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062 確定兇手

大多數人在樹倒猢猻散之前,都肯定是墻倒眾人推的,簡姨、李公權當年也是如此,還有那些其他省份的梟雄大佬,沒有幾個能逃過此劫難的,誰讓你們地位太高,得到的利益太多搶別人的蛋糕,樹立的對手和仇家也多,還有那些嫉妒眼紅的、忌憚害怕的,以及只要你倒下了,重新洗牌他們能獲得利益的等等等等,所以要面對的可不僅僅是幾個人這么簡單,趙出息自然也不例外,當吳家的導.火.索點燃后,川內那些被趙出息壓制的勢力終于開始冒頭了,畢竟不管是譚鴻儒還是屈家以及唐家兄弟,這么些年也經營了不少自己的人脈,這當中不乏有關系極鐵的,這個時候自然要和趙出息算賬了。
  只是,沒人愿意率先發難,因為槍打出頭鳥,太高調了也容易被人記住,所以大家都等著吳家開始動手,他們好趁火打劫。
  趙出息和胡雨嘉也感覺到氣氛的詭異,最怕的就是墻倒眾人推,可趙出息似乎沒有辦法避免這種局面,胡雨嘉沉聲問道“省里現在也有壓力,不過推波助瀾的人不少,你還是小心點為上,我勸你最好去趟北京,探探那里的風向”
  “川內誰現在跳的最厲害?”趙出息低聲問道,這點他從來沒想避免,自己吃下了整個川渝,自然得罪了譚鴻儒等人背后那些大佬,每個勢力的背后千絲萬縷,不知有多少人從中得利,自己斷了別人財路,自然被人所嫉恨,奈何自己勢力太大他們不敢怎么著,現在風向有所改變,自己被吳家所針對,他們自然要落井下石。
  胡雨嘉放下手中的碗筷,淡淡說道“方家,這幾年方家一直被打壓,你搶了方家不少生意,方家自然不會錯過這次生意,而且方家和吳家還有些關系,他們自然是急先鋒”
  “我現在什么都不能做,這讓我很沮喪”趙出息有些垂頭喪氣道。
  胡雨嘉能理解趙出息的處境,但她不這么認為,所以沉聲道“出息,媽肯定不會讓你出事,川內這邊我盡量幫你想辦法,至少幫你拖延時間,我已經給老爺子說過這事了”
  “爺爺也知道了?”趙出息有些意外道,這事他本就沒打算給老爺子說,老爺子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經不起折騰。
  胡雨嘉皺眉道“這么大的事,要是不給他說,他自己知道了,肯定會發脾氣”
  趙出息想想也是,現在報紙新聞到處都是這件事,老爺子怎能不知道?胡雨嘉見趙出息不說話,就繼續道“我和老爺子會盡量幫你,川內這邊我們胡家還是能說得上話的,何況還有柳學仕他們,但你也得想辦法,你先去見見簡影,畢竟你也算他的人,簡影當年能逃過一劫,她背后的勢力也不小,說不定能幫上你,你再聯系孫家,看看他們的態度,還有林鎮北,這男人不簡單,總之就是不能坐以待斃,你把你能用的關系都用盡,這樣吳家未必不會忌憚,到時候結局也許會好點”
  “媽,謝謝你,我知道了,我這就去辦”胡雨嘉的話讓趙出息多少有了些底氣,拼死一搏還有機會,束手就擒自然不行。
  胡雨嘉拉著趙出息的胳膊道“你是我兒子,哪有這么多客氣話?”
  從這里出來以后,趙出息就約了李青衣孫倩見面,胡雨嘉也在行動,她約了柳學仕,想進一步知道省里的想法,就算是對趙出息動手,什么時候動手?
  柳學仕這幾年的仕途可算是一帆風順,從省委組織部二把手一直到省委副書記,不過想要再進一步就不知道有沒有希望了,二胖他奶奶當年給柳學仕的定語是仕不出蜀,也不知道這個是什么意思,是他的仕途只能被卡在川內,還是出蜀以后可能出事等等,老太太看人破準,也不知道是否會一語成讖。
  老爺子最近不怎么來茶與酒,倒是秦叔他們每天都按時過來,對于茶與酒經常而來的省內高管,眾人早已見怪不怪,所以就算是柳學仕來了大家也沒什么意外,畢竟柳學仕沒少來這里,只是這次老爺子不再而已,不過胡雨嘉已經提前在二樓等著,大家也就知道柳學仕來找誰的。
  胡雨嘉親自泡了壺碧螺春,旁邊是位川音的美女在彈古箏,她是裴卿的朋友介紹來的,裴卿有位古箏特別好的朋友,現在川音教古箏,裴卿離開的時候就讓這位朋友過來幫忙,這位朋友跟老爺子聊了聊,詢問能不能讓她的學生替她過來,一來是讓學生們積累經驗,二來也能讓她們掙點零花錢,不過她答應來的都是談的比較好的,長相也自然不會失色,老爺子二話沒說就答應了。
  女孩長相甜美身材很好,碎花連衣裙讓她頗有氣質,柳學仕沒來的時候,胡雨嘉就在那里喝茶聽古箏,她自己也會彈,只是這些年基本沒碰有些生疏了,女孩倒是知道胡雨嘉是老爺子的女兒,好像是位企業家,不然每次來都開著賓利,對于老爺子的身份她倒是不清楚。
  柳學仕單獨上樓的時候,女孩只是下意識看了眼,感覺似乎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見過卻又想不起來,最終也沒多想只是低頭繼續沉沁在音樂的意境當中。
  樓上只有胡雨嘉,所以柳學仕輕車熟路的找到她,胡雨嘉緩緩起身道“有些日子沒見了,我們的書記大人”
  “你每次都要拿我打趣,好像不調侃我幾句,你這渾身不舒服,是不?”穿著襯衫的柳學仕坐下端起胡雨嘉倒的茶,抿了口無奈道。
  胡雨嘉今天打扮的特別漂亮,精心化了妝,這讓柳學仕不禁多看了兩眼,要知道胡雨嘉當年可是柳學仕心中的女神,那會他可是暗戀過胡雨嘉的,奈何自己和老爺子的關系,讓他在追求上頗為保守,沒敢直接去給老爺子攤牌,卻讓老爺子將胡雨嘉許配給了世交的兒子,柳學仕知道后十分后悔,只能徹底認輸了,其實那個時候胡雨嘉對他也心有愛戀,如果他努力點或許還有可能,胡雨嘉輕笑道“我在你心中就是這樣?”
  柳學仕搖搖頭,沒繼續打趣,轉而問道“老爺子怎么沒在,我也有些日子沒見老爺子了”
  “身體不好,在家安安靜靜的養病”胡雨嘉若有所思的說道。
  柳學仕皺眉道“老爺子怎么了?”
  “能怎么?還不是知道了那件事”胡雨嘉有意將兩件事聯系到一起,也算是給柳學仕遞話。
  柳學仕聽后眼神略微有些變化,搖頭道“看來你今天找我還是因為趙出息的事?”
  “現在還有什么事比這件事更重要的,不管如何,出息以及西蜀集團都是川企的一張臉面,我自然想知道省里的態度是什么意思?”胡雨嘉沒有否認,很是直接的承認道。
  柳學仕有些頭疼,最近這事鬧的越來越大了,外面各種風言風語都有,省里很是被動,為這事幾位大佬已經討論過幾次了,而現在更是越來越麻煩了,他嘆口氣道“這事省里壓力很大,你可能不知道,中紀委的巡視組這幾天就要來成都了”
  “去年已經來過,怎么今年還要來?”聽到這個消息,胡雨嘉的臉色很是難看道。
  柳學仕苦笑道“很可能是奔這件事來的,除此之外公.安.部對川內的治安已經點名批評了,上面也有領導說過這事,現在我們很被動,所以基本已經有結果了,那就是查。”
  “查?”柳學仕第一次表態,胡雨嘉十分震驚道。
  柳學仕緩緩解釋道“不查,這輿論也壓不住,不管是捕風捉影也好,還是確有其事,要是不查只會鬧的越來越大,省里肯定不會任由這種局面發展下去,只有查,才能對各方面有個交代”
  “我明白了”事已至此,胡雨嘉知道是自己不能所改變的,只能接受了,但是她并沒有放棄,輕聲道“西蜀集團以及相關企業的崛起,可是和你們一大幫人息息相關的,就算是你們當中沒有利益往來,也會被很多人所詬病,如果西蜀集團倒下,你們也會受到影響的”
  這點柳學仕自然明白,西蜀系的崛起和他們確實息息相關,二者互相依靠存在,他們對西蜀系的支持換來的是西蜀系的政績,這些年和趙出息同時發展起來的企業何止一個兩個,如果趙出息出事,西蜀系倒下,要為此負責任的也是他們,他們自然不會任由事情發展,所以怎么查,還是有意思的。
  柳學仕盯著胡雨嘉道“我知道你是怕我放棄了趙出息,這事現在已經沒那么簡單了,正如你所說的,我們和西蜀系沒有權力尋租利益往來,也會被人外人認為那樣,所以我們已經是一條船上的人,沒有放棄這一說,對于西蜀系我是強烈支持的,省里也不止我支持,大家肯定不愿意看到西蜀系倒下,趙出息在川內各地市的情況,別人不清楚我們還能不清楚?真要一查到底的話,到時候恐怕會像四年前那樣,再來一次席卷川內的風波,我們不愿意,上面也有人不愿意的,這對川內的打擊太大了,所以情況還沒那么糟糕”
  “那你認為該怎么辦?”聽到柳學仕的話,胡雨嘉稍微放松了心情,可還是沒有眉目。
  柳學仕思考良久道“得有人站出來,為這件事負責,不能任由事情發展下去,那樣只會更糟糕……”
  “誰站出來?”胡雨嘉直言問道。
  柳學仕給出的答案卻是,該站出來的站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