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1063 太反常了

(看刁民的請到縱橫中文網訂閱收藏本書,順便投個月票,這是對老關最大的支持)
  該站出來的站出來,對于普通人來說,這話跟沒說一樣,可胡雨嘉卻聽出了柳學仕的意思,那就是西蜀系不能倒,趙出息站出來為這件事買單。胡雨嘉和柳學仕都知道趙出息將西蜀系和他們那個圈子分割的事,所以西蜀系不可能涉事倒下,但是趙出息和那個圈子的關系也是眾人皆知的,因此趙出息不可能逃過此劫,他必須得為這件事負責,這樣各方面都有個交代。
  柳學仕走了,胡雨嘉的心情很低落,她坐在包間里臉色極其難看,如果中紀委的巡視組最終到來,那這件事顯然沒有回旋的余地了,誰都不能去對抗強大的中紀委,在這個特殊的時期里,那將是飛蛾撲火自取滅亡,胡雨嘉沒有猶豫,縱然不愿意告訴趙出息這個消息,現在也沒有辦法,只能告訴趙出息,好讓趙出息做好準備。
  趙出息從西蜀集團出來,正要去見李青衣和孫倩,聽到這個消息后,趙出息異常的震驚,他知道這意味著什么,所以長嘆口氣,望著窗外繁華的春熙路商圈,趙出息無奈的搖著頭。
  李青衣陪孫倩在太古里逛街,她沒什么心情,倒是孫倩覺得無聊就出來了,這成都基本都已經逛遍了,奈何孫家讓她留在成都,她也沒有辦法拒絕,何況趙出息現在尤為關鍵。
  兩人在太古里一家酒吧里等著趙出息,大中午的這家從早上十點營業到晚上四點的酒吧并沒什么人,孫倩和李青衣各點了杯莫吉托。
  許樂死后,趙出息并沒有再挑選新的司機,也許是因為馬成才先出事,緊接著許樂出事,讓趙出息沒什么心情再去找新人,這段時間都是他自己開車,馬成才現在還在養病,等病好了趙出息打算讓他跟在陳中藏身邊,讓陳中藏將他培養起來。
  趙出息獨自走在太古里的巷子里,前后幾米外有六位小隊成員保護,這是一直跟著他的那隊,黃土帶去昆明那隊算是全軍覆沒了,趙出息找到那家酒吧后,就直接進去了,小隊成員只進去兩位,其他就守在外面。
  里面有些幽暗,但趙出息還是輕松找到李青衣和孫倩,孫倩沒少買東西,反正趙出息給了她張卡,可以隨便花隨便買,什么都不能阻擋孫大小姐對美好生活的享受,趙出息坐下后孫倩問道“別愁眉苦臉的,想喝點什么,姐姐我請你”
  “一杯檸檬水就行了”趙出息沒心情喝酒,隨口說道。
  李青衣見趙出息臉色比較難看,便詢問道“發生什么事了?”
  “干媽剛才給我打過電話,告訴了一個不好的消息,說中紀委的巡視組要來成都”趙出息知道這些事李青衣比自己要懂得多,所以想讓李青衣幫自己想想辦法。
  李青衣一聽原來是這事,這事她也聽說了,但是目前還不一定,因為阻力很大,不管是上面還是川內對此都比較抵觸,畢竟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誰都不愿意中紀委成為別人的槍,所以她回道“不一定會來”
  趙出息有
  些意外道“你知道這事?”
  李青衣不緊不慢的說道“這輪中紀委的巡視組主要是去國企和部委,只有兩個去外地省份,都是反腐的重災區,所以殺了回馬槍,川內在上次風波過后已經逐漸平淡,沒有必要在短時間內再巡視,這事基本不可能”
  “你確定?”趙出息沒想到李青衣會這么說。
  旁邊的孫倩樂呵道“這些事,青衣的渠道可比你多,別忘了她可是國家智囊啊”
  聽到這個消息,趙出息長出口氣,不過李青衣卻沒說那么絕對,回道“概率不大,但也未必,我倒是知道有人力主前往川內”
  “我想去趟北京,不能這么坐以待斃”趙出息看向孫倩和李青衣沉聲說道。
  聽到趙出息要去北京,李青衣和孫倩臉色同時微變,趙出息去北京能找誰能見誰,除了孫家和林家,目前不可能有人出頭,但是孫家在關鍵時期,至今沒有發聲就是個信號,而林家不可能率先站出來,林鎮北人脈是廣,可他也會掂量這事,不會面對強大的吳家。
  “我不建議你別去”李青衣毫不猶豫的說道。
  趙出息不解道“為什么?”
  “出息,不是時候,你記住,該幫你的會幫你,不該幫你的你去了也沒用,現在不幫你,只是時機不到而已”李青衣給趙出息如此解釋道,不過她也不想讓趙出息徹底會心,搖頭道“我只是這么建議,你自己考慮吧”
  胡雨嘉自然不清楚一些事情,包括趙出息和這些人的關系,所以給趙出息建議去趟北京,但李青衣知道的更多,大局觀更強,所以不建議去,兩人現在有了分歧,趙出息也有些為難了。
  趙出息長嘆口氣道“你們讓我好好想想”
  趙出息沒心情再待在這里,他還得去見簡姨,所以留下了李青衣和孫倩,自己直接離開前往郊區了。
  在趙出息去見簡姨前,黃土、芙蓉以及宋青瓷都見過了,黃土還去了兩次,剛回成都去了次,昨天去了次,他想知道簡姨的意思,畢竟這個圈子再次出現危機,芙蓉則是向簡姨匯報這段時間發生的這些事情,當得知趙出息出事,同時有位高官兒子在趙出息出事時死在昆明,簡姨也沉默了良久。
  簡姨當時就直言不諱的問道“是不是黃土干的?”
  “不是黃土,是巴頓集團,但黃土估計跟他們合作了”芙蓉沒有隱瞞,將自己知道的都告訴了簡姨,不管是對黃土還是對趙出息,芙蓉最忠心的永遠是簡姨。
  當時簡姨就知道,一場風波已經來了,這也超出了她的預料,她的本意只是任由黃土折騰,反正黃土對趙出息已經有了異心,不管自己支持不支持,他都會去做,這也是給趙出息次考驗,如果不能除掉黃土,那是他能力不夠,遲早都得出事,如果除掉黃土,他就能徹底掌控圈子,現在看來這事鬧的更大了,趙出息不僅要面對黃土,還得面對更大的風波。
  黃土昨天帶來的消息,讓簡姨知道了最新的情況,她判斷省里很快就將嚴查趙出息,誰都不可能攔住,誰也不愿意去負責,所以趙出息遲早得面
  對,他最好的結局是什么?那就是和自己一樣,出來為這件事負責,這樣也能給各方面有交代,但是趙出息不同的是,那個吳浩然死了,他要面對的壓力遠不是自己當年能比的。
  黃土的意思也是如此,讓趙出息站出來負責,然后和這個圈子劃清界限,畢竟這個圈子上次已經洗過牌,并沒有太多涉黑的東西,誰都不可能把簡姨以前的事拿出來給趙出息定罪,簡姨的入獄對以前的事已經劃上句號,但得有人為這幾年買單,何況是趙出息被人針對。黃土詢問簡姨的態度,想讓簡姨支持自己接班圈子,然后等她出來再交給她,他認為只要簡姨開口,趙出息肯定會答應,畢竟趙出息能有今天的地位,那都是簡姨給的,不然他可能還是九眼橋時光酒吧的一位酒保而已。
  簡姨淡淡一笑,并沒有答應黃土,只是說現在圈子的老大是趙出息,我會給他提,但最重要的是你們能說服他,讓他愿意站出來,他要是不愿意,你們都得跟著出事。
  黃土思考良久道,他會見機行事的……
  這個房間,趙出息見過無數次簡姨,但從來沒有這次讓他有如此感觸,他似乎從這里看到了自己的結局,也許自己有天也會和簡姨一樣,在這里過著平淡如水的日子,只是沒有自由而已。
  簡姨很快就出來了,她依舊和往常差不多,沒什么大的改變,趙出息不緊不慢的起身道“姨,沒打擾你休息吧”
  “沒有,在看書,坐吧”簡姨客氣的招呼著趙出息,然后坐在了趙出息的對面,從趙出息的眼神以及臉色來看,簡姨就知道這件事已經讓趙出息心力交瘁了。
  趙出息坐下以后,很直接的說道“姨,最近的事情,你應該都知道了吧”
  “辛苦你了,看你臉色就知道,最近不好熬啊”簡姨安慰道,也算是讓趙出息心里溫暖不少,不管如何,這個女人都是自己的伯樂,沒有她也就沒有自己的現在。
  趙出息搖頭輕聲道“不辛苦,只是有些麻煩,所以來找姨你幫忙”
  “我一個獄中人,怎么幫你?”簡姨呵呵一笑回道,似乎已經給了趙出息答案。
  這句話讓趙出息心情跌入谷底,但趙出息還是鼓足了勇氣道“姨,我知道您在四九城有不少舊交,我也見過幾位,沒有他們的幫忙,姨當初也不會這么輕易過關,所以我想請姨開口”
  “出息,你還是太幼稚了,他們愿意幫我,未必愿意幫你,當初趟這趟渾水,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危機,現在怎么可能趟第二次,何況你比我的處境更危險,就算我開口,我相信他們也不會幫忙,對你他們只會做錦上添花的事,不會做雪中送炭的事”簡姨搖搖頭道,這也不是說不幫,只是說幫不了,幫了也白幫。
  趙出息苦笑道“姨,那你說我該怎么辦?就這樣么?”
  簡姨這次倒是很直接道“出息,你得做出選擇”
  “怎么選擇?”趙出息抬起頭看向簡姨,不解的問道。
  簡姨一字一句的說道“和我當年一樣”
  聽到這句話,趙出息臉色瞬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