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105 不動如山


  第一百零一章齊聚樓觀臺(下)
  樓觀臺位于西安下屬周至縣東南終南山北麓,風景幽美,依山帶水,茂林修竹,綠蔭蔽天,古籍贊美它:"關中河山百二,以終南為最勝;終南千峰聳翠,以樓觀為最名。"這不是樓觀臺最有名的,樓觀臺最有名的是,它是世界公認的道教祖庭,號稱"天下第一福地",道教主流全真派圣地。
  此行樓觀臺一共四輛車,除過趙出息的奧迪A6L,其余三輛則是清一色的黑色奔馳S350,似乎某些場合肅穆莊嚴的奔馳比張揚霸氣的寶馬更適合。趙出息陪著周斌吳上善一輛車,他坐在副駕駛位置,開車的則是墨鏡男蔣譚,吳上善和周斌坐在后面,說實話,一路上和兩位大佬在一起,趙出息有些兢兢戰戰,還好已經慢慢習慣這樣的場面,加上本就冷靜沉穩,可以應付。
  四輛車走三環上繞城高速順著京昆高速一路往東南方向,最終下高速走關中環線,用不了多久便能到樓觀臺,全程大概得近兩個小時。樓觀臺對于周斌和吳上善來說并不陌生,六叔和樓觀臺的道長是至交,他們當年可沒少給樓觀臺拉贊助,更是陪著六叔從樓觀臺進終南山探訪過不少隱士高人,這是最讓周斌震撼的,里面歸隱山林的隱士高人太多太多,沒有準確的數字,果真是山不在高,有仙則名,這里有的是仙氣。
  “出息,知道樓觀臺么?”從上車開始,車上便盡顯沉默,周斌率先打破沉默問道。
  趙出息自然不知道,搖頭道“第一次聽說”
  “以前樓觀臺一點都不出名,除過周至縣的人,西安大多人都不知道這個地方,近幾年曲江系資本的介入將這里打造成又一旅游勝地才被人們所熟知,樓觀臺國家森林公園、樓觀中國道教文化展示區等等,聽著大氣磅礴,卻打破這里以往的寧靜。”周斌褒貶不一的說道,從他的語氣中,責怪的意思更多。
  “有利有弊,要看如何操作,前段時間興善寺的事情鬧的沸沸揚揚,曲江系聽說被批了,不過也得承認,曲江系這些年為陜西的經濟沒少貢獻,陜西雖說是旅游資源大省,可惜太過零散,沒有主力軍,曲江系的整合是個不錯的選擇,有得有失,要看從哪個角度去看”一直閉著眼睛的吳上善緊隨其后說道。
  “相比于興善寺,曲江系和樓觀臺的博弈才有趣,老道長是位高人,光頭聽聽這些頭銜,全國政協常委、中國宗教界和平委員會副主席、全國政協民族宗教委副主任、中國道教協會會長、陜西道教協會會長,這背景曲江系想要亂來還得掂量掂量”周斌樂呵呵的說道,似乎樂于見到曲江系吃癟。
  趙出息聽到這些頭銜嚇了跳,這老頭也太厲害了,小聲問道“樓觀臺是道教圣地?”
  “你知道?”周斌嬉笑道。
  趙出息搖頭道“不知道,猜的,這道長頭上這么多光環,還是中國道教協會會長,這里肯定是道教圣地”
  周斌呵呵笑道“不錯,樓觀臺是世界公認的道教祖庭,號稱"天下第一福地",洞天之冠的美譽”,道教史稱“仙都”。老子在此著《道德經》五千言,傳道講經之道教發祥地,已有三千余年歷史,死后葬于此而備受歷代統治者重視。”
  “樓觀臺里有一個叫說經臺的地方,便是老子講經的地方,說起說經臺,有一個典故,因為這里是老子為尹喜講授《道德經》的地方,老子在這里講經可以說是一種緣分,也是一種歸宿,說是緣分是因為老子的《道德經》成就了樓觀臺,使樓觀臺成為了道教圣地,說是歸宿,是因為樓觀臺使老子的的《道德經》名揚天下,流傳后世。傳說早在周康王時,天文星象學家尹喜為函谷關關令,他在終南山中結草為樓,以觀星相,一日忽見紫氣東來,吉星西行,他預感必有圣人經過此關,于是守候關中。不久,老子在戰亂中失去官職之后,身披五彩云衣,騎著青牛從古函谷關入秦,尹喜忙把老子請到樓觀臺請其講經著書。正是這南依秦嶺,北瞰渭水的風水寶地,最終讓老子選擇了這里,于是,就誕生了警世箴言《道德經》。”吳上善隨口說道,顯然他說起這些典故歷史,比起周斌來說,更有韻味。
  趙出息聽的玄而又玄,沒曾想到這些平日里殺人放火勾心斗角的大佬們還懂這些,怪不得有人說,這年頭,沒文化連流氓都混不出頭。
  吳上善瞅見趙出息的表情,輕笑道“是不是很意外我們怎么知道這么多關于樓觀臺的事情?”
  趙出息不掩飾的點頭道“是挺奇怪的”
  “因為我們來樓觀臺已經不是一次兩次,樓觀臺和終南山是六叔的福地,六叔當年不過是樓觀臺附近的一個普通農民的兒子,經常去終南山里打獵拾柴火,自古終南山便是隱士的聚集地,有次進山,六叔便偶遇一高人,拜為師父,學的一身本領,這一待便是五年,期間也認識不少隱士,這里面便包括樓觀臺的老道長,后來六叔下山時,他的師父指點過他,下山后六叔便遇貴人,在幾個貴人相助下,才有今天這番地位。因此,六叔每年都會不定期去樓觀臺清修靜心,今年這是第三次”吳上善解釋道。
  “難怪如此”趙出息小聲嘀咕道,還有這番故事。
  周斌和吳上善相視一眼,似乎應該直入主題,呵呵笑道“出息,六叔的眼睛可比誰都毒辣,要在六叔面前班門弄斧,估計你還沒出招,六叔已經知道你想干什么,所以見到六叔別玩虛的,你自己是什么樣子就是什么樣子”
  “這次樓觀臺之旅估計不會平靜,該露出自己實力的時候就要果斷,別藏著捏著,出事了,還有我們在后面頂著”吳上善一臉平靜的說道,可趙出息聽見他這話,似乎并不如表面的那番平靜。
  “比如上次在天佑盛典那次,六叔愛才,要真有本事,六叔估計喜歡的不得了,可相反,后果我就不說了”周斌再次提醒道。
  趙出息似懂非懂,這和蔣清軒給她說的如出一轍,難道這是去鬧事的節奏,看來六叔底下這幫人內斗很嚴重,周斌這是想讓他攪局,借刀殺人?
  說完這些后,車上再次沉默起來,半個小時后車隊下京昆高速,再過半小時后他們便抵達下榻的酒店樓觀印象酒店,在停車場,趙出息見到十多輛清一色的奔馳,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什么大領導人來了。
  樓觀印象酒店是樓觀臺最后的酒店,屬于五星級規格。六叔大多時候是自己帶著一兩心腹悄然而來,每次來則住在獨立上善院落,從來沒有如此規模過,這次他們一行人浩浩蕩蕩,一共定下三套上善院落三套無為自然院落,這里的院落風格頗像杭州法云安縵的風格,自然價格不菲,每晚七千左右。
  趙出息二胖和斌哥蔣譚住一套上善院落,這個院落一間主臥兩個次臥,斌哥住主臥,趙出息和蔣譚則住次臥,另有四個小弟分兩班在院內保護,吳上善則住在一套無為自然院落,便在他們的對面。
  趙出息初次住這么高規格的酒店,獨立院落相當于別墅,稍作休息后,斌哥便讓蔣譚把他們叫出來。客廳里,斌哥泡了壺茶,透過客廳的窗戶可以看見不遠處的終南山,不過是晚上,只能看到黑壓壓的輪廓。客廳很大,兩個大漢站在客廳門口,蔣譚站在斌哥旁邊,二胖站在趙出息旁邊,有些像大佬會面的意思。
  “斌哥,六叔他們都到了?”趙出息接過斌哥遞給他的茶,輕聲詢問道。
  周斌有模有樣的喝著茶,一杯茶小飲小酌喝完才回道“差不多都到了,今晚好好休息,一會吃完晚飯我們去泡澡。明天早上你和二胖隨意閑逛,我和吳哥要陪六叔去觀里拜訪老道長,午餐時候你就能見到所有人,到時候便能聞到火藥味,吃完飯會在六叔的院落談事,后天早上回西安”
  周邊把這兩天的大概行程給趙出息講了遍。
  “沒什么要注意的?”趙出息畢竟是初次參加這樣的活動,都是一幫大佬,說不定哪個不注意得罪了。
  周斌哈哈笑道“除過六叔,沒什么注意,再說沒幾個人認識你,估計也就那幫老不死的見過你的照片吧,輩分小的也不可能跟著來,真要有不長眼的,你還能打不過他們”
  最后時刻,周斌完全看向的是二胖,這可是他這次的大boss。
  “那我就放心了,比不要臉,咱還沒怕過誰,打得過往死打,打不過跑就是了”趙出息嬉皮笑臉道。
  周斌笑著搖頭道“行了,別貧了,喝完這壺茶,我們隨便去吃點東西,然后泡澡,聽說這里的小姐都是從四川過來的,你要不要試試?”
  趙出息尷尬搖頭道“嘿嘿,對這個不感興趣”
  “不近女色,難道對男人感興趣,不知道這里有沒有?”周斌故意用曖昧的眼神看著趙出息和二胖,不懷好意的說道。
  趙出息一臉黑線,就差破口而出,麻痹,勞資喜歡女人……
  此時此刻,樓觀臺里一片熱鬧,六套聯排的獨立院落燈火通明,罕有如此高的入住率,有些院落的門口都站著眼神犀利的黑衣大漢,誰讓最近六叔和馬爺不死不休的。只有周斌和趙出息他們這個院子比較冷清,廢話,周斌這是有恃無恐,有趙出息和胖子在,他還真不知道誰敢來送死。
  一群人齊聚樓觀臺,要是沒點熱鬧的事,那得多無趣。
  這不,周斌帶著趙出息二胖剛剛吃完飯,準備去泡澡按摩的時候,正好碰見來吃完飯的某位飛揚跋扈的主,一見面便陰陽怪氣的問候道“周斌,你老婆沒事吧”
  周斌聽到這話,臉色瞬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