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08 物是人已非


  第一百零四章我來……
  六叔手下有三大悍將,沉穩老練的吳上善,心狠手辣的周斌,有勇有謀的方鶴。此刻開口說話的中年男人便是方鶴,方鶴手下有一批悍將,據說其中有個內家拳高手,還有個他親自去泰國請回來的泰拳高手,方鶴是六叔的一把尖刀,負責六叔旗下的保安基地和訓練場,一些上不了臺面的事情都由他處理,一些不光彩的生意也是他和吳上善一起負責,不少跟著其余大佬廝混的弟兄們都在他那受訓過,威望頗高。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方鶴自己便能扛起一片天,論實力來說,這個圈子里,除過六叔的至交虛空和尚,其余人皆不是方鶴的對手,由此可見方鶴不是普通的角色,這才是對吳上善和周斌威脅最大的存在,至于李建業和老齊這種貨色,對他們來說無足輕重。
  方鶴是今天早上才趕過來,不然去道觀里便沒老齊什么事。誰都清楚,方鶴是支持李建業子承父業接班六叔大業的,至于他真正的想法沒人知道,反正圈子里都知道,方鶴是李建業的人,為李建業馬首是瞻,有方鶴在,李建業這才敢底氣十足的和周斌攤牌,從始至終,方鶴都瞇著眼睛看著兩邊狗咬狗,他已經習慣這樣的場面,吳上善和周斌時刻等著方鶴出招,方鶴才是他們真正要面對的敵人。
  李建業成功煽起方鶴的怒火,誰讓周斌這口氣大有勞資天下第一的意思,嘴唇四周留著性感胡子的方鶴這句話聲音不大不小,可保證能讓在場的所有人聽見。
  比比?和方鶴比身手,這不是找死么?趙出息瞅著方鶴的氣勢和身材,便知道方鶴在這里面絕對是硬茬子,難道周斌真要讓自己跟這位大佬硬碰硬,趙出息不禁后悔跟著來樓觀臺,麻痹的,現在是騎虎難下,上無非是找死,不上那就會被周斌玩死,果真是富貴險中求,自己得到的東西,都是拿命在拼。
  “比比?那就比比”周斌也不啰嗦,很直白的答應。他肯定不知道趙出息心里在喊斌哥你別答應啊,咱明的不行來陰的,這硬碰硬,著實有些危險啊。
  可惜周斌此話已說,吳上善看向周斌,心里沒有把握,誰打誰的臉還不知道,要是真能壓方鶴一頭,以后周斌在六叔身邊的話語權會更重,再加上自己的勢力,估摸著一直猶豫不決的老黃會毫不猶豫的站在他們這邊,那么將是三比三的結局,天平慢慢的則倒向他們。
  這是最理想的結果,可這個結果就要看趙出息和那個胖子能不能驚艷全場。
  周斌話音剛落,蔣譚便毫不猶豫的往前踏出一步,他可是周斌旗下頭號悍將,永遠是沖在最前面的,奈何方鶴摸著自己手腕上的紫檀手鏈不屑的笑道“周斌,你只有蔣譚么?你難道忘了蔣譚是我的手下敗將么,這就是你所說的實力?”
  周斌微微一笑,轉過頭看著趙出息道“出息,你上”
  趙出息蠻不在乎的傻笑,其實心里卻是苦笑,能不能給斌哥長臉,這還得看運氣。沒辦法,只能拼一把,再不濟還有二胖,趙出息心一橫,果斷往客廳邊緣走去,這客廳足夠大,夠他們折騰,何況高手過招都是直奔主題,分出勝負,點到為止,又不是彼此是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非要往死里整。二胖憨笑著伸出手擋住趙出息的去路,意思很明顯,趙出息退下,他上。誰知道趙出息對著二胖微微搖頭,態度很堅決的繼續往前走,他知道,有些時候自己不能站在二胖的后面,就算是被打趴下,也得打。打得贏打不贏是一回事,打得過打不過則是另一回事。
  “他?”四十不惑的方鶴多少經歷些大風大浪,瞅著趙出息似乎不像是什么高手,傻里傻氣,還有些緊張,沒見過世面的土鱉?
  李建業想到昨天晚上趙出息博他的面子,陰笑道“方哥,估計你不知道這位吧,這位就是周斌的仰仗啊,他就是道上傳的云里來霧里去把黑熊弄死那位,我就納悶了,弄死黑熊這樣的貨色,也值得炫耀,方哥你手下這兩位,哪個不是能玩死黑熊的主,有本事把馬爺身邊那位八極拳高手弄死,要是真要這本是,那我李建業見了肯定得三叩九拜”
  智商是硬傷,這話說的真不錯,李建業這種說話不動腦子的主,罵周斌和趙出息的同時,不經意間把方鶴也給罵了,顯然是在說方鶴也沒這個實力干掉馬爺身邊那位八極拳高手。
  “哦,原來如此”方鶴聽到李建業的話,沒想那么多,臉色平靜的盯著趙出息,隨即才側過頭問道身后的兩大悍將道“你兩誰上?”
  “主子,我上”站在方鶴左邊頭上綁著麻繩的男人嘴角露出一絲邪笑,盯著趙出息玩味道,男人的年齡比趙出息大不了幾歲,眼神可比趙出息歹毒不少。
  “素察,那就你上吧”方鶴隨口說道。
  叫素察的男人猛的脫掉自己的上衣,只穿著黑色背心站在趙出息的對面,露出渾身彪悍的肌肉,趙出息這才發現這個叫素察男人不僅頭上戴著綁帶,胳膊上也有,他肯定不知道這是這是什么玩意,不過至少從書上看過,這種裝束是泰拳的高手。
  在泰拳體系里面,完整的戰士需要佩帶的吉祥物包括四樣,第一,蒙空,戴在頭上,最早形式是用蛇皮加琥珀做成,里面下邪咒。第二,裹金,一種用小的金泊把寫有符咒的布做成腰帶,綁在腰部以固定褲子。第三,八戒,綁在上手臂。第四,紅色的寫有古泰文和小乘佛教密文的外衣,無袖是最大特征。至于段位,根據泰國泰拳皇家學院的說法,以它們的段位為基礎,各拳館可以自己定義段位,其段位證書需要向學院申報。八戒的顏色分布是這樣:白、黃、黃白、綠、綠白、藍、藍白、棕、棕白、紅,代表十個段位,而素察戴的正是棕色綁帶,至于十段以上再無細分。
  素察對著趙出息微微彎腰示意,這是對對手的尊重,隨即屈腿彎腰成泰拳起勢,前腳掌完全著地,后腳膝朝前腳掌掂地,有利于快速應變或者先發制人,趙出息學著素察的樣子彎腰致意,隨即以格斗基本姿勢應付。
  趙出息不知道素察的實力,不敢盲目出手。素察似乎也是如此想法,等著趙出息出手,奈何趙出息的性子比他要沉穩,氣氛有些凝固,至少對趙出息來說是的,他能感覺到全場的人都在注意著他,這讓他不禁有些緊張。素察見趙出息不出手,只好逼趙出息出手,試探性進步往前,趙出息依舊不為所動,素察突然一個加速前瞪直奔趙出息的腹部而去,趙出息連忙往后撤步,步伐顯的有些凌亂,素察似乎感覺到趙出息對自己的忌憚。
  泰拳是以力量與敏捷著稱,素察借此機會果斷步步緊逼,后腳發力,直接拔地而起跳膝壓向趙出息,趙出息驚訝的是素察跳的非常高,膝蓋能壓到自己肩膀處,不敢大意,已經無路可退,趙出息便迎著頭皮咬牙沖上去,依靠速度躲過跳膝,豁然出腿擊向素察的側腰,素察落地恢復動作很快,提膝擋住趙出息的側踢,趙出息只感覺自己的腳像是踢在鋼板上,生疼,不自覺的抖著腿。
  雙方試探的階段顯然過去,接下來才是彼此正兒八經過招的時候,果不其然,幾乎是同一時間,素察和趙出息徑直向著彼此沖過來,毫不猶豫的出手,素察出手快躲避更快,勾拳直拳擺拳掃肘反肘,一連串的動作眼花繚亂,趙出息疲于應付,雖說沒被擊中,可素察的胳膊肘膝蓋這些就像是鐵板一般的硬,他的拳手胳膊等被砸的發麻。
  幾分鐘下來,趙出息已經露出疲態。
  趙出息知道這樣消耗下去自己遲早會輸,心里嘀咕道,輸也不能輸的太窩囊了,反正死不了,這貨總不能下死手,那就傷敵一萬自損八千,這要是對付別人,趙出息肯定不會這么干,麻痹打不過還跑不過。
  已經下定決心,趙出息猛的抱拳推開素察,隨即欺身而進,素察反腿踢向趙出息,趙出息忍著被擊中的風險一把抱住素察的腿,毫不松手,隨即用肩膀撞向素察的身體,素察猛的吃一大虧,可并未疲于防守,反而忍痛進攻,用直肘砸向趙出息的后背,他的肘子堅硬無比,直起直落,一肘又一肘的砸著趙出息的后背。
  趙出息疼的齜牙咧嘴,也沒讓讓素察舒服,用頭撞擊著他的腹部,接連數下,直到自己感覺在這樣下去會被廢掉,這才憋足勁,再次用肩膀撞向素察,隨即松開素察的腿,素察在兩人分開的瞬間,突然借助左腿的發力,橫空一腳體重趙出息的腹部,趙出息直接被踹飛出去,素察也不怎么地,整個身體落地和地面接觸,隨即便翻越起來。
  沒等趙出息回過神,素察已經再次沖過來,趙出息抬頭已經瞅見這貨到自己眼前,拳頭照著自己的面門而來,趙出息心里大罵,麻痹根本不在一個級別,勞資這是自討苦吃,操。連忙雙臂抱頭防守,素察的拳頭力量霸道,一拳又一拳的擊中趙出息的頭部,趙出息防的住上面,自然防不住下面,素察提膝便撞向他的腹部,連續兩下,趙出息疼的眼淚差點出來。
  二胖的笑容緩緩消失,瞇著眼睛盯著素察和趙出息。
  “也不過如此么”李建業哈哈大笑道,勝負顯然已經分出來,趙出息從一開始便落在下風,幾乎被壓著打,完敗。
  周斌和吳上善的臉色都不好看,他們本以為趙出息就算是打不過,也好歹能不落下風,可現在看來,他們高估趙出息的實力了,方鶴這個手下泰拳高手素察實在是太厲害。
  驚艷全場,果真是驚艷啊。
  至于方鶴,在趙出息和素察試探階段,他便已經知道結果,素察不管是氣勢上還是力量速度上,都不是趙出息能夠相提并論的。
  六叔笑意盎然,好像在看一場戲,不過眼神顯的有些失望,這絲失望,正好被吳上善和周斌察覺到,全場唯獨一人盯的是二胖,那便是虛空和尚。
  回頭再看趙出息,已經被素察凌空一腳體重頭部,重重的摔在地上,這似乎是趙出息第一次如此正面的和一個高手過招,之前在山水情里,那是沒有辦法,他不出頭沒人出頭,這次則是他自找的。
  趙出息艱難的爬起來,再次成格斗起勢,顯然沒打算認輸,被打趴下那是被打趴下,斌哥沒說停止,他便只能繼續打下去,在這里,他代表的是斌哥,誰讓他要跟著斌哥混。
  趙出息要繼續,那素察自然奉陪到底,緩過一口氣,素察再次沖向趙出息,這時,方鶴突然喊道“素察”
  素察連忙停住,轉頭看向方鶴,有些不理解。方鶴有些斥責道“對付不如自己的人,有意思么?”
  這話看著像是在罵素察,實際上是在譏諷周斌吳上善他們,周斌的臉色很不好看,瞅向趙出息,語氣不善道“丟人現眼,滾回來”
  趙出息不會打腫臉充胖子,輸了就是輸了,實力在這里擺著,不是自己耍點心計能擺平的,斌哥已經開口,他也不繼續丟人,頗為狼狽的走到周斌的身邊。
  李建業冷笑道“周斌,這就是你的實力,笑死爹了”
  李建業和齊叔相視一眼,不約而同的笑起來,滿是戲謔。
  周斌看著鼻青臉腫的趙出息,無話反駁。
  可周斌不反駁,不代表某些人不反駁,只見二胖不動聲色的往前踏出兩步,沉聲道“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