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1048 威逼利誘

(九月,新的開始也是最后的結束,大家有月票趕緊投吧,把你們的保底月票砸過來)
  劉副廳長也算是見過大世面的,可今天這如此反常情況還是讓他心里充滿疑問,一個縣委書記到底得多大背景,能驚動了云南軍政各方面如此多的大佬。
  此時,清河度假山莊慘案再次升級,由省委、省軍區以及武警總隊、省廳,聯合組成了新的調查組,軍方以及武警總隊再次增援,邊境地區全面封鎖,進出云南的各個出口安保升級,昆明周邊所有區域開始地毯式搜索。與此同時,公.安.部也派出了一只由某位副部長帶領的調查組趕赴云南支援,南部軍區也對云南所在部旅下達了配合云南警方行動的指令。
  同一時刻,一輛軍機從北京起飛,前往云南而來,其中包括吳家幾位長輩……
  在場的章太宮和黃土已經徹底淪為邊緣人物,他們也納悶到底怎么回事,驚動了這么多大佬,章太宮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對這些大佬可是再熟悉不過了,這次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以現在的情況來看,自己也會跟著遭殃的,劉副廳長那句自求多福,還真是一語成讖啊。黃土的心情比章太宮還要復雜,他沒想到這件事驚動了這么多人,本來以為是趙出息背后的能量在行動,等到章太宮找劉副廳長打聽完以后,才知道怎么回事,原來是趙出息那位朋友的死所驚動的,似乎來頭背景很大,他和章太宮都不知道趙出息這位朋友的身份,所以也不能猜測什么,只能看著事態進一步擴大。黃土只能感慨,真是陰差陽錯啊,現在只能希望巴頓集團那邊別出意外,不然自己就得被牽扯進去,到頭來一切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搜索區域進步擴大,整個昆明西邊這片山區全部由軍警合作進行地毯式搜索,倒還真搜出不少線索,包括巴頓集團分批銷毀的那些槍支彈藥以及其他器材,這對于聯合調查組來說也算是收獲,同時調查組也在查那幾個死去的歹徒身份,目前已經有了一系列的消息,反正這幫人不是國內的,他們正在通過更高級別的部門向國際刑警以及邊境幾個國家尋求幫助,以確定這幫歹徒的身份。
  至于今晚遇襲的這些尸體,都已經被運送離開,目前被放在南部軍區云南總醫院,而吳浩然的尸體則被單獨帶走保護,吳家數位大佬已經被這個消息所震驚,要知道吳浩然可是被整個吳家上下寄予厚望,他是吳家未來的扛旗人,前途無法限量,現在卻客死異鄉,這是吳家所有人都不愿意接受的消息。吳浩然的父親掛掉那位老部下的電話后,坐在書房久久沒有回過神,他沒有去懷疑這個消息的真實性,能讓一位省委副書記親自給自己打電話,顯然已經確認兒子死了,只是他現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不管他身居如何的高位,他見過多大的風波浪潮,說到底他只是一個父親而已,有幾個父親愿意白發人送黑發人,有幾父親能承受兒子死了的打擊?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臟有些絞痛,卻想抽煙去讓自己冷靜下來,奈何點火的手卻不停的在顫抖,怎么都不能點燃這根煙,最后徹底放棄了。
  沉默十幾分鐘后,畢竟不是尋常人,他也已經想好了一系列的對策,不管如何他得先弄清楚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以及最后的真相,是意外還是有人在針對他?所以,他沒有驚擾已經熟睡的妻子,而是迅速聯系吳家幾個長輩,緊接著又打出了一系列的電話從各方面向云南施壓,最后他選擇親自前往云南,不是因為工作,而是因為私事,他知道明天起來,這個消息會驚動很多人,但現在他還不想去打擾別人。
  北京方面眾人在連夜敢來的路上時,二胖和南宮已經到了昆明,由于林鎮北已經提前打好招呼,所以有人早已經等候多時,接了他們以后直接前往清河度假山莊,這是輛省武警總隊的車,所以路上沒有任何阻攔,終于在凌晨兩點半的時候趕到了清河度假山莊,那里武警總隊在現場的負責人已經等候多時,此時現場已經不僅僅由劉副廳長負責了,而是由軍警駐現場的聯合小組負責,軍區、武警總隊以及省廳都有領導在現場。
  二胖和南宮被直接帶到了聯合小組這邊,南宮見到了武警總隊在這里的負責人,他是武警總隊參謀長,她臉色沉重的走了過去,準備和這位負責人打招呼,她見過這位負責人,以前在武警司令部,跟她有些淵源。而二胖的注意力沒在其他人身上,因為他看見了站在旁邊的黃土,他眼神很不善的走到了黃土面前,就在黃土準備和二胖打招呼的時候,卻沒想到二胖見面后毫不猶豫的一拳打在了黃土的臉上,毫無準備的黃土被直接打翻在地,所有人都被震驚,沒想到這個身高近兩米的胖子居然敢在這里大打出手。
  黃土被二胖打的暈頭轉向,艱難的站了起來,隨手擦了嘴角流出的血絲,卻沒有還手,二胖如同一尊怒目金剛站在黃土面前,擲地有聲的問道“你怎么沒死?”
  對于二胖來說,黃土作為趙出息的心腹,趙出息現在生死未知,而他卻一點事都沒有,這是不正常的。
  “我不在現場”黃土被二胖狠狠的打了拳,怎么沒有怒火,只是這場合不適合動手而已,但他眼神充滿殺氣,死死的盯著二胖回道。
  跟南宮打招呼的那位武警總隊參謀長有些不悅,南宮這才沉聲道“二胖,干什么呢?”
  二胖這才放過黃土,轉頭跟著南宮進了駐扎在外面的聯合小組帳篷里,他現在得先了解具體的情況,進去后那位參謀長將今晚的事情從前到后全部說了遍,大概幾點出的事,警方幾點趕到現場的,死了多少人,對方的武器情況等等,然后南宮和二胖又問了現在搜索的情況怎么樣,這位參謀長回道,除過你那個朋友趙出息以及叫小王的男人沒有被發現,其他被發現的人都已經遇難了,至于歹徒到底有多少人,目前逃走了多少人,他們還不確定,還得進一步搜索和調查。
  說完這些話后,這位參謀長微微皺眉道“今晚的事情,有點異常啊”
  他和南宮還算熟絡,何況林鎮北親自給他打的電話,所以有什么話就直說了,南宮聽后不解道“怎么異常了?”
  “剛開始這事只由省公安廳負責,我們武警和軍區只是配合搜索,但現在這事好像有些嚴重了,武警以及軍區這邊全面介入了,組成了聯合調查組,由三家的一把手同時負責,他們駐扎在省廳大樓,就在你們來之前,云南省委的前三把手以及軍區和我們武警的幾位也來過現場,好像今晚死的這些人當中,有位年輕人的身份不簡單,是你們那個朋友的朋友,我剛聽省廳的劉副廳長說,那男人是玉溪下面一個縣的縣委書記,似乎來頭很不小,不然一位縣委書記不可能驚動這么多人,也或許是我想多了”這位參謀長怎么可能連這點異樣感覺不到,不然他也不可能被派到這里駐扎在現場,所以直言不諱的說了,也是想從南宮這邊打聽點消息。
  南宮聽完以后,也覺得有點不對勁啊,以趙出息的能量不可能驚動這么多人,她下意識問道“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這位參謀長皺眉想了想才說道“好像叫吳浩然”
  “什么?”當聽到這個名字時,二胖被徹底鎮住了,八風不動的他率先不淡定了,他幾乎是驚呼道,眼神驚恐的看向那位參謀長。
  南宮也自然知道吳浩然是誰,她瞬間失去了所有光彩,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似乎依舊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這個名字,她再次問道“你說他叫什么?”
  “吳浩然”男人也意識到這個名字背后的份量,不然也不可能讓在四九城充滿傳奇色彩的南宮所震驚,顯然應該是一位大家族出身的后輩。
  再次確定自己沒有聽錯以后,南宮長嘆口氣無奈的苦笑搖著頭,也算是明白為什么會驚動那么多人,呵呵,這只不過是剛剛開始,接下來會驚動更多人吧。
  吳浩然死了,二胖喃喃自語道,最重要的是,他死在了趙出息這里,他怎么會和趙出息在一起?這件事會不會和他有關?此刻心中一連串的疑問……
  回過神后,南宮和二胖沒有留在聯合小組的帳篷里,而是走了出來,南宮要向林鎮北迅速匯報這個絕對是震驚所有人的消息,而二胖也得第一時間把消息告訴李青衣。
  川內某段高速公路上,李青衣和任曼正在連夜趕回成都的路上,前段路任曼開車,這段路剛剛換成了李青衣,看到二胖打來電話,李青衣以為趙出息有消息了,連忙接通電話急忙問道“有消息了?”
  臉色難看的二胖搖搖頭,緩緩說道“吳浩然死了”
  呲……
  一陣刺耳的剎車聲突然響起,李青衣幾乎是下意識踩了腳剎車,在高速公路上隨便踩剎車那可是要命的,旁邊的任曼被巨大的慣性甩了出去,幸虧系著安全帶,要不然真得甩飛出去,而李青衣也被慣性狠狠的撞在方向盤上,額頭都已經被撞出了血,幸虧后面此時沒有車,她們倆剛剛換著開,車速也并不快,不然兩個人真得車毀人亡了。
  可是李青衣卻完全沒有心思去管任何事,此刻她雙目無神,大腦一片空白,完全失去了冷靜……