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1081 雙雙南下

(第二更,今天拼了命了,累死了嗚嗚嗚,頭疼當中)
  四九城北池子大街,林鎮北的四合院豪宅里,一場朋友間的聚會剛剛結束,能進這個四合院的向來都是林鎮北的貴賓,外面私傳有句話說,不到副省級,都踏不進林爺的門檻,可見林鎮北的朋友圈之高端,難怪被稱呼為最低調的紅頂商人,不過也有人對他的稱呼僅僅是無奸不商的掮客,更有對手咒罵他難怪生不出孩子,對此林鎮北從來不在意,他向來不在意外人的眼神和意見,他知道自己的路該怎么走,不得不說林鎮北的道行很深,不然也不可能結交這么多的封疆大吏,他本就是四九城的一個傳奇人物了。
  夜宴結束以后,林鎮北有些疲憊,最近這四合院可謂是異常熱鬧,每晚都要折騰到凌晨時分,既然答應了三無去幫趙出息,林鎮北就不可能食言,不然他知道后果會是什么,但是他絕對不打無準備的仗,這段時間所宴請的都是能在關鍵時刻說上話的,他林鎮北這次不在乎欠一次人情,實在不行他只能去找那位老爺子,但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動用這個人脈,這是他林鎮北能在近二十年崛起的關鍵因素。
  “三無剛才打過電話”等到客人都被送走以后,南宮幫林鎮北按摩著肩膀說道。
  林鎮北對這個比兒子還親的侄子實在是沒辦法,為了趙出息真敢把林家十年氣運都搭進去的,真是舍得拼命,他閉目養神道“這小子又怎么了?”
  “他讓我告訴你,李家已經答應站出來幫趙出息了”南宮只是傳達這個消息,并不想猜測其他事情。
  哪個李家,林鎮北自然知道,聽到這個消息,他這時候才睜開眼睛道“不是孫家,居然是李家,這倒讓我意外了”
  “我也有些意外”南宮不否認自己所想的,低聲道。
  林鎮北淡淡的笑起來道“有趣啊有趣,李家這是打算和吳家老死不相往來了,吳家也是運氣背,怎么就攤上這么個親家,真不知道李青衣是怎么說服李家的”
  “看看李家接下來的動作再說吧,我們不著急著發聲,可以先找人試試水,看看吳家那邊會不會反擊”南宮笑著建議道。
  林鎮北若有所思的說道“李家已經站出來了,你說孫家什么時候站出來,說實話,我更期待孫家,畢竟他們和趙出息走的最近,孫自清可是親自跑到成都為趙出息站過臺,還讓那位莫名其妙趟了渾水,前腳剛走,后腳趙出息就出事”
  “孫家那位現在是關鍵時期,魚躍龍門的一步,過去了那自然不忌諱吳家,過不去就難說了”南宮也知道這件事,所以小聲說道。
  “這件事情越來越熱鬧了,也越來越有趣了,鬧的越大越好,只要牽扯進來的,注定都會受到影響,短時間內這影響很難消除,我最不愿意趟這種渾水,但誰讓林家有個怪胎,沒有辦法只能這樣,希望他以后別讓我失望”林鎮北長嘆口氣說道,不過這時候林鎮北的眼神突然變得有些復雜,然后緊接著說道“我還是挺佩服孫自清的,居然能這么沉得住氣,這么長時間過去了,一點消息都沒有,好像不關他任何事,真是能忍的,正如你說的,他確實在關鍵期,不管是留在中辦還是去滬市,從此都將顯赫,這就比如投資,滬市比較冒險,但收益比較高,中辦比較穩妥,但收益可能不及滬市,不過從他選擇滬市就能看出來,孫自清的野心不小啊”
  “不是被攔了么?”南宮有些不解的問道。
  林鎮北不以為然的說道“攔?誰能攔得住,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安排,已經定了,國慶前赴任,國慶后的會可能會很有趣啊,多了絲變數”
  “定了?”南宮驚訝道,趙出息的事確實給孫自清帶來了麻煩,那個位置本就很敏感,孫自清好不容易有機會上位,誰知道趙出息這邊出了這茬事,被有些別有用心的人借機發難,這才有了一系列的事情,其實這段時間孫自清的事情不比趙出息簡單,他哪有機會站出來幫趙出息,現在這事定了以后,想來他肯定會出頭的。
  林鎮北意味深長的笑起來道“所以說,我們幫趙出息也是有利有弊,也算是一種提前投資吧,就看回報到時候是否如意,總歸不是賠本的買賣,你說是不?”
  南宮聽后,忍不住笑道“你呀你啊,難怪別人說你是個奸商”
  夜深人靜,不知何時下起下雨,這讓四九城的氣溫驟然下降,今年沒有秋老虎,倒是一場秋雨一場寒,大家都覺得這氣溫太過反常,此時西山孫家的小樓里,有盞燈還亮著,那是老爺子的書房,只不過此刻坐著的不是老爺子,而是孫家兩兄弟。
  孫自清和孫伯庸都是老煙民,也是兩位氣管炎,有老婆在的時候絲毫不敢碰煙,這會沒有老婆在,自然得好好享受一番,何況這段時間壓力太大了,孫伯庸和孫自清都沒少為那件事情奔波,總算現在是定了,這讓孫家兩兄弟長舒口氣,所有的一切事情他們都沒給老爺子說,怕影響老爺子的情緒,老爺子的身體已經越來越糟糕了,折騰不起,何況現在的孫家是他們兩兄弟當家,沒有什么事情是他們不能面對的。
  正因為這件事,他們才沒為趙出息的事出頭,不是不愿意出頭,只是這段時間太敏感,容不得他們亂來,不然也不可能讓孫倩一直待在成都,有什么時候都隨時告訴他們。
  今晚,孫自清告訴老爺子自己明天就要去滬市了,老爺子早就知道這件事,只是沒想到拖到現在,但也沒過問什么,只是對于新的工作崗位,老爺子給孫自清叮囑了不少事情,父子兩人聊了足足三個小時,直到老爺子困了才結束。
  聊完這些事情后,孫自清又和老婆孩子聊了會,不知不覺時間就到了凌晨,等到所有人都休息以后,他這才和孫伯庸進了書房。
  “總歸是過去了,接下來就要看國慶后了,至于出息那邊,我們還得繼續忍下去”孫伯庸有些無奈的說道,孫自清的仕途已經到了人生最關鍵的時刻,容不得有任何的閃失,出息的事是個變數,對他們來說也是個意外,可是沒有辦法,他們只能先放棄出息了。
  孫自清嘆口氣說道“誰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不知道他能不能扛過吳家那邊的壓力,只能委屈他了”
  “孫倩晚上給我打過電話,說了件事,你可能沒想到”孫伯庸看向孫自清,微微皺眉說道。
  孫自清好奇道“什么事?”
  “出息和齊思離婚了,同時和青衣結婚了,就在今天,青衣成為西蜀集團的新任董事局主席”孫伯庸緩緩說道,他知道這個消息會讓孫自清震驚,因為他知道的時候,也很是震驚,青衣這孩子為了出息,徹底放棄了一切,這真是完全拼了。
  “什么?”孫自清果然聽后很是驚嘆道。
  孫伯庸緊接著繼續說道“她這么做,誰都能看出原因,她這是想綁住李家,讓李家為趙出息的事出面”
  孫自清沉默片刻道“李家不可能同意”
  “可是李家同意了”孫伯庸沒有隱瞞,很是直接的給出答案,想來誰都會覺得李家不會答應,畢竟李家和吳家的關系因為這事鬧的很僵硬,可是李家就是答應了,這就是所有人沒想到,估計連吳家也沒想到。
  孫自清聽到這個結果再次震驚,他不禁有些頭疼,這都是些什么和什么,約來越復雜了,現在連李家也牽扯進來了。
  “這是孫倩說的,想來不會有錯,她說李家老太爺親自拍板決定的,如果老太爺出面了,那這事基本就定了,誰都知道李家老太爺最疼愛的就是青衣那丫頭”孫伯庸有很多疑惑和不解,但是結果就擺在那里,何況是老太爺出面,孫倩說李青衣前幾天回過北京,看來應該親自去求的老太爺,不然李老太爺不可能知道這些是。
  孫自清長嘆口氣道“唉,這個青衣啊”
  “不管如何,如果李家站出來,也給出息爭取了時間和機會,等我們熬過十月,到時候就能出面了”孫伯庸很樂于看到李家出頭,畢竟他們現在不敢冒險,但是出息的事也迫在眉睫,如果有李家出面,就能給他們爭取時間。
  對于孫伯庸所說的這番話,孫自清也明白,不過他們并不是真的不管出息,孫自清抬頭問道“那件事你聯絡的怎么樣?”
  “這段時間我單獨聯系過他們,對于這件事,他們各有各的看法,有人猶豫有人拒絕,不過也有收獲”說到這事,孫伯庸意味深長的說道。
  孫自清又嘆了口氣,緩緩說道“能幫則幫,不幫也不勉強”
  他早就想到不是所有人都會像他們孫家那樣,現在只能說盡力吧,畢竟人心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