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106 重視


  第一百零二章裝傻
  周斌不缺女人,蔣清軒也不是周斌唯一的女人,可蔣清軒在周斌心里的位置是其他女人完全不能相提并論的,周斌欠蔣清軒的,這世上有很多人情債是只要欠了便一輩子都還不起的,周倩欠蔣清軒的恰是如此,周斌沒想過還,也不會還,只是心里默默謹記,這個女人以后屬于他,誰也不能欺負她,要是沒有這個女人在他人生最黑暗的時候不離不棄并幫助他,他也不會有今天這位置。大多數成功的男人都被女人傷過,大多成功的男人背后也會站著個女人,只是要看這個女人是前者還是后者。
  所以,趙出息救蔣清軒一次,才確定讓周斌幫這個同樣和他有野心的男人上位,不然不會一出手便是銀河國際娛樂,更不會帶著趙出息來樓觀臺,至于更深層意思只能另當別論。
  聽到眼前這位留著莫西干發型,卻穿著光鮮亮麗的西裝顯的有些不倫不類的男人說的話,周斌的臉色變的鐵青,眼神充滿殺氣,不過這一切都只是在一剎那間,周斌習慣喜行不言于色,總是笑呵呵的樣子,可誰都知道這笑容背后是不擇手段。
  “李少,我是不是得多謝你狗拿耗子?”周斌雖是笑呵呵的樣子,可真沒把他當回事,語氣不善的回道。
  男人兩只耳朵上都打著耳釘,似乎還化著淡妝,趙出息最瞧不起這些偽娘,男人不男人女人不女人,污染社會風氣。被趙出息稱作偽娘的男人還沒開口,站在他旁邊一位同樣氣質的娘炮開口便是“周斌,你連李少都敢罵?”
  “你又算什么東西?”主人和主人對話,手下自然和手下交火,蔣譚冷哼道。
  兩邊人馬堵在餐廳門口,餐廳里顯然還有那些同樣來吃完飯的大佬,剛剛吃飯的時候,沒少見周斌起身打招呼,有真打招呼,有不對路的便礙于面子客套幾句,唯獨這位,劍拔弩張,這些趙出息都記在心里,周斌和誰不對路,和誰又站在統一戰線上。
  “周斌,看來你最近還不錯,別生氣,我這是關心你,剛從三亞玩回來,不知道發生這么多事,以后多注意注意啊,老婆都能丟了,聽說還是你手下的小弟給你找回的場子,唉,你這老大的當的”李少似乎沒打算這么就此別過,繼續刁難道。
  周斌聳聳肩,笑瞇瞇道“手下厲害,我也能輕松輕松,總比你身邊這一幫娘炮強吧,哦,可能你有別的用處”
  “你……”剛剛那位不守規矩亂出頭的娘炮瞬間便被惹怒,猛的伸出手指著周斌的鼻子,這在圈子里,算得上以下犯上。
  趙出息知道自己當狗的機會來了,沒等蔣譚出手,和娘炮面對面的趙出息便猛的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胳膊稍微發力,娘炮身子便向前傾斜,趙出息隨即用腳卡主娘炮的腿,然后娘炮大叫一聲便華麗麗的摔在地上,趙出息松開他的胳膊,站回原地,前后不過幾秒的時間,身手敏捷。
  除過周斌和蔣譚,誰都沒想到趙出息會動手,包括站在他們對面的幾個男人,自然包括叫李少的這位偽娘,李少眼神陰晴不定,其余人反應過來后便打算動手,二胖嘿嘿的笑起來,大有一挑一群的氣勢,至于蔣譚,他則知道根本打不起來。
  “李少,他們欺負我”娘炮起身后,扭扭捏捏的對著李少哭訴道,惡狠狠的瞪著趙出息,趙出息一臉不在乎,麻痹打不過二胖,還打不過你這種娘炮,來一群,勞資照樣擺平。
  李少丟不起這人,轉頭猛的瞪了眼娘炮,娘炮便嚇的不敢說話,知道李少生氣了,唯唯諾諾的站在后面。
  “周斌,這什么意思?”李少強忍著怒火質問道。
  周斌不屑道“管教不好自己的手下,那便讓我幫你管教,沒大沒小,真以為這里他說了算?”
  “你……”李少氣的大有大打出手的意思。
  周斌這時才不慌不忙的對著趙出息說道“出息,剛進圈子,我就不說你了,以后記住,這是李少,六叔的義子,別讓別人幫我教訓你”
  “斌哥,我記住了”趙出息很配合的回道。
  這等于完全切斷李少的路,想發火也沒處去發,畢竟是他的人先冒犯周斌在先。
  “行,很好,很好,周斌,我記住了”李少不怒反笑道。
  周斌呵呵回道“沒事,你記不住,我會提醒你,自己人還好,要是外人,誰知道他會付出什么代價”
  “我們走”李少陰森森的笑著繞開周斌趙出息等人,帶著自己的手下進餐廳。餐廳里的人,沒誰愿意出頭,有些更是不懷好意的笑起來,除非關鍵時候,他們才不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就算和李少走的近的,也是如此想法,都是人精。
  離開餐廳,周斌帶著趙出息二胖蔣譚等人直奔酒店的洗浴中心,既然趙出息對那方面不感興趣,周斌便沒給他安排,只是做最簡單的泡澡按摩,四個人先后脫光衣服進浴池,這時候眾人才看到彼此身上觸目驚心的傷疤,都說傷疤是一個純爺們的榮譽,這樣看來,趙出息和二胖身上的榮譽比周斌和蔣譚兩人要多。
  趙出息身上的傷疤交織縱橫,后背和前胸皆有兩道大傷疤,這兩個傷疤有些致命,至于腿上以及上身其他傷疤,則無傷大雅。二胖和趙出息的傷疤差不多,不過倒沒什么致命的傷疤。
  除過傷疤,讓整個浴室的人驚訝的是他們的身材,不算周斌,周斌的身材微微發福,顯然是做老大的時間久了,缺乏鍛煉。可趙出息和二胖蔣譚身上的肌肉,那只能用彪悍來說,幾乎沒贅肉,最強勢的自然是二胖,就連蔣譚都吃驚,二胖這身材太完美了,遠不是健身房練出來的,每塊都勻稱飽滿充滿爆發力,就像人猿泰山。
  “不錯,不錯,沒讓我失望”周斌嘖嘖稱奇道,就跟撿到寶一樣,只是頗為好奇趙出息和二胖身上十多處傷疤怎么回事,要說蔣譚的傷疤,他能理解,畢竟蔣譚和他一樣,習慣打打殺殺的生活,沒少出生入死,這些大多都是從死亡線留下的。
  外人感到震撼,可趙出息卻覺得沒什么,大山里的男人,誰身上還沒留些傷痕,這都是大山在記錄男人成熟的過程,是你成年時的成人禮。二胖的趙出息也能理解,二胖這身硬本事,要是沒點傷疤,太說不過去。
  “出息,身上怎么這么多傷疤?”周斌若有所思的問道。
  趙出息似乎聽出些別的意思,笑道“我老家在祁連大山里,大山里的人經常進山打獵,你要和畜生們斗智斗勇,一不小心可能把命都交代,這些傷都是在山里留的”
  “難怪,沒事,男人身上的傷疤都是獎章,女人最喜歡像你這樣的純爺們,回頭讓你大嫂給你介紹幾個白富美,真要娶進門,你這后半輩子就不用愁了”周斌笑著打趣道。
  趙出息信以為真樂呵道“真的?”
  周斌哈哈大笑道“我還能騙你不成,給你介紹個女朋友這不是什么大事,放心吧,這事交給我,回頭就給你大嫂說”
  “中”趙出息嬉皮笑臉道,要真能娶到白富美,那他估計做夢都能笑醒,到時候咱也是有錢的人,回頭想給祁連山弄幾個學校弄幾個學校,別給大爺說大爺吃軟飯,大爺吃軟飯那也是實力,有本事你也去吃啊。
  泡完澡,周斌帶著幾個人去包廂按摩,進來的美女都是周斌打過招呼的,對于這樣的享受,趙出息樂于接受,回想起自己剛來西安時天天苦逼的在工地搬磚的生活,趙出息只能說,這特么真是天壤之別啊,苦嘆早知道自己當時便跟著斌哥混,這自然是開玩笑的話。
  回到院落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周斌被六叔叫走,趙出息和二胖守著諾大的院落,沒了外人,趙出息自然不用再裝,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東瞅瞅西摸摸,二胖就坐在沙發上瞅著趙出息樂呵。趙出息將整個院落上上下下熟悉遍后,便坐在沙發上和二胖扯淡,趙出息好奇道“二胖,你說六叔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不知道”二胖搖頭傻笑給個更傻的答案。
  趙出息罵道“說了跟沒說似的。不過他們顯然都很怕六叔,這種怕不是表面的陰奉陽違,而是由內而外的恐懼”
  “終歸會老”二胖輕描淡寫的說道,可頗有畫龍點睛的味道。
  趙出息和二胖沒聊多久便先后洗澡睡覺,他們住的次臥是兩張床,在和平里小區住的時候,大多時候都是二胖睡地鋪趙出息睡床上,這一人一張床的待遇可沒享受過,五星級酒店標準的大床柔軟舒服,趙出息和二胖沒過會便睡著,直到不知道幾點的時候外面有動靜,兩人不約而同的睜開眼睛,聽見說話聲是斌哥和蔣譚回來,這才放心繼續入睡。
  一覺睡醒已經是早上七點,兩人生物鐘便是這個點,起床和守在院子里的兩個兄弟打過招呼便出門溜達去,背靠大秦嶺終南山的樓觀臺,那空氣遠不是西安城能比的,趙出息大口大口的吸著這些奢侈品,像是回到祁連山一樣。昨天晚上到的時候已經徹底天黑,看不到大秦嶺和終南山的本來面目,現在不遠處的終南山和大秦嶺便在眼前,巍峨雄偉,高聳入云,仙霧繚繞,果然是道教圣地,不輸給祁連山,趙出息感慨不虛此行。
  瞅著遠處的山,呼吸著新鮮空氣,兩人繞著酒店慢跑半小時,又在后面的草坪上切磋了會,趙出息被二胖接連撂翻出去,可是越戰越勇,不過結果還是那么的慘烈,他這輩子估計是干不過二胖。
  七點四十兩人回院落,打算吃完早點便出酒店到外面溜達溜達,反正早上沒什么事,午餐開始才是正戲,沒想到順著院落的青石板路往回走的時候正好碰見周斌吳上善等一幫人,浩浩蕩蕩有六七個,其中便包括昨晚那個陰陽怪氣偽娘李少,走在最中間的是位頭發花白眉毛花白胡須花白的老人,老人穿著白色練功服和黑色的布鞋,面色紅潤眼睛炯炯有神,步伐矯健不輸任何人,老人的后面則跟著位穿黃色僧服的和尚,和尚在趙出息和二胖出現的時候,便死死的盯著他們,那眼神不是那么的凌厲,卻讓趙出息渾身不自在。
  不用猜,趙出息都知道這個被一幫人簇擁的老人是誰,那便是,六叔。
  趙出息瞅見眾人往他們這個方向而來,不知所措,回頭瞥了眼二胖,二胖正對著那幫人嬉皮笑臉的傻笑,趙出息心一橫,麻痹裝傻我也會,然后一幫人便看到兩個笑的齜牙咧嘴的二傻子。
  周斌和吳上善面面相覷,不知道趙出息和二胖這特么是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