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1084 發火值了

(第一章,第一章,求收藏,求月票,求打賞)
  要想人不知,要想人不找,除非己莫為,大多數人只要活在這世上,只要有活動軌跡,自然就會留下蛛絲馬跡,被層層剝繭最終發現,所以二胖找到巴頓集團這幫人,也只是遲早的事。二胖和周易縱橫數千里,從北京追到云南邊境,在原始森林里過了幾天非人的生活,要是再沒有回報,那就真夠窩囊的。
  只剩下最后兩位,此行任務的直接負責人曾波,以及這次任務的關鍵聯絡人伊芙,二胖和周易從這兩人的地位就知道顯然不是普通角色,所以他們自然不會放過。
  曾波和伊芙分頭逃走以后,周易和二胖就各選一個毫不猶豫的追擊,縱然連續奮戰到現在,又經歷了剛剛的雨夜激戰,周易和二胖也未感覺到絲毫的疲憊,要是普通人早就崩潰了,還有什么力氣去追擊敵人。
  周易的腳步很敏捷,在這雨夜里也像是健步如飛,沒多久就追上了曾波,就當周易快要接近的時候,曾波突然轉身跪倒在地,向著周易連開數槍,周易在他轉身的時候就注意到不對,立刻一躍躲到旁邊的大樹背后,緊跟著向黑夜開了幾槍壓制曾波的火力,隨后他從大樹背后沖了出來,再次追擊過去,兩人此時的距離已經拉近,曾波有些慌亂再次向著周易開槍,周易順勢滾向他,躲過了子彈也同時單手甩出了手里的幾根銀針,曾波不像普通人,感覺到有異物向著自己而來,匆忙向旁邊躲過去,這時候周易終于欺身而近了,一腳踢向曾波拿著槍的胳膊。
  曾波可是這里面實力最強悍的,自然不會輕易酒杯制服,慌忙躲過緊接著向后退了半米,手里的槍其實已經沒有子彈了,曾波這時候直接扔了槍開口道“朋友,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周易哪有時間跟他啰嗦,一躍而起再次沖向了他,目標直中曾波的胸口,曾波沒想到對方根本不理會自己,連忙伸出胳膊擋住這一腿,只感覺整個胳膊像是要廢掉,他這才意識到對手的強大,也是,能在這原始森林里找到他們,又能不動聲色的除掉所有人,怎能沒有實力,曾波也怒了,抬腿攻向周易的下盤,兩人終于近距離交手了,你來我往過了數十招,奈何周易實力那是絕對的壓制,最終以雙拳擊中曾波腹部讓他連退數步彎腰喘氣而占了上風,曾波不敢再輕視這樣的敵人,他怒吼一聲不計代價的沖了過去,誓要捍衛自己的尊嚴。
  周易眉頭緊皺,他已經看見曾波手中多出來的匕首,并沒有輕敵而是不慌不忙的躲避著曾波的鋒芒,曾波可是常年掙扎在鬼門關的亡命之徒,在經驗上占著絕對的優勢,他的匕首幾次劃破了周易的衣服,讓周易多少有些狼狽。
  眼看這次匕首要穿過周易的耳邊,周易在電光火石間扭臉躲過,匕首幾乎是擦著周易的臉頰而過,周易手里不知什么時候多了根銀針,一手抓住曾波的手腕,直接將匕首插進旁邊的大樹里,另只手毫不猶豫的將銀針直接插進了曾波胳膊的關鍵穴位,整個銀針全部進入曾波身體,曾波抬膝撞向周易的腹部,周易踩著他的膝蓋高高躍起,凌空一個轉身,一腳踢中了曾波的下巴,曾波整個人倒飛了出去,而他這時候才注意到,自己的右臂徹底失去了知覺。
  曾波用盡各種辦法都不能恢復右臂的直覺,他瞬間就慌了神,這時候周易才緩緩說道“不用白費力氣了,你根本解不開穴位的銀針,你要束手就擒,我可以饒你一命,你要不知好歹,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你們到底是什么人?”曾波眼神陰狠的問道,他沒想到自己會在這里吃了虧。
  周易輕哼道“你不需要知道”
  “想讓我束手就擒,門都沒有,繼續來啊”曾波可不是那種輕易低頭的角色,就算是他也得站著死,反正走上這條路的,就沒想著有僥幸,能活一天都是賺的。
  既然曾波不知死活,周易也就不跟他所說什么,少了一只手臂的曾波那還是周易的對手,當他直接沖過來的時候,周易直奔他的另外一只手臂而去,直接抓住他的胳膊,夾雜著寸勁的手刃落在他的肩膀,幾乎是聽見了骨頭碎裂的聲音,只是短短數秒,曾波的另只胳膊就廢了,緊跟著周易一腳踢中他的胸膛,讓他重重的撞在樹上,嘴里一口淤血噴涌而出。
  “還來么?”周易不屑道。
  曾波知道自己再無勝算,搖搖頭道“不來了,不來了”
  周易緩緩走向他,當他靠近曾波的時候,曾波在他意料當中一腳踢了過來,這種亡命之徒哪會有誠信,周易自然不會信她,直接抓住了他那有氣無力的小腿,一根銀針生生的插進了膝蓋關節里,曾波疼的大吼大腳,在這原始森林里有些慎得慌。
  至此曾波再也不能威脅周易,但他嘴上還是咬牙道“有本事殺了我”
  周易沒跟他廢話,閃電般的出手,一根銀針落進了他的脖頸穴位,曾波一個白眼徹底暈了過去,周易將他扛在肩上直接往木屋方向走,至于二胖那邊,他絲毫不擔心。
  相比于周易和曾波的激烈,二胖和伊芙那邊就要輕松不少,因為伊芙的實力實在是差二胖太遠了,一個瘦弱的美女,一個魁梧的壯漢,這怎么都不成比例,所以二胖很容易就追上了伊芙,伊芙在黑夜中盲目的開槍,對于二胖來說只是在浪費子彈,二胖穿梭在樹林當中,依靠著身邊的大樹阻擋著伊芙的視野,隨后迅速靠近伊芙,最終消失在黑暗當中,讓伊芙徹底沒了目標。緊跟著沒過多久,神出鬼沒的二胖就從天而降,握住伊芙持槍的手腕,一拳打在伊芙的腹部,讓她七葷八素差點都出來了,隨后就是一個大氣磅礴的過肩摔,伊芙這種小女人,像是斷線的風箏被二胖扔了出去。
  沒了武器的伊芙面對二胖,那就是小白兔遇到大灰狼,此時的伊芙狼狽不堪,全身上下都被泥水覆蓋著,臉上更是擦傷了幾道傷口,她有些惶恐的問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清河山莊的事情還記著吧,真以為你們能全身而退?”二胖死死的盯著伊芙說道,同時試探性的問道,他并不知道眼前這個女人是否知道清河山莊的內幕。
  伊芙聽到這句話立刻明白了,劇烈的咳嗽了幾聲后說道“你是趙出息的人?”
  “看來你還不算糊涂”二胖緩緩走近伊芙,沉聲說道,心中卻是一喜,顯然這個女人知道事情。
  伊芙眼神冰冷緊接著問道“看來你是來報仇的?”
  “報仇?不算是吧,只要你告訴我清河山莊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我就絕對不會殺你”二胖不以為然的說道,開始說出自己的要求。
  伊芙呵呵笑了起來,顯然不相信二胖,不屑道“你當我三歲小孩?你是來報仇的,怎么可能不殺我們?”
  “我說過,我只想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信不信由你,如果你不說,那我自然要殺你,如果你說,還有可能活命的機會,你自己考慮”二胖很是現實的說道,怎么都是死路一條,說出內幕或許還能活一條命。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伊芙確實不想死在這里,思考片刻后咬牙道。
  二胖半蹲著身子盯著伊芙冷笑道“要殺你,我早就殺了,還用跟你廢話,你沒有和我討價還價的資本”
  伊芙的眼神有些狐疑,似乎還想要拼死抵抗,二胖直接一把抓住她已經握住匕首的胳膊道“不要想著繼續抵抗,你根本沒有勝算,不想死的話,那就照我說的辦,我說饒你一命,就絕對不會殺你,沒必要和你這種小角色出爾反爾”
  最終,伊芙沒有辦法,她不是那種視死如歸的猛士,只是一個還想多活幾年的女人,外面的大好世界還沒享受夠呢,自然不愿意就這么死了。
  數分鐘后,周易和二胖在木屋碰頭,雙方都只是受點輕傷無傷大雅,至于巴頓集團駐扎點的所有人,都已經被他們徹底拿下,周易在房間里盯著伊芙,二胖將所有死的沒死的都弄進了木屋里,死的就放在旁邊,沒死的就綁結實了仍在那里。
  半小時后,二胖終于把這些事情都搞定了,他將幾盞煤油燈全部弄進這個木屋,屋子里總算是亮了起來,緊接著二胖拿出手機開機,意料當中這里沒有任何信號,不過二胖只是打開了視頻拍攝功能,不動聲色的將它放在旁邊,這才讓周易師叔將伊芙帶過來,看著滿身泥濘的伊芙,二胖沉聲道“不想死的話,就說吧”
  伊芙沉默思索會后,這才緩緩說道“你們肯定在猜,我們為什么能掌握趙出息的行蹤?”
  二胖臉色微變,這正是他最想知道的。
  “因為想殺趙出息不僅僅是我們,還有其他人。是他主動聯系我們,說可以幫我們殺了趙出息,所以我們才組織了這次刺殺計劃,趙出息什么時候到昆明,什么時候去清河山莊,他們有多少人,有什么武器裝備,這些都是他提供給我們的,所以我們才能如此輕易的就動手”伊芙不緊不慢的解釋道,反正已經這個時候了,她也沒必要隱瞞什么,何況她和那男人非親非故,兩人沒有任何往來,何必為他保密,誰知道他現在怎么瀟灑呢?一想到這,伊芙就有些來氣,緊接著繼續道“至于他為什么要殺趙出息,那我就不知道,這是他的利益,和我們無關,我們的目標只是要趙出息的命”
  伊芙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但最重點的還沒說,二胖忍不住問道“我想知道他是誰?”
  “他是誰?想來你肯定有懷疑的對象,你先說說看”伊芙并沒著急著給出答案,呵呵笑道。
  二胖毫不猶豫的說道“是不是黃土?”
  “聰明,看來你們早就懷疑他,除過他還能是誰?黃先生果真是好本事啊,連自己的老大都敢殺,可惜的是他老大命不該絕,也不知道現在什么情況,不過你能不遠萬里的跑到這里找到我們,那說明他還活著”伊芙冷笑道,終于告訴了二胖他最想知道的事。
  二胖此時怒火中燒,從最開始他就懷疑這個黃土,只是沒有證據,沒想到還真是他,看來從一開始他就策劃了所有事,這個吃里扒外的狗東西,居然敢對出息動手,二胖此刻真想毫不猶豫殺回成都弄死這狗東西。
  “該說的,我都說了,現在你們可以放了我吧?”伊芙說完以后,最關心的自然是自己能不能活,皺眉問道。
  二胖并沒有回答,而是陷入沉默當中,既然已經知道幕后黑手是黃土,他自然要想想該怎么對付這個王八蛋,決不能輕易放過他。
  數分鐘后,二胖心里終于有了計劃,他嘴角不禁露出笑容,對著伊芙問道“你們這里肯定有衛星電話吧”
  “你要衛星電話干什么?”伊芙有些不解的問道。
  二胖冷笑道“你難道不想和你那位老朋友聊兩句?”
  伊芙似乎猜到了什么,她哪管這個男人怎么對付黃土,沉聲道“就在隔壁房間,我去給你拿”
  周易押著伊芙過去,幾分鐘后伊芙將衛星電話拿了過來,二胖并沒有著急著撥通黃土的電話,而是先打給了陳中藏,等到陳中藏接通電話后,二胖直接道“我是林三無”
  “小林爺”陳中藏聽到二胖自報家門,連忙問候道。
  二胖沒工夫給他客套,繼續道“不管你現在在哪,立刻親自帶人給我盯緊黃土,絕對不能讓他離開你的視線”
  “小林爺放心,我們一直安排人盯著他,我現在就趕過去”陳中藏一臉嚴肅的說道。
  二胖冷哼道“多久?”
  “十五分鐘”陳中藏一直盯著黃土,每隔半小時會給他匯報一次,這會剛剛匯報完,所以他知道黃土在哪,也知道從自己這里趕過去需要多久。
  “好”二胖點點頭,然后掛掉了電話。
  十五分鐘后,二胖這才不緊不慢的撥通了黃土的電話,然后將衛星電話遞給了伊芙,沒過多久黃土的電話就接通了,只聽他沉聲道“你好,哪位?”
  “黃先生真是貴人多忘事,把我都給忘了,可憐的我們還在亡命天涯,黃先生卻逍遙自在”伊芙冷嘲熱諷的說道。
  “伊芙?”聽到這句話,黃土立刻明白打電話的是誰,整個人瞬間緊張起來,如果可以選擇,他真想說,對不起,我不認識你。可他不敢說,因為伊芙知道他的所有事。
  伊芙笑呵呵的說道“看來黃先生并沒有忘記我啊,黃先生不要緊張,我打電話沒什么事,就是有個朋友想和你聊聊”
  這時候伊芙的任務已經圓滿完成了,將衛星電話重新交給了二胖,二胖一臉玩味的開口道“黃土,我真是小看你了”
  “你是誰?”黃土正在納悶哪個朋友要和他聊聊,突然聽到這句似乎有點熟悉的聲音,卻又想不起來是誰,皺眉問道。
  二胖眼神突然變的極為恐怖,咬牙道“你說我是誰?”
  這一刻,黃土終于知道是誰了,只是瞬間,他的大腦一片空白,手機應聲掉在地上,因為他怎么都沒想到這個朋友居然是趙出息的兄弟,二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