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1050 徹底亂了

混世刁民第一千零六十一章還是沒有消息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還是沒有消息……
  (月票啊,月票啊,沒月票更新沒動力啊)
  黑暗終將過去,黎明如期而至,再過會大多數人就要起床去上班了,為了生活繼續努力,不管辛苦還是安逸。www.q
  xs8.netwww.q
  xs8.net六號別墅里面的眾人卻徹夜未眠,疲憊不堪的齊思最后在宋青瓷的懷里悄然入睡,宋青瓷不敢把她抱進房間,生怕吵醒她后她又要堅持的等下去,于是只能讓她睡在沙發上,然后給她蓋上被子。宋青瓷卻沒有絲毫睡意,旁邊的胡雨嘉上了年紀,也熬不過時間,最終靠著沙發入睡。
  徐林坐在書房里開書打發時間,他精神到是不錯,不過一會就得去西蜀集團安排事情,同時也得通知長安控股那邊早作打算,將趙出息出事的影響降低到最低。
  當李漢等人保護著李青衣和任曼進來后,宋青瓷一臉驚恐的問道“青衣,你這是怎么了?”
  這聲驚呼也把胡雨嘉以及齊思給吵醒了,兩人看到李青衣回來了,心里也踏實不少,可是再看見李青衣額頭包扎的傷口以及臉上的擦傷,同時震驚道“這是怎么了?”
  書房里,聞訊出來的徐林也是吃驚的看著李青衣,李青衣知道大家在擔心,隨口解釋道“沒事,就是遇到點小車禍”
  宋青瓷明顯不放心,立刻安排道“我這就讓西蜀國際醫院值班的醫生過來給你們檢查,出息出事了,你不能也出事”
  說完宋青瓷就立刻給西蜀國際醫院那邊打電話,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真是流年不利,什么事都趕到一起了。
  胡雨嘉和齊思連忙走過來詢問李青衣怎么樣,有沒有哪里不舒服,哪里還受傷了等等,李青衣幾番解釋最后大家這才松了口氣,坐下后李青衣看大家滿臉困意,就說道“你們都先去休息吧,我在這等著,有什么事,我到時候通知你們”
  “我們不困,你也沒睡啊,我們一起等消息”齊思搖搖頭道,她剛才已經睡了會了。
  李青衣拉著齊思的手道“任曼開車,我在路上睡了幾個小時,你還有嫣兒,不管出息怎么樣,你都得照顧好嫣兒。胡姨,你也去睡會吧,到時候需要你的地方很多,你不能倒下了。青瓷,老徐,你們也是,西蜀集團就靠你們撐著了,二胖已經在昆明那邊,有什么消息會隨時通知我們,沒有消息這么耗著,我們的身體也承受不住”
  李青衣一番話讓眾人不約而同的點頭,胡雨嘉對著齊思道“齊思啊,聽話,你去睡會吧,一會嫣兒醒來還得你照顧”
  就在這時候,李青衣的電話再次響起,眾人同時沉默看向李青衣,李青衣掏出電話道“二胖打來的”
  眾人瞬間就緊張起來,李青衣掏出手機道“我已經到成都了,現在在六號別墅”
  二胖聽到李青衣回到成都了,也算是放下了心,隨后才說道“嗯,那就好”
  “有消息了?”李青衣忍不住開口問道,畢竟眾人神情緊張的看著她,估計大家的心都提在了嗓子眼。
  二胖點點頭緩緩說道“嗯,出息的手下小王被找到了,他活著逃了出去,現在正在省廳做筆錄,出息雖然還沒找到,但生還的可能性很大”
  李青衣聽到這句話,心情稍微放松了,如同二胖所說,出息雖然還沒被找到,但小王生還被找到確實是好消息。
  “嗯,我這就告訴大家”李青衣欣慰的笑道。
  沉默片刻,二胖沒有掛電話,思索數秒后才低聲說道“吳家眾人到昆明了,現在還沒什么動靜,不過云南這邊壓力很大”
  “我知道了”李青衣只是簡單說了幾個字,由于在場還有其他人,所以她沒深聊這個話題。
  二胖和李青衣都心照不宣,隨后就掛了電話……
  李青衣掛掉電話后,眾人連忙問道“怎么樣?是不是出息有消息了?”
  “出息還沒找到,但小王已經被找到了,他還活著”李青衣把消息告訴大家,大家聽后不禁有些激動。
  齊思高興道“小王活著,那說明出息也肯定沒事了”
  “放心吧,他命那么硬,怎么可能輕易就出事了?你快去休息吧,等他找到了,我們一起去昆明”李青衣拍著齊思的肩膀,笑瞇瞇的說道。齊思這次很聽話,不知為何見到李青衣后,她的心就特別的踏實,也許是每次李青衣在趙出息出事后,都能第一時間趕到然后處理各方面的事情。
  宋青瓷把齊思送回房間休息,胡雨嘉也在客房里睡會,她一會還得去公司安排事情,忙完了才能過來,宋青瓷回來后,看見李青衣眉頭緊皺,她知道李青衣也十分擔心,緩緩坐在她旁邊道“他肯定沒事的”
  李青衣轉頭看眼是宋青瓷,笑著點點頭,可惜宋青瓷不知道她擔心的是什么……
  昆明南部軍區總醫院,吳浩然的遺體單獨放在一間病房里,此刻吳家三位長輩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隨性的其他人員都站在外面,吳浩然大伯紅著眼睛,依舊不愿意相信這個事實,他喃喃道“怎么就死了呢”
  此時,這件事整個吳家只有他們三位知道,并沒有通知其他人,生怕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多鬧的越大,至少現在他們不愿意想任何事。
  除過吳浩然的大伯,還有吳浩然的舅舅在場,他站在床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吳浩然的父親已經看過了兒子的遺容,縱有萬般不舍和悲傷,這個時候他都得保持著冷靜。
  “云南公安廳剛才傳來消息,有位幸存者找到,是那個趙出息的朋友,他們已經了解了事情的全部過程,我們一會要不要過去?”吳浩然的舅舅,這位在武警總部任職的男人沉聲說道,他已經命令云南武警總隊全力配合,目前的線索指向那幫歹徒正在邊境方向逃竄,武警和南部軍區所在部旅現在已經徹底封鎖了邊境,那幫人想逃出去難于登天。
  吳浩然的父親有些疲憊,這位年過花甲的老人似乎老了不少,他搖搖頭說道“我就不去了,一會我就帶孩子回去,他在這里太孤獨了,你們留下吧,有什么事通知我就是了”
  吳浩然的姨夫和舅舅相視兩眼,對此也算是默認,畢竟他的身份太特殊,留在這里也不是什么事,何況一大堆的工作纏身,明天似乎還要會見外國政要。
  “弄清楚兩件事,浩然為什么要去見那個趙出息,全力找到趙出息,其他事你們安排”吳浩然的父親回過神后,緊接著安排道。
  吳浩然的姨夫和舅舅在這男人面前沒有半點氣勢,他們知道這事情不會就這么結束了,所以回道“嗯,你放心,我們會處理好”
  “讓他們進來吧”吳浩然的父親揮揮手示意道,他舅舅立刻出去安排。
  半小時后,吳浩然的父親帶著吳浩然的遺體離開了醫院,直接前往長水國際機場,沒有聽任何人的匯報,也沒打算見任何人,他知道不管自己是否出面,這事情終究會水落石出。同行的云南軍政大佬忐忑不安,這男人愈發的冷靜,也就讓他們愈發的不安,只是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會為這次的事情買單。
  清河度假山莊,搜索還在繼續當中,他們不僅找到了幸存者小王,也找到了這些歹徒的蛛絲馬跡,雖然清河山莊的監控資料被毀了,但整個棋盤山還有不少監控攝像頭,調取大量的視頻總算是找到了線索,發現這幫人已經往云南南部方向逃竄,很明顯是想越境離開,誰都知道這幫人不是本地人。
  章太宮已經回去休息了,他熬不住了,至于結果怎樣他都坦然接受,黃土也回自己的住處了,預料當中他們都被警方嚴密監控著,這次涉事的所有人都是如此待遇,而幸存者小王處理完傷口,做了幾分筆錄后,也被送到警方指定的地方休息,他已經知道了,除過他活著,趙出息還沒有找到,其他人都死了,這是他們迄今為止最大的失敗,但小王最不能接受的,自然是他哥死了。
  二胖想見小王,卻被聯合調查組拒絕,理由是小王受了傷,精神也一直處于高壓狀態,現在需要休息。縱然是那位參謀長出面,調查組也還是沒有同意,畢竟現在的局面已經不是這位參謀長能主導了,最終二胖也是放棄了,只能和南宮先回酒店休息。
  天終于亮了,但一切還在繼續當中,時間越來越長,趙出息依舊沒有什么消息,不管是成都還是云南,所有人都做著最壞的打算。
  李青衣一直等到早上十點,不管是生是死,依舊沒有得到趙出息的消息,她也已經知道吳浩然被吳家帶回北京,事情已經鬧到這個地步,儼然無法再遮掩了,接下來還會進一步發酵,也許會產生一系列的連鎖反應,她最終還是選擇通知孫家,畢竟出了這么大的事情,已經不是自己能扛得住了。
  與此同時,云南如此大的風波,蒙四哥也在醒來的時候知道了,通過多方消息總算是打聽清楚了,他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沒敢遲疑,立刻通知源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