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1076 誰委屈委屈誰

(今天第一更,看你們的月票給力不了,大家沒事可以加老關微信公眾號,搜關中老人或者gzlao
  en)
  對于結婚證,沒結過婚的很陌生,結過婚的自然熟悉,紅本大字代表著一輩子的承諾和責任,可惜現在很多人把結婚當做兒戲,閃婚閃離不在少數,不過趙出息和李青衣自然不在這其中。
  李南開的眼神也被韓穎的話吸引住,緊跟著看向韓穎手里的紅色本本,當看見是結婚證的時候,李南開也是十分的震驚,他一臉茫然的看向自己的閨女,似乎在用眼神詢問這到底是什么意思?李青衣臉色平靜,已經坦然面對過老太爺,自然有底氣和勇氣去面對自己的父母。
  “這是誰的結婚證?”韓穎壓制著憤怒,她顯然知道這是誰的結婚證,但還是要問個清楚。
  李青衣不緊不慢的說道“我的”
  李南開聽后慌亂道“閨女,你和誰結婚了,怎們不給我們通知?”
  “我和趙出息”李青衣依舊不慌不忙的回道.
  韓穎聽到這句話,再也忍不住了,大聲喊道我不同意,下意識一巴掌就要煽在李青衣的臉上,辛虧被眼疾手快的李南開給攔住了,李南開怒道“能不能等她說完?”
  “李南開,你就慣著她,你看她現在成什么樣子了,眼里還有我們么?結婚這么大的事,她說結就結,我沒有這樣的女兒”韓穎此刻的心情實在是憤怒到了極點,哪還有平時在集團那高高在上運籌帷幄的樣子,就跟大街上的潑婦沒什么兩樣。
  李青衣不以為然的笑道“我沒想讓你們同意,也知道你們不會同意,因為你們是我的父母,所以我多少得通知你們,您說您沒有我這樣的女兒,或許您忘了,我們除過血緣關系,從小到大,似乎一年也見不了幾次,可是所有的事情你卻要替我做主”
  “你,你……你這是要氣死我了,是不是?”聽到李青衣如此傷人的話,韓穎指著李青衣的鼻子喊道。
  “青衣,你能不能少說兩句……”李南開連忙訓斥道,生怕真把韓穎氣出個三長兩短,但他也知道自己閨女和媳婦是一個脾氣,誰都不可能低頭,不過他們這么多年確實理虧,要是從小就把女兒帶在身邊,也許就不會有這些事。
  韓穎卻似乎并不罷休,喊道“從今天起,我沒有你這個女兒,你給我滾,滾出這個家門”
  “我知道你會這樣,你從來都不在乎別人的感受,總是自以為是,這里是家里,不是你的公司,我也不是你的下屬,你想讓我走,那我走便是了”李青衣對父母確實沒有什么感情,從小到大她就是被無視,她一直覺得自己只不過是政治婚姻的犧牲品。
  說完,李青衣就要拿起自己的包起身離開,她也不愿意多說什么,知道自己和母親永遠都說不到一塊,也許正如爸爸所說的,她和母親太像了,但是她不會成為第二個韓穎。
  “青衣,你能不能坐下好好說話,也許這件事太突然了,我們一時半會無法接受”李南開沒想到事情鬧成了這個樣子,連忙拉住李青衣道。
  李青衣并沒有打算留下來,而是道“我留在這里不合適,我知道你們一時半會可能接受不了,所以等你們冷靜下來再說,對了,還有件事,我懷孕了”
  當聽到李青衣最后這幾個字后,韓穎和李南開是徹底懵了,這一出還沒完,又來一出,這真是讓他們沒想到,李青衣說完這番話后,就直接拿著自己的東西離開。
  縱然早就想到后果,但是做完這些事后,李青衣的情緒還是很波動,也許是因為這件事太傷人心了,她多少有些委屈,也感覺到壓力很大,卻又不知道如何發泄,這個時候她最想趙出息陪在她身邊,可是趙出息現在已經出事,顯然不可能。想來想去,李青衣最終想到了二胖,也許是因為二胖和她是同道中人,有不少共同話題,于是她給二胖撥通了電話。
  “在哪呢?”站在已經有些冷意的街道上,李青衣拿著手機沉聲問道。
  此刻二胖正送陳丹回家的路上,他已經從陳中藏那里知道李青衣回京的消息,但是并不知道李青衣和趙出息結婚,所以皺眉道“在外面”
  “方便么?陪我喝兩杯”李青衣猶豫良久最終還是開口道。
  二胖能感覺到李青衣的不對勁,所以沒有遲疑道“你在哪,我過去接你”
  李青衣沒讓二胖來接他,只是說了個地址,是她朋友在三里屯開的一家爵士吧,那里還算安靜點。
  掛掉電話后,陳丹很識趣的說道“如果你有事的話,就先去忙吧,我自己打車回去”
  “沒事,馬上快到了,我先送你回去”二胖隨口說道,他并不知道陳丹和李青衣認識,所以也就沒說誰找自己。
  李青衣從萬壽路的家里離開后,李南開和韓穎卻陷入了沉默當中,吳浩然的死影響很大,吳家針對趙出息的事情他們也知道,對此他們也理解,但吳家的做法卻有點過火,現在已經引起不少人的不滿了,他們也知道孫家那邊和趙出息的關系,只是孫家目前沒有任何行動,似乎孫自清調任滬市的遇到阻攔,也不知道最終結果如何。
  “現在該怎么辦?你給我說說,都是你把她慣成這了,越來越不把我們當回事了,結婚這么大的事,她就這么兒戲?”韓穎平復了心情后,開始考慮怎么處理這件事,但心中的憤怒還沒有消散,顯然短時間內也不能恢復。
  李南開倒是很理智,對于女兒和趙出息結婚這事,他自然不會懷疑,可是懷孕這事卻并不可信,任何事情都有出發點,她喜歡趙出息這應該不會有錯,能讓趙出息離婚又和她結婚,必然得有個合理的理由,再想想趙出息如今的處境,這事似乎就明白了,女人顯然要幫趙出息,不然不可能做出這種唐突的事,所以李南開緩緩說道“她是想幫趙出息”
  這些事韓穎也能想到,不然早不結婚晚不結婚,怎么突然這個時候結婚,所以她咬牙道“那個趙出息現在什么情況,她難道不清楚,我們李家本來和吳家關系不錯,就因為她和趙出息的事,現在已經鬧的形同陌路,她現在還要幫趙出息,難道想拉著整個李家站在吳家的對立面,她以為她是誰,還拿懷孕來威脅我們,她到底想干什么,這還是那個李青衣么?”
  “現在問這些還有用么?如果我們一直把他帶在身邊,她現在也不會這樣”李南開皺眉嘀咕道。
  “你這是又怪我?”韓穎聽到這話,就知道李南開什么意思,忍不住發火道。
  李南開并不想和他吵,搖頭道“我沒那個意思,就是隨口一說,還是說說這事吧,你打算怎么辦?”
  “能怎么辦?她愛和誰結和誰結,我就當沒這個女兒”韓穎一狠心說道。
  李南開卻不答應了,回道“你能當沒有這個女兒,我可不行,她現在都懷孕了”
  “那你說怎么辦?”韓穎沒好氣的說道。
  李南開想了會后說道“這事得和爸媽他們商量,他們遲早都會知道,省的到時候發火,看看他們什么意見”
  “你是不是想氣死這些他們?”韓穎很明顯對這個建議不同意。
  李南開很窩火道“行行行,那你說說怎么辦?”
  韓穎也想不出辦法,不能不當回事,也不可能幫忙,無奈只能先聽聽老人們的意思……
  三里屯某家爵士吧里,李青衣先到,然后坐在那里點了幾瓶啤酒,這會已經喝掉兩瓶了,二胖進來找到她后很是不解,李青衣什么時候如此放縱過?
  “我和出息結婚了,也給李家攤牌了”二胖坐下后,李青衣率先開口道,直接把這個消息告訴給了二胖。
  二胖聽后,拿起杯子的手直接愣在那里,顯然他也沒想到李青衣敢這么做,這得面對多大的壓力,李青衣真心讓他佩服,不過對于李青衣和趙出息結婚,二胖卻很高興,因為他一直覺得最適合趙出息的永遠都是李青衣。
  “不委屈,不后悔?”二胖給自己倒了杯酒,一飲而盡后問道。
  李青衣搖搖頭道“只要能幫他,這些又算什么?”
  “什么也不說了,這杯酒我敬你”二胖給自己倒滿,然后看向李青衣說道,兩人碰了下,然后仰頭喝掉。
  “后天我就去成都,待一天,然后準備去云南”二胖又給自己倒滿,緊接著說道。
  李青衣不解的問道“去云南干什么?”
  “我從云南方面得到消息,那幫人現在就在那片山區里,只是一時半會找不到,我想自己去試試,只要抓住他們,才能給吳家一個交代,這樣也能減輕出息的壓力”二胖緩緩解釋道,他仔細想過這件事,必須得有臺階下,不然吳家不會罷手。
  李青衣皺眉道“你有把握?”
  “沒把握,但試試才能知道”二胖如實說道。
  李青衣則繼續道“我明天會去找我老師,再見見幾位長輩,后天我們一起去成都”
  “好,那就這么定了”
  本來李青衣想喝醉,可和二胖聊了會天后,情緒逐漸恢復過來,第二天李青衣先去拜訪了自己的老師,不過這期間并沒有聊到趙出息的事,李青衣知道還不是時候,那幾位長輩也是禮節性的拜訪,只是等到該出面的時候才能用到。
  第三天,二胖和李青衣雙雙南下,而這個時候李家老太爺把幾個兒子孫子都叫到了李家四合院,顯然是要說李青衣和趙出息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