,可以直面自己的本心。
  現在呢,趙出息就是想多讀幾本書,多走點路,多看點外面的風景,其他的,他也不想,也不用他想
  大江南北,長城內外,趙出息每個省份都去過,現在就是挑選些比較精致有趣的地方,再繼續走下去,不過每次出去最多()()(小說)半月,因為這是寶貝女兒和兒子給他訂的規矩,還不用李青衣和齊思出面,趙出息越來越覺得,這家里根本沒有自己的地位。
  如今趙出息早已搬離六號別墅,平日里就住在青城山下,在那里重新修建了一個占地數千平米的院子,小橋流水古色古色,竹林幽幽別有韻味,對外這里宣稱是一個度假山莊,其實不過是私人住宅。
  除非有事,趙出息大多時候都住在青城山下,周末老婆和孩子們也會過來,平日里他們就住在六號別墅。
  七月上旬,下午,趙出息獨自開車去接即將放學的兒子和女兒,明天開始,就是他們最喜歡的暑假時間了,齊思最近出國去了,要去巴黎參加什么時裝展,她依舊堅持著自己的夢想,在趙出息的支持下,事業越來越大,她的設計公司如今在北京上海香港都有分公司。
  至于趙出息的根基,西蜀集團,如今則是李青衣和徐林掌舵,李青衣徹底展現出自己在商業方面的才能,短短幾年時間,西蜀集團已經成為西部第一民營企業,全國十大民營企業,只不過她也越來越忙了,對此小兒子很是不高興,天天嘟囔。
  宋青瓷兩年前離開了西蜀集團,加入了長安控股集團,不過最近這段時間她在美國養胎,正好處理一些事情,趙出息前段時間剛從美國回來,再過三個月,又一個新成員即將加入這個大家庭。
  女兒叫趙嫣,兒子叫趙平安,之所以給兒子取這個名字,多少是有點懷念小平安,也希望兒子能平平安安過一輩子,李青衣對這個名字沒有任何意見,倒是李家很是反對,特別是平安的外婆,差點就殺到成都,還好被他外公勸住。
  幼兒園就在牧馬山,離六號別墅不遠,平日里大多都是李漢那幫人接送,偶爾齊思或者李青衣沒事提前回家,她們也會去接,趙出息反正接的挺少,不過這兩孩子最喜歡和他鬧。
  出獄以后趙出息就再也不開那輛奔馳g65,畢竟太多人知道,他只想以后低調的過日子,畢竟當初那件事驚動了太多人,也讓很多人心里不舒服,所以開了輛國產的哈佛6。
  放學高峰期,路邊車位不多,趙出息剛找到一個車位,還沒等他插進去,旁邊一輛奔馳邁巴赫s600就先聲奪人,趙出息淡淡一笑,也沒生氣,重新去不遠處再找了個。
  來到幼兒園門口,接孩子放學的家長挺多,正好剛才那輛邁巴赫的主人也在旁邊,也許是有些不好意思,他主動給趙出息低了根煙道“來接孩子啊”
  “是啊”趙出息接過煙,呵呵笑道。
  “剛才不好意思啊,我那司機有點沖動”男人笑著說道,他三十出頭,生意做得不錯,家里也有些關系。不過眼前這男人開輛哈佛6,孩子卻在一學期數十萬學費的幼兒園上學,顯然有些不可能,估計是幫朋友或者親戚接孩子吧。
  “女兒還是兒子?”反正沒什么事,趙出息抽著煙聊著天,得趕那兩個寶貝出來前抽根,不然一會就別想抽煙了,大閨女每次都是,爸爸,你抽根煙,我就一星期不理你,你抽兩根我就半個月不理你,趙出息哪敢以下犯上。
  男人很是得意道“兒子,你呢?”
  “一個閨女,一個兒子”趙出息淺笑道,這也是他最驕傲的事情,年紀越大越覺得家庭的重要性,
  “那你比我要幸福啊”男人有些羨慕道,他一直想要個女兒,奈何妻子不愿意再生二胎,他尊重妻子的意思,至今也沒提這個話題。
  趙出息呵呵一笑,沒說什么。
  男人多看了趙出息兩眼,覺得有點似曾相識,不過怎么都想不起來是誰,就問道“看你挺眼熟的,不知道在哪高就?”
  “失業多年,一直在家混日子”趙出息隨口說道。
  男人明白這是托詞,也就不再追問了。
  很快,就到了放學時間,學生們在老師的帶領下絡繹不絕的走出來,也許就要開始暑假生活了,一個個高興的像是吃了蜜似的,看到來接自己的爸爸媽媽后,歡快的跑向他們。
  女兒和兒子一直沒出來,趙出息就在外面等著,旁邊那男人的兒子先出來了,看見他爸爸后,大聲的喊道“爸爸”
  男人一把抱起兒子道“小兔崽子,今天沒惹事吧”
  “沒有,爸爸,我最乖了”古靈精怪的小男孩嘿嘿笑道,那粉嫩的臉蛋真想讓人捏幾下。
  男人指著趙出息道“叫叔叔”
  “叔叔好”
  “你好啊”趙出息對孩子有種天生的親近感,摸了摸他的頭道。
  男人對著趙出息打聲招呼道“那我們就先走了”
  趙出息客氣的點點頭,小男孩喊道“叔叔拜拜”
  走了幾步后,男人就把兒子放下來,拿出手機準備給老婆說聲,這時候手機的新聞正好推送了條消息,男人隨意的瞄了眼:西蜀集團旗下西蜀文化集團正式登陸股。
  男人猛然驚醒,當年西蜀集團董事局主席,也就是川渝那位手眼通天的趙爺的事情鬧的沸沸揚揚,最后更是踉蹌入獄,他可沒少深扒趙爺和西蜀集團的故事,見過趙爺的不少照片,就說那男人怎么那么眼熟,原來他就是趙爺。
  男人愣了片刻,兒子在旁邊叫了幾聲,他才回過神,下意識的轉身看向幼兒園門口那平淡無奇的男人,又有幾個人能認出,這個幾年前的傳奇人物。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大隱于市吧。
  趙出息足足等了近半小時,別人家的孩子都快走完了,自己家的這對寶貝才被那位美女老師帶出來,只見兒子一臉傲嬌,被姐姐嫣兒拉著手,嫣兒嘴里還在嘀咕什么。
  “老趙,你兒子又惹事了”剛見面,嫣兒就毫不猶豫的告狀道,曾經那個人見人愛的小妖精,如今已經長成小美女了,她比同齡的孩子都要高半頭,大眼睛、長頭發,比她媽媽小時候還要漂亮。
  不管是嫣兒還是平安,都喜歡叫趙出息老趙,趙出息對此不生氣,由著他們順心,反正他覺得老趙比爸爸更好聽,不過要是李青衣或者齊思在,這兩個小家伙就得乖乖的。
  “趙先生,今天你來接孩子啊”美女老師淺笑道,她是平安的老師,今天這小家伙又和小朋友打架了,剛才被帶到辦公室訓斥了幾句。每次兩個小家伙都會一起出來,要么嫣兒等會平安,要么平安等會嫣兒。不過美女老師最好奇的則是他們的家庭結構,嫣兒的媽媽是那位漂亮的設計師,小平安的媽媽則是位氣質出眾的企業高管,嫣兒喊平安的媽媽為大媽,平安喊嫣兒的媽媽為二媽,他們的父親倒是同一個人,最開始她覺得是同父異母,可是到后來熟悉后,就愈發的感覺不對勁,到后來反正也想不通,就不操心了。
  趙出息隨口笑道“他們媽媽都出差去了,這小家伙今天又惹什么事了”
  “老趙,你兒子又打架了”嫣兒撅著嘴繼續告狀。
  對于兩個孩子,趙出息確實溺愛,但他們不對的地方,趙出息也從來不會將就,所以皺眉道“平安,告訴爸爸,為什么打架?”
  “因為他們說,長大了要娶姐姐當老婆,哼,我就說你們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他們就罵我,我這才還手的”小平安吱吱嗚嗚的說道,不過并沒有半點認錯的意思,那蠢萌的樣子實在是讓人生不起氣,這小子別看才三歲半,鬼精靈著呢。
  “他們長大了才想娶我,那還得很久很久以后呢,再說我想嫁給誰,那是我說了算,你跟他們斗什么氣呀,真是氣死姐姐了”嫣兒在旁邊一本真經的說道,逗的趙出息直想笑,可是為了保持作為老爹的威嚴,只能憋著。
  “那你道歉沒有?”趙出息瞪眼嫣兒,小丫頭這才乖乖閉嘴,然后看向小平安道。
  小平安低著頭回道“道歉了”
  不過心里那句,他們下次要再說,我還會打他們,最終還是忍住了,生怕老師和爸爸生氣。
  “吳老師,給你添麻煩了”趙出息對著美女老師笑道。
  吳老師捋了捋頭發說道“沒事,小孩子么,就這樣調皮”
  “跟老師再見”
  “吳老師再見”小平安率先揮手說道。
  嫣兒卻對老師笑道“吳老師,我給你說個悄悄話”
  吳老師蹲下來好笑道“什么悄悄話啊”
  “老趙,你不準偷聽”嫣兒對著趙出息沒好氣的說道,然后才在吳老師耳邊低聲道“吳老師,你是不是喜歡我爸爸啊”
  說完,嫣兒立刻跑到爸爸身邊,拉著爸爸的大手回頭對老師揮手道“吳老師再見”
  趙出息對著吳老師點點頭,只見吳老師那小臉緋紅,嬌羞不止,她有些不知所措的點頭,更是不敢看趙出息的眼神。
  她也不知道這是否是喜歡,只是每次見到這男人的時候,不知為什么,心里很是踏實,不過呢,喜歡只是喜歡,誰這輩子還不喜歡幾個人,只是這種喜歡不會有結果,也不想有結果,留在心里化成回憶,最終都釀成了一壺酒。
  趙出息左右拉著嫣兒,右手拉著平安,兩個小家伙蹦蹦跳跳,有說有笑。“老趙,我們去哪啊”回家的路上,坐在后排的嫣兒啦啦啦的問道。
  兩個媳婦都不在,趙出息獨自帶兩個孩子還真有些頭疼,這兩個家伙鬼主意多著呢,保不準在哪就把自己坑了。
  “老趙先帶你們去吃飯”趙出息頭也沒回的說道。
  “我要吃必勝客”小平安弱弱的說道。
  嫣兒冷哼道“真沒出息,老趙,我要吃你做的菜,好久都沒吃好了”
  “對,老趙,我要吃你做的飯”小平安這才回過神道,明顯比起姐姐來,道行還是有點弱。
  兩個孩子喜歡吃自己做的飯,趙出息心里十分高興,立刻打電話給六號別墅準備好菜,自己一會回家親自下廚。
  趙出息打電話的時候,兩個小家伙在后面商量暑假生活,最后覺得再怎么商量都不靠譜,于是嫣兒再次開口道“爸爸,我們暑假去哪玩呀”
  趙出息一聽叫爸爸,而不是叫老趙,就知道這閨女這是主動示弱,隨口道“你們想去哪玩?”
  “我要去北京,我想外公外婆了”小平安噘嘴道,縱然李家對趙出息一直有意見,可是對于這個外孫,他們卻要比趙出息還要寵愛,每次小平安到北京,那都是享受著皇家待遇,所以他最喜歡去北京。
  嫣兒抿嘴道“媽媽說,要陪我去海邊,爸爸,你去嗎?”
  “對于你們的暑假生活呢,你們想去哪都行,不過在這之前,你們得陪著老趙先回趟老家,咱們回去看看爺爺奶奶他們”趙出息若有所思的說道,嫣兒陪著她去過一次祁連山,小平安到現在還沒去過,以前太小,現在趙出息覺得到時間了。
  “我的老家,就住在這個屯,我是這個屯里土生土長的人……”一聽要去老家,小平安直接開唱了,也不知道從哪聽的,實在是唱的太難聽了。
  “別唱了,難聽死了”嫣兒直接捂住他的嘴道。
  “姐姐,我們老家到底在哪啊,為什么我一直都沒去過,而你去過呢”小平安閉嘴以后,眨著眼睛問道。
  嫣兒歪著頭想了會說道“爸爸說,那是我們的根,回老家就是去尋根,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那里很漂亮,還有很多好吃的,爸爸說,他就是在那里和大媽認識的”
  “噢噢噢,那我一定要去”小平安很是堅定的說道。
  回到六號別墅以后,趙出息在廚房做飯,兩個孩子就在外面看電視,看了會電視后,小平安跑到外面去玩,嫣兒就在客廳里彈鋼琴,小丫頭的鋼琴彈得特別好,她不用別人去敦促,而是自己喜歡彈,所以進步很快。
  趙出息做好晚飯后,把兩個小家伙喊回來,都是他們最喜歡的菜,小平安和趙出息差不多,吃飯的時候風卷殘云。嫣兒和她媽媽一樣,吃飯時很精致很享受。
  晚飯過后,趙出息陪著兩個孩子看電視,一直到他們快瞌睡了,這才把他們哄進房間里睡覺。
  小平安睡覺從來不需要別人去哄,小家伙雖然很小,但是很自覺,他說男子漢才不用人陪,嫣兒就不行,睡覺的時候很粘人,非要讓趙出息給她講故事。
  趙出息就給她講,從前有個大山里的孩子……
  等到嫣兒睡著后,趙出息吻了她的額頭,蓋好被子,這才悄然離開。
  緊接著給老婆們匯報工作,李青衣在上海,明天才能回來,齊思得些日子,他們都知道趙出息要帶孩子們回祁連山,所以叮囑了幾句,齊思讓他明天先讓嫣兒和外公外婆待一天。
  打完電話以后,趙出息洗了個澡,站在陽臺上眺望牧馬山的夜景,幾年前的時候,他也時常站在這里,只是那會的心情和現在是天壤之別。現在,沒有危機四伏,沒有勾心斗角,沒有暗流涌動,沒有刀光劍影,只有老婆和孩子,這是趙出息最平淡的生活,卻是最幸福最踏實的生活,因為一個男人的歸宿,最終都是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