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1058 走向何方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太反常了……
  (月票月票,還是月票)
  不管如何,總算是確定了幕后真兇,不至于再讓所有人像無頭蒼蠅似的做無用功,也不至于讓趙出息再四處懷疑,接下來的調查就有了針對性,至于巴頓集團為什么要殺趙出息,那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了,趙出息以前拒絕和巴頓集團合作,導致巴頓集團在國內的網絡被警方連根拔起,不少貨品和頭目被抓,損失慘重,可以說是巴頓集團成立至今最大的失敗,更重要的是,巴頓集團老板的小兒子也死在了趙出息手里,他們對趙出息是恨之入骨,后來更是懸賞數百萬美金要趙出息這條命,奈何趙出息在川渝的地位無人能撼動,自然沒人敢接這單生意,可他們并沒有放棄報仇,這次總算是找到了里應外合的機會。
  當確定兇手后,調查組立即向各級領導匯報,緊接著公.安.部部署了針對巴頓集團的獵殺行動,由公.安.部統一安排,各地公.安.部門配合,特別是云南和川渝警方更是全力以赴。
  緊接著,趙出息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成都方面,也算是讓他們放心了,現如今巴頓集團肯定不敢再亂來,至少眾人沒有什么危險。
  趙出息在昆明全力配合云南警方的工作,只是在第二天下午趙出息才選擇見黃土,這讓黃土很是不滿,但是沒什么話可說,在昆明洲際酒店里,黃土單獨前來見趙出息,除過趙出息,二胖和小王也都在旁邊,趙出息懷疑黃土,小王也自然會懷疑黃土,但是沒有證據自然不能斷定,可是他們之間的信任此刻早已經坍塌。
  “趙哥,這次的事……”黃土見面后,就主動向趙出息低頭道。
  奈何趙出息直接揮手道“這件事已經不過去了,你不用說了,巴頓集團一直想要的命,只是被他們逮住了機會而已,說說讓你辦的事吧”
  趙出息的態度有些冷淡,這讓黃土很不舒服,但是黃土只能硬著頭皮道“這幾天已經在辦了,人員我都已經安排好,這兩天就全部撤回成都,只剩下那些投資項目倒是短時間很難處理,章太宮那邊意見挺大”
  趙出息早就知道章太宮肯定會抵觸,所以說道“我已經約了章爺晚上見面,到時候會具體和他聊聊,這些你就不用管了,你盡快把人手撤回川內”
  “嗯,我這就立刻去辦”黃土點頭沉聲說道,兩人之間的默契氛圍,不知在什么時候已經消失了,想想當初他剛接手簡姨位子的時候,這幫人一致對外是多么的和諧,真是物是人非啊。
  黃土覺得自己留在這里沒什么意思了,只能悻悻的離開,就在他走到門口的時候,趙出息忍不住喊道“黃土……”
  黃土一臉疑惑的轉身看向趙出息,趙出息的眼神有些復雜,最終嘆口氣苦笑道“沒事”
  真沒事嗎?
  黃土盯著趙出息看了幾秒,然后悻悻離開,趙出息坐在那里若有所思,他剛是想直接和黃土攤牌,問清楚他有沒有出賣自己,也算是給黃土最后一次機會,可是他緊接著就打消了自己的念頭,就算是黃土承認了,自己能放過他?
  顯然不可能……
  晚上趙出息就在洲際酒店的中餐廳和章太宮見面,在他到昆明的這兩天里,源總已經給他打過電話,電話里倒是沒有避諱的聊了這次的事情,源總很直截了當的勸趙出息退出云南,趙出息也沒有虛偽,告訴他自己已經在撤出云南了,兩人都意識到風波將近,誰也幫不上誰,只能自求多福了。
  趙出息見到章太宮的時候,章太宮獨自坐在那里抽煙,看起來很是疲憊,好像這位之前野心勃勃準備卷土重來的男人,幾天時間里蒼老了不少,趙出息也是唏噓感慨啊,誰都沒想到會生這么大的事,徹底打亂了他們所有的計劃。
  “說實話,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小子了”章太宮見趙出息進來,捻滅了煙頭起身笑著說道,只是那笑容有些牽強,這兩天他被瑣事纏身,已經疲憊不堪了。
  趙出息好笑道“章叔這是巴不得我死么?”
  “這是什么話?我們又沒什么血海深仇的”章太宮搖搖頭,對于趙出息的玩笑也不太在意。
  趙出息呵呵笑道“能活著再見章叔,我也沒想到,也許是我命太硬了,老天爺不想收我,讓我再禍害幾年吧”
  “只能說你福大命大,什么也別說了,劫后余生,我們得好好慶祝慶祝,今晚不醉不歸”章太宮想要泄自己最近的情緒,所以直接給趙出息和他倒滿了酒。
  這包間里就只有章太宮和趙出息,外面守著幾個保鏢,趙出息也沒安排其他人,所以這會什么都不用顧慮,盡管的喝盡管的說。
  一口茅臺入肚,倒是舒暢不少,章太宮開門見山道“出息,聽黃土說,你們要撤出云南了?”
  “章叔,你覺得我還有必須留在云南么?一場風波將至,我得做好萬全之備,不然到時候只能死無葬身之地”趙出息沒有否認,點頭回道。
  章太宮很是不滿道“你倒是能撤走,那我呢?我的根基都在云南,想要撤出顯然是不可能,這次我算是徹底完了”
  “章叔,一切都是未知,有些事情你并不知道,我和那位的關系一直不清不楚,他的死對我影響最大,真正要擔心的是我,我這么做也是沒有辦法”趙出息長嘆口氣道,有些話他也不能說的那么明白。
  章太宮有些不解的,但也知道自己留不住趙出息,笑道“那看來我們是同病相憐了”
  “如果沒有這次的事,我倒是真愿意我們三家合作,共同吃下云南這塊蛋糕,但誰能想到呢,所以現在只能各自想辦法自保了,我在川渝還有那么大的根基,真想全身而退,那是難于登天”趙出息繼續說著自己的難處。
  章太宮也能明白些事,苦嘆道“行了,我知道你有苦衷,我不埋怨你撤出云南,不過這次風波過后,如果我們能挺過去,到時候有機會再繼續合作”
  “那肯定了,至少這段時間里,我和章叔合作的很愉快”趙出息滿口答應道,可是他知道沒有機會了,自己已經決定要徹底退出圈子了,就算是不退,也不可能再進入云南了。
  章太宮心里也明白,不管自己怎么做,趙出息肯定會撤出云南,他只不過是心里不滿,但又能怎么樣?與其這樣,還不如順勢答應算了,這會也算是默認了,他不想再聊這些瑣事,管他狂風暴雨,自己這輩子已經活的足夠精彩,死了也沒什么遺憾,所以道“不說了不說了,喝酒喝酒,今晚不醉不歸”
  以趙出息的酒量和章太宮拼酒,五個章太宮都未必是趙出息的對手,所以沒過多久章太宮就已經被趙出息撂翻了,最后是被幾個保鏢扶著回去的。
  隔天早上,趙出息和小王等人早早就出門了,他們要去南部軍區云南總醫院接那些為了讓他們活著而死去的兄弟們回家了,趙出息在云南的事情也算是辦完了,這是最后一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剩下的事情只能等警方的消息,至于那幫歹徒只知道進了邊境地區的山區,警方和武警依舊在追擊當中,目前還沒有抓到而已。
  醫院太平間里,那晚遇難的兄弟的尸體都放在那里,看起來有些恐怖,趙出息最不愿意來醫院,更不愿意進太平間,可這些年他卻沒少進醫院,更沒少來太平間,多少人從他生命中來了又消失,匆匆而過只留下音容笑容,小平安、十六號、蘇西洛,還有在成都幾次危難時為保護自己而死的弟兄們,仔細想想趙出息真沒少進太平間。
  小王已經來看過哥哥,也看過那天遇難的兄弟們,這會的心情再次降到冰點,趙出息面無表情的緩緩揭開白布看他們最后一眼,大王,這個沉默寡言的男人,相比于弟弟,總是低調的沒有存在感,卻是最讓人放心的,似乎交給他的任何任務,他都能不聲不響的辦妥,兩兄弟相依為命這么多年,除了生死似乎任何人都不能分開他們,但命運卻總是如此,只留一個人活著的機會,卻不知陰陽兩隔最傷人。后面是許樂,這個有點天真總是帶著笑容的孩子,時常話很多,總愛問東問西,雖然進入六號別墅時間不長,但和六號別墅上下沒多久都打成一片,大家都喜歡這個樂觀向上總是逗他們玩的孩子,奈何就這么離開了。還有后面的小隊成員,他們總是默默無聞的保護著自己,卻從來沒說過任何不滿,張希、譚凱等等等等,這些都是趙出息熟悉的兄弟。
  這個仇,趙出息肯定會會報……
  “送他們最后一程吧”趙出息摟著小王的肩膀,長嘆口氣道。
  小王面對大哥緩緩鞠了一躬道“哥,來世我們還做兄弟”
  從醫院到殯儀館的路上,大家都沒什么話可說,直到他們火化完也依舊沒說什么,到最后看著眼前這一排骨灰盒,趙出息依舊沒話可說,好像有口氣憋在心中,怎么都吐不出來,他抱起許樂的骨灰盒,小王抱著大王的骨灰盒,其他人抱著剩下的骨灰盒,趙出息緩緩道“兄弟們,回家了”
  從殯儀館直奔機場,灣流g55o在長水國際機場已經候著了,一個小時后,灣流g55o起飛直奔成都而去……
  接下來的幾天里,趙出息最大的事情就是處理這幾位兄弟的后事,聯系他們的家人親屬,商量賠償撫恤金,最終所有人都按照他們家屬的意愿入土為安,許樂被送回了青海玉樹的老家,他的家里只有位老母親,再也沒有其他親人,趙出息托人照顧許樂母親,然后以許樂的名字給玉樹捐建兩所希望小學,而大王則葬在了成都郊區龍泉驛那里的公墓里,他們早就沒有家了,那里對他們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成都就是他們的家,小王不愿意哥哥太孤獨寂寞,以后可以時常去看看他。
  所有的一切都處理完了,距離那晚的變故已經過去一周多了,可吳家那邊依舊很平靜,這種平靜太反常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