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1061 你還有我

當輿論的浪潮開始發酵時,那誰都知道暴風雨要來了,掌握了媒體的話語權,將不明真相的群眾們煽風點火起來,到時候有些東西不是真的都會變成真的,這和典故里的指鹿為馬有什么兩樣?趙出息肯定不會坐以待斃,他和徐林早就準備好面對這一切,徐林按照既定的計劃開始安排西蜀集團全面開啟危機公關,不管是哪家媒體哪家網站電視報紙,不管用什么辦法不管效果如何都要反擊,不能讓他們控制了輿論導向,不然這將未戰先敗。
  謠言滿天飛起后,對趙出息最大的影響就是沒有了**權,不管是蔚藍卡地亞門口還是西蜀集團大廈,每天都有不少記者在蹲點,想要挖出些獨家的內幕去爆料,在這個金錢權力至上的時代,這些無良記者們根本沒什么道德約束感,而趙出息這個時候恰恰卻不能用非正常手段去面對這些事情,特殊時期他只能避其鋒芒,因為知道此刻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被夸大。
  趙出息傍晚從西蜀集團出來,外面已經徹底天黑了,可還是有大批記者守在那里,趙出息被陳中藏等諸多保鏢護著上車離開,這些記者有些更是不死心,一路跟著來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蔚藍卡地亞的門口也有不少記者,還真是熱鬧,幸虧蔚藍卡地亞屬于高檔小區,普通人根本進不來,不然這幫記者直接殺進六號別墅了。再說蔚藍凱迪亞的保安屬于西南實業管理,最近加派了人手過來,對于進出小區的任何人都會嚴查,至于六號別墅也是被嚴密保護著,禁止任何人靠近,六號別墅的里面的窗簾現在基本都不敢拉開,生怕有些記著用望遠鏡從遠處監視,趙出息是徹底沒有**了。
  李青衣和孫倩還在六號別墅住著,倒是沒什么人去騷擾他們,只是宋青瓷作為西蜀集團的高管,現在沒敢再住在六號別墅,那些爆料里就有她和趙出息不清不楚的關系。
  趙出息一身疲憊的回到六號別墅,那些謠言孫倩李青衣等人都已經知道了,這自然是吳家的手段,要知道吳家的某位親戚可是宣傳口的二把手,這點手段不過是小兒科而已。
  “外面還是有很多記者?”見趙出息回來了,孫倩低聲詢問道,她這段時間都打算待在成都,有任何事也能通知孫家,這也是家里的安排。
  趙出息嘆口氣道“這些記者也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一夜之間都跑到成都來了,要不是非常時期,我真得給他們點顏色看看”
  “這個時候,你還是別亂來,喝點茶消消火”李青衣見趙出息滿是火氣,連忙倒杯茶給他。
  趙出息嘆口氣道“謠言滿天飛的時候,一切只是開始,接下來就是全面調查我了,緊接著就是給我治罪,一環套一環啊,吳家真是狠”
  “沒你想的那么簡單,也沒你想的那么悲觀,吳家沒那么大的勢力,西蜀集團是四川的明星企業,現在知名度可一點都不低,如果西蜀集團出事的話,這對四川影響很大,畢竟前兩年四川本就出了那么多事,所以他們真要調查你,還得看省里的態度”李青衣一針見血的說道,這也就是吳家為什么不直接去查趙出息,而是先從云南入手,然后掛起輿論旋風,因為吳家也不能亂來,不然他們也得付出很大的代價。
  趙出息皺眉道“省里的態度我不清楚,這事我得問問干媽,他跟省里領導關系更加熟絡,看能不能探探口風?”
  說到這的時候,趙出息已經有些垂頭喪氣了,他懊惱道“實在不行,我攜家帶口直接跑國外算了”
  “真沒出息,你往哪跑,你現在跑得了么,你要是跑了,那你的那些事還不得做事了,傻不傻啊你”孫倩聽到這話,很是生氣的罵道。
  趙出息也就說說而已,所以沒好氣道“你還當真了……”
  齊思這時候開口道“我爸媽說,這兩天還有記者跑到他們那里,問她們該怎么辦?”
  趙出息知道不能因為這件事影響到自己的私生活,而且齊思和嫣兒待在這里也不舒服,他更不想把嫣兒曝光在公眾面前,于是安排道“齊思,讓爸媽這段時間出去旅游,去哪都行,反正別待在成都就是了,你帶著嫣兒住到青城山安麓,或者帶著爸媽一起去,這樣也能互相照顧,青衣,你和倩姐這段時間也別住在六號別墅了,住在市區那里吧,有什么事我們電話聯系,我一會就安排人送你們過去”
  “這樣也行,省的在這里被那些人當猴看”孫倩聽見趙出息的安排,沒有拒絕的回道。
  齊思有些擔心的問道“那你呢?”
  趙出息搖搖頭笑道“放心吧,我沒事,我就待在六號別墅,反正我去哪都逃不掉……”
  當天晚上,趙出息就安排手下把六號別墅眾人送走,整個六號別墅瞬間就空蕩蕩的,讓趙出息很不適應,最舍不得的就是嫣兒,這段時間應該都見不到寶貝丫頭了,趙出息心里很失落。
  晚上,蔣開山給趙出息打電話,最近關心趙出息的人不少,但趙出息也只是選擇性的接電話,那些不該接不想接的都不接,至于陌生號碼全部拒絕。自從蔣開山回到四九城后,兩個人的聯系就變少了,但這并不影響他們的關系,清河度假山莊的事情,蔣開山還是有些日子后才知道的,主要還是聽到吳浩然死了,然后順藤摸瓜知道了全部事情,于是蔣開山立刻給趙出息打電話,先是毫不猶豫的將趙出息罵了頓,然后才問趙出息到底怎么回事。如果蔣開山在成都的話,當晚可能就會通知他,只是現在回了北京,趙出息能不打擾就不打擾。
  “網上的新聞我都看了,是不是壓力很大?”蔣開山主動打電話,自然是想問問這件事,他也早就想到吳家遲早會針對趙出息,現在終于向趙出息下手了,不知道趙出息能不能抗的過去。
  趙出息最不想因為自己的事,影響到其他人的生活,所以搖搖頭道“一些謠言而已,還行吧,只是最近記者比較多,我這是不是要火了?”
  “都這個時候了還有心思貧嘴,你小子啊,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蔣開山聽趙出息還有心情開玩笑,說明局面還沒自己想的那么悲觀。
  趙出息躲在書房里抽煙,桌上的電腦打開著,上面是徐林發來的文件,回籠資金并不順利,只能暫時停擺那些項目,幸虧在這之前,不管是西蜀集團還是長安控股,新一輪的融資都已經結束,不然這會已經徹底死翹翹了。
  “呵呵,沒你想的那么壞,我最壞的打算就是踉蹌入獄,想來不至于判我死刑吧,我還沒那么的喪盡天良”趙出息笑著打趣道。
  蔣開山如果此時在趙出息,肯定會給趙出息一個狠狠的擁抱,他覺得說什么都是廢話,所以直言道“兄弟,有什么事需要幫忙,你可以直接開口,別藏著捏著,咱兩不是認識一天兩天,也別不想麻煩我,我這人就不怕麻煩,能辦到的我肯定辦到,辦不到的我也想辦法辦到,我們都會支持你,陪著你扛過難關”
  “有這話,我已經心滿意足了”趙出息很是感慨道,但是他至少現在不會麻煩蔣開山,以后也未必主動去麻煩,他知道這些事不是蔣開山能做主的。
  清晨,趙出息沐浴著陽光,也沐浴著那幫蹲守記者的眼神離開六號別墅前往西蜀集團,陳中藏和李漢帶著六位保鏢分前后兩輛車保護著趙出息,許樂死后趙出息就再也沒開那輛奔馳g65,而是選擇相對低調的奔馳邁巴赫。
  在陳中藏等人的嚴密護送下,趙出息終于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不過徐林卻帶來了不好的消息,第一個消息那就是跟西蜀集團有合作的公司,已經有幾家打算退股或者退出項目了,這對西蜀集團來說是個最直接的打擊,第二個消息就是銀行這邊的問題,本來已經談好貸款的兩家銀行,這個時候突然爽約了,以各種理由無限期推遲了合作。
  “寒冬來臨了”徐林告訴完這兩個消息后,對著趙出息無奈嘆氣道。
  趙出息就這么認了么?不可能,正如李青衣所說的,趙出息得知道省里高層的態度是什么,真要調查自己,那肯定得省里這邊同意,畢竟不管是西蜀集團還是西南實業在整個川內有不少項目,更是川內的明星企業,不可能就這么隨意的去調查。
  中午,趙出息連午飯都沒吃,直接來到了人南路胡雨嘉的川府大廈,趙出息提前給胡雨嘉打過電話,所以胡雨嘉沒有出去吃飯,讓秘書叫了些外賣過來,和趙出息隨便將就點。
  趙出息沒少來胡雨嘉的辦公室,記得第一次來的時候,他還在茶與酒里面打工,時常被朱逸影調戲,那個時候也正是簡姨的危險期,只是沒想到這次再來,自己也陷入了同樣的境地。
  桌上擺了四菜一湯,趙出息卻絲毫沒心情吃,他開門見山道“姨,省里到底什么態度?”
  胡雨嘉卻擺擺手,抬起頭瞪眼趙出息道“什么時候你這么慌張了?再大的事情,也不能亂了陣腳,天就是塌下來,也的面如常色,冷靜對待”
  趙出息搖搖頭道“我沒慌,我只是想知道省里的態度,這樣我也好打算下一步路該怎么走?”
  胡雨嘉這時候突然長嘆口氣,這些事情的規矩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她試探性的問過已經貴為省委副書記的柳公權,柳公權的話很是冠冕堂皇,說省里不會倉促做決定,但胡雨嘉聽得出來,他們妥協只是遲早的事,最重要的是,這個時候各路牛鬼蛇神都跳出來了,趙出息積攢下來的怨氣,終于開始爆發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