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1051 風暴來襲

(月票,還是月票,打賞月票更直接哦)
  以蒙四哥在云南的影響力,昨晚那么大的動靜,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別說整個云南現在進入到緊張氣氛,光是整個昆明西邊的山區里,就有上萬警察、武警、軍方人馬在里面地毯式搜索,更何況市區到處都是關卡以及巡邏搜索小隊,他要是再不知道出事了,那就可以去死了。
  清晨,香港淺水灣山上某棟別墅,源總剛剛跑步回來,準備洗完澡吃早餐,今天香港的天氣格外舒服,沒有那么悶熱潮濕,涼風徐徐十分愜意。這棟別墅是他五年前買的,如今價值數[^^^小說]億,在香港如果你在淺水灣沒有套別墅,那真心不能說自己算是有錢人,而且這里的別墅是山上比山下貴,誰讓山上的環境比較好,寸金寸土的,住在這里的都是非富即貴的大佬,哪家的背后沒點傳奇的故事。
  源總的老婆和兒子女兒都住在這里,雖然曾經失去了些東西,但老天爺也重新給了他些補償,比如這對兒女,餐桌上一家四口其樂融融的吃著早餐聊著天,接到蒙四哥電話時,源總臉色不怎么好看,云南的事情他都已經處理好了,怎么還來打電話煩他,最近他對蒙四哥多少有些不滿,拿著電話走到外面院子里接通,皺眉道“大清早的,有事么?”
  “源總,云南出大事了”蒙四哥驚恐不安的說道,那么大的動靜,他此刻正在外面開車轉著,隨處可見巡邏的武警以及民警,到處都是便衣警察,還有那些盤查的關卡,大家都在疑惑發生了什么事,據說棋盤山那邊更是只進不出。
  蒙四哥這慌慌張張的樣子,更讓源總不滿,他皺眉道“有什么事慢慢說,你什么時候成這樣子了?”
  “好好好,我慢慢說”蒙四哥平日里少言寡語,也極其的冷靜制怒,但今天反常的失態,這讓源總也有些意外,只見蒙四哥開口道“昨晚章太宮在棋盤山的那個度假山莊,被一群身份不明的歹徒襲擊,這幫歹徒全副武裝,趙出息的手下基本全軍覆沒……”
  蒙四哥還沒說完,源總忍不住打斷道“你這亂七八糟的,說的都是些什么,章太宮的度假山莊,跟趙出息有什么關系,他的手下怎么全軍覆沒?”
  “趙出息就住在那里,他被人設局暗殺,目前生死未知,整個云南都在找他”由于這消息太突然,蒙四哥真不知道怎么給源總解釋,所以才說的那么亂。
  這次源總驚呼道“你說什么?”
  “還有,吳少死了,他昨晚也在那個度假山莊”蒙四哥沒敢隱瞞,將吳少死了的消息也告訴了源總,他知道這個消息比趙出息生死未知還要恐怖,就連他知道的時候,都嚇的六神無主,吳少那身份背景,可是連源總都得忌諱的,畢竟能和源總平起平坐的沒幾個人。
  這次,源總連驚呼的聲音都沒有了,他拿起牛奶的杯子直接掉在了地上,嘭的一聲炸裂,牛奶灑的滿地都是,這讓他老婆以及兒子女兒同時不解的看向她,女兒嘟著嘴問道“爸爸,你的杯子怎么掉了呀”
  源總被這接二連三的消息震撼的徹底失態,臉上的肌肉僵硬,眼神驚恐的盯著窗外,想說什么卻怎么都開不了口,他的老婆連忙起身問道“子源,你這是怎么了?”
  源總手忙腳亂的起身,口齒不清的對著旁邊的管家吩咐道“林伯,快給我訂去昆明的機票,快……”
  源總深耕云南多年,他在云南有那么多的產業,何況他還有蒙四哥這層關系,更和趙出息不清不楚,趙出息的生死未知,吳浩然的遇襲而亡,他都將逃不掉干系,何況出事前,兩個人他都見過,風波來臨后,最先受到沖擊的自然是他,他怎能不緊張?
  此時這個震驚所有人的消息,就像是丟進湖中的一顆巨石,水波迅速蕩漾起來,這湖面的所有人都將受到沖擊,孫家也自然在列。
  最近這段時間,孫自清的工作異常的忙碌,時常回家都在晚上十點后,他馬上就要去滬市履職了,現在只差官宣了,畢竟滬市現任市長因為年齡問題已經到期離職,而組織對他的考察也已經結束,幾位領導都找他談過話,對于組織的安排,他絕對是服從的。所以這段時間大多都是交接工作,趁閑暇時間還得見見老領導聊聊,聽聽他們的教誨,滬市作為全國經濟中心城市,他的重要那是毋庸置疑的,不過孫自清不缺有主政一方的履歷,對此也并不覺得有壓力。除此之外,他還得和同事朋友們聚聚,大家都知道他要去滬市赴任,不管是出于何種目的,他也不能推脫了,中國的國情就是為人處世,這點切勿特立獨行。
  早上八點多,孫自清已經在辦公室里處理日常工作了,沒有等到文件前,他自然還是在中辦繼續工作,秘書給他倒了杯洞庭碧螺春,他聞著茶香開始看今天的工作安排,一會還得去和領導就幾件事通氣,就要離開這全中國的權力中心了,也許是在這里待了三四年了,孫自清卻有些舍不得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走這深閨大院里。
  清脆的歌唱祖國響起,那是孫自清的私人電話,而不是桌上的那兩部電話,很少會有人在工作時間里打擾他,這已經是不成文的規矩,除非是有什么急事,所以孫自清拿出手機看眼,發現是李青衣那丫頭打來的,孫自清不禁笑了起來接通,也許是最近心情不錯的原因,畢竟這件心頭大石總算是塵埃落定了,孫自清笑道“青衣啊,難得你給叔叔打電話啊”
  “青衣打擾孫叔叔工作了”李青衣知道給孫自清這個時候打電話很不對,但這件事的嚴重性讓她只能如此選擇。
  “你打電話肯定是有事,要是沒事的話,叔叔只能說下不為例啊”孫自清半開玩笑的說道,這時候秘書進來送文件,孫自清讓他放下,秘書似乎還有話要說,卻被孫自清揮揮手示意先出去,有事一會再說。
  正在六號別墅,剛剛吃完早餐,隨后進入書房的李青衣沉聲道“孫叔叔,青衣確實有事,而且這件事很嚴重”
  孫自清聽李青衣的語氣就有些不對,于是皺眉道“什么事?”
  李青衣早已想好怎么給孫自清說,于是直接道“孫叔叔,我是萬不得已才給你打電話,昨晚在云南,出息出事了,他被人暗殺,現在生死未卜,我也不知道吳浩然怎么和出息在一起,他死在了昆明”
  李青衣一口氣將兩件事全部說出來,隨后徹底松了口氣,至于這件事會對孫自清產生多大的震動,她也不愿意去想了。
  果然,當李青衣緩緩說完以后,孫自清的臉色從最開始的淺笑,逐漸變得嚴肅,到最后徹底冰冷,這點事確實超出了他的預料,而且他所想要比很多人都要多,沒有遲疑沒有沉默,孫自清冷靜道“青衣,想來很多事,你們都已經安排好了,如果出息有消息,第一時間通知我,我現在得先去忙了”
  李青衣知道孫自清的意思,很多人不理解高層政治的規矩,但李青衣以前研究過這些,何況是在中央黨校任職,自然比很多人都清楚,她點點頭道好,隨后就掛了電話不再打擾孫自清。
  掛了電話的孫自清,皺眉沉思了幾分鐘,他現在最想做的是了解事情的所有過程,從出事開始一直到此刻各方所有的動靜,特別是云南方面以及京城吳家這邊的動靜,因為他要向領導匯報這件事。
  這時候,他連忙將秘書召喚進來,而秘書也低聲道“主任,有件急事我得先向你先匯報”
  “是不是吳浩然的事?”孫自清一臉嚴肅道,從秘書的眼神他就知道肯定是,于是道“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
  數分鐘后,當孫自清知道了當中大多事情后,臉色也是愈發的難看,他連忙打出去了幾個電話,緊接著起身直接前往領導的辦公室。
  黑夜漫長,白天也不好熬,該知道這件事的目前都已經知道,不該知道的也不會知道,云南依舊那么的亂,不過就在中午時刻,從北京向云南打來了數個電話,除過必備的措施以外,其他不必要的措施都已經撤銷,這讓很多人都不明白怎么回事,而在四九城里,一場風波已經暗流涌動,表面卻比想象中要平靜的多。
  整天時間了,所有人除了等待還是等待,二胖等人在云南等,李青衣等人在成都等,一直等到天色再次黯淡下來,可依舊沒有消息,六號別墅二樓客廳還是那么多人,只是多了個陳中藏而已,在二胖告訴她陳中藏可以用的時候,李青衣就讓陳中藏來到了六號別墅,見到陳中藏那刻,李青衣就明白二胖為什么給她說陳中藏可用,因為陳中藏就是林家人,那次去祁連山的時候,陳中藏就跟著二胖,卻沒想到會被二胖安排到成都,而且還成了趙出息的心腹,這二胖的城府可真夠深的,只是不知道趙出息是否知道。
  “李小姐,小林爺已經給我說過,從現在開始,我全權聽您的吩咐”陳中藏見面后微躬身子說道,他見過李青衣,所以并不陌生。
  李青衣淡淡道“你是林家人?”
  “姓林,名中藏”陳中藏沉聲回道,李青衣沒想到他連名字都改了。
  李青衣確定后沒有再追問什么,直奔主題道“六號別墅的保鏢可信?”
  “都是趙哥親自挑選的,可信?”陳中藏如實說道。
  李青衣繼續道“我需要你的人手監控這個圈子的所有大佬,有任何風吹草動都要向我匯報,還有任何人如果問起出息的事,你就說他在昆明好好的,如果有人想要進成都,你就說趙爺說了,在他回來前任何人都不得離開自己的城市”
  “他們不會信”陳中藏如實說道,畢竟黃土就在云南,出了事黃土早就告訴他那幫人了,包括陳濤、芙蓉等人。
  李青衣搖搖頭道“信不信那是他們的事,你只需要去做就行了,我們需要時間”
  “我明白”陳中藏沒有多問什么,立刻去辦了。
  此刻,李青衣將陳中藏叫到書房,自然是問些事情……
  而這個時候,從昨晚就開始連夜趕路的趙出息,終于在傍晚時刻回到了成都,望著燈火闌珊熟悉又陌生的城市,趙出息知道他終于過了一關,可下一關呢?—南開大學美女校花艾麗可愛護士裝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美女(美女島搜索mei女dao123按住3秒即可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