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1080 攤牌下

(今天第一更,昨天有點事給喝大了,喝酒誤事了,今天努力)
  李青衣獨自站在書房里,風吹的陽臺的紗簾隨風飄舞,李青衣笑著擦去臉上的眼淚,她為了趙出息幾乎是和整個李家作對,讓頤養千年的老太爺出來支持自己,讓自己的父母傷心,讓所有人失望,她得面對多大的壓力,沒有人知道,她也不愿意告訴別人,現在這一切總歸是有回報了,李家終于選擇站出來了,她知道只要李家站出來了,那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至于以后和李家眾人關系,只能慢慢修復了,她知道短時間內,很多人是不會原諒自己的。
  從西雙版納前往邊境的路上,二胖和周易從昆明到西雙版納后就馬不停蹄連夜開車,他們兩個都是這世間的怪胎,完全可以連續幾天不閉眼,何況他們知道進入那片原始林區后,可能要面對的危機,不過這對于他們來說并不是什么大問題。
  在前往云南前,二胖就已經找林氏投資在云南的負責人花了不少錢打聽過,知道邊境那里有位拿錢辦事的掮客,這貨一直游離在邊境幾國,對于這里任何勢力的情況都了如指掌,巴頓集團那幫人能藏在這里,顯然這里肯定是他們以前販毒的通道,有資源可以利用,更可以保護他們,只要找到這個地頭蛇,就能大概知道方向,到時候他和周易師叔再地毯式尋找,肯定能找到巴頓集團那幫人。
  到邊境這個小鎮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這時候二胖也接到了來自李青衣的電話,對于這個好消息,李青衣沒有辦法和其他人分享,除過趙出息,只有二胖算是她半個知音,簡單的幾句話后,二胖已經知道了李家選擇站出來,他清楚李青衣為了趙出息付出了什么,他沒有說什么客氣話,只是說成都交給你,云南這邊有我。
  掛掉電話后,他們將車停在一家小旅社的門外,并沒著急著進去,林鎮北答應二胖只要有人站出來,他就會幫趙出息,所以二胖自然不會讓林鎮北閑著,直接撥通林鎮北的電話,接電話的是南宮,南宮知道二胖已經去了成都,不過這會林鎮北正在會客,來的這幾位都是林鎮北的至交,至于原因自然不用說,南宮輕聲道“他在忙,你有什么事,我一會告訴他,或者忙完以后,他給你回過去”
  “不用,你給他說,李家已經選擇站出來幫出息”二胖緩緩說道,林鎮北給了他承諾,如果不信守諾言,那從今以后,這個林家和他沒有半點關系。
  南宮聽到這個消息,眼神有些疑惑,這個時候居然有人愿意為趙出息站出來,不惜得罪吳家,可是她不知道二胖所說的李家是哪個李家,畢竟這四九城里李家不少,所以詢問道“李家,哪個李家?”
  “一門五將軍”二胖隨口說道,這句最簡單的話眾人皆知,只有這個李家才有如此實力。
  南宮臉色微變,她沒想到會是一門五將軍的老李家,這個軍界世家,想到趙出息和李青衣的關系,南宮就明白了,只是不知道李青衣以什么方式讓李家選擇幫趙出息,畢竟吳李兩家之前都要聯姻了,而因為趙出息這事一直沒成,最后吳浩然卻因為趙出息死在了云南,現在李家居然反過來幫趙出息,這可真是熱鬧了,但這些不是她關心的事,他只是輕聲道“好,我會給他說的”
  掛掉電話后,二胖和周易走進這破爛不堪的小旅店,他們只是把車先停在這里,并不會住在這里,然后換身比較破爛的衣服,不然太引人注目,時間不等人,他們也不想耽擱時間。
  換完衣服后,周易和二胖直接前往小鎮的一家賭場里,這里屬于邊境地區,可以說是三不管的地方,這小鎮也不是名義上行政劃分的小鎮,而是各種人物聚集在這里自然形成的小鎮,相比于其他地方這里治安環境惡劣,不少都是毒販走私犯或者殺人犯以及越境過來的,有事干的時候自然為錢奔波,沒事干的時候就在賭場里打發時間,前段時間小鎮倒是平靜了幾天,因為大批軍方以及武警來過,據說是尋找幾個殺人犯,不過在這里搜索了幾天沒有收獲就離開了。
  這里大多都是木質結構的房屋,很少有磚瓦水泥結構的,鎮上的人千奇百怪,穿什么衣服的都有,還有不少女人在這里賣春,搔首弄姿的吸引著客人上門,坑坑洼洼的街道上滿是泥水,偶有幾輛車過去賤了行人一身,惹來幾聲咒罵。
  半小時后,二胖和周易穿過烏漆墨黑的小巷,只有兩盞燈掛在那里,顯的有些隱藏和恐怖,不時有人突然跑出來,要么是喝醉的,要么是賣春的,不過周易和二胖都不敢掉以輕心,知道這些地方治安很亂,什么人物都有,小心點為上。
  終于他們找到了剛剛在旅社打聽的賭場地址,那位宋哈的心腹就在這里,據說只有他知道宋哈在哪里,宋哈只會和他單獨聯絡。
  當周易和二胖走到門口的時候,自然被站在門外的幾個男人攔住了,他們可沒見過這兩個陌生人,自然不會讓他們進來,二胖沉聲道“告訴老青,西雙版納譚先生的朋友來找他”
  幾個男人上下打量著周易和二胖,時刻警惕著,其中一個和同伴低聲交接幾句后,對著二胖和周易道“你們等會,我這就告訴老大”
  幾分鐘后,那男人就出來了,然后告訴二胖和周易老大讓他們進去,在外面就聽見這賭場鬧哄哄的,進去以后自然更不用說了,只見賭場了聚集了數十個男人在那里嘶吼著,因為這段時間邊境出奇的嚴查,他們根本無法越境,很多生意也都受到了耽擱,只能在賭場里打發時間。
  不過這位叫老青的老大并不在這里,而在后面的房間里坐鎮,那男人直接把他們帶到了后面的房間里,只見一位皮膚黝黑的男人坐在沙發上,旁邊是兩個妖艷的越南女人,他大腹便便留著長發,穿著華麗花哨的短袖,嘴里還有幾個大金牙,這樣子實在是惡心至極。
  “你們是譚先生的朋友?”老青吐了口唾沫,將身邊的騷婦打發走,這才正眼看著二胖和周易道。
  二胖嘴角帶著絲冷笑道“不是,想當朋友他還不夠格”
  “譚先生說,你們想和宋哈做生意?”老青微微皺眉,沒想到這幫人口氣這么大,連譚先生都不放在眼里,老青擼起袖子,盯著二胖道,那眼神有些懷疑,還有絲陰狠,游離在邊境地區的狠角色,哪位還沒兩把刷子。
  二胖冷哼道“這個不需要你知道”
  “我有什么報酬?”老青呵呵笑道,顯然并不把二胖他們當回事。
  二胖直接把一直隨身背著的包扔給老青,不緊不慢的說道“五十萬,夠了么?”
  聽到是五十萬,老青臉色微微抽搐,然后示意手下把包拿過來,隨后大概檢查了遍,那手下對著他點了點頭,老青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道“如果我把錢拿了,把你們留在這里,怎么辦?”
  “就憑你?”二胖冷笑道。
  就在這時候,只見站在二胖身邊的周易不知什么時候突然神不知鬼不覺的移動到了老青的身后,此時已經拿槍頂在老青的頭上,而老青那兩個手下卻莫名其妙的倒下了,這讓老青驚出一身冷汗。
  二胖再次開口問道“現在呢?”
  “東南二十里,有座蛤蟆山,向著山的南面再走十里,宋哈就住在那里”老青見過牛掰的虎人,但沒見過眼前這兩位,他自然不敢得罪,連忙說道。
  二胖和周易對視兩眼,然后周易把槍從左青身后撤走,兩人小心翼翼的離開了賭場,老青絲毫沒敢為難,這種虎人太過兇險,有命拿這五十萬,可別沒命花。
  先到蛤蟆山,再往南走十里,確定了目標以后,兩人回到小旅店,問老板知道蛤蟆山么,老板說那地方知道的人不多,恰好他就知道,二胖詢問老板能不能帶他們去,老板對二胖和周易自然不放心,呵呵一笑。
  二胖沒說什么,過會從車里拿出十萬扔給老板道,將我們帶到蛤蟆山,你開車回來,這些錢就是你的報酬。
  有錢能使鬼推磨,何況是人呢?老板遲疑片刻,最終還是答應了,把錢交給了自己的媳婦,因為他覺得這幫人不可能對自己不利,畢竟自己的命還不值十萬塊。
  從早上從成都出發到現在,周易和二胖根本沒有停下腳步,一直都在路上奔波,這會更是連夜前往蛤蟆山,這路上倒是安全,沒有什么危險,何況只有二十里,就算是路再不好走,一兩個小時也就到了。
  正如二胖所想的,這路確實不好走,這旅店老板走的都是小道,因為那山確實沒幾個人知道,好像是當地人起的名字,所以足足走了兩個半小時。
  等到地方以后,二胖和周易將他們的裝備全部卸了下來,隨后對著旅店老板道“你回去吧,我們過幾天再回來”
  老板自然不敢在這里逗留,生更半夜跑到這里的,絕對不是什么好人,聽到這話連忙上車離開,周易和二胖看眼眼前并不高的山,知道找到這宋哈并不難。
  “你確定他知道那幫人的下落?”周易不解的問道,如此折騰,如此冒險,到頭來要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那就太讓人失望了。
  二胖搖搖頭,眼神堅定的說道“不知道,但只要有方向,總歸要試試,不管再艱難,我都要找到他們”
  周易默默點頭,難怪師父當年會說這孩子有靈性,這性子真是夠執著的,可是人有所執,方有所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