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065 狂風暴雨

(第一章,看你們的情況,今天也許會三更哦)
  這會已經是九月下旬了,距離清河山莊出事半個多月過去了,這場風波終于全面爆發了,云南政法系統已經有數人出事,蒙四哥和章太宮現在也被調查當中,而最大的主角趙出息也沒有避免這個結局,終于被川內警方全面調查,趙出息等相關人物被限制出境,西南實業被凍結資產,倒是西蜀集團并沒有被針對,似乎調查組有意避開西蜀集團,縱然如此,西蜀集團依舊受到了影響,相關合作伙伴退出項目撤股以及提前收回資金的請求愈發的多,倒是銀行還沒有抽貸,資產也未被凍結,畢竟西蜀集團幾次融資過后,股權結構十分復雜,何況還有那么多股東,有外企、國企也有民企以及各種投資基金。牽一發而動全身,真要倒下后果不堪設想,誰都不會去冒這個險,至少徐林當初給趙出息提出的大而不倒策略,到目前算是成功的,只是時間不夠而已。
  內憂外患之際,趙出息緊張的心情卻突然放松了,似乎就像是考完試想知道分數,卷子終于發來了,縱然早就知道考得不好似的。
  六號別墅里依舊那么冷清,趙出息沒打算讓齊思和嫣兒回來,李青衣和孫倩也依舊住在春熙路那里,只是相比于六號別墅的冷清,西蜀集團以及蔚藍卡地亞門口卻愈發的熱鬧,當趙出息被調查的消息傳出后,媒體們蜂擁而至,好像同赴一場盛宴,都在想盡辦法的采訪趙出息或者相關人物,不過網絡上的熱潮卻退卻了些,似乎被人有意打壓了,看來已經有人對吳家的做法感到不滿了。
  該來的終于來了,趙出息無所謂,喬峰這幾天沒少往六號別墅跑,他可掌握著整個西南實業的經濟,如果僅僅是西南實業的資產,那肯定查不出什么問題,西南實業不偷稅漏稅不洗錢放高利貸,生意基本也都是正經生意,那些不該沾的都已經全部摒棄,或者下放到下面那幫人手里,他們只負責正規生意,至于下面那幫人怎么經營,那是他們的事,縱然各位大佬的公司和西南實業的股權是交叉持股的,最后也肯定影響不了西南實業,真要出了事也是那幫大佬負責,跟西南實業沒關系,最重要的是,趙出息在西南實業沒有任何股權以及分紅利益,這點根本構不成直接的威脅,趙出息最大的把柄是什么,那就是當初針對圈子元老,后來和唐家兄弟、譚鴻儒以及屈家的恩怨,這些都是趙出息直接參與的,不過知道這些內幕的也只有芙蓉黃土大小王陳濤等人。
  其實最有意思的是,那幫以前和自己勾肩搭背稱兄道弟的,現在都避之不及,連個招呼都不敢打,特別是調查的這幾位負責人,趙出息都認識,可是他們現在都不認識趙出息,對于這些難言之隱,趙出息倒也能理解,畢竟是避嫌么,不過他們對于自己還算客氣,詢問一些相關事情,他也極力配合,除過趙出息,西南實業的幾位高管,這個圈子的其他幾位大佬孔林、芙蓉、黃土、陳濤、陳中藏、小王都被警方傳訊過。
  趙出息沒有給找些人打過電話,也沒有給他們叮囑過什么,自己要是倒了,他們肯定也跟著遭殃,所以他們肯定不會在這種事情上亂來,他們可能和自己有恩怨,但是和這個圈子絕無恩怨,誰都不會做出背叛這個圈子的事,這點倒是立場一致。趙出息沒有打電話,倒是他們被調查前以及調查后都給趙出息打過電話,詢問趙出息的意思,不管如何趙出息都是這個圈子的老大,趙出息的意思是,該怎么說你們都清楚。
  這兩天,趙出息也不去西蜀集團了,難得的放松,安安靜靜的待在六號別墅喝茶看書,倒是今天來了位客人,也不是什么貴客,就是從昆明回到成都的葛壯,帶著他的妹妹,這段時間葛壯都在昆明處理自己的私事,前天才帶著奶奶和妹妹來到昆明,以后就算是定居在成都了,趙出息給他了套三室的房子,然后讓他再選輛車,葛壯沒有獅子大張口,而是要了阿凱那輛扔在蔚藍卡地亞的哈佛h2,這點到時讓趙出息很滿意,他奶奶已經被安排進西蜀國際醫院,妹妹正在辦理入學手續,趙出息讓吳欣全程陪著他。
  辦理完這些瑣事后,葛壯這才有時間來看趙出息,不管如何他都得謝謝趙出息,正如趙出息所說的,你送我去成都,我能改變的人生,是的,他的人生真的改變,付出卻只不過是舉手之勞,不過對于趙出息來說,這并不是舉手之勞,不是誰都在能在那種情況下做出如此選擇的。
  “小羽,這就是哥給你說的趙哥,你快謝謝他”見到趙出息后,葛壯連忙拉著妹妹葛羽謝謝趙出息,葛羽長的小巧可愛,比他哥哥好看不少,只是和她哥一樣的瘦,身上的衣服還是昨天吳欣幫著買了幾身合身的新衣服。
  葛羽從來沒來過這種地方,看道趙出息有些害怕,還有些天生的自卑,小聲道“謝謝找哥哥”
  “別害怕,以后我也是你的哥哥”趙出息摸著葛羽扎著馬尾的頭發,笑呵呵的說道,然后才轉頭問葛壯道“事情都辦完了”
  “都辦完了,都多虧了吳姐”葛壯心情不錯,對趙出息也沒最開始的那些敵意,像是朋友般回道。
  趙出息笑著點點頭道“那就好,至于工作,先不著急,你帶著小羽現在成都玩幾天,等玩夠了再找吳欣,她會給你安排好的”
  “沒事,我想盡快工作,小羽明天就去上學,等到周末了我再帶她玩”葛壯閑不下來,趙出息給了他機會,他不想讓趙出息失望,跟不想依靠趙出息,他得靠自己讓生活越來越好。
  趙出息很滿意的說道“也行,那就按你說的來,以后沒事了,多帶小羽過來玩”
  “怎么沒見齊姐李姐她們?”葛壯有些不解的問道。
  趙出息沒想給葛壯詳細解釋,只是道“他們都有事,出去了”
  葛壯也不傻,能感覺到氣氛不對,剛才開車進來的時候,發現這小區門口有不少人,應該是奔著趙出息來的,見趙出息有些疲憊,葛壯就沒有停留,聊了會天就帶著妹妹離開了。
  也許是因為上面的壓力,對于趙出息的調查越來越深入了,趙出息等人前往調查組的次數也越來越多,很多陳年往事都被挖出來了,氣氛也越來越緊張,趙出息的壓力再次加大,不知為何,依舊沒有人為趙出息站出來,趙出息似乎陷入了四面楚歌地步。
  此時,黃土也已經知道了趙出息拒絕了簡姨的建議,更知道了趙出息和簡姨所說的那番話,這等于趙出息和簡姨撕破了臉皮,黃土等的就是如此,于是他終于選擇和芙蓉、陳濤等人聯手針對逼宮趙出息。
  依舊是金堂中國會館,陳濤再次來找換骨頭芙蓉,最近他一直待在成都,和黃土隨時保持著聯系,這次除了陳濤還有宋天河,顯然宋天河已經站在了陳濤這邊,他們對于趙出息那邊已經形成了壓倒性的優勢,畢竟趙出息目前只有孔林以及陳中藏、吳道宇支持,小王的態度還不清楚,他們在西南實業的份額都不多,最重要的是趙出息沒有份額,這可是最大的漏洞,所以只要他們聯手就能拿下整個圈子。
  “你說趙出息拒絕了簡姨,還和簡姨撕破了臉皮,說這個圈子是他的?”陳濤聽到黃土的話,十分震驚道。
  黃土不輕不重的說道“這些都是簡姨告訴我的,我說過趙出息是狼子野心,看來簡姨當年走眼了”
  “反了天了,他還真把自己當老大了,連簡姨都不放在眼里,這圈子可是簡姨和我們當年這批元老不知付出了多少代價打下來的,他想坐享其成,想得美”陳濤很是憤慨的說道,不管如何他對簡姨對充滿最大的尊重,決不允許有人挑戰簡姨的地位。
  黃土瞇著眼睛說道“那你說我們該怎么辦?”
  陳濤看向黃土道“你有什么建議?”
  “既然他選擇這么做,簡姨也支持我們,那我們就讓他一無所有,我們在這個圈子占了最大的份額,現在圈子已經到了危難時刻,我們不能由著他繼續亂來,必須控制住圈子,所以我們按照上次計劃好的……”黃土嘴角帶著些不屑冷笑道。
  陳濤知道黃土的意思,沉聲道“逼宮”
  宋天河在旁邊聽見后有些震驚,逼宮趙爺這可不是玩笑啊,這等于將這個圈子分裂了,可是不逼宮也沒辦法,趙出息和簡姨撕破了臉皮,顯然簡姨也支持他們這么做,何況現在這個圈子已經陷入泥潭,眾人都被調查,如果不拿下這個圈子,很有可能大家一起遭殃,這也是無奈之舉。
  黃土和芙蓉相視兩眼后,對著陳濤默默點頭,顯然是這個意思。
  陳濤緊接著問道“什么時候動手?”
  “不著急,我想明天先找他談談,他要是放棄的話最好,如果不放棄,那就行動”黃土還是希望趙出息主動放棄,不想把事情鬧得這么大這么僵,這對圈子不是好事。
  陳濤點頭道“好,我等你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