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1049 生死未卜

第一千零六十章被找到了……
  任曼畢竟是身手不錯的練家子,反應度很快,幾乎是下意識護住了自己,所以并沒有受什么重傷,只是胳膊小臂那塊有點擦傷,兩腿撞在了前面,但李青衣那邊就有些嚴重,額頭已經撞破,此刻鮮血順流而下極其的嚇人,臉上和雙臂也有點擦傷,不過并沒有其他大礙,只是被撞的頭暈目眩還沒回過神。
  “李姐,你怎么樣?”任曼扶著李青衣連忙問道,這場面確實把她嚇懵了,如果李青衣真出錯了,她真不知道怎么給趙哥交代。
  李青衣揮揮手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她知道這在高公路上,不敢將車停在中間,后面這時候要是來個大車什么后果不堪設想,所以她忍著疼痛也不管自己額頭的血已經流到臉上,愣是將車開到了旁邊的應急車道上,這才重重的躺在駕駛座上。
  后備箱里有應急醫藥箱,任曼急忙下車取出來,這些簡單的處理她都學過,隨后將座椅放平,然后給李青衣做簡單的包扎處理,緊接著又檢查了李青衣其他地方,給撞傷的地方噴上云南白藥后,這才徹底放心。
  李青衣這會總算是回過神了,這才想起找清楚二胖具體的事情,任曼幫她找到然后遞給她,李青衣拿起手機現二胖還沒掛,只聽見二胖在里面呼喊道“李青衣,你怎么了?說話啊”
  對面的二胖也聽到劇烈的剎車聲以及碰撞聲,這把他嚇壞了,他知道李青衣連夜從甘孜縣往成都趕,這會肯定在高公路上,但他沒想到開車的會是李青衣,李青衣要是真出什么事了,他也不知道該怎么去面對趙出息,不禁后悔給李青衣打這個電話,應該等到她回成都以后再打。
  “我沒事,剛才前面追尾了”李青衣知道二胖聽到了這邊的動靜,只能如此解釋道,不想讓二胖分心,他現在必須所有關注點在云南。
  虛驚一場,二胖這才松了口氣,隨后道“你還有多久到成都?”
  “還得兩個小時才能到”從甘孜縣到成都得五個多小時,現在他們已經過了大半路程,差不多五點左右就能趕到成都,然后她緊接著問道“你說的事情,確定?”
  “如果不出意外,我可以確定,不然不可能驚動那么多人”二胖如實說道,他也不愿意去相信這個事實,但吳浩然確實死了,這是個天大的麻煩。
  李青衣閉著眼睛長嘆口氣道“這一關,難過了”
  二胖知道李青衣的意思,可事情已經這樣了,誰又能有辦法去改變,他沉聲道“不管多大的狂風暴雨,我們都得面對,現在最關鍵的是,找到出息,不管是生是死”
  “有消息了么?”李青衣點點頭,二胖說得對,先找到出息再說,如果趙出息沒事,縱然再有多大的風暴,她也會陪著趙出息渡過,不管最后的結局如何,如果趙出息出事了,縱然吳家那邊不會怎么樣,但他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二胖搖搖頭皺眉道“目前還沒有消息,搜索面積已經再次擴大,昆明西邊整個山區都已經被封鎖,整個昆明也已經被全部把控,云南其他地方也在進行協查,我們只能等消息了,希望他沒事”
  “嗯,有消息隨時通知我”李青衣點頭道,想來明天開始,吳浩然的死就會酵,到時候肯定不少人都會知道。
  二胖沉默了數秒后想道“你留在成都就是,云南這邊有我,不管出息是否出事,成都那邊不能亂,那些東西是出息千辛萬苦付出不知多少代價打下來的,他要真不在了,那就是嫣兒的嫁妝,誰都不能動,如果有人敢在渾水摸魚,我不介意殺幾個人”
  說到最后,二胖已經殺氣畢現,出息真要出事了,他這輩子什么事都不做了,想盡一切辦法都要把這次針對出息的所有人連根鏟除,其次幫趙出息守住他那些家業,幫齊思撫養嫣兒長大成人,以后全部交給她。
  “現在還不到那個時候”李青衣相信二胖肯定做的出來,但現在還不至于,所以搖頭說道。
  二胖似乎想到李青衣在成都沒有可用之人,畢竟如果做什么事,還得需要能信任的人去動手,所以二胖道“如果你想做什么事,陳中藏可信”
  陳中藏,李青衣似乎聽過這個名字,應該是趙出息的手下,卻沒想到二胖會說這話,她瞬間就明白什么意思了,顯然這個陳中藏沒那么簡單,她點點頭道“我知道了”
  “保持聯系”二胖沒有多說什么,隨后掛了電話。
  李青衣這時候已經緩過來了,二胖說的也對,一切都得防患于未然,出息現在那么大的家業,真要出了事,肯定會受到波動,所以得提前準備。這會她已經回過神了,看眼旁邊的任曼笑道“嚇著你了吧”
  “我沒事”任曼客氣的搖搖頭笑道。
  李青衣嘆口氣,還得兩個小時才能到成都,只能道“走吧,我們繼續趕路”
  “李姐,我來開吧”任曼很是直接的說道,畢竟李青衣受了傷,不管是對于自己還是對于李青衣負責,她都不能讓李青衣再繼續開車。
  李青衣聽后,倒沒有拒絕……
  二胖在外面打電話的時候,南宮也給林鎮北打了電話匯報,林鎮北整晚都沒有睡,一直在等云南這邊的消息,這會接到南宮的電話后問道“你和三無到昆明了?”
  “已經在現場了”南宮輕聲說道。
  上了年紀,林鎮北基本不熬夜,所以這會有些疲憊,他皺眉道“趙出息找到沒有?”
  “依舊沒有找到,現在還在搜索當中,只是有件事出了預料”南宮回完話后,緩緩開口說道,她沒有林鎮北的格局大,有些事情還得林鎮北去考慮,早作打算不是壞事。
  林鎮北有些不解道“什么事出了預料?”
  “吳家吳浩然死了”南宮盡量用最平靜的語氣說道。
  林鎮北聽后眼神驟變,緊接著嘴角有點抽動,下意識握緊了黃花梨的椅子,整個諾大的客廳里,只能聽見時鐘的滴答聲音,顯然林鎮北也被這個消息所驚住,這確實是個意外啊,可是有些意外不會改變什么,但有些意外卻能改變很多事情,良久林鎮北才低聲道“我知道了,有什么事的話,隨時聯系我,我先去休息了”
  “嗯”南宮點點頭,林鎮北還是那個林鎮北,沒有任何事情能讓他亂了分寸,至于接下來的事情,林鎮北肯定會早作打算的,那就不用他去操心了。
  南宮和二胖打電話的時候,站在外面的黃土和章太宮若有所思的看著,剛才二胖揍黃土那幕,章太宮也看在眼里,還有那句你怎么沒死,不免讓他有些震撼,他沒見過林三無,但看得出來和趙出息關系很鐵,能和那位參謀長談笑風生,顯然背景也不簡單,他現在只能希望趙出息別出事了,趙出息真要出事了,今晚的所有一切,都跟他逃不了干系。
  這時候,二胖打完電話緩緩走到了黃土面前問道“吳浩然怎么會來這里?”
  黃土并不知道吳浩然是誰,似乎也沒聽說過,皺眉道“我不知道吳浩然是誰?”
  “就是出息今晚死在這里的那個朋友”黃土不知道吳浩然也算情理當中,他還沒資格和吳家大少去打交道,所以二胖才解釋道。
  黃土現在不敢和二胖硬碰硬,只能回話道“本來今晚我要帶昆明本地幾個朋友來見趙爺,最后趙哥說他有朋友要過來,所以就推了這邊的事,晚上我在這里吃過晚飯,準備出去和那幾個朋友喝酒,畢竟放了他們鴿子,臨走的時候趙哥那位朋友剛到,我和他擦肩而過”
  二胖瞇著眼睛聽完,然后死死的盯著黃土,對于黃土完美的避開暗殺,他心里一直都在懷疑,但是現在這些并不重要,等找到趙出息再說其他事。
  夜晚很長,長的讓人心慌,這一晚太多人被驚擾到,為了兩個陌生的男人而奔波,也許不少人心里還罵過,但是他們還得去面對這個現實,因為他們生活在這個現實的世界當中。
  快凌晨五點的時候,那輛從北京出的軍機終于降落在了昆明長水國際機場,以往的這個時候,長水國際機場早已經陷入寧靜當中,再過會大家才會為明天的工作所忙碌,但今晚這個時候不少人還在加班當中,機場停機坪被武警和警方戒嚴,周圍所有高層建筑都被控制,遠處停著一支車隊,掛著軍牌或者警牌,安安靜靜等著那位大佬的到來,今晚昆明已經生了這么大的事,誰也不愿意再出現任何波瀾。
  從北京遠道而來的眾人下飛機后,那位一臉疲憊臉色難看的男人并沒有和前來接機的幾位省委以及軍區大佬打招呼,直接在眾人簇擁下上車,隨后車隊揚長而去,直奔南部軍區云南總醫院……
  與此同時,李青衣也終于趕回了成都,那輛牧馬人緩緩的停在了六號別墅門前,李漢等人立刻保護著李青衣進了別墅……
  也就是在同一時刻,逃出棋盤山后想辦法隱匿下來的小王,終于被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